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惡偽術家

第5章 - 天台水塔女裸屍

因為女屍死狀太過恐怖的關係,我的情緒久未平伏,何定邦立即送我往診所檢查,看過醫生後他便駕車送我回家休息,途中我們繼續研究案情。


「那個女的驗屍結果最後是怎寫的?」我鼓起勇氣再問。


「已排除他殺可能。由於屍身沒有傷痕,毒理化驗結果亦否定了遭人落毒的猜測,因此驗屍報告已確認為意外溺死。」


「正常人會脫光衣服,一絲不掛地爬入酒店天台水塔游泳嗎?」


「驗屍結果顯示肺部出現積水。由於人遇溺時,肺部會吸入過多的水,因此會出現肺積水的情況,因此B小姐幾乎可以肯定是遇溺致死的。」


「但試問一個酒店住客怎樣能夠取得天台的鎖匙,並且成功繞過天台的警報系統,在無人得知的情況下脫光所有衣服,然後爬入有蓋的水塔內?整件事太匪夷所思啦!」


「不太可能是他殺的,由於案發現場的水塔入口位置太高,只能用梯爬上去,而水塔的入口又過於狹窄,並且是預先蓋上的關係,根本不可能在那裡行兇,用水直接淹死B小姐。」


「有沒有聯絡過B小姐在香港的親人?」


「B小姐在香港沒有親人,她的住宅是十三年前購入,是位於跑馬地一處豪宅。根據大廈管理員說,B小姐搬入之後短短一年間,已換了十多個男朋友,有些還是短暫留宿的,看樣子是性生活處於奔放形的那種。」


「果真是有樓有高潮。但我想確認一下,B小姐是否靠接客為生的職業女性?」


「冇可能。她父母的遺產足夠她過活三世,她應該屬於天生性格開放形的那類。」何定邦把車駛至我家附近。


「聽你形容,這個人是一名慾念非常強大的女性,而且無法對人專一。」


「對,通常這類人天性愛刺激,會做出正常人不會去做的事,例如越軌、又或者自殘等行為。」


「我到啦,好多謝你送我返屋企。」


「等我送妳入屋好嗎?」何定邦誠心誠意問道。


「唔駛啦,我細妹在家,我自己回去可以了。今天麻煩了你。」


「唔麻煩。有進一步消息我通知妳好嗎?」


「好,遲下見。」


送別何定邦後,我獨自回家,誰知開門後見到一件令我驚惶失措的事,倩兒獨自暈倒在大廳,在旁的地上還有一些藥丸。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