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用南非文唱生日歌的壞男孩

第36章 - Only you

  Sugar離開我的家之後如常上班。我收拾好遍佈廚房和大廳的廚餘、零食包裝、酒樽、酒杯……心裡掙扎是否該給卓健銘打個電話。他一定會期望我這樣做。這可能是他給我們的最後機會。我卻平靜地做好家務、洗澡、補眠,然後開啓電腦,就是眼睛一直在瞄默不作聲的電話。

  數年以來的謎團解開了,舊事不再纏住我,去酒吧的事和與Hanson的關係都遠去了,剩下的是刺痛的頭、微緊的胃、茫然,還有昨夜我對Sugar說出口和沒說出口的話:

  『他永遠在我觸不可及的位置。這不關你或任何人的事,是我自己趕不上去。』

  『我們永遠時機不對,永遠不該讓我們知道的都知道了。而且,有些說話要他親自對我說才有意思。』

  說到底就是我一直,我這麼多年來也在等他坦誠地說他有多愛我。

  很可笑,很無奈,每次他有機會表達的時候我身邊不是已有別人便是剛分手,不然便是像這次那樣,刺得太痛,縮得太遠。

  是緣份。

  『我見過Sugar。』我終究發了短訊給他。他幾乎立刻回覆:『然後呢?』

  『對不起。』

  『為什麼?』

  我心跳得愈來愈快,『沒什麼了。』

  電話響起,我嚇得幾乎打電話跌到地上,想接聽他的來電時他掛線了。我按下重撥,他竟拒絕接聽。

  他生氣嗎?上廁所?忽然有別的來電?這是假期,他有什麼急事要突然中斷我們的對話還拒絕我的來電?

  二十分鐘後我得到我的答案。

  門鈴響起,我從防盜眼看見他的臉在外面,驚喜得抖顫著手去扭開門把。我還來不及說出半句便被他封住嘴巴,熱情地吻著。

  我懷念這觸感這味道,懷念得哭了。

  他輕輕關上大門。我們纏綿到沙發上。他壓住我,一臉認真地看著我說:「我……」

  我打斷他的話,「Just tell me how much you love me.」

  他啞然失笑,「What do you think I am here for?」

  「但你沒有爭取過,從小到大,一次也沒有。」

  「爭取什麼?你一直不屑於我,還一臉陶醉地跟那些……那些男人……別迫我了,除了那句根本就是玩笑的暗示,你回應過我什麼?」

  我霎時無語。我一直以為是他不屑於我,以為他一定知道我喜歡他所以才多番折磨我。

  「我這麼多年來只喜歡你一個。」我說,想到那幾個前度,連自己也覺得有點欠缺說服力。

  果然,他冷笑,「籃球隊長比我帥嗎?」

  我臉上一紅,「呃,嗯。」

  「班長有什麼好?」

  「專一、堅持。」

  「那個阿傑呢?」

  我翻翻眼珠,「那你為什麼拒絕我?」

  「你都拍拖了我還不死心嗎?你那個機會太稍瞬即逝了吧?之後我怎樣刺激你你也沒反應,還跟那個誰一起。」

  我愈聽愈甜,卻也愈遺憾和他錯過這許多時光,「你那個兼職女生呢?」

  「誰?」

  「你為了她不出國的那個啊。」

  換他翻翻眼珠,「這種鬼話你也相信?」

  「學姐學妹呢?」

  他不回答,把我從嘴巴到額角,到頸邊都吻一遍。

  我繼續問:「那些校花呢?北方佳麗呢?」

  他的嘴巴無休止地忙著,在我以為他不想再回應我的時候他又開口,還一改調笑的口吻認真地看著我說:「我沒想過你真的不去問Sugar。我想你想得瘋了,結束那邊一切回香港,卻從她口中得知你蒲得比她厲害。那夜我看見你一邊跟男人調笑一邊跟他上的士,氣得不想再看見你。」他柔柔地撫著我的臉,「但我捨不得。試過偷偷打電話給你才發現你轉了電話號碼,故意走到你家附近之後從Sugar口中得知你搬家了。我不知道你想不想讓她知道我們的關係,不敢跟她說太多,最後白痴地去那個同學會看看會不會碰見你。」

  這完全是我想像以外的事。所以要是我沒有放棄自己,我們早已復合。

  「答應我,不要再見Hanson。」

  這次我看得出我傷害了他,認真而堅持地回答:「嗯。」

  「就算我們吵得再兇也不要走掉,更不要走去其他男人身邊。」

  我咬咬唇,輕輕捧起他的臉,「再告訴我多些。No more lies, no more pretending.我要知道所有你看見的你所想的你想要的。」

  「You.」

  「Only me?」

  「Yes.  Only you.」

 

—    全文完 —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