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上人類之名

第5章 - 任務進行中

        出了村口,蕭巡往激流鎮北方趕路。

        王座世界的時間流逝速度是現實的兩倍,經過一輪任務的奔波,此時已是黃昏時分,鹹蛋黃似的太陽半邊嵌入山陵間,林地裡疏落的生長著松柏之類的常綠樹木,金色的霞光透過層層密密的葉隙,一點點的篩落在蕭巡的肌膚上。

        激流鎮位於廣大的迷霧之森邊緣,北方的林地在日間十分和平,刷新的都是石皮野豬、灰角野鹿等相對溫馴的怪物,還有一些殺了也不給經驗的小動物,諸如兔子、土撥鼠……可一到了夜晚,便變得危機四伏,夜行性的【飢餓的狼】會在叢林間結群活動,主動攻擊接近的玩家,因此,蕭巡必須在入夜前穿過這片森林。

        途中偶爾會碰到組隊刷怪的玩家,他們看到孤身一人的蕭巡,都投來好奇的眼光。後者面色淡然的越過他們,前世在林地的第一夜,毫無防備的玩家們遭到狼群襲擊,折損了許多人,重生點出現了空前的盛況,他們也首次意識到這個世界的惡意,當然蕭巡可不會這麼好心提醒他們,這於他而言沒甚麼利處。

        走了大約20分鐘,蕭巡來到一個陡峭的山壁前,這裡似乎是死路了,但他卻足不停步,繞著山壁往西北方而行,轉了一圈後,終於看見一個藏在林蔭間不起眼的入口。蕭巡踩著崎嶇的石徑繼續往上走去,經過彎彎曲曲的「之」字形路線,他來到了一個光禿禿的高地,前面有個山洞,盡頭似乎透著亮光。

        進入山洞,順著隧道一直往前走,未幾,前方豁然開朗,一片絢爛的粉色映入眼簾,微風一吹,點點櫻花瓣便飄舞在空中,再前方是清澈見底的湖水,如鏡般映照出參天的櫻木,卻是一個與世隔絕的櫻花林。

        前世蕭巡還未親身來過這個褔地,心神一時間也被周圍的美景攝住了,但他隨即搖了搖頭,這樣的風景是遊戲商刻意構建出來的,為的便是促進所謂的「虛擬觀光業」,在各遊戲中便有一些休閒玩家專門流連在這些地方,他可是有正事做的,不能把時間耽擱在這裡。

        游目四顧,找尋漁夫塞瑞斯的蹤影,按攻略指引,他會在流金湖西岸的各個釣魚點間徘徊。蕭巡沿著湖岸搜索,不一會在一處突入湖中的岬角發現一個依稀的黑點,當下便朝岬角的方向步去。

        靠近黑點後,見是一個鬍子花白的老者,此時他正站在岩石上,緊握一根老舊的魚竿,目不轉睛的盯著水面的浮標。突然,浮標動了一下,老者眼中精光一閃,手疾如閃電的一甩,銀白色的鱗光在半空劃過,一條肥美的鯉魚已經掛在魚線的尾端,拚命的掙扎著。

        「呵,又一條。」老者悠然一笑,把鯉魚丟進旁邊的桶裡。他在懷裡翻了翻,眉頭深深皺起,喃喃道:「糟糕,魚餌用完了。」

        「我想你需要這個,老先生。」蕭巡見狀開口,從背包裡取出那包小蝦,舉起來晃了晃。

        老者轉頭望來,喜色一閃即逝,道:「年輕人,是提爾小姐差你來的嗎?來的還真是時候。」

        蕭巡點點頭,把魚餌遞給老者,看似漫不經意的問道:「是的,對了,我看老先生的手法純熟,應該在釣道上浸淫已久了吧。」

        老者收起釣竿,捋了捋鬍子,一副緬懷的樣子:「是的,拋竿、收竿,自從我辭去卡杜薩斯財務官一職後,已經持續這樣的單調動作二十年了。」

        沒錯,這位老者,【流浪漁夫塞瑞斯】的來頭大得嚇人,卡杜薩斯的財務官可是僅次於執政官的職位,已經是行政領域的最頂端了,畢竟亞爾夫海姆商盟是由各大商業組織主導的。前世在開服後的兩年,這位NPC的故事才逐漸被玩家們發掘出來。

        「我對釣道也有些一己之見,不知該不該講。」蕭巡順水推舟的接下話茬。

        「喔?是嗎?盡管說,我們可以交流一下。」塞瑞斯感興趣的說道。

        「就像冥想般,釣魚是一種心靈的修養,等待魚兒上鉤是一個不斷升起期望、鬆弛、再升起期望的過程,而其終極目標就是把心境鍛煉得波瀾不驚,如同植物一樣的境界。」蕭巡在心裡疏理一下,搬出了早已準備好的說辭。

