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行者

第5章 - Chapter III.危機重重的考試(後編)

這裡是威爾斯親王醫院中,其中一個青年病房。

刺眼的陽光從窗戶外映射進來,並折射到我所躺臥的床上。

「唔......唔啊......」

敵不過陽光的呼喚,我的眼睛徐徐張開。

現在的我全身都使不起勁,就連挪動身體都十分吃力,頭上還有隱隱作痛的感覺,不過比起在禮堂的時候,已經紓緩不少了。

身上的衣物全部被人更換過,變成柔軟和順的病人衣服,身上亦蓋上白色的被子。

(是啊......我暈厥過去了⋯⋯)

回想起考試當天的情況,我利用魔法,把那個同樣身為魔法師的監考老師給打飛了。

腦內同時出現了考生身體被分開、血泊飛濺的場面。

(那個可惡的傢伙......要是我能早點行動的話......)

心中的糾結一下子胸湧上來,眼睛開始變得濡濕起來,視線亦變得朦朧。

一滴溫熱的液體由眼角中徐徐落下。

(這是甚麽......眼淚嗎?)

我這是在做甚麽啊......在哭嗎,想起來,我都不記得上一次哭泣是甚麽時候。

不知道從何開始,眼睛就麻木了,大概是因為孤獨慣了,眼淚甚麽的早就流到乾旱了。

正當我打算舉起右手拭去淚水時,感覺到手背有種麻麻的、溫暖的感覺。

轉眼望向右手那兒,發覺有另一隻手正在緊握著我的手。

「嗯......這會是誰......」

我往上一看,發現了一名正在熟睡的少女正在身旁。

「倩影......」

我舉起插滿喉管的左手,緩緩地放到她的頭上輕輕撫摸。

「唔嗯......」

撫弄一會,不小心把倩影給弄醒了。

「啊!抱歉,吵醒你嗎?」

倩影輕輕擦拭眼睛,舉頭看著躺臥床上的我。

我一時語塞,她的眼角下有著明顯的紅朣,臉頰的淚痕亦清晰可見。

難不成這傢伙......在我暈倒之後就一直......

「那個......倩......!」

「嗚嗚啊啊啊啊啊啊......」

沒有等待我的提問,倩影一下子就給我擁抱,而且放聲痛哭起來。

「......如果你死掉的話我怎樣辦啊!」

(很痛呢......嘛,這次就給你撒撒嬌吧......)

這也不能怪她的,我倆相處了那麽長久,當然不希望對方會發生甚麽事。

她和我一樣都是長期一人的,從小就不懂得向人表現心聲。

若不是她,我想我的心早已經被無盡的孤寂侵佔,不會像現在那樣能夠跟一般青年般生活。

說到底都是那對完全不負責任的雙親,現在世界可是發生大事啊,他們竟然還可以對兒子不聞不問。

至少都要看看兒子會否得到厲害的魔法嘛!

(不過......現在好像不是想父母的時候呢......)

陪伴在我身邊十六年的少女,正因為我不幸受傷,而擔心了好一段時間,眼淚也在如雨落下。

「沒事了......所以別再哭了啊,女孩子的眼淚可是很珍貴的哦!」

我把雙手放到倩影的身後,把她緊緊依偎在胸前,然後像安慰小孩子一樣,輕輕撫順她的後腦。

過了大約五分鐘,倩影的心情總算平穩了許多,她正在默默地駐留旁邊。

「說起來,我昏過去了多久?」

率先打破沉默的是我,再說也有很多情報是我想知道的。

「已經三天了。」

倩影瞇眼說道,看來這傢伙在我昏去期間不眠不休地照顧我,看著她那具疲憊不堪的身體和黜黑的黑眼圈,就知道她有多費神了。

過回兒一定要好好答謝她才行。

「唔......那個老師呢?」

「這方面......他被一群穿著黑色西裝、戴著墨鏡的男士們抬走了。」

「西裝男人?」

這是甚麽的一回事呢?難不成是警方的喬裝人員?

「那麽,新聞有報導嗎?」

「沒有......」

「怎可能......」

事有蹊蹺,正常情況之下,他應該被警方帶走才對,而且發生那個轟動的殺人事件,傳媒是沒有可能不知道的。

(難道是有人把學生們的記憶給篡改了?)

