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鳩者

第4章 - 小明的狩獵遊戲(下)

咯咯咯﹗

「明仔?無野呀麻?係咪有邊到痛呀﹗」

「媽﹗我無野啊﹗發惡夢咋﹗」

「咁你有無見好啲呀﹗」

「嗯﹗」

「咁抖多陣夜啲食飯叫你啦﹗」

「Thanks﹗媽﹗」

(唔係夢……)

與母親的對話證實了自己不是在睡夢中,全身傳來痛楚的餘感亦相當真實。不知為何小明相當冷靜。他冷靜的程度令自己也有點驚訝。他覺得也許是因為自己已經斷過一隻手,那另一隻變成另一個模樣也總比再少一隻手的強。最少這隻手暫時只是有點重。功能仍然齊全。

(唔通留院個陣俾人打左藥?)

他觀察四周慢慢掌握現況。房間仍然跟記憶一樣,床頭擺設了很多他親手砌的模型。那張掛在牆上的《銃夢》首映海報仍留下他不小心而濺上的咖啡跡。看見熟悉的地方,他稍為安心下來。他嘲笑自己竟覺得是被帶進了某國政府的實驗室。冷靜下來後,他注意到只要過一會怪手會像漏汽的汽球一樣縮回正常尺寸。但模樣仍然醜陋。尖銳的長指甲及縱橫交錯的青筋及血管。他看著自己的「鬼手」,首先想的就是如何瞞過家人。小明從抽櫃內拿出指甲鉗打算將那可怕的指甲剪去。但指甲變得異常堅硬。在他弄壞了指甲鉗後,便從製作模型的工具箱中取出剪鐵剪刀才能剪去如鋼鐵一樣堅硬的指甲。

「我隻手到底發生咩事……」

小明勉強修剪過後指甲雖仍然參差不齊,但總比像一隻鼴鼠好多了,用義肢去固定剪刀也非常不方便,接著他用工具挫稍為修整一下感覺好多了。

(……隻手變成咁係咪要紋個身遮一遮?)

看著自己的怪手,小明深深的歎了一口氣,內心仍有強烈的不安,但他沒有失去理性。解決了指甲的問題後小明開始思考手臂的問題,看著這隻像被強酸或猛火燒過一樣的怪手不期然便皺眉頭,他決定暫時只穿長袖衣服。自從失去了左手後,小明媽媽顧及兒子的尊嚴也多買了一些簡單的長袖衣服。讓義肢看起來不太顯眼。這正好幫了小明掩飾右手的問題。而看著自己的怪手,他內心有一股怨恨,腦海有了一個想法,這一切全是那班人所害的。一直以來的回憶從腦海中浮現。湧現的回憶使他產生了復仇的念頭。接著從書架中拿出那本《陷阱美學》……

(首先要搵個地方……)

過了幾天,小明便去了觀塘工廠區。他瞞著媽媽說想去散步散心,他的媽媽千叮萬嚀叫他別去危險的地方後便放行了。小明還記得媽媽一臉擔憂的模樣。也有考慮過媽媽的提議是否該轉另一間學校就讀。但單手的他能去那兒?他不想去傷殘學校,這就像夾著尾巴逃走。從前的他或許會躲避危險,但他發現,原來怎樣躲危險也會隨時出現。像豪哥這樣的人一定是隨處哥可見。這並不是他不走運。而在人類的社會就會遭遇無妄之災。他必須反抗。

 

午後,小明一個人來到觀塘工廠區,這段時間的工廠區熱鬧非常。各人也在進行自己的工作。在香港輕工業式微的現今世代。工廠區多了很多各行各業的工種存在。很多的工廠大廈變成辦公室,有一些則用作藝術的工作室或私房菜。更有一些工廈因日失修,門外貼上了大廈維修令而長期被空置著。這些空置的工廈正是小明理想的地點。觀塘有著超過一百棟的工廠大廈,本來這個品流複雜犯罪率是全港之冠的地方無論如何也不該去。小明的媽媽也千叮萬嚀他放學後便立刻回家不要經過工廠區。但現在的小明內心沒有了青年那種對世界的恐懼。他從害怕童話故事中抓人怪物的小孩改變過來。