        「你說的不錯,但釣魚終究只是歸隱山林的娛樂興趣,在實際生活裡毫無用處,不是嗎?」塞瑞斯玩味的笑著。

        「不,若能抱持這種心境,不僅在戰鬥中能免除許多因沖動、浮躁犯下的錯誤,在學習魔法時提升個人的悟性,也能在製作物品時減少粗心引致的失敗,甚至能靈機一觸,創造出專屬於自己的配方、圖紙。」蕭巡回以微笑,禮貌的駁斥道。

        這並不是精神論之流的誇大之辭,而是前世宗師級的生產玩家根據提升專業技能時若有若無的感應總結出的經驗,據說覺醒了這種稱為「匠心」的意志的玩家都會獲得確實的附加屬性,比如製作時的專注值和影響武器熟練度的悟性等,用來唬弄塞瑞斯還是妥妥的。

        「哦~~」塞瑞斯撫著下巴,若有所思:「有意思,年輕人你很有意思。」

        蕭巡接著說道:「其實我對釣魚這項技能仰慕已久了,不知前輩能不能點撥一下我呢?」

        「當然可以,我很欣賞你這種有見地的年輕人,來,讓我手把手教你。」塞瑞斯露出和藹的笑容,說道。

        「叮」,你完成了普通任務【初來乍到】,獲得740經驗值、2銀金錢獎勵,卡杜薩斯聲望+500,觸發隱藏條件【塞瑞斯的賞識】,習得【初級釣魚】,獲得道具【塞瑞斯的強化釣竿】。

        完成前六環的任務後,蕭巡的經驗本已到達2級的62%,此時一交付任務,經驗條瞬間漲滿,升到了3級的5%,不過他是生產職業,本就不在乎只影響戰鬥力的等級高低,他更在意的是塞瑞斯送給他的魚竿。

        【塞瑞斯的強化釣竿】(黑鐵):雙手,魚竿,22-30傷害,速度2.5(+10.4傷害/每秒),裝備:釣魚技能提高20級。

     前世蕭巡接受安樂死療程前,專業技能一共開放了450級,分別是初級(0-75)、中級(75-150)、高級(150-225)、專家(225-300)、大師(300-375)、宗師(375-450),提高技能20級,已經是個可觀的數值了。

        「很好,以後你技能遇到瓶頸,還可以來這裡找我,我一直在。」塞瑞斯說完,又把蕭巡帶來的魚餌掛到鉤子上,再一次甩竿。

        蕭巡滿心歡喜,塞瑞斯是大師級的釣手,這樣子未來便能順利高升了。

        習得釣魚是賺錢計劃的第一步,為了積累更多籌碼,蕭巡接下來還要繼續做任。

        跟塞瑞斯道別後,啟動爐石,傳送回激流鎮的旅館。蕭巡的身影在大廳出現時,周圍彌漫著凝重的空氣,提爾、廚師湯瑪斯,甚至還有寄住在樓上的神祕黑袍人,這些NPC全部圍在壁爐前的一張圓桌旁。

        蕭巡自然知道這個固定劇情,在第一個玩家完成【初來乍到】全部七環後就會觸發,「一臉關切」的走近前,只見一個男人氣若柔絲的躺在桌上。他身上銀光閃閃的輕甲外,套著一件繡著一個外黃裡黑十字紋樣的白袍,白袍上滲滿一大片暗紅色的鮮血,隨著男人呼吸間的胸膛起伏,還有往周邊擴散的跡象。

        「怎麼了?這個男人受傷了嗎?」蕭巡明知故問。

        「衛兵在鎮郊撿到他時,就已經是這個半死不活的樣子了,我們想問清楚緣由,但他甚麼都不肯說。」廚師湯瑪斯說:「他是光明聖殿的人,應該是在執行甚麼秘密任務吧?」

        「怎麼辦?他傷得很重,再不處理就糟糕了。」提爾擔憂的皺著美眉,轉向蕭巡:「熱心的冒險者,能麻煩你到小教堂那裡找潔莉塔牧師嗎?」

        「當然可以,去去就回。」蕭巡說完便拔腿往旅館外奔去。

        夜幕低垂,新月高掛在黑天上,廣場依舊人頭湧湧,但此時卻籠罩著一片愁雲慘霧,不少男性同胞光著上身,卻是在第一波狼群的來襲裡,連創建角色時附送的新手布衣都爆掉了。新手套裝雖然總共只有那可憐的36點護甲加成,但在白板裝備為稀罕品的開服初期,缺少了其中一件都對沖級有莫大的影響,現在普遍升到2、3級的前線玩家們,應該對武器、防具有著巨大的需求。

