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上人類之名

第3章 - VR頭盔入手

        「…『迴圈』是程式語言的疊代陳述,可以反覆執行指定的程式碼。在運用的時候,也能像鳥巢般,一層包覆一層,構築出縱橫雙軸的結構。需要注意的是,迴圈中要設置一個變量計數器,檢查變量是否大於終值,再跳出迴圈,否則就會產生無窮迴圈,導致電腦當機……」

        編程科的老師像複讀機般照著本子授課,課室裡的空氣沉悶得似要凝固。蕭巡扭頭望窗,神馳物外。作為一個重生者,高一的課程他早就倒背如流,其中編程還是必修課,當年考試前他可是一天到晚熬在筆電前埋頭演算的。

        「如果說人類能夠駭入物聯網,竄改終值,強行令系統過載當機,打敗人工智能的話,我還有點興趣聽……」蕭巡托著腦袋,嘴裡喃喃說道。

        這時,一艘熱氣船從層積雲間飄浮而過,船體腹側上巨大的超薄屏幕播報著今天的天氣預測和時事消息。這艘飛船並不需要燃料,乃是以太陽能產生動力的,有時也會插播商業性的廣告。蕭巡留意到上面顯示的日期:9月5日。

        沒錯,在充滿既視感的日常中,時間已經來到週五,明天就是《王座Online》正式開服的日子。在這四天裡,蕭巡想了很多,首要解決的便是自己的體質問題,補天手術要盡快排上日程,那需要以千萬為單位的聯邦幣,而父母留給自己的只有那寥寥一百萬左右。

        那麼,要如何賺錢呢?既然是重生者,自然要發揮預知未來的能力,然而在前世求學時期,他從不過多關注那些股票、期貨的波幅,基本上是個經濟百痴。他是喜歡錢,但這種性格是在他開始療程家計變得拮据後才慢慢養成的,後來高二寒假前就因病休學了,不久便參加了完全潛行計劃,在遊戲裡半封閉的環境下更是與現實的金融資訊隔絕。

        也就是說,剩下的路還是只有重投《王座》,慶幸的是,記得今年年末盛世國際就會開通遊戲幣與聯邦幣的自由兌換。這樣的話,只要在那之前籌到一筆啟動資金,就可以憑藉對遊戲裡各種虛寶、副本、任務的理解操弄虛擬市場,要賺夠千萬還是有希望的。

        他遊戲天賦一般,反射神經、意識、計算力、第六感等各種指標都達不到前線玩家的標淮,所以前世最終選擇了生產職業。而生產職業中最具優勢的要數藍色系的【商人】,在1級就能自動覺醒額外兩個商業技能欄位,算是非課金玩家的神職。

        不出意料的話,我今世還是會當個商人吧……

        編程課是今天的倒數第二堂,之後便是自習。正當蕭巡在腦海裡回憶著遊戲各種隱藏商店、唯一任務時,後座的于漸拍了拍他的肩膀:「喂,小巡,明天《王座》開服,我家裡的VR頭盔已經是五年前的舊機種了,各種配置都跟不上,放學後要不要一起到電子街逛逛?你好像還沒有頭盔吧?」

        才幾天功夫,蕭巡就跟這個自來熟的便宜鄰桌打成一片了,當然他不否認自己的偽娘臉有一定功勞。

        「你怎麼好像默認我一定會玩似的?」蕭巡睜著半月眼,一臉無語,這傢伙一到午休就喋喋不休的向自己瘋狂安利《王座》,如果不是蕭巡本就有進入遊戲的心思,早就被他煩死了。

        「那個…交往了幾天,我感覺跟你挺對話題的……」于漸撓撓頭,直爽的說道:「所以就想,和你一起在遊戲裡闖蕩一定會很有趣,雖然只是我一廂情願罷了。」

        「服了你,老實說吧,就算我創設角色,也只會選生產職業,畢竟我對個人的技術還是有自知之明的,很大機會陪不了你到前線攻略。」

        「這樣啊。」于漸垂著肩,露出失望的表情。

        「不過,盛世那邊已經有第一手的遊戲資訊流出了,交流一下理論、概念甚麼的還是可以的。」蕭巡無奈地笑笑,似乎有點安慰他的意思。

        于漸聞言眼中精光一閃,又恢復了平時的神氣:「說起單刷,在野外的生存優勢和遭遇敵陣營時的PK能力極為重要,傳統的盜賊職業便完全滿足這兩項條件,搭配紅色系的主動技能【熱血沸騰】和魔裔這個種族的【魔性沖動】,輸出瞬間爆炸,簡直是神擋殺神、佛擋殺佛有沒有!」