對於有小孩單獨出現在工廈之中,大人們都露出好奇的眼神。小明沒理會這些眼神,徑自走到大人們也不會去的廢棄工廈之中。這棟工廈外牆已經嚴重剝落。工廈中的運貨電梯前亦掛上維修的牌子。小明走了進去,內裡全是一個個空置了的單位。他循著樓梯一層又一層走上去。發現頂層是一個沒有間隔廣闊的樓層。

(嗯……依到可以做起點……)

來到頂層,小明的腦筋便開始轉動。他拿出平板電腦,粗略地劃分不同樓層的概略。工廈多年前仍然是一個相當活躍的工作地點。每一層也曾有不同的輕工業商家駐紮。因此為了配合不同的生產線。每一層的間隔及設施也大幅度地修改。直到現在被荒廢等待政府重建回收後,便形成了一個大廈迷宮。其中有一層的走廊比一般工廠都狹窄,內裡佈滿了棄置的雜物與一些廢置了的大型機械。這些機械由一條殘破不堪的運輸帶連接。而在機械上用紅色油漆塗上了《廣生玩具》。看來這裡曾經是一個玩具製造工場。香港玩具業曾經行銷世界各地,出口量全球第一。但時移勢易,昔日光輝的香港玩具業也只剩下這些歷史的痕跡。小明四處察看,接著在平版電腦上做了一些標記。每到一層樓層他也會重覆這個動作。四處觀察然後記下標記。完成這個工作後天色已經昏暗。而小明眼中露出期待的眼神。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小明都一直往返工廈。他在這工廈之中埋安置了很多不同的東西。在這過程間更掌握了操控怪手的方法。怪手會因受刺激充血而膨脹。是以怪手的動靜脈變得異常狀大,小明猜想,自己突然變得相當冷靜也是因為心臟同時間強化了。身體要負擔這隻怪手而進行了調整以適應這種負荷。大量的血液流進手臂,心跳亦會變慢。而且會出現輕微貧血,大概是因為血液都偏向了手臂。小明想若還存在另一隻手臂的話便很可能會嚴重貧血了。當手臂變大後若沒有受到刺激。過了一段時間便會便回原本大小。小明自嘲這種反應就像是勃起。而充血後的怪手會擁有驚人的怪力,即使是在工廠中本該需要四個成年人才搬得動的廢棄機器,小明輕而易舉便舉起了。亦變得方便了工作。若小明需要操作一些精細的作業,便要等待手臂回復原狀。只剩單手的他反而有點吃力。但經過了一個星期也漸漸適應過來。小明在檢測後所有裝置後,疲倦的眼神中十分滿意自己的完成品。

(跟住就只要帶客人嚟就可以開始……)

放學後的時光,豪哥看見小明在他的不遠處。今天是小明康復後第一天復課。當小明發現豪哥後便急步走開,這引起了豪哥的凌虐心。

豪哥「喂,原來條廢柴返咗嚟﹗我地過去同佢玩玩。」

豪哥帶著童黨追了過去,小明回頭發現豪哥跟著他立刻加快腳步神色驚荒地跑開,但這其實是小明的演技。

(跟過嚟啦你班仆街﹗)

豪哥不防有詐,跟著小明走了一條長長的樓梯再穿過隧道來到了工廠區。

小明裝作氣來氣喘,讓豪哥等人覺得他是再也走不了才來到這棟荒廢的工廈中,他的內心嘲笑著他們的自負。但同時間對於接下來要做的事情有所猶豫。無論小明從前被欺負得多緊要,接下來做的事可是相當殘酷。想到接下來會發生的事小明不禁緊張起來。右手像回應他的心情開始充血脹大。小明立刻回復冷靜阻止右手發作,他心裡想或許應該再給他們多一次機會。

(最後一次機會……)

「豪哥……你可唔可以放過我?」

小明的懇求換來一記掌摑及陣陣嘲笑聲。

「同我死入去啦﹗廢柴﹗」

小明最後一絲的善意也失去了,他嘲角露出苦笑並嘲笑自己竟然還同情這班人,

(他們就係咁一直虐待你,仲令你無咗隻手嘅仇人……)

他的仁慈不該施與這些人身上。小明下定了決心後,豪哥一如所料將他帶到廢棄工廈之內。而小明最後的猶豫隨著那一記掌摑也蕩然無存。豪哥抓著小明跨過一些廢棄物看見一條往上的走火樓梯。他將小明帶到去一樓樓層。就在眾人踏進一樓後,一名童黨絆倒了一條電線。接著在遠處聽見一聲巨響嚇了眾人一跳。聽見這一下嚇人的響聲,小明內心歡呼了一下。

