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偷走了我們的人性

第30章 - 麗麗

「那你現在感覺怎樣?好了點嗎?」家豪問。

「嗯?」我從思緒中走會出來。

「我的意思是,我和靜子也會繼續跟進你和哥哥的情況,但如果你想,我們可以增加輔導次數和時間。」

「我現在感覺很好,我想不用了。」我誠實地回答。對於我用「很好」一詞,他好像有點錯愕,但我現在感覺真的不錯,剛到達一個新環境,總是新鮮有趣的。

家豪開始跟我說一些院舍規矩,比如是要在十點前睡、有些地方不準進入、不得進入異性宿舍等等,我聽了一次後就忘了。

 


最後,家豪問我,「你將來有什麼想做的嗎?」我呆了呆,確認他的意思,「志向嗎?」除了作文,沒有人問過我這個問題。交功課的時候,我也是故亂地想一個職業,隨便地做完便算。

「不一定是職業的,就是有什麼想做或你想要的。」家豪鬆一鬆肩膀。

 


我靜下來,仔細地想,家豪永遠也不會知道,這個問題,改變了我和言的一生。

 


志向,人們在某一方面立定意志,決心努力方向。大多人的努力是為了錢,我想我這一輩字不工作,每天只是吃吃喝喝,還是能過著非常富裕的生活。生活上的各種大小事,只要有錢就能解決,就算我再不諳世事,這點還是很清楚的。我不為自己得天獨厚而快樂,也不以為恥。真的,我的一切來得如此理所當然,所以從來沒有想過「將來有什麼想做」或「想要什麼」。

是有了「想要什麼」,才會有「想做什麼」的心態。物質是隨手可得的;沒有了養父母,生活亦變得比以前更自由;全心全意愛我的言也將一直陪在我身邊,我究竟還會想要什麼?我現在滿足嗎?滿足了,又會快樂嗎?

 


「想」這個概念,不小心植根在我心中。

 


我不想敷衍家豪,但我實在想不出答案。這個人感覺太善良,我反倒有點不自然,我刻意露出調皮的笑容:「我只是想睡一個午覺。」

家豪不禁笑出聲,用手撫摸我的頭,他的手又大又厚。

 


言比我早完成紀錄,他一看到我,立刻握著我的手,在我耳邊說:「這裡的規矩好麻煩。」

我實在很想睡,我隨便地說:「嗯,是嗎?那別理就可以吧。」我倚著言,他在我一旁碎碎念,其後我也聽不清他在說什麼。靜子很快便把麗麗叫來,麗麗表現得興致勃勃,害我也不得不清醒起來。

 


麗麗走在前,「這邊是大廳,平時大家放學後也會在這裡玩,那邊有所房間,是給中四至中七的人可以安靜地溫習用的……」麗麗用手指向另一邊,「那邊是廚房,不可以隨便進入呢!這兒最好的,就是隨時也有東西可以吃,雖然有規定吃飯的時間,但因為每個人放學時間都不同,所以放學過後不論幾點,也能有下午茶吃呢!」

院舍的內部沒有門口那裡乾淨,但東西還是井井有條的。書櫃、一般的桌子椅子都非常新淨,我好奇問:「這裡有很多人捐款嗎?」

麗麗停下解說,溜一溜眼珠,略帶刻意地說:「唔……不知道呢……我不知道太複雜的事。」

 


麗麗繼續帶領,又突然停下。「呀!前面是小天使區域呢,不能再行了。」 

「小天使區域?」我不禁探頭看。

麗麗笑了笑:「其實所謂的小天使區域,不過是有些電機房和雜物房在前面,怕小朋友進進出出,會有危險已而。」

麗麗這樣說,顯然是個拙劣的謊話。前行的路,被一個矮小的木欄攔著,木欄上掛著一個小天使圖案。被木欄攔在後面的地方都沒有開燈,故走廊的盡頭非常昏暗,但隱約看到一些房間,房間上有著羅馬數字,而且明顯地,走廊連系著院舍更深入的地方。像電影一樣,木欄的另一邊像有一股怪異氣息,隔著欄慢慢滲透出來。

 


我全身感受到一鼓熟悉感突襲,令我睡意全消,全神貫注地看著黑暗的盡頭。

 


麗麗看著我,忽然說:「我剛才已經留意到了,那是今季vivienne westwood的限量版手鏈吧?全球只有一百條,看起來又不像是假的,你是怎樣得到的呢?」

我的注意力被分散,慢慢到移開視線,我從她的眼中看到慾望:「你想要?」

她顯然被我的反問嚇了一嚇:「不是,我沒有這樣的意思。」

我除下手鏈,遞給她,「送給你,謝謝你為我們帶路。」

她失笑,「我真的只是想知道你是怎樣得到而已。」

我看入她的眼睛,慾望從未減卻半分,「我不知道,這樣東西我家中有很多,我也不怎麼在意物質。」我為戴她上手鏈,微笑道:「你戴起來比我好看多了。」

我為她戴上手鏈的一刻,她收起了所有笑容,眼裡露出了一絲異樣,隨後卻是悲傷,她平靜地說:「美兒是個真正的千金小姐呢。」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