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荒夢譚

第23章 - 赤玉印記· 門前的密林中(上)

熙寧年間,宋國的手工製品依舊充斥著大遼的市場,契丹人生活必需的物件,小到從瓷器到鐵鍋,大至連兵刃都不如宋國人做的精細,白花花的銀子長了腿似的往宋國跑,比契丹人騎馬打劫往回搶的速度都快得多。這種情況下,如果百姓願意上街砸宋貨,官府怎麼捨得管呢?只要別出人命就行啊。

 

至尊玉來到庇縣之前,有個契丹(在此略去「傻逼」二字)青年帶頭上街砸宋貨,出於義憤填膺,用栓馬車的銅鎖砸穿了一個同胞的腦殼,庇縣的圍觀群眾當即歡呼叫好,青年頓時感到今生足矣。等到官府來拿人的時候,眾人拿手一指那個(在此略去「傻逼」二字)青年,公人把鏈子往他脖子上一套,扯著就走了。聽說這個青年只判了脊杖和流放,大家非常失望,很明顯,這麼輕的刑罰肯定不如活剮更有觀賞性。

 

至尊玉回到庇縣之後,聞知這個青年早就赦回來了,就找那位占過他便宜的掮客,請人把這個青年給砍成四段,賞了刺客和掮客好大一筆銀子。以德報怨,以德報怨嘛。如此一來,庇縣的流氓安穩多了,縣爺也不好追究,因為牛五串通縣裡的公人們,眾口一詞、信誓旦旦地說這是土匪幹的;另外至尊玉每月都要叫人趕著驢給縣爺送一馱銀子。

 

牛五跟至尊玉喝茶的時候,把這件事略帶一提,告訴至尊玉,還是得留意縣衙門口左邊的狗,他湊到至尊玉耳邊輕聲說:「縣爺可以一手遮縣,但皇帝的旨意是誰也擋不住的。」

 

牛五毫無保留地跟至尊玉說了這麼多,至尊玉感激不盡,他很想替牛五做點什麼,想起睡了牛五老婆的那個人,他問牛五,「那人還留著嗎?要不,小弟再找個人,把他給….」至尊玉做了個割喉的手勢,牛五看了有些不快:「說多少遍了?不要再傷害他了。」牛五跟至尊玉說,他從印第安人那裡買到了進口北美大野牛做的牛排,還有塔斯曼尼亞人做的澳洲牛初乳,都給那個姦夫吃了,養得他肥胖,感動的那廝屁滾尿流,一口一個五爺的叫著,說:「我對不住你啊七爺,我要給你建生祠,廣布你的事蹟。」牛五說:「你敢跟第三個人說,我就打斷你另外一條腿,你他媽真是………」牛五的話還沒有說完,眼睛望著街上,像個智障一樣的傻笑。至尊玉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原來是迎春拉著赤霞出來逛街,依舊穿黑絲襪,蹬白布鞋,她比以前更瘦了,像兩根甘蔗捆到一塊,再架上一身衣服,穿多小號的都顯肥。戀愛時期的男女比較注意體重,至尊玉看著倆人,登時明白了七八分,連忙迎出店外,邀她們倆入座。

 

至尊玉離開庇縣之後,迎春時常打聽他和赤霞的下落,誰也沒想到至尊玉竟搬去了那鬧起鬼來不分晝夜的地方。聞知牛五和至尊玉有來往,有心向他打探些消息,就讓丫頭帶話給牛相公,請他到店裡喝茶,一番寒暄,尚未聊到正題,迎春是久曠之身,牛五則初曆婚變,四目相顧,兩手一搭,心領神會,一捅一夾,兩人就此做在一處。

 

四人相互噓寒問暖,客套一番。

 

迎春雖然語氣平淡,依舊讓至尊玉聽著一愣一愣的。迎春一邊說一邊不時地白上至尊玉一眼。至尊玉假裝沒察覺,他看了看呲牙傻樂的牛五,冷不丁地提議,「天色已晚,咱們何不一塊吃上幾杯,昔日初到庇縣,有勞迎春姐姐招待,小弟不認別的去處,還想到姐姐店裡,叨擾一番,如何?」迎春含笑道:「談什麼叨擾,就怕大官人不來,店裡冷清。以往三番五次要大官人壞錢,這回可不許帶酒肉。」

 

喝茶的時候,至尊玉一直在走神兒,他想啊,首先,庇縣是不能久留了,繼續留下去,不光自己的雞巴和錢包不安全,連腦袋也不牢穩;其次呢,既然是糊塗案,那衙門裡的人肯定諱莫如深;最後吧,為了赤霞,自己若有不測,赤霞輕者為奴,重者喪命。萬萬不可。特別是聽到「醜貨和庸才」的時候,他忽然明白了那個女孩兒被人下毒的原因。看著身邊楚楚動人的赤霞,至尊玉認定是到了結束調查、遠走高飛的時候了。

 

四人分賓主落座,至尊玉提議,以往他經常折磨小二,這次能不能也請他入席?迎春剛要說,「哪有這規矩?」赤霞拍著手笑道:「好啊好啊,我給官人潑尿的時候他也在場。」至尊玉挺沒勁的剜了赤霞一眼。迎春再看看牛五,他還在傻樂呢。既然沒有人反對,迎春也不好阻攔,吩咐使女把小二喚來。

 

因為東家要擺宴,店裡老早就上板歇業了,小二趴在柴房裡看著至尊玉送的黃書,剛看到興起,使女就來喊人了,小二一聽,叫聲苦,哭道:「這兩個祖宗喲,幹吃酒不過癮,叫我去准沒好事兒!怕的就是這手兒。」哆哆嗦嗦的走到席前,至尊玉站起來拱手,迎春擺手讓他入座,赤霞晃著芊芊玉手招呼他,牛五吃著手看了他一眼,又看了迎春一眼。小二搞不清這是個什麼陣勢,戰戰兢兢坐在下首。

 

至尊玉偷偷給赤霞使了個眼色,兩人開始頻頻舉杯,捉對廝殺。赤霞單打迎春,至尊玉獨挑牛五和小二,三五巡過後,迎春漸漸不支,牛五卻來勁了,也不啃手指頭傻笑了,擼起袖子,指指點點,要和至尊玉劃拳行令,赤霞順勢扶著迎春到內廂房說話,「抱歉啊,我們就先失陪了。」

 

席上只剩三人,至尊玉提起酒壺,說:「猜拳行令怕擾了四鄰,不如哥哥給我講個故事,若講得精彩,小弟願痛飲這一壺美酒。」牛五已喝至臉色通紅,他眼睛一亮,叫聲好,問至尊玉:「想聽什麼故事?儘管說好了。」至尊玉慢悠悠一字一句地說:「洪十娘之死!」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