「豪哥,頭先入嚟個位畀啲垃圾封住左啊﹗」

「下?唔係呀﹗」

眾童黨丟下小明湧到入口處,果真發現一台廢棄機器倒塌下來完全封死了入口。他們不會想到這是小明設置的機關。這是利用槓桿原理將一條鐵線連接著乘托廢棄機器的板子上。只要有人經過踩到鐵線,平衡便會失去,機器亦隨之跌下來將內裡的人困住,而從外邊看去亦只會以為是棄置的東西跌下來。

「去第二度睇下有無路﹗」

童黨們四處找尋出口,然而他們不知道所有的出入口已被小明封死,唯一能走的就只剩下走火樓梯。

「豪哥,小明唔見左啊﹗」

「唔好理佢啦﹗搵左路先啦﹗」

鏗……鏗……鏗……

「豪哥……你聽唔聽到有啲聲?」在暗角處傳來金屬拖拉的聲音。豪哥的其中一名手下感覺不對勁便鼓起勇氣向豪哥詢問。

豪哥向手下噴了一句髒話然後道:「依到係廢墟嚟架﹗有野跌落地好出奇呀?唔係有野跌落嚟點會駛搵路走呀﹗」

然而聲音就像否定豪哥的解釋,仍然維持一定的節奏鏗……鏗……鏗……一下一下接近眾人。

「哇……怪……怪物呀﹗」

童黨所說的怪物正是小明。在陰影底下右手已經膨脹成怪手的小明份外嚇人。他怕被認出便脫光了自己的校服並戴上一個由網上訂製的駭人面具。他的怪手與他瘦弱的身軀形成強烈對比。進來前一直按耐已久的情緒終於可以釋放,血管像有生命一樣跳動著為暴漲的手臂充血。任誰第一眼看見這個「怪物」也會被震懾。小明一直以來都是受虐的那一方,這一刻他化身成一個捕獵者。他將一個豪哥的手下按倒在地,接著用拳頭像敲雞蛋般將那名手下的頭輕而易舉地敲碎了。這一名手下正是在工地中提議豪哥殺死他的那人。他一拳又一拳打在那個破碎的頭顱上,小明本來以為第一次殺人會是更大的衝擊。但原來殺人並不能激起他的情緒。看見別人眼中的恐懼,他便知道已經達到了震懾效果推動接下來的遊戲。但殺了這個仇人後內心有一種舒發了的感覺,他心裡想或許自己很適合做殺手也說不定。

「……game start」

為了加添對方的恐懼,小明在面具下裝了變聲器。在他發出遊戲開始的低嗚後。豪哥眾人嚇得跑上樓梯。這一切如都按著小明的意思去走。豪哥與童黨們打算跑到一樓躲避怪物。但不知什麼時候一樓的防火門被雜物堵塞了。他們一直向上跑發現所有樓層的防火門都被雜物堵塞。小明故意放慢腳步,用指甲𠝹出嘰……嘰……嘰的噪音。嚇得眾人一口氣跑上了最頂層。豪哥等人上到去後發現天台都被鎖上了,只剩下頂層可以進入。

在頂層廣闊的樓層中,小明擺放了很多雜物在此。在這之中會有一個由他打穿通往下層的道路。這就是小明親手打造的遊戲–工廈迷官。他參照了他最愛玩的陷阱遊戲。每一層都有由小明製造的陷阱。而小明會作為關卡中的怪物去襲擊他們。

這個工廈就是小明一直遊玩的陷阱遊戲實體版。他既是製作人又是遊戲中的玩家。

遊戲中的入侵者是會帶著武器前來闖關的,現實中的豪哥當然不會隨身帶著古代的冷兵器。小明便將從玩具工場中的廢棄玩具加裝鐵枝或鐵塊成為具攻擊性的武器並放在工廈的頂樓,迷官的第一層供豪哥等人整理裝備才進行遊戲。本來小明的怪手能輕易撕開鋼鐵。一眨眼的時間便可以將童黨全部殺死。但他討厭單純的武力,他追求的是陷阱美學。小明心裡很清楚設計這個共十二層的殺人迷官,本質是相當殘酷的行為。因為那只是單純為了取悅小明而存在。那比單純將他們殺掉的報復行為更為殘忍。然而豪哥親手取去小明的善良。小明已沒有任何良心的不安,只沉醉於自己精心設計的遊戲之中。

