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上人類之名

第11章 - 緩跑徑上的少女

        【砸場專家】(普通):在滾石賭場搗亂,使其關閉一天。效果:你對地形造成的破壞持續額外100%時間。

        當蕭巡頭頂這麼個稱號出現在激流鎮時,瞬間成為所有人的焦點,這裡的新手們從未認識「稱號」這個概念,只是覺得在玩家ID前多出這麼個前綴,特別的酷炫。

        把4系專業技能升到50級後,蕭巡又有了一個新目標——角色等級練到20,他是鐵了心要轉職賭徒了,但他作為一個毫無戰鬥力的生產職業,在一般尋求組隊中肯定是沒人要的,最快的辦法就是招打金團之類的二線團隊帶練。

        他仍是兩手空空,因為賭場暫時關閉,之前被扣起的新手匕首已經拿不回來了,過陣子或許要物色一件【黑鐵】品質以上的遠程主武,這樣在被帶時也不用閒著沒事做。

        前線的攻略組已經打到流金湖的風險投資營地了,所以他決定重返激流鎮,但此時現實已近5時,他還要準備晚點上學,也許練級一事要留待晚上了。

        哼著輕鬆的小調走向鐵匠鋪,蕭巡打算先交付一下佛格斯的循環任務,他身上囤積了百多組灰鹿角,但隨著玩家群體逐步向北部林地的高等級地圖進軍,收貨的速度越來越慢了。

        一直冷冷清清的店中,正有一名哥布林玩家在與佛格斯交談,對方一見到蕭巡進門,警惕的盯了他一眼,把甚麼東西推給佛格斯後,便擦著蕭巡身側走出鐵匠鋪。

        蕭巡有點奇怪,但還是把所有灰鹿角遞交給佛格斯,再次獲得36銀的獎勵,身上的流動資金突破了10金。《王座》裡的貨幣系統是以銅幣為基礎的,100銅幣等於1銀幣,100銀幣等於1金幣,預計開放虛擬貨幣兌換初期,聯邦幣兌金幣的比率會是100:1。順帶一提,一個普通家庭一個月的平均開支是5000聯邦幣。這樣換算的話,要賺夠補天手術所需的1000萬聯邦幣,至少要10萬金幣。

        切換到第1分流,來到廣場噴水池平時擺攤的地方,展開【露天商店】,如常把灰鹿角的收購價標為5銅1組,耐心的等了一會,卻見灰鹿角的欄位沒有增加的跡象。

        這有點反常啊……蕭巡搔了搔頭,百無聊賴的環視起四周,卻見不遠處的泥地上聚了好大一群人,收起攤檔,好奇的擠上前。

        擺攤的是剛才在鐵匠鋪碰到的那個哥布林,蕭巡展開他的商品欄,收購灰鹿角,1根1銅,也就是20銅1組。

        哼,怪不得沒人來幫襯我,他標出的竟然是我的4倍價錢。

        這肯定不是用來練鍛造的,想到之前遭遇的地點,頓時猜到他應該也接取了收集灰鹿角的任務,看來以後不能獨佔這條利益鏈了,不過想想也是,吃光了肉總得留點湯給人喝,要是想著這個秘密能永遠專屬他一個人,未必也太小看其他玩家了。

        捏了捏太陽穴,返回噴水池旁,同樣把收購價標為20銅1組,然後把攤檔招牌改成「收購灰鹿角,另招募職業帶升團隊,價格好商量,意者密。」

        想想暫時也沒其他事可做了,便切換成掛機模式,下線。

        睜開眼睛時,天色才蒙蒙亮,窗外傳來早鳥悅耳的鳴叫聲,蕭巡本可睡個回籠覺的,但卻睡意不大,於是脫下頭盔,往浴室踱去。

        梳洗過後,蕭巡快速的脫下身上的睡衣,扔到污衣籃去,然後跨進浴缸,扭開水龍頭就開始淋浴。

        溫水如流星雨般從蓮蓬頭落下,他冒著水花昂起頭頸,一邊把沐浴露塗滿全身,漸漸地雪白的肌膚上就覆上了一層泡沫,他細致的刷洗著身上每一個角落。不到十分鐘,就關了水喉,從蒸騰的水氣中出來。一時間,他無瑕的軀體一覽無遺,水珠順著他光潔的臉頰流下,在鎖骨的地方打了個旋,不甘心的滑落,展露出一種穿透靈魂的窒息美。

        穿上掛在門的鉤子上的校服,蕭巡感覺腹中空虛,於是到廚房取了兩碗早已洗淨、在夜裡浸好的米,瀝乾水後,燒滾了一大鍋水,加蓋後煮起粥來。同時從雪櫃裡拿出切成薄片的豬肉,混和醃料醃了起來。