果真如此,魔法殺人馬上便會變得合理化來,那時候就真的命不久矣。

算著算著,好像差了一個人。

「倩影,正杰他人呢?」

「正杰他......」

「嗯?」

「哇啊......沒有甚麽,他過多一會兒應該會給我電話的。」

古裡古外的,不過她這樣說,我也沒有深究的打算。

「你在說我嗎?」

突然之間,一把熟識的爽朗聲音在走廊那兒傳出。

正杰正帶著輕鬆的小步進入病房。

(真是一說曹操他就到......)

「我說你啊,搞些甚麽弄到要睡醫院啊?」

正杰略帶嘲諷的語氣搶白我。

「你這算甚麽朋友啊,花也沒有一束。」

我不甘視弱,對他發出完美反擊。

「我可是辦完事後馬上過來啊,聽見倩影說你撞到頭顱要進醫院,我都快擔心死了,怕你會不會失憶甚麽的。」

「是、是......謝過你了。」

(哎呀......他不知道來龍去脈嗎?難道倩影沒有告訴他學校的事?)

我想倩影是怕正杰胡思亂想,所以才說謊欺騙的。

「你啊,有甚麽事啊?比朋友入院了還要重要的嗎?」

「那個嘛......總之一言難盡了。」

看來他沒有打算把自己的東西透露半點,給我打糊塗仗。

(算了,他也有他的難言之隱......)

「說起來,我何時才能離開這個鬼地方呢?」

說真的,我十分討厭醫院這個地方,充滿難嗅的藥劑味道,規矩多多又不能隨便走動,一時又要乖乖的躺在床上給不認識的醫生護士檢查身體。

最重要的是我怕痛,尤以注射等東西最好給我遠離三百尺。

「笨蛋,你剛才醒過來,最少都要留醫觀察一天才行啊。」

「不會吧!天啊,我想馬上就離開啊!」

不一會兒,就有一位穿著白袍的護士姐姐走了過來。

(想不到這裡還有年輕女醫士......)

「李天行,醒了嗎?一會兒醫生會過來幫你檢查的,請探望人士在外面等候吧。」

沒有任何抑揚頓挫的說話,就像機械人一樣。

不過大部分醫護人員都是這個樣子,每天都忙得糊裡糊塗的,想快點做完工作下班,草草地帶過消息早便是家常便飯。

倩影和正杰聽從護士的話語,匆匆離開。轉眼間,一位男醫生就來到我的床前。

「李天行是嗎?唔......暫時聯絡不了你的父母,請問你有沒有其他監護人?」

我的眼眸霎時露出一絲惋惜,不過很快就變回平常一樣。

醫生,你當然找不著他們吧!

父親一向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這秒鐘見到了他,下一秒他就可以消聲匿跡,更可況他是黑道頭目,換電話就像換衣服般容易,想當然爾就連全球定位系統都幾乎找不著他。

母親工作的地方本來就不能使用電話的,退一萬步說,即使她能夠帶著電話工作,她壓根兒沒有閒暇使用,因為母親所在的醫院區域比這裡忙上三倍。

就連身為兒子的我,也不能找得著他們,區區公立醫院想找著他們,說天方夜譚也不誇張。

「......請你叫剛才那個女孩的母親過來吧。」

沒有辦法,今次唯有拜託倩影的母親了。

其實就連學校家長日時,都是倩影的母親幫我面見老師的。

都不知道誰是誰的父母了。

漫長的一天即將過去了,在傍晚時兩人離開了醫院後,我也隨即感到睡意的侵略。

看來是藥物的副作用,再加上今早才甦醒過來,無論是身體上,還是精神上都疲憊不堪。

我決定今夜早點睡覺去,那明天就可以早點起床、早點離開。

 

▉▉▉

 

「嗯嗯......!離開醫院的感覺真好!」

我心境開朗地伸了一個懶腰,陪伴我的還有倩影和她的母親。

「真是的,還要我媽媽給你付費!」

倩影抱怨道。

「行了,回家後還給你就是了,別向剛出院的病人追債。」

「不過,你的頭還痛嗎?」

突然轉變態度,令我有一下子愣住了,怎麼女人的情緒還難預測過天氣啊?