一個有趣的遊戲必須有特定的規則,試想如果玩電子遊戲的時候,其他的玩家開了外掛做出遊戲限制外的行動。這個遊戲便不好玩了。小明作為迷宮的設計者及守護者。遵守著自己定下的規矩。在迷官中找尋入侵者進行一場關乎生死的捉依人。迷官中有很多機關,這些機關都是參照遊戲來製造出來。而根據遊戲,魔王(小明)會在豪哥出發後的一段時間才會現身狩獵入侵者。

「豪哥,你睇下依到有張紙。」

迷官規則

1.限時內入侵者從頂層走回地面

2.時間到怪物會出來襲擊

3.成功闖關將獲得「生存」作為獎勵

4.地圖請參閱背面

「……係邊個變態搵啲咁嘅野玩呀……」

「豪哥……個隻殺左亞輝嘅怪物係咪就係新聞所講嘅越鳩者呀……」

「Fuck……」

這是豪哥唯一會的一個英文單字,此刻卻道盡了他的心境。

(仆街……我一定要走返出去﹗)豪哥心裡下了決定,為了逃出生天必要時將同伴當成盾牌也要走出去。

「我上網都睇過呀,見到討論區有人講啲越鳩者會食人……啲相好恐怖……估唔到會有人拎越鳩者咁做。」

「電話真係收唔到……」

「依到一定有人偷偷睇住我地,喂﹗你地唔好拖累我﹗」豪哥大喝眾人以壯大膽子,但其實他心裡也很害怕。這是理所當然,誰看到那種怪物會不害怕?他捉緊了手上武器催促眾人趕快離開。而小明在一間暗房中透過預先安置的攝錄機將眾人的反應盡收眼底。

(越鳩者會食人?但我對人肉真係一啲興趣都無,唔通係個體差異?)

身體出現變異後,小明已經得悉自己在不明的情況下成為了越鳩者。他於網上找尋了大量的資料。發現資料來原大多是來自一個需經特別方法才可進入的網站之中。網站會不時更新。小明聽見童黨說出越鳩者後,想起自己在網上查看的部份資料。

(越鳩者有唔同嘅等級,三級,二級,一級……我最有可能係屬於二級嘅越鳩者,之前未聽過越鳩食會食人,如果係咁會食人嘅好可能係失去智慧嘅三級……一級嘅越鳩者會係點呢?可以嘅話希望唔好見到,諗返起其實網上嘅資料都相當可疑……)

如無必要,小明會刻意避開未知的危險。小明他可算是膽小的那種人。就是因為他既沒有值得自誇的體能,也沒有遇上危險後逃跑的自信。所以做人一直相當謹慎。

細心。思考及計謀是弱者的生存方法也是聰明人的生存方式。即使小明現在得到了異常的怪力。但他的性格沒有因此改變。進行這場遊戲,他也有必勝的自信。他是遊戲的創作人,更是具有豐富經驗的玩家。就算讓豪哥以五對一,小明也有取勝的自信。他望向監視鏡頭,發現豪哥正有所行動。

豪哥將放在當眼處的「長劍」撿起防身,其餘的人根據自己的性格拿著合用的武器。他們深怕發出很大的聲響引來怪物。一行五人拿著武器小心翼翼地前進。出乎小明所料,五人的表現比他想像中的好。他們避過了一些踩線陷阱,遇到有懷疑的地方便用廢物拋過去或用防身武器觸碰。成功找到了向下一層的洞口。

「豪哥……咁樣慢慢行真係可以?規則上面話會有怪物……」

「你見唔到個隻怪物行得好慢嘅咩?我地有五個人﹗一人劈佢一野都收佢皮啦﹗」

其他人都知道豪哥在逞強。怪物殘酷地將同伴殺死的畫面烙印在他們各人的腦海。他們心照不宣在場沒有一個人能殺死那種怪物。那種怪物能否殺死還是一個問題。他們只想盡快離開這個地方。豪哥帶領另外四人順利地走到第三層,還嘲笑著設計者的陷阱輕而易舉就被他看穿。但當他們去到第四層的時候,其中一人忍受不了廢墟中的塵埃打了一個噴涕竟因此觸發了機關,從天花板上跌下了一個尖刺石板就這樣壓死他了。五人的小隊轉眼間便變成了四人。這是小明精心設置的陷阱。在第一至三層中將陷阱設置成易於可見的地上陷阱。讓豪哥他們習慣了留意地下而忽略上方。而來到這一層則變成佈滿尖刺的天花板。只要沒留意上方便必死無疑。