        「這麼說,你是鐵了心要進德拉貢帝國的陣營了,我打算進亞爾夫海姆商盟,看來我們是天各一方的命啊!」蕭巡打趣道。

        「沒關係,開放主城點對點傳送後,我會來找你的。」于漸對這點倒是滿不在乎。

        「好,我等你喔,有空帶我練級,帶我飛。」

        「嗯……對了,這道數學題我不太懂,能教教我嗎?」于漸還想繼續聊,隨即想到甚麼,推了推自己面前攤開的習題簿,上頭如鬼畫符般寫畫著一些殘缺不全的算式。

        「明明是學渣,又不認真聽講,呵呵。」蕭巡鄙夷的嘲笑道:「沒辦法,我就抽空點撥下你吧。」

        接下來的時光就在教與學中渡過,直到放學鈴聲響起,監課的老師依依不捨的登出正在玩的塔防遊戲,收起筆電向蕭巡使了個眼神,後者不太習慣的喊了聲起立,帶著同學敬禮過後,老師便如臨大赦的急步向教室外離去。

        「那麼,我們趕緊走吧,不然要錯過最熱鬧的黃金時段了。」于漸背起掛在椅子上的書包,說道。

        兩人步出校園,沿著植滿行道樹的下坡路往人民大道的方向走,越接近主幹道,頭頂縱橫交錯的高架橋越是密集,幾乎把夕陽的餘暉都遮擋住。

        聯邦治下的世界歌舞昇平,隨著生活條件、醫療水平和延齡技術的革新,人口基數呈指數增長,在「湧現事件」爆發前夕,更是迎來了一波嬰兒潮,蕭巡便是在那個世代出生的。為了應對居高不下的人口密度,市區的建設全部向高空發展,現在的公寓大廈低於100層都不好意思出來見人,而且磁浮汽車普及化後,運輸局也架設了四通八達的磁場軌道,這也造成了高架道路糾纏的景象。

        兩人來到列車站,乘坐高速升降機來到空中月台,接著穿過放學時段的人潮,擠進單軌磁浮列車的車廂,搭過三個站後下車,便抵達電子街所在的街區。

        一出車站,蕭巡就被喧囂的人聲淹沒。這裡是以大量電器賣場、次文化相關商店聚集而聞名的電子一條街,到處都是銷售家電、硬件軟件與動漫周邊的專賣店,被御宅族們譽為「聖地」。

        作為最基本的街景,四面林立的商店大樓,安裝著幀數超越人眼極限分辨率的全彩HD影視屏,似乎是應用了源自智能手機的視網膜(Retina)顯示技術,甚至讓人感到有種「像素太高看不到真浪費」的落差感。這些大屏幕,紛紛繁繁播放著人氣動漫角色的活躍映像,虛擬歌姬的演唱聲響徹整個街道,也有一些cosplay美少女站在店前做著宣傳,充斥著濃濃的二次元氣息。

        街上的行人以結伴的學生黨和下班的白領為主,兩人漫無目的地在街上逛了起來,發現前面一間百貨公司門前圍著好大一群人,都把道路堵住了。

        「時間還早,過去湊湊熱鬧。」蕭巡的八卦癮又發作了,推開外面的閒人,慢慢往人堆中心挪去。

        只見一個西裝革履的推銷員一隻手搭在一個金髮雙馬尾的少女肩上,正在口沫橫飛的介紹著:「過膩了單身生活?渴望穿越進二次元的世界?繪梨衣二號滿足你所有需求,不僅家務萬能,具備所有家居機械人的優點,還搭載了情感轉譯系統,善解人意。悶了可以陪你聊天解煩,冷了也可以暖床嘿嘿嘿喔……」

        那個「少女」一身黑白色調,帶有浮誇蝴蝶結的女僕裝,似乎是完全仿照某位大受歡迎的傲嬌女僕角色製造出來的。此時她雙手叉腰,一副看低等生物的眼神,說道:「哼,我才不會認可你們是主人的,死也不要進你們的家門!」

