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用南非文唱生日歌的壞男孩

第29章 - 舊愛,舊愛x2,又如何?

  這麼多年沒見,再次和卓健銘在床上相擁的感覺竟如此強烈。他的條件不是我睡過的男人最出色的,但,不一樣,我壓根兒不想拿他和其他人比較。然而無論如何,我們應該只能這樣。

  我壓下滿腔愛慾情恨,回到家裡躺在自己的床上死睡,第二天一早如我對卓健銘說的那樣出去見客。我份外努力工作,閒來便看樓盤資料、看成交紀錄、跟客人聯繫……就是不願意有一分半秒的空檔想起他。然而就算我不想他,他也會找我。

  『下班一起吃飯嗎?』

  該怎麼回應呢?我不知道我要如何表達我想跟他維持的關係,我不知道我想跟他維持怎麼樣的關係。他是卓健銘,我做不出乾脆忘記他,但要說重新開始,我……

  『好。』

  太煩了,就當昨夜什麼也沒有發生過,我們只是在同學聚會上重聚的朋友。

  這時竟有另一個舊愛發短訊給我,『Hi,見個面好嗎?』

  是我的前度,Hanson。

  『你找我幹麼?』我放下手上的資料,好奇這個玩家還有什麼話想跟我說。

  『想見你。』

  我想了想,『你不會轉行做保險了吧?』

  他給我一個笑臉emoji,『又或者我有盤想找你幫忙?』

  『真的假的?』他跟卓健銘的最大共通點便是我永遠猜不透他們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假的,真的只是想見你而已。』

  我翻翻眼珠,『我沒空。』

  『我等你。Lunch、宵夜、晚餐……不然早餐也可以。』

  『你沒事吧?』印象中他從沒這麼急切想見我。

  他沒有回答。我拿著電話等了一會,忽然不明白自己在做什麼 — 是舊愛,舊愛x2,又如何?我活在今天。已決絕離開的我不該再為他們拿著手機等短訊。我吸一口氣放下電話繼續努力工作,把『如何以活在今天的姿態見舊愛』的疑問留待下班解決。

 

  那年我心血來潮飛去北京等卓健銘下班想逗他開心,這天換他來等我下班。

  心涼嗎?多少覺得報復成功嗎?沒有,我只怕我穿得不夠好看。也許我該答應去見Hanson,看看自己可會一樣為了見他而心亂如麻。

  卓健銘準時出現。沒有花,沒有特別打扮,這簡單的毛衣和牛仔褲使我想起大學時代的他。我懷念那份青澀。

  「嗨。」他接過我的手袋,和我一起往地鐵站方向走。

  我想過他若牽過來我會怎樣,沒有答案,這件事情亦沒發生。其實重點是我想不想他牽過來……這個答案顯然易見,不然我不會跑到他的床上去。

  不,可能我只是有點寂寞,有點殘留下來的不甘,上過床後,可能只要再見幾次我便明白我只想跟他做朋友。

  「你不用上班嗎?」我找個話題來驅走心中困惑。

  「要啊,剛下班,怎麼這樣問?」

  「看你的牛仔褲不像。」

  他笑笑,「不用見客的時候我都這樣穿。」

  我想了想,「我記得你在北京時打扮比較fancy。」

  Shit,我不該又提北京。

  他聳聳肩,「最近想反樸歸真。」

  「嗯,挺好啊,好像比較順眼。」

他失笑,「你之前看我很不順眼嗎?」

  「我們吃什麼?」我問,著實不想把話題又轉到以前去。

  「不如去你家附近,你明天要上班。」

  我遲疑地停下腳步,「我搬家了。」

  他好像並不驚訝,「搬到哪裡?」

  我領他往回走,「這邊,坐巴士,四十五分鐘便到屋苑外的商場。」

  他側著頭,似在期待我說下去。我卻改變主意,「不過我餓了,不想等這麼久。不如我們去吃壽司吧?公司附近有間不錯的,不用怎麼排隊。」

  「好啊。」他沒有追問,但我知道他為我的反應而不自在。我肯定他覺得我跟他心目中的Amber又有些不一樣,可是我管不了這麼多。經過昨夜之後,有些防線我更要小心守住,不容許自己再度輕易投進他的懷抱。

 

  老手就是老手。卓健銘竟然做到昨夜的事情沒有發生過那樣,像以往那樣,像我們在北京初遇的時候那樣和我談笑風生。而我,我比昨夜更努力地不讓氣氛再度陷入曖昧,也不讓自己靠得太近,卻是因為這點努力,讓我明白他對我的吸引力仍在。

  幸好電話不時響起。Hanson不時把不同的餐廳資料發過來,好像我已答應見他那樣。

  想當日便是他這種死纏爛打的態度把我從墜落的深淵拉回來。可恨對他而言這只是另一場遊戲,玩膩了,被抓了,他甚至不屑把我騙下去。

  「男人?」

  卓健銘敏銳的直覺害我差點把手機掉到地上。幸好我來得及提醒自己保持那點神秘和距離,不置可否地把電話收起。然而若是電話再響的話我也一定要接,因為那可能為我帶來另一樁生意。

  「對不起。」我說:「做這一行沒辦法不接電話。」

  「做得開心嗎?」

  我想了想,「比想像中容易習慣。」

  他點點頭,喝一口玄米茶說:「我沒想過你會去做地產。」

  我自嘲一笑,「我這個年紀和資歷可沒太多選擇。」

  不由得想起我們在香山上的吻。我抬頭望他,見他欲言又止的不知道在掙扎什麼,腦海湧現千種假設:『這個年紀可不算什麼,你仍然吸引。』『當年有沒有努力讀書還不是一樣?』『以你這性格做地產不會做得好吧?』『不如去我公司幫我。』

  很可惜,他沒有說出來。我帶著滿腔疑惑聽他把話題轉到這家壽司店的質素、天氣、以及The Fast and the Furious — 那夜我們當然沒有去看Fifty Shades of Grey,我們哪兒也沒去就直接到他家裡。而現在,似乎誰也不想再提那齣戲……除非他在試探我。

  哎,不想了。我伸手叫支清酒來洗去滿腦子垃圾。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