攝魂偽術家

第97章 - 地獄行

「OK,我到底要點做?」

 

「首先去搵解籤人,佢會教妳點做。」

 

我從夢境醒來,渾身是汗。阿賓在旁告訴我,說定邦的爸爸媽媽於我熟睡的時候已經來過,因為伯母一時間接受不到打擊,加上身體虛弱之下失去知覺暈倒,結果由世伯護送返家。

 

早上醫生來到病房檢查,醫生跟我說定邦的情況目前不容樂觀,他對多項生理測試均找不到理想的反應,只能繼續透過觀察去作詳細評估。我與阿賓再一次獲准進入病房探望。

 

「定邦,我問過,如果飛機失事,你同我得返一個降落傘的話,你會點做?」我趨前對昏迷不醒的定邦問。「我依家講我個答案你知,我會將我個降落傘留俾你。」

 

「菲比,妳唔好意氣用事,仲有好多人需要妳,就好似倩兒咁。」阿賓連忙上前安慰。

 

「我明白。所以我更加冇得揀,我點都要試下。」我將陸無窮的身份和一切靈異事件的根源一五一十地向篤信風水命理的阿賓和盤托出。

 

「既然係咁,我跟妳一齊去,話晒我都想倩兒能夠好返,但係如果發生咩事令妳有危險的話,我會出手制止。」

 

終於,我與阿賓翌日前往黃大仙找到解籤人,豈料才剛座下來,他便開口說道:「妳準備好先至跟我行,去咗就返唔到轉頭。」

 

「我已經準備好,到底我要去邊?」我問。

 

「落地獄。」解籤人以詭異的語氣說。

 

「雖然我信有鬼,但我係差人,如果你想恐嚇沈律師的話我會.......」阿賓才說到一半,便被我出手制止他繼續說下去。

 

「冇問題,咁幾時出發?」我問。

 

「今晚凌晨零時三十分妳到旺角地鐵站,我會嚮度等妳。」解籤人說。

 

「點解要佢咁夜?你到底有咩企圖?」阿賓問。

 

「你唔放心佢一個人的話可以一齊來。」解籤人說。

 

結果,當晚我與阿賓及嘉惠一起於指定時間到達旺角地鐵站,原來解籤人已一早到達,他身穿一套湖水藍色的休閒服,配合牛仔褲,外表完全看不出是一名修法之人。

 

「我地依家去邊?」我劈頭便問。

 

「帶妳搭地鐵尾班車,往調景嶺方向。」解籤人說。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