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魂偽術家

第40章 - 約會要在推理後

「我就是為了保護我們的BB,才設計殺人,沒想到竟會搞成這樣,請你原諒我吧。」梁雪儀說完最後一句話後,身體憑空消失。

 

「我們的BB,我們的BB........」郭世華此刻呆立現場,口中不斷重複梁雪儀這句遺言,彷彿連時間也配合他而停頓了下來。談判專家把握這空檔繼續展開游說工作。

 

早前接過沈碧君來電的何定邦,因擔心對方遇上危險,第一時間趕到人質案件現場,目睹沈與兇手對峙的這一幕。「沈律師,快離開,這裡好危險。」何定邦在沈碧君身後說。

 

「何督察請放心,我還差少少就完成。」沈碧君說。

 

「我們的BB,我們的BB........我錯了!阿儀我現在下來找妳陪罪!」郭世華突然口中諗諗有詞,下一步欲有所行動。

 

「戴志成,你知道你母親陳曉彤於你自殺後因傷心過度,翌日心臟病發離世嗎?」沈碧君說。

 

「妳說甚麼?阿媽死了?是我做成的?」郭世華以戴志成的口吻說。

 

「我翻查三世書得知你母親死後已投胎轉世,此人亦一同在現場。敢問你母親的左額是否有一道明顯傷痕?」沈碧君說。

 

「對,妳可以在我走前幫我找到她嗎?」郭世華說。

 

「那邊的小女孩便是她。」沈碧君指著站在遠處的郭小嵐,對方的左額擁有一道明顯的胎記。「現在那小女孩的幸福就掌握在你手上,你可以令她擁有一個完整的家庭。」

 

「多謝妳。」郭世華體內因戴志成鬼魂入侵而聚積的戾氣一下子被瓦解,他向警方舉手示意投降,並且逐漸回復自我意識,而戴志成的魂魄最終擺脫了仇恨的束縛而得以超度。

 

警方最後成功救出人質,郭世華被拘捕和控以嚴重傷人罪。

 

「大功告成,輪到妳接手的時候了。」陸判官對沈碧君說。

 

「我的手袋.........」沈碧君說。

 

「甚麼?」陸判官問。

 

「我的手袋正是我今天的生日禮物,是LV限量版來的,你竟然將它變成戰損版?」沈碧君氣沖沖地說。「陸無窮我同你死過!」

 

「妳一個人在自言自語說甚麼?妳冇事嘛?」在現場的何定邦走過來慰問。

 

「我.......冇事。你今晚有冇約人?」沈碧君一改口風說。

 

「我有空的。」何定邦說。

 

「人家今天生日,原有的慶生活動被這單突發案件破壞了,不如今晚你陪我睇戲當補數好嗎?」沈碧君說。

 

「樂意之至。」何定邦說話的同時,向其他欲找沈碧君協助調查的伙記解釋:「這位小姐我會親自帶她錄取口供,不用麻煩其他手足。」

 

「我知道附近有一間新開張食日本野的,等陣一齊去試下?」沈碧君眉飛色舞地說。

 

二人你一句我一句,冷不防背後有人以詭異的目光全程監視,那人喃喃自語道:「姓陸那條友的元神果然就藏在那女子身上。」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