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荒夢譚

第8章 - 赤玉印記·怪人怪事

  清晨,整個世界都是明亮的,陽光透過清新的霧氣,溫柔地噴灑在塵世中的萬物上。人聲、叫賣聲、吆喝聲等等都隨著雄雞的報曉聲而從四面八方湧起。

今天的天氣真不錯。

但是。

如果不是後來遇見赤霞,至尊玉或者就會就此不舉一輩子,這是由天亮之後發生的事引起的。

至尊玉推開窗,從客棧二樓的窗戶裡望出去,立刻,他懷疑自己還沒醒,滿街的女子,不是黃肥就是黑瘦,短短的蘿蔔腿,腰圍大過胸圍。至尊玉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小兄弟,雖然剛剛沒有看到一個能激起他性欲的女人,但是因為早晨的緣故,這杆大槍依舊直挺挺這瞄著他的腦門,仿佛兩個驚呆的人面面相覷。至尊玉是一個低俗的人,他的經驗是,如果在夢裡勃起,那夢到的女子不是夢中情人,就是身材曼妙,又或者是美若天仙,所以現在一定不是做夢,而是起床的方式不對。至尊玉躺下重起,但看到的依舊是黃肥和黑瘦,沒有環肥和燕瘦,不同的是,他的老二這回硬不起來了。

他的心裡突然「撲通」一下響了一聲,他覺得隱隱一痛,似乎某樣物件從高處急速墮下。

不過比起縣裡的女人來,庇縣的男人簡直就是怪物:身子稍長的人都沒有腦袋尖,再長一點的人眉毛以上的部分都沒有了;另外一些人則沒有脊骨,爬著出門,有錢的就讓人抬著逛街;腦袋脊骨都完整的人只有侏儒和孩子,正常身材且全須全尾的只在門口站著,白天不上街。所有人上街都是一個德行,兩眼四顧,耳朵支起來,好像一隻只麋鹿走在虎豹出沒的森林裡。

怪哉,怪哉。

至尊玉很想問一問沒腦門的感覺怎麼樣,痛不痛,下雨的話,腔子裡會不會存水,但是打聽別人的腦殘狀況是很不禮貌的事情,可是,至少應該問問為什麼會長成這個樣子還不會死。

「為啥跟我第一天見到的不一樣?難道是我眼花?到底是現在眼花還是剛來的時候眼花?」他定神凝視著街上的人,認真看,閉上眼睛再張開,再看,還是一樣。

在庇縣住了三天,他憋不住了,他攔住一個侏儒,開門見山:「為何你們此地的女子個個都出落得如斯之難看?」,問完這個問題,直接把人嚇跑了。他又攔住一個小孩,剛要問,一個黃肥女人過來連忙把孩子拽走,用眼神罵他是個傻瓜。他又不敢再問其餘的路人,因為每個人幾乎都長著刻毒、兇狠的面孔,不大的雙眼中透出賊光,讓至尊玉渾身不舒服,好像勾起了某些不愉快的回憶。

暮色像一張灰色的大網,悄悄地撒落下來,籠罩了整個大地。至尊玉的心情也是灰色的,沒有一絲亮光。

至尊玉逃也似的回到客店裡,坐在桌前,心裡難過,原本對案子極有信心,現在看著這些人,又覺得寸步難行。他要了杯茶,叫過夥計,把街上的奇景一問,夥計聽完歪著腦袋眯著眼睛叉著腰,得意洋洋的說:「客官,你不知道裡邊這點事兒?這裡邊事兒大了」,說完把頭探過來,帶著鄙夷的神情,低頭對他說道:」你呀,真不知道啊?你怎麼連這個都不知道啊,哈哈哈哈?」

至尊玉潑了他一臉滾燙的茶水,說「你少他媽給我裝‘內幕逼’,有嘛說嘛,說完賞你個酒錢,不好好說人話就叫你們掌櫃的來。」

夥計拿了塊髒兮兮的破布抹了抹臉,收起笑容說了起來,「若干年前庇縣出過事兒,小年輕一堆兒一堆兒的上街站隊喊口號,喊餓了就吃,一開始路邊賣油條豆漿煎餅果子羊肉串的都小賺一筆,後來都破產了,因為只要人一多,吃飯不給錢就不算犯罪。就在庇縣早餐市場即將崩潰的時候,大遼國政府軍前來平叛了,還帶來了平叛專用機,像個大八爪魚架在戰車上,發條驅動,據說由唐代李衛公發明。轉軸跟輪軸是聯動的,往前一跑,八隻長臂就飛轉,四個臂杆帶長鉤,人被鉤住就跟旋轉木馬一樣;另外四個臂杆上安了流星錘,個兒高的磕上一下,腦袋就沒了,中等個兒的碰一下,眉骨以上就飛了,再矮一點的只削一個腦袋尖。這東西底盤有八噸重,雖然轉的很快,但跑的很慢,理論上講殺不了幾個人,但是庇縣的人太愛看熱鬧了,就是上街鬧事兒也沒丟了這愛好,跑的慢的就算能躲過錘子,那鉤子還在後邊呐!一下給鉤上,就跟人肉旋轉木馬一樣轉圈,還嗷嗷地叫,前面的人就立定了捧腹大笑,壓根就不想這東西既然能鉤住別人,肯定也能削死自己,這就是那四個鉤子的作用。」他一口氣說完,氣也不喘。

哎呀,大契丹國也不完全是二逼嘛,這方面挺在行的,至尊玉心裡琢磨。夥計說他那天看到很多人站住不動,等著挨削。「他們只顧著看熱鬧。」他高興地說道。

「官軍撤退之後,很多被半拉腦殼的人爬起來,拍拍衣服,各自回家,跟以前一樣過日子,反正以前也沒用過腦子,沒腦子不一樣活著嗎?這會兒脖子比以前輕快多了,以後也不會犯頭疼病了,那就繼續過日子,而且過的很滿足,誰敢說他們沒腦子,他們就打倒誰。」夥計說著說著,越說越興奮,說得眉飛色舞起來。

至尊玉沒有問「為什麼街上沒有無頭的」,這是個蠢問題,沒頭的不能吃飯,早餓死了。至尊玉先讓夥計自己說完,然後再問,「那鉤子上的人呢?」夥計嗨了一聲,接著說:「一個鉤子能鉤住倆,四個鉤子就是八個,押送進京,召開宣判大會,當場給割了,就割這八個人能讓全國人民安穩好幾年呢。」夥計手舞足蹈地說著。

至尊玉放在桌上一點錢,夥計正要拿,至尊玉連忙伸手按住夥計的手腕子,嚴肅地望著他說道:「我要見你二股東。」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