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荒夢譚

第27章 - 赤玉印記· 側耳傾聽 之三

海平線上升起一片輕柔的霧靄,大船被塗抹上一層柔和的乳白色,白皚皚的霧色把一切渲染得朦朧而迷幻.颱風過後,一切都亂糟糟的,只有陽光與空氣是好的。

我走出船艙伸了個大懶腰,感受著晨早太陽溫柔撫摸的同時貪婪地大口吸著這雨後清澈的空氣。

霧團逐漸散去,船上的手足們紛紛收拾船上被颱風蹂躪過的殘局,我當然也有幫手。海面上,船體的殘骸漂得到處都是,看來好多船都逃不過這一劫難,還好,我們的船夠大夠結實,沒有太多的損傷,人員也是,大家都安好。

不耽誤時間,我們一邊整理周遭的事物,一邊繼續往前進發。

又前行了好一陣子,已是日上三竿豔陽高照,驀然,一陣小孩子的呼救聲打斷了我們的寧靜。水手們很快發現在右前方有一個小孩正在抱著一個木箱哭喊求救,「救命啊,救命啊,求求大船上的爺爺們救救我,救救我啊。」小孩的聲音聽不出是男孩還是女孩,他哭得無比淒厲。

有幾個船員正準備去救,就被我大聲喝止了,我自恃半個客人的身份大聲向他們叫道:「不能救,誰知道這個傢伙是什麼人,救上來出了問題誰負責?」我在我的時代看過太多影視文學作品了,救來歷不明的人肯定沒有好下場,慈悲心應該有,但是聖母心絕對不可以氾濫。

這時,有個貌似是小隊長的人站出來大聲嗆我,說:「你到底還是不是人?見死不救,難道你就沒有一點惻忍之心的嗎?」

我根本沒有想過要示弱,馬上大聲嗆回去,「那如果這個小孩有傳染病怎麼辦?大家陪他一起去死嗎?你的命不值錢那是你的問題,我的命可是矜貴得很唷。」說完我還朝他翻了一個白眼。

「你……..」「我怎麼了?出問題你負責嗎?你負得起責嗎?」我不平則鳴。「再說,颱風翻船,只剩下一個小孩求救,有點智力的人都會懷疑吧?」

「你再說一遍!」他張牙舞爪地說道。「你是什麼料子啊,你說的話算什麼!」我大聲而平靜的對他說。

於是,大家的目光落到了站在主桅杆旁邊的船長捷古弗列身上,他思考了一小會兒,說:「我還是同意雷奧的話,我們走吧。藥品不多,淡水也不多。」

「我們可以喝少一口水,分口水,讓那個孩子喝。」那個小隊長繼續出來抬杠,說完立即就有人起哄。這個人面目可憎,尖嘴猴腮,我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他不是商團的人,他是我在上船之後才見到的。

「留多點藥品和乾淨水到下一個口岸賣不好嗎?你為啥加入商團,還不是為了錢?我提醒你,這叫不忘初心。」我要杠爆那些不知所謂的杠精。「既然你願意喝少一口水,那我替你算著留起來,在海上總是會有兄弟願意付錢多喝一口水的,親兄弟明算帳,賣給要多喝一口水的兄弟,錢入公賬。」

「你…..」

「你不賺錢不要緊,不過請別忘記我們是商團,你不賺錢別麻煩到其他人賺不到錢。」

「你這麼沒良心,晚上睡得著嗎?不會發噩夢嗎?」小頭目還不依不饒。

「不會,睡得很安穩。多謝關心。」我回答得理直氣壯。

「好了好了,我說了要走,就要走。」捷古弗列大叔大手一揮,打斷了這場無謂的爭吵。說完他獨自入了船艙。「全速前進!」大副哈根傳令下去。

「這個人怎麼…..」那人還想說,「住口,法夫納,你沒聽到剛才船長的話嗎?」哈根惡狠狠地喝止他,原來他叫法夫納。「呸。」法夫納往海裡吐了一灘大口水。

我們的帆船繞開穿過那堆有求救小孩的漂浮物,那呼救聲越來越微弱,慢慢就聽不見了。

又航行了好一陣子,大海倏地波瀾大作,讓在甲板的各位搖搖晃晃,「難道還有風?不,不可能的!」我聽到哈根低聲說道。「昨天的風已經來的毫無徵兆,現在又來多一個?不可能的,這太不合常理。」

大船上的我們感覺不到一絲風,可是腳下的波濤的卻在此起彼伏地翻騰不斷,眾人均半蹲著減少震盪,「不好了…..不好了……」哈根咧著嘴低沉地咆哮著。「出問題了……」

「快!我們趕快離開這個海域!」哈根突然站起來大聲吩咐下去,「大家動作要快!一定要快!」「好!」船上的各位齊聲回應道。

我一臉迷茫,但是我知道這不是問問題的恰當時機。船速明顯加快了。

又過了一小會兒,「吱吱吱吱……」一陣嘶啞怪叫聲由遠到近以我們的大船為中心點,圍上來,我聽得出來。

說時遲那時快,一頭色黑,雙角,尖嘴,有翼的怪物從空中俯衝而下,降落到甲板上面,它的身體表面上閃爍著一種黑色的怪異磷光。「空行夜叉!」哈根鐵青著臉大喊,說著他抽出腰間的佩劍當頭就劈,被那只傢伙給躲開了。第一隻空行夜叉落地不久,後面陸陸續續又有幾隻在甲板上登陸,眾人抄起傢伙迎頭就打,空中還有好幾十隻空行夜叉在虎視眈眈。

