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鳩者

第5章 - 一級越鳩者

漢娜登入了名叫鳩叫的網站,電腦右上角顯示出她的會員身分為「人類」。對漢娜而言這裡就像是一個越鳩者百科全書。她希望能在鳩叫網找到有用的資料,但在成為越鳩者後便發現這裡的情報大多數也是虛構出來。

 


「越鳩者會食人?最少我無依個念頭,食慾會大增?講起上嚟我未食野……咁算唔算食慾大增?唉……我竟然曾經咁信上網嘅資料……」

 


自從父母遇上那宗不幸的事故後,習慣了一個人生活的漢娜便養成了獨處時自言自語的習慣。這除了讓她能調整思緒外也排解了一個人的鬱悶。雖然自言自語能減去鬱悶的情緒,卻無法消去飢餓的空腹感。

 


她打開銀包一看發現身上剩下的錢已經不多了。大概只能再捱幾天。接下來到底要怎樣生活下去也成問題。她心裡想自己或許己經被通輯了。更差的是被人發現了自己是越鳩者。

 


只要捉到一頭越鳩者,不論生死也可以得到鉅額的賞金。據說被活捉的越鳩者會送進位於青山的研究所。漢娜不禁想像被人發現後會遭到什麼待遇。

 


「如果俾人捉住……研究所嘅人可能係首次發現越鳩者之中都會有我依一個完全無任何能力嘅廢物。」

 


漢娜自嘲一番後讓自己心情變得好一點,此刻的她內心其實相當慌亂。但習慣凡事一個人來解決的她。即使現在她仍像慣性一樣積極思考對策。漢娜已決定即使一個人也要好好活下去。此刻的漢娜已沒有尋死的念頭。

 


「……好彩我本來就無曬朋友。」

 


她想到現在自己的單位大概已遭到警察封鎖。正如漢娜所料,警方在接到報案後很快便來到漢娜的寓所調查。在發現張太的屍體後,由於死狀實在過於恐怖詭異,立刻便引起了特別調查部門的注意……

 


漢娜集中精神在網站中搜集逃走需要用到的資料,雖然網站的情報大多有誤。但仍然能在網站中找到一些可供藏匿的地點。然而漢娜實在太餓了,血糖偏低開始出現頭暈。她只好先解決肚餓的問題。想不到漢娜卻因此而救了她一命。

 


她離開房間打算去吃點東西,順道補給逃跑用的物資。就在往樓梯走去的時候,發現兩名穿著黑西裝的男人與公寓前台的老闆娘在對談。

 


一股不祥我感覺令漢娜寒毛直豎。她的本能反應意識到這兩個男人相當危險。

 


(走﹗)

 


漢娜回頭拿走行李便跑。她之所以會有這麼大反應,除了是女人的直覺外。另一點是她大約已猜到二人的身分。這二人正是政府的特別調查部門–對鳩調查局的調查員,在坊間稱為「狩鳩者」的角色。

 


對鳩調查局的前身本來只是警方一個做做樣子的小部門。但隨著越鳩者引發的事件愈多,短短數年對鳩調查局便發展成一個由首長親自任命的獨立機構。其中負責前線調查的調查員便是狩鳩者,所有隊員都是由特種部隊中挑選的精英,在各種情況下都能單獨應對突發事情。傳聞其身體機能更以特殊手段大幅強化以對打越鳩者。

 


成為調查員本來就是漢娜曾經的理想。對於自己理想的工作當然相當熟悉。此刻身分掉轉準獵人成為了準獵物。這種命運的玩笑真的讓她笑不出來。

 


漢娜的直覺猜中了﹗兩名西裝男子在與前台的老闆娘交談後,便直徑往她剛才待著的房間走去。在她走後不到兩分鐘的時間二人便已經破門而入。

 


「睇嚟已經走左。」

 


其中一名西裝男拿出一部類似手機的儀器在房間中四處檢查。

 


「指數好高……」

 


「係二級?」

 


「我唔太確定,可能係更犀利嘅野。」

 


「呵﹗中大獎啦﹗即刻通知隊長。」

 

 

 