「甚麽嘛......在擔心我嗎?」

「誰......誰要擔心你這個笨蛋啊!我......我只是怕你用頭痛做藉口﹐然後裝失憶不還錢罷了!」

語氣突然之間又變得傲驕起來。

「切......不知是誰昨天在我身上哭乾鼻子來......」

「嗚哇哇哇......啊啊啊!不要說出來!」

打打、挫挫。

看著眼前這位會因哭鼻子而撒野的青梅竹馬,我不禁感到心頭一暖。

「嗚嗯......你在笑甚麽啊!」

倩影猛然轉身,看著我的臉頰。

(太近了太近了太近了!)

我現在與她四目交投,倩影頭上殘留的洗髮液清香撲鼻而來,我甚至能夠感覺到她呼氣時變暖了的空氣。

加上那張鼓起來裝作生氣的可愛臉孔,令我一下子小鹿亂撞起來。

「笑你孩子氣。」

我把視線移開,並且急步遠離倩影的湊近。

「哼......!笨蛋天行。」

打個勁兒地拍一下我的後背,倩影就以小跳步的方式走在我前面。

 

▉▉▉

 

在住宅大堂那兒,我正在檢查這幾天有沒有新的信件送了過來。

果不其然,我的信箱內塞到滿滿的。

(媽啊!千萬不要是付錢的!)

打開信箱的瞬間,信函亦同時向下掉。

幸虧我身手了得,眼明手快地接過了信函。

「奇怪,只有一封嗎?」

原來信箱滿了不是因為有大量的信,而是有一個厚厚的信件,大到信箱也放不下去了。

回到家裡頭,我馬上就拆封信件,看看內裡乾坤。

「這是甚麽鬼東西啊?」

信封內的是另一封信件。

於是乎我拆了又拆、拆、拆......

「開甚麽玩笑啊!這是哪門子的惡作劇!」

焦躁了,我已經厭倦了拆信封的遊戲。

「嗚......消滅一切吧!魔球!」

利用消除魔法,馬上把所有煩人的信封都給消滅掉。

看到信封內的東西後,我就只有莫名其妙的感覺。

裡頭有一封信......以及一台智能電話。

我二話不說拿起信函閱讀。

「參賽者們,請使用這台智能電話,若在一星期內未有轉換電話,即當作棄權,隨即視為敗北。」

(這是真有其事嗎?)

先不管電話,有人會看到這信而轉換電話嗎?

再說信內沒有上款也沒有下款,就連日期也沒有。

雖然電話是「水果公司*」的產品,是我夢寐以求的智能電話。(影射:蘋果公司)