同伴被壓成肉醬慘死於前,其中一人不禁叫了出來。

豪哥一巴便打了過去示意他趕快閉嘴。

豪哥低聲道:「唔好嘈啊仆街﹗想引隻怪物過嚟呀?」

眾人被豪哥恐嚇後也立刻收起自己的不安。豪哥眼看同伴慘死於眼前握著武器的手也不禁震抖起來。吸了一口大氣讓自己鎮定下來。

(我絕對唔會就咁就死喺依到﹗)

豪哥安慰自己死剛才死的人既然不是他可見自己運氣很好,命夠硬。他強迫一個同伴走在他的身前負責人開路,自己則在隊伍的中間。然而這令豪哥等人的腳步比之前更慢了,本來只需著眼於地上陷阱,現在還要留意頭上。這種不知陷阱從何而來亦必須在十二層合共十多萬尺,危機四伏的環境下探索出口,加上還會不知什麼時候出來的怪物。正是小明設計迷官的可怕之處。

兩小時後,豪哥等人已經來到第六層,此時天色已經昏暗增加了探索的難度。他們借著手機微弱的燈光慢慢前進。在又死了一個同伴後他們亦更加小心,身體雖然在雜物中亂竄而出現不少割傷。但到此為止仍算順利。 他們去到一個較為舒服的位置稍作竭息,但突然間樓層的燈管亮起。豪哥發現原來他們身處在一些運輸帶之中,運輸帶突然開始運作。抬頭看過去,一把把的鐮刀在運輸帶上晃來晃去。他們慶幸自己剛才不是在運輸帶上前行,不然現在或許已經身首異處了。

鏗……鏗……鏗……鏗……鏗……

正當他們略感安心的時候,遠處卻傳來一陣拖拉物品的東西。在上一次聽到這些聲音的時候,立刻便有一個同伴死於眼前,那種死狀令他們深深感受到死亡的可怕。他們一同回頭就像為確認一下希望是自己聽錯聲音。或許那只是物件倒下的聲音。然而遠處看見的那隻怪手就像否定他們的希望。

小明要來抓他們了……

(捉依人開始啦……)

「走……走啊﹗」

豪哥等人看見小明後拔腿便跑。

但能跑嗎?

小明變成越鳩者後身體能力有所提升。那差不多是他做了三個月體能訓練的提升幅度。但要以現在的體能追上豪哥他們看來還是不可能的。他的體質本來便算瘦弱,即使體能提升了也只是一個正常學生的水平。

除了他的右手。

小明的怪手擁有四名成人還要大的筋力。但右手的筋力對於追逐而言是毫無作為。

豪哥的判斷是對的,小明跑得很慢。若眾人全力奔跑他是不可能追上他們。但這只是追逐而言。

電玩恐怖遊戲中,經常會有一些怪物追逐主角的解謎遊戲。它們一般都比主角走得慢。但總會有方法追上主角給與傷害。那到底是為什麼?

一,突如其來的攻擊。

怪物會根據系統的設定在主角毫無預兆下突襲主角防不勝防。

二,怪物的特殊能力

怪物會擁有特殊能力,例如強制將主角吸引過來或空間跳躍,無論那一種也是瞬間縮短與主角的距離而進行攻擊。

但小明並沒有這種方便的技巧,在他構想這個迷宮時便很清楚,單憑自己一個是很難追到童黨。時間一久反而對自己不利。

人的恐懼會隨時間減少。當減至一個程度豪哥便會開始思考反抗的可能。小明除了怪手以外,身體其他部分也與普通人無異。也就是說若一開始製造的恐懼效果減退。小明也許會面臨危機。