第一隻降下的空行夜叉張開它鋒利的前爪往哈根身上撲過去,哈根一劍劈過去,它直接用它的雙爪硬生生接下來,「唔……」,哈根用力壓過去。船上的其他人都奮力迎擊,我也摸出了之前教團送給我的匕首做好準備。

「空行夜叉!」聲音的主人是捷古弗列,我看到他從船艙前助跑了幾步,一個飛踢將跟哈根對峙著的空行夜叉一腳踢開,那空行夜叉飛出了幾丈遠。捷古弗列一個騰空,往空中比劃幾下,兩隻空行夜叉隨即墜落。其他船上的人都在跟空行夜叉纏鬥著,一般的武器看起來並不能傷害它們絲毫。「女人小孩們先回船艙,其他人上!」捷古弗列接著高喊。

「我的劍祝過聖,讓我來。」團長捷古弗列站在最高的桅杆下大聲叫吼道,他揮舞在他的大劍幾番穿插,擊落了好幾隻空行夜叉,被他的劍刺中的空行夜叉們從傷口噴出紅黑色的膿血,發出陣陣惡臭。

我趕緊跑過去,將受傷的空行夜叉抱起來丟下海,然後再跑回來往捷古弗列大叔的身後挪。「做得好。」團長誇獎我,我朝站在旁邊看呆了的哈根喊話,「來,我們快鞏固團長的成績,就這樣將這些受了傷的傢伙們丟下海。」「好!」他朗聲回答到。

捷古弗列一口氣打掉十多隻空行夜叉,奈何這次來的空行夜叉數量太多,而對它們能造成實在具體傷害的就只有捷古弗列大叔的重劍,打了好一會兒半空之中還是有大量的空行夜叉在盤旋,伺機而動,它們的數量目測並沒有減少多少。捷古弗列大叔低聲對躲於他身後的我說道:「那個呼救的小孩果然是有問題呢,我們就算不施救麻煩也沒有放過我們啊。」聽他的聲音似是在苦笑。

他小跳一步上前,又斬落一隻空行夜叉。船上的眾人都見到了有效的攻擊方式,慢慢往捷古弗列的身後靠攏,「唉,再這麼有本事的人也會累吧。」我低聲歎氣。被擊倒的空行夜叉們都悉數被船員們丟下海裡。

「吱吱吱吱…..」船上充斥著空行夜叉們此起彼伏的怪叫,它們叫得好難聽,好像在訕笑被困在船上的整個商團。忙於應付的大家都疲態盡露,特別是領頭人捷古弗列,連體格特別健壯的他亦在不住地在喘氣,汗水滴答滴答的往下掉。整艘大船不自然的搖晃越來越猛烈,不消說自是空行夜叉做的好事。

「要不,將你的劍借給我用吧,換個人來好吧?船長。」他的副手哈根關切地問到。

「不用不用,我還能行喲。」捷古弗列團長故作輕鬆地笑著說。我看情況並不樂觀,他身後的我觀察到他握住大劍的手有微微地在顫抖。說話的片刻,又一隻空行夜叉不知死活的撲過來,團長一劍將它掃開。還未等我反應過來,哈根就一把沖上前越過我,將那只躺在甲板上的空行夜叉一腳踢下海。

「起!」團長大喊一聲,縱身而起,大劍應聲而動,連續幾下刺、劃、勾、劈、砍,空行夜叉又倒下去了幾隻。大船在強烈顛簸,夥計們好多都失去重心站都站不穩,眼見摔傷和被空行夜叉襲擊得手的受傷同伴人數顯著增多。我看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擒賊先擒王,這夥妖怪一定有個頭領,搞定了頭領起碼可以解決眼前的燃眉之急。我眯著眼睛仔細地觀察天空中的空行夜叉,我想,頭領一般都會在高處監控全域吧,讓我看看當中有沒有一隻特別大,特別壯的。

「沒有,沒有啊。」我越看越心急,完全看不出有哪一隻空行夜叉有頭領的模樣啊。「它們都長得一模一樣。」靠在我身後的團長壓低聲對我說,「你的想法和我一樣吧,好,我讓哈根也來幫忙,」說完他朝自己的大副大喊:「哈根,哈根。你快過來幫幫雷奧。」

「是!」離我們三丈遠的哈根聽到團長的指令,一扭一撞,然後將被撞倒的空行夜叉踢開,一躍跳我我們身旁。兩個大漢背靠背紮起馬步,比他們矮起碼兩個頭的我雙手緊握匕首擺出進攻的弓步立在他們身旁。「哈根,你靜下心來,跟雷奧一起將這夥空行夜叉的頭領給我找出來。這些雜魚們由我來對付。」「是!」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