還是先與同伴們想討一下會比較好。

我們在手機通訊程式中開設了一個群組,用以方便聯絡,我在裡頭發了關於信和智能電話的訊息後,我身後馬上就出現三個人。

藍髮嬌柔的可人天使,朴泳滇。

大方高昂的運動天才,張正杰。

以及日華混血的傲驕青梅竹馬,陳倩影。

三位我重要的伙伴們。

他們的手上都拿著與我收到的一樣的信件和智能電話。

「這是說,並非空穴來風的?」

「看來就是這樣。」

正杰一邊把玩手上的智能電話,一邊附和。

「那就不能不換了,既然對方能夠得知我們的住處,就是說我們很有可能被監視著,而且我覺得對方不會貿然行動,此舉一定有著更深入的目的才是。」

泳滇作出了詳盡的評論,在旁的正杰則不停點頭

「既然如此,為甚麽還要特意踏進去對方的陣勢內?」

「難道你不知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嗎?」

「你的意思是,故意被敵方牽著鼻子走,藉機洞悉對方的目的,從而分析對方的戰鬥力和分工,然後找出弱點,再乘勝追擊嗎?」

「就是這樣,所謂......」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嘛!」」

我和正杰同一時間連接倩影下一句的話語,然後久違地捧腹大笑起來。

決定了的事情,當然要馬上實行,我身先士卒,開啟了手機的電源。

下一秒鐘,手機的螢幕頓時閃爍起妖冶的神秘紫光,嚇得我幾乎把手機都給扔到街去。

《歡迎進入教學模式。》

一把電子女聲從手機內傳出來,同時在手機螢幕上正在投影出類似數據的畫面。

《以下內容只會播放一次,請細心聆聽,請在三十秒內準備記錄的工具。》

「......」

三人一下子愣住了。

「開甚麽玩笑!這是在做中文試卷嗎?」

基於性格,我旋即作出一個反射性的吐槽。

「安靜點吧!」

倩影一記下勾拳把我打飛了。

「我正在找尋紙筆......啊!找到了。」

拿起紙筆,倩影馬上全神貫注地凝望手機上投射出來的畫面。

《這台智能手機是「魔法大賽」參賽者專用的可攜帶式電子器材,除了一般智能手機的功能之外,此機款還能追蹤到半徑一公里內的參賽者》

《當按下「搜索」程式按鈕後,手機會自動搜索參賽者,同時半徑一公里內的參賽者都會接收到搜索者的訊號,也是說,當使用者使用該功能時,表示對方都可以得知己方位置,請在使用前三思。》

《如果參賽者不幸被打敗,會視為失去比賽資格,機體亦會同時失去功能,然後自爆,直徑一米都會瞬間產生異空間,吸入的物質會縮爆,敬請注意。》

《此外,機體損壞或喪失搜索功能,使用者會被視為敗北。》

《最後,若使用者與該手機的距離超過五米,而又超過五分鐘的時間,使用者也會被視會敗北,喪失比賽資格。》

畫面跟著聲音的消失而關閉,螢幕上變成了一般水果牌的手機主頁......

除了多了一個名為「搜索」功能的程式頭像。

不知是好奇心慫恿還是行動不經大腦,我二話不說就按下了程式。

我的視野頓時變成夜視模式,屋內的牆壁、天花地板全部透明化,更出現一個個方格。

無錯,我正在置身於一個雷達的中央、一個格網座標的圓點,在附近只有三個熱能反應。

砰砰!噹噹!

我的頭上突然之間出現了兩個腫起的來肉瘤。

「你這個笨蛋!剛才說完使用搜索功能後,也會被一公里內的傢伙就到的,你還要無原無故的按下去,你這是壽星公上吊嗎?」

說罷她就頭也不回的走進洗手間中,而我則是一副摸不著頭腦。

「這話是甚麽意思?」

「......嫌命子長啊,長大不長腦。」

就連身旁的正杰,也給我一記冷嘲熱諷,以覷睨的眼光看著我。

還好在方圓一公里內沒有其他魔法師,不然我家位置就被公諸於世了。

「不過,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消息。」

「可出此言?」

「這意味著我們可以不用殺人,也可以晉身十強。」

正杰聞言後,立即面露笑意,以快速的手法換上電話卡。

「但是,這可真困難呢。」

「你指的是......?」

「要是真的要這樣做,我們要一邊與敵方戰鬥,一邊接近並製造機會搶過對方的手機,然後遠離五米超過五分鐘。」

「那你放心好了。」

我胸有成竹地拍拍胸口。

「你忘記了我的能力嗎?」

沉思一會兒後,正杰就展露出當頭棒喝的表情。

「原來如此,只要讓對方的手機『消失』,那事情就簡單得多了。」

頃刻,倩影從洗手間內走出來。

「你這個提議很好,不過不可行就是了。」

「怎麼一出來就給我一記打擊啊?」

倩影輕輕的嘆氣,把她手中的手機提起,另一邊空出的手就召喚出深邃的漆黑球體。

下一秒鐘,球體的形狀開始產生變成,慢慢地由球體轉變為匕首的形態。

「你這傢伙,還有這樣的能力嗎?」

「笨蛋,只要想像,變成甚麽也不足為奇......看著了。」

倩影手起刀落,用匕首的刀鋒刺到手機的螢幕上。

只見匕首與螢幕互相觸碰著,兩者之間有一個白色閃亮的魔法方陣。

「魔法並不能對這台手機有任何效果。」

看著這個結論,我的心情瞬間由天堂墮落到地獄。

「嘛嘛......又用不著那麽灰心的,我們還有王牌在隊中。」

「「泳滇!」」

我和正杰異口同聲地說,倩影則快樂地大力點頭。

 

▉▉▉

 

現在是凌晨的時分,正杰早就在客廳裡披頭大睡,倩影的房間也沒有半點燈光。

我獨個兒在床上躺著,眼睜睜地看著雪白的天花。

「那時候的事,到現在還歷歷在目。」

我感到相當不甘心,明明我可以馬上就解決,明明我可以保護那兩個死去的同學,但我卻害怕自己的身分暴露......

