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荒夢譚

第28章 - 赤玉印記· 側耳傾聽 之四

「就在哪裡!」哈根指著在低飛空行夜叉群中的裡面的其中一隻,只有那一只是被其他幾隻似有若無的包圍、掩護著。是它沒錯了。我「從高處控制」的想法錯了。

「好眼力!」團長捷古弗列說著往後一沉,助力,一下子蹦上去,他大劍一劃,將那些圍著頭領的空行夜叉們一把撥開,運力一捅,大劍貫穿了頭領的身體。

  「滋滋滋……」空行夜叉頭領暗紅色、腥臭的熱血從傷口洶湧而出,它和插在身上的大劍以及大劍的主人金髮的捷古弗列一下落到甲板。「哈根!」團長叫道,「來了!」哈根一個箭步跨過去,團長踩著空行夜叉的身體將大劍從它體內抽出,「來」,「是」,哈根接過團長的大劍,跳躍,一輪狂舞,將剛才被團長打亂陣型的空行夜叉嘍囉們全部擊落。話說哈根的臂力也甚為驚人,團長的大劍那種重量,他還可以舞得虎虎生威,一點都不比團長遜色。

   就在此時,捷古弗列團長大喊,「大家閉上眼,快!」我在閉眼之前看到他的最後一個動作是從胸前掏了一個什麼東西出來,緊接著閉上的眼睛就被金色的聖光猛烈的照射著,同時,耳朵傳來的是空行夜叉們的慘叫聲和重物的落水聲,船身的晃蕩亦戛然而止。

 聖光消失。「大家張開眼吧,都收拾乾淨了。」說話的人是捷古弗列。「空行夜叉就這樣,沒了頭領就不行。」

空行夜叉們全部都在甲板上翻滾著痛苦呻吟。哈根將大劍還給團長。

「好了,大家趕快把船收拾乾淨。」團長傳令下去。

於是,船上能動的夥計們都麻利地將倒下了的空行夜叉們丟到海裡去,受傷的同伴們也陸陸續續受到船醫和女眷們的照料。

團長吩咐哈根說:「你測定一下位置,我看我們的船受損還不太嚴重,你看看離開下個港口還有多遠。」「是,船長。」哈根朝他敬了個禮,轉身馬上去完成他的工作。

所有人,包括我都在忙裡忙外,時間一下子就過去了。

一顆流星劃破了夜的沉靜,在漆黑天空中留下了一道銀色的長弧,繼而消失在天邊。團長捷古弗列趁著夜色將我和哈根叫出來甲板,我們三人背靠船欄並排站著。團長先開口,他從胸口掏出一個圓形的金色飾品,我猜就是今天早上他用來發光的那個東西,他脫下來交給哈根,說:「這個是我的聖本篤聖牌,我現在交給你,它會保佑著你的。另外,我有個任務要你完成。」「榮幸之至,團長請講。」哈根客氣地回話,雙手捧著由捷古弗列遞來的聖牌。

「你在遼國找條頓騎士團的聯絡點,將海上被空行夜叉襲擊的事告訴他們,要求派一個修道士來幫忙,你給他們看我的聖牌,他們就知道應該怎麼做的了。」捷古弗列低聲說道,「是的,知道了。」哈根誠懇地點了點頭,團長接著說道:「現在大船和船員都有損傷,根據你的報告,我看我們離蝦夷地(北海道)的松前藩的西邊商貿點(小樽附近)不遠,我們會先到那裡補給,順便做做生意。」團長又扭過頭對我說,「雷奧兄弟,不好意思,臨時改變行程,暫時去不成拉脫維亞。你想去哪裡?我讓哈根送你去。」

我只想到一個地方:「庇縣。」

「好,我讓哈根送你去。你們收拾一下糧食和衣物,明天一早用備用的小船回去。」說話的時候,團長臉上帶著歉意。

「好的。」作為半個客人的我很有自知之明,不會對團長有半點意見。

「哈根,你送雷奧走,再向騎士團彙報。三個月內完成任務我們就在蝦夷地見,三個月完成不了,完事之後你就直接回去條頓騎士團的領地,我會在據點給你留言。」

「是!」

以上。

 

至尊玉聽罷微微一笑,說,「知道了。」雷奧從懷裡掏出教團送給他的匕首,至尊玉沒有半點要看的意思,雷奧便又重新收起來。

「來」,至尊玉拉著雷奧站起身走到窗前,月色冷清,望著滿街無腦之人,他低聲說道:「我在汴梁之時,不曾想到世上有這般景象,人無腦,也活得如此彪悍。這些人時時刻刻都想把我剁了喂狗,可我行走其中,他們也不能傷我分毫。我想那上京之人,不曾遭此大難,也不見得能比這小縣城更兇險。我有使命在身,當對劉大人有所交待,雷奧,我這裡有封文書,得來不易,我若真有不測,則前功盡棄,現託付與你,休辭勞苦,早晚與我交給劉大人便是。我啟程前,悵然若失,見了你,我這心裡倒好些,來來來,你也認一認你嫂嫂。」說罷領了雷奧往城外走。

 「不等到天亮城門打開再走?」

「不,縣城西側有條沒人管的水道,我們現在就從那裡先回去白龍觀。你要跟我們一起走嗎?」

「哈根現在也還在庇縣呢……」

「好吧。」

   赤霞早覓了車兒和僕人在白龍觀外等候,至尊玉引見過,隨即從內兜裡掏出一塊紅豔豔的寶石,臉紅紅,有點害羞地對她說道:「這枚寶石是我跟雷奧兄弟一起得來的,他不在我不做主,現在他來了,我一直尋思著還沒正式給你個定情信物,今晚,雷奧兄弟不介意的話,我就把這顆紅寶石贈給你。」他回頭望著雷奧,雷奧拼了命的點頭。「來。」

至尊玉將紅寶石遞予赤霞,赤霞珍而重之地收下,她熱淚盈眶,聲音顫抖著說道,「我好喜歡,真的好喜歡啊。謝謝相公,謝謝叔叔。」

「嗯。」

至尊玉又緊緊握住雷奧的雙手,道:「哥哥我這就走了,此番相會本是意料之外,這一別,又不知何時再見。」雷奧聞之淚下,至尊玉又道:「阿雷,你我初相識之時,我沒想到會是你,值得我如此託付,謝謝你。」說罷,自己也淚如雨下,兩人已不能言語,至尊玉上了馬,護著赤霞的車兒,默然離去,三步一回頭,五步一招手,雷奧站在白龍觀門外,望著車馬漸行漸遠。

 

「今夜的月色真美啊。」騎在馬上的至尊玉對安坐在車兒裡的赤霞說到。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