因此小明要做的是繼續加強對方的恐懼讓他們覺得自己是無法挑戰的存在。他有考慮過要不要製造一些暗門做出「突如其來的攻擊」但很快便放棄了。小明深怕因為太過接近而露出馬腳。為此他將身體盡量隱藏在陰影之內,只展露自己那駭人怪手。同時間一直製作那些駭人的聲音。小明相當成功地將豪哥他們的精神勒緊。

人在精神太過崩緊的時候會容易犯錯,而小明一直捕捉他們犯錯的一刻。

(去死﹗)

小明將手上的鐵棒擲出,鐵棒發出颯颯的破風聲飛向豪哥等人。然而小明的力道雖勁但準頭不足。鐵棒就像一支飛鏢一樣插在了水泥牆上發出巨響。嚇得豪哥等人立刻加快了逃跑的速度。這正是小明的目的。

隊形立刻便被打散,眾人嚇得四散開來,而在隊伍前方的那人卻被豪哥抓著並用刀要脅,他被迫成為擋箭牌。

「走呀﹗」

豪哥催促「盾牌」向前,並一直留意身後的小明是否會跑過來。若然真跑過來的話他打算立刻將同伴拋過去成為他的替死鬼以爭取時間。

吱吱吱吱吱﹗

「嗚……」

然而豪哥的算盤打不響。嚇得加快腳步的童黨一不留神在豪哥的眼前遭到運輸帶上的鐮刀一分為二﹗

童黨濃稠的鮮血潑曬在豪哥身上。其他同伴看見朋友突遭人體切割,內臟灑滿一地,血水將水泥的乾淍裂痕填滿。這種觸目驚心的視覺衝擊絕不是中學生能承受。他們拼了命大叫,然後不顧一切逃跑。

怪物、陷阱及迷宮將豪哥他們趕入絕路。這種心理戰術將人一步一步推入絕境才是小明追求的陷阱的美學。

在豪哥穿過鐮刀地獄時,已經只剩下三人。

人的精神是有極限的,同伴一而再再而三地死於他們的面前。豪哥他們也快要陷入失常。他們不理身後的小明。只是不停地往前跑。想不到他們卻因此在無意識下一口氣突破了五層的陷阱一直走到最底層。這倒是小明意想不到的事情。

「嗄……嗄……嗄……依到係幾樓?」

豪哥他們來到一個類似停車場的地方。三人已經根疲力竭,衣衫襤褸。全身都是𠝹傷的血痕。傷口更沾滿了泥巴。與一開始意氣風發的樣子差天共地。而在停車場的另一端有一個寫著EXIT出口的逃生門。門的前方卻有一個鐵閘阻擋著。此時候停車場的揚聲器突然響起。

「恭喜幾位成功闖關……」

揚聲器中響起怪異的機械人聲音。那是小明透過收聲器傳出來。他在暗角處觀看著三人的一舉一動。

「依個係最終關卡請各位用手上嘅武器互相撕殺直至最後一人。」

「……咩話?」

童黨傳來絕望的衰號,他們互望對方各自退開一步,眼睛看著他們各自手中拿著的武器。心裡傳來被殺的恐懼。

「十分鐘後怪物就會出現。」

小明沒有給他們喘息的空間,十分鐘後他們要面對他們一直相當害怕的越鳩者。

「嗚哇﹗」

豪哥怪叫一聲率先向他身旁的同伴攻擊。這對於豪哥是很合理的決定。是要合力對付一頭怪物還是將兩個根疲力竭的同伴殺死。他立刻便選擇了一個勝算較高的決定。豪哥·:「德仔﹗反正你老豆老母都唔鐘意你﹗你唔死都無用架啦﹗同我快啲去死﹗」

這正中小明下懷,在豪哥發動攻擊後同伴立刻反擊。人類精神狀態不穩時會很容易錯判斷。豪哥在一開始逞強地認為合眾人之力能打倒小明,這確實是有可能做到。即使只剩三人若然稍作休息,小心尋找出口或許仍然有一線生機。但在他選擇襲擊同伴後便是將自己往死裡送。

豪哥發了狂似的大喊,一直向同伴攻擊。而另一名同伴乘機向他砍過去。三人也流露出想將對方置於死地的眼神。

小明在旁冷笑,這就是他精心部署的陷阱,一個最適合他們的死法。他們每一天也誇耀自己的武力。利用自己身體上的優勢去欺壓別人。現在他們將死於他們的力量之下。小明期待著三人同歸於盡的畫面。