我間接殺死了他們。

(嗯......魔法氣息?)

我立即跪坐在床上,一手擋前、一手會聚出混沌魔球。

「是我喇,是我喇!」

在我房間突然出現的魔法氣息,是源自一名少女。

少女擁有天藍色的亮麗秀髮,猶如初祚牛乳般的雪白肌膚。

身上穿著由薄紗製成的睡衣,若隱若現的肌膚更帶著動人的煽情視感,我頓時感到一下子小鹿亂撞。

「泳滇嗎?你來做甚麽?」

「想念你......不行嗎?」

她向我打了一個俏皮的鬼臉。

「可以,那究竟甚麽事?」

「真是的,一點情趣都沒有......早幾天發生在考場的那件事,目擊者都被不知是誰施加了魔法,失去了當時的記憶。」

「你說甚麽?」

的而且確,要解釋為甚麽沒有人得知如此嚴重的殺人事件,同學們被篡改記憶是最有可能和最合適的原因。

但是在場還有兩個人沒有失去當天的記憶。

沒錯,我和倩影都沒有失憶。

如果說因為我暈了過去而沒有受到魔法的效果,那其他同樣在場暈過去的同學應該也沒有失憶的,但是除了我和倩影之外,其他所有同學都失去當天的記憶。

更重要的是,到現場把老師屍體帶走的人,究竟是何方神聖。

「剩下的只有三個原因,能夠解釋為何你兩沒有失憶。」

泳滇舉起三根手指,細說原因。

「一是你自己發動了魔法,讓除了倩影之外的全場同學都失去記憶;第二是倩影發動魔法,讓全場同學都失去記憶;最後就是由倩影所說的黑衣人發動魔法,令全場同學失去記憶,因為你兩的魔力等級太高,因此他們的魔法未必對你們有效果。」

「唔......我都暈厥過去了,怎可能發動魔法?」

「那就只有後者了。」

「等等,倩影有辦法做到這個地步嗎?」

據我所知,魔法的能力,全看於自己的屬性,倩影的屬是暗,我想大約她的能力都是環繞在吸力和斥力、以及消除視野等特技。

「你會不會太過看輕同伴們的實力呢?」

「我有嗎?」

「笨蛋,你連自己的能力都看輕,何況是同伴呢?」

泳滇從口袋中拿出大賽專用的智能電話,在上面按動幾下之後,就把頁面面向我。

頁面上所顯示的,是我們四名同伴的能力,包括數值化的戰鬥元素、能力和招式名稱等。

「哇!原來你那麽強大的?怎麽之前一直不說啊!」

我看傻了眼,泳滇的數值強得驚人,一個普通人的戰鬥值為十,她的竟然是差不多五百。

「我可不想被一個接近一千的人這樣說呢......」

「嗯?你在說甚麽?」

「沒甚麽,看吧,倩影的能力。」

倩影的能力為純暗的魔法師,戰鬥值約為四百五十,魔力的特性為萬有引力、密度、消失和具體現化。

「甚麽?倩影都有消除的能力?」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驚訝地說。

「你的理解能力有待改善呢......聽好了,你的消除是令事物的『存在』消失;而情影的消失是令事物的『形式』消失,當倩影使用能力後,事物仍然存在,只是受到其魔法影響的話,人們就會不知道有該事物的存在罷了。」

「你意思是,實際上發生過殺人事件,倩影也沒有說謊,只是倩影利用魔法令在場的目擊者全部失憶?」

「不能排除有這個可能。」

「絕對不可能,為甚麽要消除大家的記憶?她自己都是受害者者之一。」

「不要那麽敏感,這只是其中一個假設而已。」

泳滇苦笑著,伸手表示叫我冷靜點。

「......抱歉。」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很快的平穩自己那鼓燥的心情。

見我平抑下來,泳滇才繼續說道。

「那就只有第三個解釋了......」

「第三個解釋怎麽了?」

「不......沒甚麽,只是若有所思罷了。」

(還是不要告訴天行好了,那個矛盾......)

