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摩羯座

第18章 - 第十八回

       由三號至五號這三天時間裏,要熟練一首古典音樂,就算是天才音樂家,也沒可能做得到,更遑論一位從未接觸過鋼琴的新手......

       [李小姐,請回吧!]當韋綺晴聽到這要求時,想也不想,立即拒絕。

       的確,要三天內彈出哥德堡變奏曲,對苑婷來說,根本是水中撈月,但摩羯座那股倔強蠻勁,一旦被挑起來,卻不是隨便一句話,就可以令其妥協。

       [一萬元!]頭腦靈活的阿生,乘勢開天殺價 : [教懂妳彈奏一首流行曲,而且讓妳參加六號那天的選拔賽。]

       苑婷毫不猶豫,點頭答應,同時亦說多一個要求 : [出賽的次序,我要剛好排在Kelvin之前......]

       阿生豪邁地大笑兩聲,然後愉快應允 : [雖然我不懂妳究竟為了甚麼,但只要錢可以解決,我當然沒問題!]

       奇蹟......苑婷要證明,任何事也有可能發生,儘管過程如陸上行舟,或者最後是徒勞無功,但努力的光芒,絕不會被遮蔽......

       天上的星星,只要拼命地發亮,一定會有人目睹那閃爍、欣賞那璀璨!

       而本已推卻的韋綺晴,此刻只默不作聲、牢牢盯着身旁的她......眼神中,流露了一絲嫉妒......曾經,自己也義無反顧,佔據他背後的位置......

       [既然成交,那妳想何時開始?]阿生接過苑婷遞來的信用咭,暢快的笑着問。

       苑婷正要回應,韋綺晴已搶先道 : [由這刻開始!而且這三天裡,每天至少學習六小時,直至妳熟練那首曲譜為止......]

       頓了一頓,接着提出建議 : [回到家,自己也要反覆練習......如沒有鋼琴,我勸妳,最低限度,買座數碼鋼琴回去......]

       [對!對!對!]彷彿苑婷已答允購買,阿生一邊拿出收據簿、一邊說 : [要比賽,這數仟元不能省......妳說說收貨地址,六點前送到府上,放心,我們包裝嵌......]

       雖然有種被巧取豪奪的感覺,但苑婷在想了一想後,仍是道出一處地址來......隨之,在選了一座數碼鋼琴後,便準備最基礎的彈奏練習......

       然而,一切卻要從看懂五線譜開始......

       日月轉移,當苑婷踏離這所音樂學校,已是晚上七點鐘的時間。此刻的她,不但肚子在咕咕作響,腦袋更被那些全音符啊、休止符啊、節拍號等等,弄到頭昏腦脹。

       哎呀!今晚還要練習彈琴時的指法和坐姿......想到這,苑婷不由得按到兩側的太陽穴上,旋揉搓壓以舒緩那該死的隱痛......

       [婷,妳下課啦?]忽然,父親的聲音,從旁邊不遠處傳來。

       是因為自己太辛苦,作出了幻聽嗎?苑婷沿聲看去,不禁輕呼 : [爸爸?]

       不是幻覺......爸爸,正步近過來......那英俊的臉孔,掛着慈愛的笑容,並在道 : [乖女,我們去吃飯。]

       [我要吃大蝦......]眼眶含淚的苑婷,笑着說出最愛的食物,而那頭痛,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就彷彿從沒存在過......

       在之前,苑婷與父母一同居住時,會經常在樓下某座公園閒逛或悠坐,尤其是和張家俊交往那時候......

       用過晚膳後,她又一次重遊舊地,但今次,在身旁陪伴的,不是已分手的人,而是永遠不會放開自己,只付出、不求回報的偉大父親。

       [婷,妳記得嘛?]李爸爸望着挽住自己胳臂的女兒,笑說 : [妳小時候,爸爸常常帶妳來這公園遊玩,那時啊,妳跳來跳去,沒現在這麼粘人......]

       憶不起這些兒時片段,苑婷只好轉移話題 : [爸爸好聰明,只憑住送貨單,就知我在那兒學琴。]

       李爸爸領着女兒,來到一張長椅前,並坐下,然後說 : [無緣無故有座琴送來,我當然要問清楚,那問下問下,就問到我的寶貝女,原來要參加比賽,還要三天內學懂彈琴......]

       也坐到椅上的苑婷,好奇問 : [那送貨員是不是叫阿生?他有沒有把琴裝嵌好?]

       [裝好啦......]李爸爸的答話,有點讚許 : [我不知他是不是叫阿生,外形就高高大大,膚色頗黑,雖然看上去很粗魯,但為人好像不錯,有問必答,給小費時,他還推了好幾次,才勉強收下......]

       啐!那傢伙肯定就是阿生......苑婷只是料不到,身為老闆的他,要親身送貨給客人......

       [妳要搬回來住嗎?]這時,李爸爸問了一個自己最關切的問題。

       苑婷凝望父親,心裡感到不安,說得結結巴巴 : [暫時三天......爸爸......可以嗎?]

       李爸爸微笑點頭,然後道 : [傻女,爸爸媽媽這裡永遠都是妳的家,回來一天也好、一輩子也好,也沒所謂......]

       聽到這番話後的苑婷,感動得靠落父親的肩膊上,並問 : [爸爸,我是不是很任性?]

       [在每一位父親的心中......]李爸爸輕摟到苑婷的肩膀,笑答 : [女兒做任何事,都不會是任性。]

       是任性啊......因為不想自己練琴時,給住樓上的大叔聽到,所以決定搬回爸媽那裡,作為練習的地方,然而,卻從沒顧及他們在晚間時,會不會被琴聲影響......

       但爸爸,竟還認為這不是任性......苑婷心裡很愧疚,不禁考慮是否要放棄晚上的自行操練......

       [婷,妳做任何事,爸爸也放心。]這時,李爸爸又再開口 : [因我知道,妳是一個為別人設想的人,在做的,都是正確的事......]

       苑婷仰起頭,看到父親,正眺望遠方的夜空......

       只見李爸爸抬起手,指向漆黑中某處,說 : [那顆閃亮的星星,就好像妳,照耀着身邊四周,令爸爸這些不耀眼的星星,感到溫暖,所以......]

       李爸爸轉看向女兒,續道 : [妳毋須顧慮爸媽,去把想做的事,做到最好,就可以啦!]

       苑婷目不轉睛盯着父親,感覺......有片柔和的光芒,正團團圍住自己......雖不耀眼,卻很溫暖......

 

       待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