        也許可以在這裡做點文章……蕭巡暗暗想道。

        邁進小教堂的門戶,此刻【女牧師潔莉塔】正立於祭壇前,聽著一個男鎮民的告解,見到蕭巡一臉急色的衝進來,詫異的問道:「孩子,有甚麼事嗎?」

        「呼,有位先生受了重傷,就在旅館那邊。」蕭巡喘了口氣,連珠炮的說道。

        潔莉塔的面色變得十分嚴肅:「是嗎?我這就趕過去!」

        她低聲跟男鎮民說了幾包話,便背起擺在長椅上的醫療包,急步走出教堂。

        潔莉塔施行急救需要花費一些時間,蕭巡正好趁這個檔口造訪一下附近一個NPC。他穿進教堂的後殿,在那裡有一個梯口,往外冒著陰涼的氣息。

        蕭巡拾階而下,來到一個昏暗的地下墓穴,這裡唯一的光源就是牆壁架子上的點點燭火,牆壁的凸槽裡安放著一個個棺柩,裡面應該是激流鎮居民的遺體。與教堂上面頗為寒酸的面積不同,空間一直延綿到地下深處,這也側面體現出這個鎮子的悠久歷史。細看之下,可見地板上爬著一些蜘蛛,數量不少,令密集空懼症患者感到不適。總之,是個讓人不想多待的所在。

        或許一般玩家看到這裡空蕩蕩、一個NPC都沒有,會以為是個裝飾性的場景,隨即就會離開,但蕭巡卻抬腳向地下廊道裡走去。曲曲折折的走了一段路,在一個狹小的暗室裡瞥見一個蓬鬆著頭髮、衣衫凌亂的老女人,她在一個石台旁拿著針線,小心翼翼的縫合著台上斷了一條胳膊的屍體。

        【縫合師琳恩】,她是在這裡工作的禮儀師,算是一個不認真找就會忽略掉的隱藏NPC。

        「琳恩小姐,晚上好。」蕭巡文質彬彬的問候道。

        「甚麼事?」琳恩頭也不抬的道。

        「我想向你購入一些商品。」蕭巡直截了當的說。

        琳恩倒是沒甚麼特別反應,拋出了一個框框。商品欄裡包括粗線、細線、漂白液,這些都是裁縫這項專業技能的材料,右下角還有一種有著凹凸紋理的布料。

        蕭巡眼前一亮,這是【亞麻布】,製作低階布甲所需的主材料,本來是打人形生物就能掉落的,但對激流鎮出生的玩家來說,大概要等到6級以後,到流金湖的風險投資營地才有機會獲得,而這裡每小時便限量販賣10塊!

        蕭巡毫不猶疑就把這個小時刷新的10塊亞麻布買下了,另外還一口氣購入了粗線、細線、漂白液各一組,也就是堆疊滿一格的20個單位。在訊息不流通的開服初期,把這些材料放上交易所,或者到第1分流擺攤都能哄抬出一個可觀的價位。一番血拚過後,做任務得來的8銀35銅只剩下幾個銅板,但他卻露出了滿足的笑容。

        琳恩店裡的亞麻布存貨每隔1小時就會刷新,但蕭巡可沒時間蹲在這裡等,或許應該找個信得過的人負責收攏這種材料。

        這樣考慮著的他,沿著來時的路走出墓室,潔莉塔還沒返回,她是小鎮裡唯一的牧師訓練師,此時六、七個剛存夠錢學技能的牧師玩家正在小教堂裡徘徊,徒勞的尋找著潔莉塔的蹤影。

        也許心情不錯,蕭巡好心的提點了一句:「潔莉塔去了旅館那邊替一個受傷的NPC救治,但你們這時過去她也不會有空教授技能,過會兒再回來吧。」

        幾人半信半疑的稱謝,但還有兩個選擇留在這裡等。蕭巡搖搖頭,走出了教堂。

        回到旅館時,潔莉塔的治療剛進行到一個關鍵點,她的雙手懸於男人的胸口上,散溢著柔和的聖光,而男人的創口增生出肉芽,正在一點點的愈合。十來個玩家聚在圓桌周圍,交頭接耳的議論著。

        「那個NPC之前不在這裡的,甚麼情況?」「難道是傳說中的固定劇情?哇塞,我還是頭一次見!」「細心一看,那個牧師治療時,頭上的魔力條會緩緩下降,難道NPC施放技能也會扣藍?」

        這在NPC的認知中是不可思議的景象,然而在玩家眼裡也只是普通的【恢復】技能而已。

        未幾,男人睜開了眼睛,迷茫的瞧瞧四周,喃喃道:「我這是……傷好了?」

        接著男人掙扎著要起身,提爾趕忙按住他,道:「你身子還虛弱,不要亂動。」

        男人終究還是坐起來了,這時他肚子傳來咕嚕嚕的怪響:「嗯……我餓了,站在那邊的各位勇士們,可以幫我準備一些食物嗎?」

        人群中一個玩家呆呆的問:「你要吃甚麼?」

        男人露齒而笑,說道:「我最喜歡吃蘋果派了。」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