        在等待的時間,蕭巡出到客廳,久違的打開壁前的立體投影電視,調到新聞資訊頻道。3D的畫面中是化著淡妝的靚麗女主播,她面色淡然的讀著稿,畫面的右上角還附有一段高清影片,似乎是用航拍機在高空拍攝的,影片中是沙漠中央的一個太陽能發電站,發電站正冒著大火,濃濃的黑煙不住往空中升騰。

        「昨天徬晚6時30分,恐怖分子在北非摩洛哥的努爾太陽能電廠發動了一次襲擊,造成35人死傷,聯邦維和部隊在撒哈拉沙漠展開搜捕,但暫時未有肇事者落網。一個自稱『黑域』的組織駭入當地電視台的網絡,發布了一條短片,承認責任,威脅絕對解散最高議會,把主權歸還各國人民,並揚言聯邦若不廢止《人工智能勞動法》,將繼續發動襲擊……」

        畫面接著切換到當地的醫院,一個被炸斷胳膊的發電站人員躺在床上怒斥恐怖分子的所作所為。蕭巡喝著杯中的白開水,他對這個名為「黑域」的組織有點印象,中東本就盤踞著許多擁有私兵與上世紀軍火的軍閥,因為科技落後,物聯網體系並不發達,所以於「湧現事件」中受到的影響是最少的。

        黑域就起源在阿拉伯國家,以人性至上主義為旗幟,並稱現今的聯邦為傀儡政府,針對人工智能的「統治」發動了多次革命,但都以失敗收場,最終退守到水、電資源匱乏的北非荒地,因為拒絕「絕對」的一切施舍,從衛星照片中看到的北非永遠是黑暗一片而得名。近年來黑域的行徑越發激進,據說已有間諜人員滲透到聯邦的國境內。

        蕭巡把頻道切換到娛樂台,看著影壇明星們的花邊新聞,這個韓星被發現整容,那個豔星又搭上了哪位富豪……就感覺心中自在。

        就這樣目不轉睛的看到白粥煮開,蕭巡回到廚房,把醃好的豬肉倒進粥底,又放進切碎的皮蛋,加入鹽和胡椒調味,再煮5分鐘左右,一大鍋皮蛋瘦肉粥就準備好了。

        蕭巡端出個小碗,放進雪櫃涼了一下,就著碗邊慢吞吞的喝起來,他食量不大,吃飽後鍋裡還剩下一碗左右,便把粥放進保溫鍋裡,待晚上再吃。

        背起沙發上輕便的書包,便離開了公寓。書包裡除了一台筆電外,還有文化課的教科書和一些數學的練習簿等,現在大部分講義都上傳到學校的門戶網站,但還有一些選修科的老師偏好用實體書教學。

        時間才6點不到,蕭巡走在行人稀少的馬路旁,磁浮汽車從他身邊呼嘯而過,車窗反射著早晨的曦光,成為一個個由遠及近、再消失在視角邊緣的光點。

        蕭巡經過開滿紫薇花的人民大道,卻不直接進入校園,而是往遠方高架橋密集的地段走去。

        越靠近高架橋匯聚之處,就越發感受到聯邦都市規劃的周密,只見在離地七層樓的高空,高架道路扭成一團,展現出一個迴旋處般的結構,在迴旋處中間的空洞,則是一大片懸空的高地,陽光毫無遮掩的從雲隙照落,形成一個充滿神聖感的光束泉,細看之下,光暈間掩映著一叢叢翠綠之色,如同天堂中的園林。

        那裡本是一截廢棄了的鐵道站,自從機械動力的火車被淘汰後,其他分段的路軌都在怡寧區的重建中被逐步拆除,唯有這截鐵道留存下來。後來,考慮到城市的綠化面積,聯邦面對這截早已雜草滋生的鐵道舉辦了一個設計競賽,其中一個設計師受到古巴比倫的空中花園啟發,建議在鐵道的下部加建一個膜結構包覆的深水游泳池,上方則改建成華夏特色的園林。政府採納了這個腦洞大開的設計,就有了今天的怡寧中央公園。

        蕭巡今天心血來潮,想利用上課前的時間,逛一逛這個在前世鮮少造訪的公園。進入中央公園的範圍,立即見到那懸在半空的玻璃壁游泳池,游泳池底下的空地蕩漾著粼粼的波光,抬頭間可見晨泳客游弋的黑影,在這個公共空間裡,時常會有舞蹈團和武術班在這裡練習,但在這個時點卻只有幾個老人在耍太極。

        蕭巡乘搭升降機上到頂層的空中園林,這裡還保持著鐵路站的原型,有幾截鐵軌外露在草坪之間,蕭巡一踏出升降機的轎廂,天籟般的鳥語就傳入他的耳間,樹梢上不時有黑影飛來飛去,在如今這個水泥的牢籠裡,這片園林無疑成為了鳥類的最後樂土。

