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魂偽術家

第32章 - 困獸鬥

在警署會客室中,沈碧君於催眠途中昏迷不醒,何定邦馬上召來女警務員嘉惠入內加入搶救,期間沈的心臟劇烈跳動,並且突然開口喊救命。

 

「快叫白車!」何定邦說,同時一隻手持續按鈴,另一隻手不斷地拍打沈的肩膀,希望能喚醒她。

 

在夢境內,賈亦真已非常接近沈碧君,他邊笑邊伸出一隻手緊抓沈碧君的領口,把她整個人扯向自己然後說:「現在到了拆禮物的時間。」下一秒欲把裙撕破,此時沈碧君的雙手已被賈亦真另一隻手牢牢地箝制,表情繃緊的她只能垂死掙扎。

 

一瞬間,在沈碧君背後突然多出兩隻不知從何而來的手向前伸出,成功捉緊並反制賈的雙手。「誰........到底是何方神聖?」賈亦真大吃一驚。由於賈亦真雙手被擒,令他一時分神,在手臂劇痛導致無從發力的情況下,隨即鬆開了抓著沈碧君的手,使她成功逃過劫數。

 

幾乎同一時間,沈碧君背後慿空走出一名氣宇軒昂的男子,此人身材高大,體格魁梧。男子看過沈碧君一眼然後說:「請妳先行退避!」

 

「賈亦真,你認得我嗎?」男子於沈碧君甩身後面向賈的方向說。

 

「你是........被父親囚禁的那一位........判官?........為何竟由老遠........跑到這裡來?」賈亦真說話時面露懼色。

 

「我是奉閰羅王之命前來收妖除魔的。」男子說。

 

「放手,有事慢慢講,囚禁你,利用你力量去捉鬼的是我父親,跟我一點關係都冇。」賈亦真連忙解釋。

 

「問題是,你一樣有份利用五鬼作惡去害人,故此應該一同問罪!」

 

「沒想到你居然設計藏身於這女子身上,目的就是為了等候今天的機會來對付我。」賈亦真以說話去拖延時間,藉以想辦法脫身。

 

「我一早就預計到你會對她再下毒手,那只怪你經常作惡多端,多行不義!」

 

「甚麼叫作惡多端?我沒有動手殺他們,他們都是被自己的邪念害死的,試問世上哪有人毫無邪念?這女子如果不是對一段孽緣執迷不悟,她也不會遇上我。我們這些修道的人,苟存於世上既得不到凡人的尊重,亦不能進入仙界,只能一直依靠看風水及開壇作法去賺錢,我們除了為自己打算外,還可以做些甚麼?」

 

出於同理心關係,男子猶豫了片刻,緊扣著賈亦真的手力度亦稍為放鬆,在賈出其不意掙扎之下最終成功脫身。賈亦真從外套掏出匕首,他的目標卻不是眼前男子,而是衝向能利用作為人盾的沈碧君。

 

三人同困在密室中,沈碧君眼見避無可避,就在賈亦真即將手到拿來之際,男子竟然能後發先至,擋在沈碧君身前。

 

「這是道教六壬神功的戰步。我先前已給過你一次機會,看來你果然是死不悔改。」男子說。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