在毫無準備下漢娜便展開了要性命作賭注的逃跑。她快速思考下一步該怎樣做。

 


(絕對唔可以畀佢地捉到﹗)

漢娜從公寓的走火通道走到大街。倏地離開大街往人煙稀少的後巷逃走。一直屏息靜氣觀察著馬路上的車輛。在看見的士後便立刻衝過去截停。司機更因此嚇了一跳。上了車後漢娜向司機道歉並指示他前往的地點。當車子走上了高速公路後她才鬆一口氣。然而漢娜卻不知道。自己一舉一動已經被人盯上……

 


「呼叫獵人,雀仔返緊雀巢。」

 


漢娜來到元朗鄉間一處山中的廢棄村落,這個地方是在鳩叫網中稱曾發現越鳩者的地點之一。是一處遠離人煙的地方。像這種疑似有越鳩者出沒的地點在網站中便超過數百個,在越鳩者的獵奇愛好者中稱這些地方為「鳩竇」。全港各處也有鳩竇存在。而幾年間╴漢娜已將這些鳩竇逐一搜查過,甚至為了搜尋越鳩曾潛伏在附近幾天之久,但最終都一無所獲。

 


因時間緊迫,漢娜在情急之下就只想到這個地方,乘的士來到這裡已用掉她身上大半的錢。剛才因緊張而一時忘記的飢餓又漸漸湧出來。在這個荒山野嶺之中,她正納悶接下來該怎麼辦的時候,在她的不遠處剛好有一頭牛經過。

 


「唔通我要劏牛……」

 


牛悠閒地在吃草,漢娜腦海閃過將牛大卸八塊的畫面。她搖頭甩走這個可怕的想法。能不能將牛殺死是一個問題,即使成功殺死了那頭牛,想到大量內臟從肚內流出來的畫面亦讓她受不了。

 


想到這裡害她想起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正是因為那件事的發生後才導致今日的局面。

 


她望向自己雙手,對於自己成為越鳩者這件事仍沒半點真實感。除了眼眶多了一個畸形的肉瘤外。也感覺不到自己有任何能力。但想起張太的頭在她身前突然爆開,她開始思考自己的能力是否與「爆炸」有關?

 


她仲出雙手然後向著那頭悠閒的牛作勢要放出氣功。

 


「爆﹗」

 


過了十秒左右,漢娜除了讓自己更肚餓外什麼事也沒有發生。

 


咕……咕……咕……

 


肚子發出投訴的聲響。漢娜實在太餓了決定放棄摸索能力,用現實的方式專心解決眼前問題。她望從袋子中取出隨身攜帶的小刀放在腰間。接著走到一個視野廣闊的位置。發現了在遠處有一個小農莊。

 


「唔好意思啦……遲啲我會買多啲有機菜。」

 


漢娜決定往別人家的農田偷農作物……

 


趁在夜幕掩飾,漢娜透過月光確認方向潛進了農田之中。她攝手攝腳走向農田的附近,摸索到屬於果實的部分後便用小刀割走了農作物。

 


嚓……嚓……嚓……

 


漢娜利用小刀在農作物的莖部用力切割發出嚓嚓嚓的聲音。想不到,莖部比她想像中柔韌,她屏息靜氣地進行作業。咔嚓一聲,漢娜終於將一棵貌似是茄子之類的農作物取了下來。

 


「好……今晚嘅晚餐……」

 


漢娜緩慢地進行收割的作業。而農地裡的蚊蟲已在她不知不覺間襲擊她身體多處,使她又痕又熱。但她仍咬緊牙關成功割下最後的農作物。

 


漢娜終於鬆一口氣後。一陣狗吠聲由遠至近傳來,嚇得她連忙抱著「戰利品」逃走。她跳過農場的圍欄又越過昏暗的森林,走了很遠的路來到一處位於河邊廢棄的石屋將背包放好。確認沒有狗追來後才於河間隨便洗了洗那些蔬菜,並順道用河水清洗一下身上的污垢及被蚊蟲咬得又紅又腫的四肢。冰冷的河水流過傷口,痕癢的感覺便得到一點舒緩。

 