混戰中身形本來有優勢的豪哥漸了上風,但事關生死另外兩人也拼了命在撕殺。三人胡亂揮舞著各自的武器,豪哥砍中了其中一人的手臂,對方吃痛立刻大叫起來將武器掃向豪哥的腳上,豪哥避開了一人的攻擊。卻避不開另一人,武器劃過豪哥的背部劃出一條長長的血痕。

「仆街……陰我﹗」

豪哥舉劍刺去,但卻被躲開了。正當他想砍過去的時候卻突然發現他一直被二人圍攻。

「你兩個仆街夾埋隊我﹗」豪哥咆哮著但二人紋風不動。

「我……我都忍得你耐啦﹗成日搶我啲錢﹗」

「……豪哥,最多燒多柱香俾你,唔好怪啲細……」

豪哥滿腔怒火瞪著眼前二人。他大叫一聲髒話上前便拼命地砍一心將他們置諸死地﹗豪哥力大,拼了命的豪哥更是嚇人。二人面對發了瘋似的豪哥也不停砍向豪哥。三人的鮮血灑滿地。小明想不到幾個中學生能像野獸一樣在死鬥。武器壞了便用牙咬。隨手撿到雜物便碰過去。不像人的怪叫此起彼落。最後不到十分鐘。豪哥便將兩人殺死。二人的內臟瀉滿一地。

「嗄……嗄……嗄……我贏咗啦﹗開門啊﹗」

豪哥不愧為童黨首領單用蠻力放倒了二人。然而他也付出了慘痛的代價。他的右眼被鐵枝砍中已經失去視力,左眼一拐一拐地走向鐵閘。全身都是慘不忍睹的咬傷碰傷或刀傷。他不斷大喊開門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只剩下獨自一人的豪哥內心愈來愈慌。更因為失血過多而開始頭暈。再過一會他便會失血過多至死。就在這時候一個瘦弱的身影出現。他本以為是其中一個人未死掉。立刻緊握手上的武器,但待身影走近時卻發現原來是他一直看不起的小明,不知為何全身赤裸的突然出現。

「……點解你會喺到?」

小明拿著變聲器道:「恭喜成功闖關。」

豪哥張大了剩下的一隻眼睛:「係你﹗」

「鐘唔鐘意我俾你嘅遊戲?」

「嗄……嗄……我要殺左你﹗」

豪哥拿著鐵棒拐著腿向小明劈過去,但小明輕鬆接下了他的攻擊。

「殺我?」小明一手將豪哥推跌在地上。

「你憑咩殺我?」

豪哥大叫著眼睛中露出殺意,他舉起鐵棒亂揮但全都被小明輕輕避過。

「係你要死喇。」小明淡淡宣判豪哥的死刑。在他心裡看著豪哥落得這般田地,他有一種暢快的感覺。

豪哥一直怪叫要殺死小明,但小明全不為所動,他心裡想這就是那個在校威風的童黨老大?現在看來只覺得他是一個亂叫得有點煩人的小狗。小明亮出了那血管交錯的駭人手臂。

「最後畀你知道你做錯左咩事……」

豪哥看見小明的右手時嚇了一跳。但在他看見小明右手不斷變型為一隻可怕的怪手後。他的表情扭曲得十分厲害。那是人在看見相當駭人的事情時才會出現的樣子。

「救……救命啊﹗」

「game……over」

怪手摑下去,豪哥再也叫不出聲。他的屍體被分成數截,其中的部分更飛向了那兩名死去的同伴身旁。

「呼……」

此刻小明內心有一種湧出一種解脫的舒坦。將長久以來欺壓他的人一網打盡,同時間沉醉對於完美實現自己陷阱美學的喜悅,一次完美的狩獵。那是他玩電子遊戲無法比擬的快感。那是只屬他一人的私人領域。他很滿足,有一種久未有過的快樂湧上心頭。

「……唔會有人可以再恰我。」

小明望向豪哥的屍體,這就是他現在的力量。能夠做出這樣的事情,稍一不慎這樣的力量便會步上豪哥的後塵。

這一刻小明才真正意識到自己成為了一個越鳩者。一個被大眾恐懼的存在。他期盼能繼續安穩過活。但若不進行一些處理,麻煩一定會找上門。在他處理掉所有證據後,便將身上的血污洗掉並穿回校服。此刻的時間已經很晚了。心想媽媽一定很擔心他。電話有三十個未接的來電,於是便急步從工廠區走回家。