算了,想太多也沒有用。

「你來這裡就只有告訴我這件事那麽簡單?」

「怎麽可能,我來的主要目的是告訴你這台電話有何功用。」

 

▉▉▉

 

日上三竿,我終於從朦朧的睡眠中醒覺過來。

開啟了電視機的電源,發覺現在播放的節目是午間新聞報導。

「真不湊巧,要是播放動漫就好了。」

沒有關掉電視,就這樣走進洗手間,看著鏡中的自己,輕輕地呼了一口氣。

腦內突然回想起在使利店下班時的情況。

---你的父母就是證據。

我大力地拍拍自己的臉頰,命令自己不要再想其他的事情,現在只需要全力應付考試就行了。

「最新消息,考試及評核局今早表示,所有『擁有特殊能力』的應屆考生,已經被政府認定為『特殊人士』,無須要繼續參與中學高級文憑試,但亦不能以重讀生的身分重返校園和考試......」

新聞報導員毫無感情地把驚人到不可思量的消息陳述出來,我馬上就把口中的牙刷噴了出來,走到廳中認真聆聽新聞報導。

「政府重申,『擁有特殊能力』的人士,不會受到任何法律的保障,政府也不會承認以上人士的身分,若有關人士願意到警署接受拘禁,就能夠在政府的保護下生活。」

「開甚麽玩笑!我不如不做香港人算了!」

我打從心底裡向著電視吐槽。

(等等......不受法律的保障?)

由於事態十分嚴重,以我豆子般大的腦袋是沒法詮釋的,因此我決定打通了一個電話。

當電話接通了後,我聽見在不遠處就有電話鈴聲在鈴鈴作響。

「......是誰那麽早就打電話給我啊。」

「嗚啊!你何時在這裡?」

在我父母的房間內,有一名少年睡在地上......正確來說是地上的床舖。

他擁有標準的身型和比一般要好的樣貌。

張正杰,我都快要忘記了這傢伙說過,會到我家中居住。

「我早幾天已經在了,真是的你腦內的記憶體比電話還要少嗎?」

「抱歉,不過聽我說,新聞剛剛......」

「我聽到。」

「......你聽到?少說謊你不是正在睡眠嗎?」

「我早就醒了,只是你在使用洗手間,我才打算過一會才起來罷了。」

我嘆了一口氣,放棄了與正杰的口舌之爭,現在的情況可沒有給我們優哉游哉的時間。

難道說,世界不認同我們的存在嗎?

還是說我們魔法師的存在,在地球來說是危險的生物?

「一派胡言!」

在虛空之中突然出現一把少女的聲音,然後一名擁有啡色秀髮,高傲美麗的少女在我的房間內走出來。

「倩影?你怎會在我的房間內出現的呢?」

我瞪大了眼睛,腦內正感到一片混亂。

「閃現進來的,先不管這,我剛剛找了泳滇過來,她應該會有甚麽頭緒了吧!」

倩影說得沒有錯,現在根本不可能做甚麽,情報太少了,我們不知道這場比賽有甚麽目的,在背後運籌帷幄的又是誰,就連自身的能力有何特點也是一知半解。

過了頃刻,泳滇就從虛空之中出現,這是使用地域傳送時所產生的效果,使用者會凝結般出現,又會溶解般消失。

「泳滇,你來到就好了,我現在一頭霧水呢!」

「你看見我就沒有其他東西要說了嗎?」

泳滇含羞答答地輕輕提高腳尖,輕盈的原地轉了一個圈。

只見她身上穿著的那件淺紫色的絲綢連身裙,順著轉動的速度在泳滇的身上飄逸搖擺,髮絲晃動更散發出淡淡幽香,令我頓時小鹿亂撞。

「......很適合你呢!」

「真的嗎?」

「嗯,是真的。」

泳滇聽到後,立即滿臉笑容,一步小跳步走過來抱著我的手。

雖然隆起的部分並不大,但若有若無的柔軟感覺,加上衣服互相磨擦的煽情聲音,又有一種令人不禁熱絡幻想的消魂感覺。

「哼......不管你們了。」

倩影一臉不滿地別過面來。

「嘻嘻......難不成倩影你生氣了?」

泳滇向著倩影發出強烈的挑逗。

「哈?誰會因為你們正在卿卿我我地玩著過家家的夫婦遊戲而莫名其妙地生氣啊!」

(嗚哇......好明顯是生氣了!)