        圍觀的死肥宅發出一陣狼嚎聲,這時一個又矮又挫的傢伙越眾而出,猥瑣的搓著手問:「可是,要怎樣才能把繪梨衣醬抱回家呢?」

        「呵呵,原價30萬,現在只要188888,童叟無欺,保用3年,玩壞了可以回來維修喔!」推銷員一臉奸商相。

        「在這個智械也講人權的年頭,也取締不了這種墮落的功能定位呢?」蕭巡興味索然,不屑的說道:「說得難聽點,就是高級的充氣娃娃吧。」

        「我倒是對不上二次元的電波。」于漸微微搖頭,訥訥的道:「空餘時間基本都花在練級上了。」

        「走,幹正事去。」蕭巡說完便往回走。

        五分鐘後,兩人來到一家專賣VR衍生產品的商場,自動門一開,涼沁沁的冷氣撲面而來,把外面因屏風建築的熱島效應而產生的暑氣隔絕開來。

        商場內門庭若市,琳琅滿目的電子配件整齊羅列在玻璃櫥窗內,對商品感興趣的客人倚在櫃台邊與銷售員交流著。不遠處的牆壁上安裝了一幅巨大的《王座Online》電子海報,此時播放著盜賊職業的宣傳影片,穿著黑色緊身皮甲、手執雙匕的封測人員自陰影中閃現,直取殘陽屍山上讀條禁咒的魔導師,畫面定格在利刃揮出的一刻。

        用作開發遊戲的超級電腦具有近乎無死角的偵錯與自動修正程式,但為了測試職業間的平衡性和排除由於地形、技能、各種元素引致的彈性Bug,研發方多會聘請關係者進行封閉性測試。而因為現時全息遊戲往往牽涉到巨大的利益,聯邦訂定了針對封測者的相關法例,比如終身不得註冊該遊戲的帳戶,不得泄露封測數據等。

        遊戲頭盔的部門設於二樓,蕭巡二人循扶手電梯上到第二層,一個御姐店員主動迎上來,一臉商業笑容:「歡迎光臨本店,請問兩位有甚麼需要嗎?」

        蕭巡瞧了瞧她身後,陳列架上擺著品牌繁多、款式各異的頭盔,便應道:「我們想買兩具VR頭盔,有甚麼推介嗎?」

        「兩位算來對地方了,我們這裡的款式很齊全,不過近年遊戲倉技術日趨成熟,可是能帶來比頭盔更優越的體驗的,兩位不稍移玉步,到隔壁看看嗎?」店員運起唇舌落力推銷。

        「嗯……可我們還是學生,經濟情況不太許可,而且家裡也沒多餘地方,還是揀頭盔吧。」于漸委婉的回絕道。

        「好吧,這邊請。」

        VR頭盔和遊戲倉的最大差別,在於後者附帶維生裝置,支援長期的完全潛入,此外還有假想世界裡場景的細緻度,感官的隔絕程度和再現度,比方說,戴上頭盔進入遊戲後,現實裡受到幅度稍大的震動、接觸就會清醒過來,但躺在遊戲倉裡完全可以沒日沒夜的沉溺遊戲,外界火災地震都可以雷打不動。

        蕭巡前世參加醫院的完全潛入計劃,使用的便是稍次一級的遊戲倉,但就目前而言,他還不打算放棄學業,畢竟上輩子在旭陽高中和同學打鬧嬉戲的瑣碎事,他在不間斷的虛擬生活裡不時會咀嚼回味,對一個曾經失去日常的人來說,現在的時光可是得來不易的。

        瀏覽了一遍貨品清單後,他看中了一款名為Pegana-X3的頭盔,據說在前世的玩家群中得到了不俗的反響,價格實惠,性能穩定,保用五年,也鮮少出現諸如機體過熱、無故彈出之類的故障。他跟于漸說了聲,也推薦他買這個機種,後者本就沒有預設選項,考慮一下後便刷卡付清了款項。

        各自提著一個裝了頭盔的塑膠袋,離開商場,兩人踏上了回家的道路。來到車站的月台,于漸指了指屏幕裡顯示的列車路線圖,說道:「我回家還要再搭四個站,就在這分開吧。」

        「好,登入後密我一下,遊戲名會是【幽雨巡】。」蕭巡想了想,他決定還是用前世的ID注冊。

        「我在其他遊戲一向用【極晝歌行】這個ID,你在私頻看到就知道是我了。」于漸揮手道別,說道:「週一見。」

        「嗯,下星期見。」

        目送于漸往對面的軌道走去,消失在來往不絕的人流中,蕭巡也轉過身,走進了敞開的車門。

        回到空無一人的公寓,似乎感應到主人的回歸,客廳的燈漸次亮起,蕭巡除下鞋子,把書包扔到沙發上,向房間走去。

        拆開Pegana-X3的包裝盒和一層層的膠袋,把簇新的頭盔戴上,連接上家用電腦的無線網絡。現在的家電都應用了遙距能量傳輸技術,不用接上供電端,而由於是非輻射類,並不會對人體造成不良影響。

        蕭巡校服也不脫,便躺到床上,擺出個舒服的姿勢,然後用腦電波發出指令,進入了潛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