「搶野啊﹗有人搶野啊﹗」

回家的路上小明突然聽到呼叫聲。在街的另一邊他看見一個女生邊叫喊著邊追趕一個男人。二人從他的視線中掠過。小明猶豫了一會接著拿出手機

(犯罪嘅首要條件就係唔好俾人捉到,唔會有人懷疑我……我只係一個單手嘅廢柴)

「喂,我岩岩聽到有人嗌搶野……」

小明致電往警局之中。他從沒有想過正因為這一個電話導致了日後發生的事情。他在將來的日子也想不通自己當時為什麼會做出這個決定。或許是因為殺人產生的內疚導致他想做一點好事。或許他當時只是判斷不會牽連自己的身上。

回到家小明不院被媽媽訓斥。他梳洗過後打開電腦為著將來可能會發生的事做準備。

他打開電腦瀏灠網頁﹐網頁的名稱為《鳩叫》上面有不同的關於越鳩者的最新資訊。但大多是一些未被證實的獵奇文章。網站中有一個只供會員登入才看觀看的內容。小明做了海量的資料搜集後,發現《鳩叫》 正是網上有關越鳩者資料的源頭。他對會員專有的內容相當好奇一直也想查看。但唯有一點令他卻步的。就是成為會員不但需要實名登記,更需要指紋印證。那代表登入的那一刻便會遭到網站主人監控。這樣小明有相當的顧忌。

但現在他已經找到解決的方法。

小明從背包中拿出一隻人類的手指。那是從豪哥手上切下來的。他這樣做的原因就是為了登入網站。

之前提返登入唔到?

(IP要用WIFI蛋偽裝地址……然後將電腦GPRS設定為英國……成功﹗)

小明借用了豪哥的身份成功登記為鳩叫會員,他滿心期待觀看會員內容,竟出現了一個問卷調查。

多謝申請成為《鳩叫》會員,首次登入前請先填寫問卷。注意問卷答案將影響會員分級。

 

你是越鳩者嗎?(YES/NO)

 


你曾經有感到全身像電流經過的痛楚嗎?(YES/NO)

 


你曾有吃人的衝動嗎?(YES/NO) 

 


你是否曾受過精神虐待?(YES/NO) 

 


你有覺得跟常人不同嗎?(YES/NO) 

 


你害怕蜘蛛嗎?(YES/NO) 

 


你會有時候覺得自己是外星人嗎?(YES/NO) 

 

小明看見這個問卷後不禁低頭沉思。他將腦中的線索串連後發現……這是一個只有越鳩者才能進入的網站。

(原來係咁……依個網站一定有古怪﹗)

網站主人為了確認是否一名越鳩者,故意在網上散佈真假的訊息,其目的顯而易見是為了過濾掉所有進入「真正」網站的人。小明此刻明白到為什麼會傳出越鳩者會吃人的傳言。因為很容易就會認為怪物會吃人。而只有越鳩者才會知道不會吃人這個真相。

小明最初找到這個網站也是從海量的資料中才找出線索,在特定的搜尋引擎中輸入特定的關鍵字才找到網站。要去到那個特定搜尋引擎已經不易,一般人即使找到了也只會認為只是一個獵奇的情報網,加上對於成為會員的要求如此嚴苛。假若不是知情人士即使相當巧合地滿足前面的條件,來到最後便會出現這個只有越鳩者才能回答的問卷測驗。

小明咽了一下口水,答錯便會失去進入網站的機會,因為每一個登記成為會員的人都需指摸認證,換言之一般來說每一個人都只有一次機會進行身份確認。本來只是為了提高生存率而進行有需要的資料搜集,想不到中了一個大獎。這個特地用了多重偽裝的網站內裡一定蘊含玄機。

小明回答了將近五十條的問卷題目。其中有接近一半的題目是只有越鳩者才能正確回答。按確認以後系統彈出了一個等級

「二級越鳩者」

小明被系統判定為二級越級者,換言之即使是成為越鳩者後,仍然有部分答案只有一級越鳩者才會知道。但無論如何小明已經成功進入網站。

「好……到底會有咩發現呢?」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