我苦惱地看著正杰,向他投以求救的眼光,但他竟然望向旁邊哼著歌調、冷眼旁觀。

沒有辦法了,惟有靠自己出手。

「嘛嘛,兩位都別鬧了,我們還是說回正經事吧!」

伴隨著皮笑肉不笑的三流演技,我說出了一句有五成機會被強烈反擊的話語。

「唔唔......既然哥哥都這樣說,那就沒有辦法啦!」

泳滇竟然乖乖地妥協,放下了一半石頭,我轉向看著倩影。

「......哼!」

一副不甘心地坐下,不過看起來也是願意乖乖的討論,真是謝天謝地了。

如果不及時阻止她們,以二人的性格,香港隨時被夷為平地,想必兩人一定會打至一方倒下為止,那時候就真的一發不可收拾。

「接下來......泳滇,我想知道這台智能電話的資訊,你可以詳細地說明一下嗎?」

「好吧,根據我一整天的玩弄......研究,我發現這台電話並不只是雷達那麽簡單。」

這台智能電話,有著各式各樣的功能,除了追蹤半徑一里內的魔法師之外,還有幾個主要的功用。

它可以說是魔法師的參賽資格,為了讓所有魔法師進行比賽,電話內設有紀錄功能,它會自動紀錄持有者的團隊所擊敗的魔法師數量,每個月至少擊敗一個團隊,如果沒有履行,所有團員的電話會同時變成蟲洞,把持有者吸吮、消滅。

另一方面,電話亦會把團員的資料自動傳送至同伴的電話內,同伴們的能力、特徵、屬性等等都會被顯示出來。

舉例說,正杰的魔法屬性是同時具備風和水,能力為「守護」,特徵是能利用空氣和水分製造出不同加成效果和減傷效果的魔法屏障。

此時此刻,這些資料已經在我們的電話內。

電話亦擁有辨識團隊的功能,雖然我們並未有設立隊名,但只要我們已經建立了隊伍,電話就會自動默認我們為一個團隊。

想當然爾,隊員是能夠隨時隨地隨意的替換。

而最重要一點就是,只要電話離開自己身邊超過五米而又超過五分鐘的話,持有者就會失去參賽資格。

「再說,為甚麽我們要被那這電話牽著鼻子走才行啊?」

倩影再次向著電話使用魔法,但電話依舊出現了一個白色的魔法方陣,阻擋了倩影的引力球。

其實這也可以說是個機會。

只要我們把電話扔到海裡去,等五分鐘後,我們就會失去參賽資格,重新回到從前的日常生活。

「倘若失去資格,你們會失去魔法啊!」

「如果給我選擇,我寧可若無其事地生活下去,性命和魔法,我會二話不說選擇前者。」

倩影是認真的,看得出她的眼神是銳不可當,有如鷹眼般注視著泳滇。

雖然這是消極的想法,但我不得不認同倩影的說法,我們本來就是一般人,現在可是被迫參與一個有可能要賭上性命的大賽。

「但能夠阻止兄長的人,就只要同稱為最強的你們啊!」

泳滇也是相當認真,我知道她並不是不明白我們的感受,而且可能具備莫大的苦衷。

「開甚麽玩笑!」

倩影聽到泳滇的話後,突然發難站起來,嚇得我們三人同向後傾。

「抱歉,我們不是甚麽漫畫裡的英雄,只是個平凡的學生,再說這是你們家族的問題,你們憑甚麽把我們拉到台上?」

「喂......倩影,這樣說也未免太過份了。」

正杰拉開發難的倩影,而泳滇只是一臉徬徨、雙目無神地坐在地上。

四人就這樣陷入良久的沉默。

 

▉▉▉

 

「你們......不知道兄長的可怕之處。」

率先打破沉默的是泳滇。

「甚麽?」

「你們知道他創辦這次大賽的目的嗎?」

「跟我們有關的嗎?」

我嘗試回應泳滇。

「......跟全世界都有關。」

同一時間,我們三人都驚訝地看著泳滇,並專心聽著她的說話,那怕遺漏任何一個字詞。

「他希望重塑這個世界,而要達成這個目的,就需要多名擁有高強魔力的人,只要吸取大賽優勝者的魔力,就能夠達至他的目的。」

「你說......重塑世界?」

朴賢俊認為世界十分美麗,但是人類卻十分醜陋。

高聳入雲的大樹,互相落地生根形成巨大的樹海,並為大地帶來清新的空氣。

海洋孕育了大地、太陽提供了能量、花草為本來空泛無色的大地染上五光十色的霓虹。

然而在一切都近乎完美時,世界上卻有一種一出身就有罪的生物---人類。

他們好戰,擁有比所有生物都要強大的慾望,甚至能夠為了一己私慾而殘害其他生命。

人類破壞了地球的生境、耗費了世界的能源、打破了生態的平衡。

把所有東西弄得不可逆轉,還以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訛稱自己作萬物之靈,企圖管轄整個生態,甚至征服大自然。