漢娜拿著洗過的蔬菜回到石屋中,選了一條紅蘿蔔便立刻生吃起來。紅蘿蔔咬下去有新鮮蔬菜特有的爽甜。漢娜咔嚓咔嚓地咀嚼爽口的蘿蔔。聽著田園獨有的自然寧靜。身體便放鬆下來。

 


「唉……點解會搞成咁……」

 


放鬆下來的漢娜回想近來發生的事情,身上的衣服充滿泥濘更隱約有一陣陣的汗味。喜好乾淨的她覺得自己真是相當狼狽,心頭一酸便開始哭喊起來。她低聲地在石屋中啜泣。不知將來該如何走下去。

 


–––突然……

 


微小的聲音劃過空氣,漢娜感覺周遭的氣氛好像變得有點不同。她抹乾眼淚站了起來望去廢屋之中。發現廢屋的二樓一對發光的眼睛正盯著她看。眼睛的主人知道漢娜發現他後立刻以驚人的速度衝向漢娜。那人從二樓一躍便已經衝到漢娜的面前。漢娜大叫一聲狼狽地避開。只見地上的蔬菜已被他踩碎。在月光的照射下,漢娜看到了襲擊她的人全身上下都包覆著黑色布碎。背後用像樹根的東西掛著一把開山刀。雙腿肌肉發達得像是兩棲動物用作爬行及彈跳的後肢。臉部被布遮掩了只露出不善的眼神。

 


(越鳩者﹗)

 


漢娜一眼便認出眼前的生物,就是她日思夜想都渴望看見的越鳩者。殺親仇人的同類出現在眼前。父母親的悲劇又在出現在她的腦海。她燃起了內心的仇恨,立刻拔出腰間的小刀。越鳩者睜大了眼睛,就像想不到漢娜竟打算反抗。

 


「唔走……就殺死你。」

 


越鳩者口齒不清地下了逐客令,漢娜聽見對方說話後感到相當嘔心。自她成為越鳩者後,漢娜隱約意識到越鳩者或許並不是單純的怪物。但她有著必須否定自己與眼前的怪物是同類的立場,否則自己一直生存下去的動力「殺掉越鳩者」看起來便相當可笑。為此她衝上前揮刀將眼前這個越鳩者砍殺。

 


「怪物﹗去死啦﹗」

 


–––呯﹗

 


然而漢娜在未作出任何反應的情況下己經被壓倒在地。對方動作實在太快了﹗

 


(好強﹗)

 

 

 

漢娜怒目瞪著對方,但對方完全不為所動。她在漢娜的耳邊低吼。但從聲音之中她判斷出這是對方向漢娜發出的命令。

 

 

 

「走﹗」

 


怪物發出嘶啞的聲音,沙啞的聲音就像刮玻璃般刺耳的響聲,怪物像很勉強才能利用聲帶發出單字的感覺。但對方表達的意思再清楚不過,就是要求漢娜離開這裡。

 


怪物鬆開了手將刀拋回給漢娜,接著只是盯著她看沒有再進一步的行動。這樣的舉動反而激起了漢娜的怒火。她感覺自己被看輕了。

 


在漢娜的心中認定了越鳩者是殺人的怪物。但此刻遇上了,眼前的越鳩者竟然放過她,那麼當初的那一頭又為什麼要殺害自己的父母?她絕不承認越鳩者是具有知性。

 


「點解唔殺我﹗」忿怒化成言語,漢娜無懼怪物的威脅對著他牠罵出一句又一句的狠話。

 


然而怪物望向漢娜,眼神中就像看著一頭小狗在亂吠對漢娜無動於衷。盛怒的漢娜拔刀上前攻擊,但攻擊全都被越鳩者一一避開。

 


「殺咗我﹗殺咗我﹗殺咗我﹗殺咗我﹗殺咗我啊﹗」

 


漢娜揮動小刀大聲吶喊,但怪物借力順勢一絆便將她放倒在地上,眼罩更因此跌了下來露出了眼眶中的肉瘤。怪物看見漢娜的眼睛後,眼神露出了驚訝的神色。他撕啞地叫出一些聲音並露出頸上的一個特別條碼。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