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片

第6章 - 頭髮

那人揹着背囊,背向偉明,靠在石壁坐下。

「太好了,有人!有其他人!——你好!」偉明看見救星,興奮大叫。跑過去,拉對方一把。

只是,想想也知道,這種地方怎麼可能有其他人在。

偉明拉着的不是活人,而是一具乾屍。

他嚇得彈開,踉踉蹌蹌退後幾步。

瞧乾屍的身形,應該是女人;再看她的背囊,十分眼熟,之前曾經見過。

「她是神秘照片的主人。」偉明驚呼。

神秘照片的拍攝者真的在城門碉堡,他的推理正確。

「哈哈哈哈……」偉明失笑,「找到了你又如何?我得到了甚麼?」

他放聲大笑,笑聲淒慘。

笑到一半,情緒丕變,勃然大怒,猛力踢牆。

「一切都是你的錯!」偉明抓狂,遷怒於他面前的乾屍,「我的生活本來好好的,是你害我要死在這樣的地方!你為甚麼要拍照?為甚麼要讓我拾到你的菲林?要不是那天拾到你的菲林,我就不會沒事找事幹,跑來這裏送死,還跟一條死屍說話!」

就像偉明所說,事件的起端確實是由當日那卷菲林引起。它好像有某種魔力,令偉明在拾獲後變得渾渾噩噩,迷頭迷腦,行事不能自己,受人操縱似的。

「啊——!」偉明大叫,把背囊連同裝在裏頭的菲林扔到老遠。扔完氣喘咻咻。

然後,他最怕的事情發生。

電筒的光芒變暗。電池差不多耗盡。

偉明從盛怒變成驚悚。喉頭鎖緊,怕到叫不出聲來。

電筒的光芒漸次轉弱、收縮,不一刻,隧道恢復黑黝黝。

偉明恐懼得無以復加。

當一個人甚麼也看不見,他的聽力會變得特別敏銳。

所以當偉明聽到隧道響起咯咯的踏步聲,他立時像觸電那樣跳起身。

「誰?」他心裏道。

咯咯聲是由軍靴踏出來,聲音恍如利刀,一下一下刺進偉明的心臟。

偉明覺得心臟又痛又麻,真正的心臟病發,大約也是這麼一回事。

咯咯聲慢慢逼近。偉明渾身發抖。

有時候,身邊有人比一個人也沒有更可怕。

 


與此同時,偉明的同事坐在家中,研究偉明沖曬的神秘照片。

這些照片是在借攝影器材那一晚偷回來。一張拍到一雙軍靴,另外兩張全是黑色。

偉明同事買了一具放大鏡,查看那兩張黑色的照片。

詫異的發現,兩張照片其實有拍到東西。

它們拍了一個男人人頭的後腦勺。因為是特寫,整個畫面都是頭髮,所以看起來好像黑色。一張在城門碉堡拍攝,另一張在偉明的住所拍攝。

 

相機有一口小窗,顯示菲林的數目,總共拍了三十五張。

一筒菲林有三十六張,即是剩下一張。

偉明按動快門,把整筒菲林拍完。

在鏡頭的前面,堵了一個男人的人頭。

 

人頭最初巴着擱在隧道裏的軍靴。後來第一個受害者,那具乾屍,遇上了它,用相機把它攝下,攝入了菲林裏。

之後人頭藉着菲林迷惑第二個受害者,偉明,讓他跑到隧道,做出自殺式的行為。

這就是這個故事發生的經過。

而現在……

偉明同事望着神秘照片,眼也不眨。

人頭找到了第三個受害者。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