朴賢俊從小時候開始就十分喜愛大自然,他很聰明,能夠利用共語魔法與自己的創造魔法結合,與動物們、植物們溝通。

而他人生的轉捩點,就在他十歲,還在寄宿學校讀書的時候。

由於朴賢俊只愛與動物們溝通,又擁有異常的能力,故在學校內他是被同學欺凌的角色。

他唯一的朋友,是在學校的花園內生活的流浪狗---趣趣。

然後某一天,欺凌的同學發現了趣趣,並利用牠把朴賢俊引到空無一人的課室。

在雷雨交加之下,同學們拿著放在櫃內的鈍器,在朴賢俊的面前,將趣趣活生生地打死了。

看著鮮血在趣趣的身上流不止,犬隻的悲嗚響徹整個課室,而伴隨著悲嗚的卻是同學們凶狠的笑聲。

這一刻,朴賢俊的眼神改變了。

沒有任何色彩,頭髮變白了,瞳孔變得空洞孤立,本應天生擁有的感情,也在一秒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在同一天,朴賢俊離開了寄宿學校,而學校內的所有人,包括老師,被不知名的人、用沒法解釋的方法殺害了。

至此他的行蹤就變得虛無縹緲,直至三年前,他重新出現到泳滇的面前,把他的計劃說出來。

「妹妹啊,我要把這個世界重塑,把人類驅逐出去,讓所有人都要屈受服在大自然之下。」

*-。-。-。-。-。-。-。-。-。-。-。-。-*

令人毛骨悚然的野心,卻又令人倍感憐憫的過去。

如果因為這樣的經歷,而產生強烈的仇恨心理,倒是能夠理解。

「但你的兄長......朴賢俊卻連所有人類都僧恨,他自己不也是人類嗎?」

我側著頭,看著語重深長的泳滇問道。

「他說過,自己擁有『創造』是『王』的旨意,他是神的代言人,天的執行者。」

聽到泳滇的說話之後,我無意中大笑聲來。

「......抱歉泳滇,原來你的兄長也只是個中二病而已。」

就連在旁的正杰,也拿起電話,竊笑起來。

「看吧!他的團隊名稱......」

《米達倫》。

在西方宗教中,米達倫是神的書記官,離唯一神的寶座最接近的大天使。

同時間,他亦是唯一神的代言人,把世界上的大小事情紀錄下來,管理眾天使,下達唯一神的旨意。

比大天使長米迦勒擁有更高的權位,米達倫。

「唔嗯......我可是很認真的啊!」

揼揼,打打。

泳滇一個勁兒地向我施放粉拳。

「抱歉......話說回來,如果他要重塑世界,人類會怎麽樣?」

泳滇嘆一嘆氣,慢慢說道。

「人類的數量會減至剩餘一百萬,並回歸石器時代。」

「那就表示,如果我們不阻止他的話......」

「沒錯,人類與滅亡沒甚麽兩樣。」

此刻,全場所有人都同時顯露出驚慌的表情。

如果朴賢俊的計劃成功的話,即使自己僥倖沒被殺掉,也難以生存。

絕對不可以讓他的如意算盤打得響。

「倩影,這樣你還是不參與嗎?」

我認真地問。

「......沒有辦法了,誰叫你們都是個衝動的笨蛋,總要有人看管你們,別讓你們亂來才行啊。」

倩影靦腆地說著。

「這是說......」

泳滇瞪大了她那雙水汪汪、充滿期待的眼睛。

「是的,我會協助你,把那個自大狂揍飛的!」

「謝謝你啊,倩影......還有大家。」

泳滇面露感謝的表情,雙眼亦徐徐流下溫暖的淚水。

既然決定了,就要盡快行動。

「來吧!我們絕對要在一億人中脫穎而出,拯救這個世界!」

「「哦哦......!」」

四人一同舉高單手,向天呼喊。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