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魂偽術家

第74章 - 拼圖式殺人

丁佑男收起了左右兩具人體手臂殘肢,並且吩咐招卓行把屍體的其餘部份棄置荒野。在招收拾屍體離開後,丁把兩具手臂運往廢車場附近一處已荒廢的管理員宿舍。連同廢車場和維修工場在內,該處亦是屬於興展堂負責營運的物業。雙手染血的丁佑男把殘肢收藏在宿舍內一個新購入的冷藏庫內,臨離開前打了個電話給程淑雯,在電話內說道:「搞掂,一個禮拜後妳可以過來收貨。」

 

一個星期後,程淑雯應丁佑男邀約前來宿舍,期間還帶了一個陌生人前來。

 

「阿嫂,依個咪係上次泰國佛牌店個位店主,究竟佢係妳邊位?」丁佑男開門後見勢色不對,連忙問道。

 

「佢係邊個唔關你事,我搵佢來係幫我手,由依家起佢係依度保安員,而且會一直住嚮度。」程淑雯說。

 

「對唔住阿嫂,係我多事。」丁佑男急於道歉。

 

「我要的東西呢?」程淑雯問道。

 

丁佑男在逼於無奈之下,帶了程淑雯及佛牌店的店主進入冷藏庫,期間向他們展示兩具經過防腐處理的手臂殘肢,並且將死者的部份遺物交出。

 

「依度冇你事。你走先,我地仲要做野。」程淑雯以傲慢的目光看著丁佑男。

 

眼看丁佑男消失後,佛牌店的店主走回他駕來的車,並且從車尾箱內取出一輛輪椅,然後在車廂內扶起一名面色蒼白、雙目無神兼且身穿骯髒衣服的年青人,把他安置在輪椅上,繼而推入宿舍內。

 

「賈老鬼,估唔到你個仔賈亦真會搞成咁,大不了搵過另一個宿主,點解要揀去做廢人?」程淑雯問店主。

 

「其實........我地依班修煉茅山法術的人,元神比起肉身強大,只要有強大法力引領,又或者遇到行衰運的人,隨時都可以轉換宿主,但係亦真佢就偏偏相反,元神破滅,如今佢肉身只剩低部份殘缺不存的魂魄,我還陽後第一時間搵到佢個陣已經就係咁,如果再遲一點睇怕連肉身都保唔住。」店主說話時為年青人整理輪椅上的生理鹽水吊針。

 

「係咩人做?」程淑雯繼續問。

 

「唔知。班死差佬冇咁本事可以直接殺死佢元神,我估係姓陸條友。」店主說。

 

「你地兩父子不斷用接力方式存活人間,一旦其中一個消失,另一個就芨芨可危。你請我來莫非就係想我幫你令佢還陽?嘿嘿.......」程淑雯繼續問。

 

「只要集齊六個替死鬼的肢體組成一具俑偶,我就能用起死回生大法去令亦真還陽。」

 

「乜原來要殺六個人,對賈老鬼真係咁難?」

 

「難就難在組成一具俑偶的替死鬼必須要係對頭人,亦即仇家,又或者係親人先可以。」

 

「你知我能力最高,兼且非我族類,勢要消滅對頭人,所以你搵我無非係想借刀殺人。」

 

「只要女皇妳肯幫我,我一定會盡力如妳所願。」

 

「既然你見識過我能力,我就要你幫我嚮人間呼風喚雨,集結所有黑道勢力於一身,地下秩序被我話晒事想點就點,到時睇下仲有冇人敢同我作對?」

 

「我樂意為女皇效勞,但係女皇可否先幫我剷除何定邦依個眼中釘先?就係佢粒子彈令我死唔眼閉。」

 

「嘿嘿......真係睇唔出原來你咁弱,一個死差佬都搞唔掂。」

 

「我見過佢本人,全身上下充滿剛陽之氣,煞氣又重,我同亦真當時都冇法直接對付佢,只可以假手於人。」

 

「佢身邊仲有咩人可以埋手?」

 

「就係做律師個條沈碧君,條女上次被我捉過,結果被條差佬救走,佢兩個近來行得好埋。」

 

「沈碧君?乜你唔係話姓陸條友上咗佢身?只怕我地未必夠佢打........」

 

「我啱啱知道姓陸條友走咗,依個係好時機。」

 

「簡單。等我命令癡迷先搵姓沈條女上身,然後再指使佢殺條差佬。」

 

「癡迷依家嚮邊度?」

 

「佢寄生咗嚮一個酒店女公關的身體內,等睇戲啦。」

 

「癡迷有份參與的表演應該幾啱我睇,等我買定紅酒細心欣賞。」

 

「條女同條差佬都會一齊死!到時你可以嚮佢地條屍隨便割一部份出來,哈哈哈哈!」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