        園林很大,外圍是一個半標準田徑場規格的緩跑徑。蕭巡往園林的中央走去,這裡雖沒有小橋流水,卻有金屬塑成的假山假石,結合了新舊世代的藝術精粹。蕭巡走過曲折的林蔭小道,來到一個小亭,便坐在了亭邊的空椅上,閉上雙目感受大自然的聲音。

        亞馬遜雨林曾被稱為「地球之肺」,但在上世紀人類的過度濫伐下,森林的面積在短短數十年間急遽減少,後來人類切身感受到全球暖化的惡果,聯邦才推出一連串的保育政策,但被破壞的已經回不來了,最終只能把森林圈養起來,勉強維持著那微妙的平衡。

        良久,蕭巡張開雙眼,走出涼亭,伸了個懶腰,對照一下光屏手機的時間,他還打算去園林的其他部分看看。

        他向緩跑徑的方向走去,陽光穿過樹影,在他腳底拉出長長的影子,如泣如訴。蕭巡倚在空中平台的圍欄上,俯視這個他居住的社區,整個旭陽高中的校園盡收眼底。

        就這樣發著呆,細碎的腳步聲從耳畔響起,蕭巡側頭一看,一個穿著黑白相間運動服的美少女向這邊走來,一邊用環在頸間的毛巾擦拭著額間的香汗,蕭巡張開嘴巴,瞬間把她認出來,少女竟是自家高中的學生會長,端木宛。

        本想自報家門打聲招呼,但最後說出口的卻是這麼一句話:「真是奇景啊,現在竟然還有跟我一個輩分的人會鍛煉身體。」

        端木宛一挑眉,掃了蕭巡一眼,感覺沒甚麼印象,便說:「身體雖然會朽壞,卻是人類的根本,但是很多現代人都本末倒置,以腦力為優先項,最終淪為了人工智能的奴隸,痛苦不堪。」

        蕭巡愣了愣,一時無話可說,端木宛便走到蕭巡身邊,也倚著欄杆,繼續說道:「吶,看著這個世界,有甚麼感覺嗎?」

        蕭巡眺望遠處,高架道路糾結成一團亂麻,磁浮車輛以等速度在其間穿行,人們躺在車廂束著手,任憑導航系統把他們運往目的地。大廈遮天蔽日,如怪物般在城市裡投下影子,透過玻璃幕牆望進辦公室,白領們坐在各自的區隔裡,目不轉睛望著電腦按著AI編排的流程完成各自的工作。大街上穿梭著圓桶型的清掃機械人和警備機械人,替代了清潔工人和警察的工作,但街上卻一個乞丐都沒有,因為人們都窩在自己的家中,潛入到假想世界之中。

        蕭巡喃喃說:「這個世界就是一個巨大的垃圾桶……」

        端木宛對此不置可否,笑了笑,道:「看你身上的制服,應該是旭陽高中的學生吧?有聽我在開學禮的演說嗎?」

        「有的。」蕭巡無意中瞥到端木宛的眼睛,神采恍惚寒冰中包覆著一顆太陽,終於說道:「我叫蕭巡,是邱老師班的班長,久聞端木會長的大名了。」

        端木宛恬靜的笑著:「蕭同學嗎?今天有緣認識,不如跟我走一段路吧。」

        說完便徑自沿緩跑徑走去,蕭巡怔了怔,也抬腳跟上,兩人漫步在緩跑徑上,薄薄的魚鱗雲在晴空中飄浮,巨大的太陽能熱氣船若隱若現的懸在雲間,屏幕裡顯示著一行行新聞資訊,昨晚在摩洛哥發生的恐襲事件也夾雜在其中,但是眨眼間就消失在連綿的資訊裡。

        端木宛突然停住腳步,蕭巡險些撞到她的背上,她皺眉盯視著熱氣船,目光中混雜著一種危險的情緒:「我討厭那艘熱氣船。」

        「甚麼?」蕭巡跟不上她跳脫的腦迴路。

        「那是『絕對』君臨這個世界的象徵,不是嗎?」端木宛說完又挪動腳步,不讓蕭巡有追問的空間。

        路走完了,兩人又回到了園林入口的升降機處,端木宛面向蕭巡,溫和的說道:「我還要去更衣室換身制服,你現在就回校了吧?」

        「是的,時間不早了。」

        「那先在這裡分別吧。」端木宛微笑,接著好像想起了甚麼,補充道:「對了,今天放學後學生會有個例行會議,我希望蕭同學也來參加。」

        蕭巡毫不猶豫,答道:「感謝你的邀請,我會赴會的。」

        「那就到時見。」端木宛揮了揮手,然後轉身往遠處踱去。

        蕭巡揉了揉太陽穴,壓下意識裡奔騰的思緒,邁入升降機,指頭按在下往1樓的按鈕上。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