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俠誌參

第32章 - 第三十二章:洞內的人

   這裡是無人島。

   會叫無人島是因為到訪島上的人,無論是來自何方,抑或正派邪派,大家都會戴上一個從洞口分發的面具把臉孔遮蔽。

   雖然到訪的人有很多,但大家會為自己捏造一個身份。除了避免自己做不正勾當後在外邊被認出,甚至能讓正派自居的人放下平時裝出來的一副正經君子的形象。

   無人島根本就是一個"無法之地",這裡充滿了罪惡。縱使無人島的事情無人不知,卻沒有人會想把這個地方鏟除。始終,這裡有著外間沒有的價值。

   化名為"燕義"的左仲書和"上官巧"的左輕虹來到了山洞中一個建築物前。若非左輕虹親眼看見,不然她一定不會相信山洞內建有一個宮殿。

  「據聞是以前有一班擁有高超建築技術的死囚逃亡到這裡。」

   兩人還未進入建築物內,就已經聽到有女人在呻吟的聲音傳出,左輕虹被嚇得退後了兩步。除了呻吟聲之外,還不時傳出男性和女性的慘叫。

  「放鬆一點。」左仲書沒有說太多,就拉著左輕虹進內。建築物內源途行過的路,左輕虹看見很多畫面,相信她寧可一生都不踏出左家的劍莊。

   不但看見多人男女的淫亂場面,亦見到有人用一把小刀,將疑似拐來的小孩其身上的肉小心的割下,丟到一個大鍋內煮成一碗香肉麵。

   兩人加快了腳步,想盡快略過這一些令人不安,有如置身於地獄的境像。左輕虹忍受不了,用力閉著眼睛前進,由前方的左仲書為她帶路。

   突然,左輕虹聽到一把似曾相識的笑聲,她稍為張開了眼睛,眼尾望向傳來聲音的方向,看見了一名全裸的年輕女子,正和幾個同是全裸的男人"耍樂"。

  「二哥,那個女人......我們應該是認識吧!?」左輕虹細聲道。

  「她是載我們來的船家的女兒吧。」左仲書一下子認出了那一把聲音「這不意外吧,好虧是知道無人島的漁夫,當然不會是真正的良家婦女吧。」

  「想不到那個害羞的樣子是裝出來的...但為甚麼會比我們快來到這裡?」

  「應該是有其他通道,只能夠從水路進來吧。」「不要說了,我們還是快走兩步吧,我恨不得快點離開這個噁心的地方。」

   他們穿過了建築物去到另一面,放盪的聲音隨著兩人離開了建築物而變得細聲。眼前的除了一個鐘乳洞以及一條有潮濕的路外,就連照明的火把也沒有。

  「等等妳不要說話,由我一個人說好了。」左仲書拉著左輕虹,右手摸著右邊的石壁,以一個非常緩慢的速度前進。

  「哎呀!」不過左仲書很快的就碰到頭了,他摸著頭苦笑「果然沒有帶火摺子非常不方便,為甚麼我會將它放在我那個收納箱內呢?」

   突然,左仲書摸著石壁的右手摸空了。

  「我們到了。」原來左仲書摸到的是一個洞穴,細得只能爬過去,難怪左仲書會將自己貴重的收納箱放在船上。爬過了這個不太長的洞穴後,去到一個空擴的地方。

   這裡是靠著天花的一個洞口,讓陽光照射進來。但也只是有天花的洞口透光照亮周圍的環境,周遭也只是勉強能夠看到。

   但明明天花的洞口足夠一個成年人通過,為甚麼沒有人會發現這個洞口?

   而左仲書和左輕虹眼前就只是一個一人下著棋的老頭:這個老頭盤膝而坐、身子十分的瘦弱、戴著殘舊、快要碎掉的面具,一頭向後梳的白色長髮;而旁邊坐著一個和左輕虹差不多年紀的少年,但他就沒有戴上面具,彷彿不怕別人知道他的臉孔,但他的身體卻比在場的任何人還要強壯。

  「燕義,為甚麼你又回來這裡?」老頭看到左仲書從唯一的洞口爬進來,以一把沙啞的聲線叫著。

  「棋盤老翁你果然還在這裡。」左仲書回答道。

  「這裡是我家,有甚麼地方比這裡舒服。」這名叫"棋盤老翁"的老頭道。

  「我有事情想拜託你老人家幫忙。」左仲書坐在棋盤老翁前面直接道。

  「呵呵,燕義啊燕義。你認為眼前一個瘦弱傷殘的老伯可以幫到你啊?好虧你借用了以故的"天下第一神劍" - 燕義的名字。

  "哦?原來真的有燕義這個人?我還以為是二哥隨便編出來的。"左輕虹竟然沒有聽過燕義這個名字。

  「要是我真的有燕大俠那麼威風,我就不會坐在你前面。」左仲書反駁道。

  「那麼是甚麼事情?」棋盤老翁問道。

  「我想你動用你的百家子弟,替我調查一個人的行蹤,那人是當今人稱"左劍"左傲雲的第三子。」左仲書道。

  「原因呢?」

  「私怨。」

  「我看真正的原因並不是私怨。」

  「你只要說幫還是不幫。」

  「幫你是可以,但依慣例你要先戰勝我的弟子。」棋盤老翁開出的條件竟然是要左仲書勝過他,但左仲書絲毫不懂武功,就算左輕虹可以幫忙,但連周圍都看不清,根本就是一個不公平的條件。

  「好,我接受。今次就由我旁邊的朋友應戰,她叫上官巧。」左仲書指住左輕虹。

  「呵,那就來看看你這朋友的本領,有沒有上官女俠那麼厲害。」

<第三十三章待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