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偷走了我們的人性

第2章 - 媽,我會好好照顧美兒的(高言篇第一章)

 

    消息傳得很快。保安嚴密的樂園小築,著名外科手術醫生高麥詠藍及其夫高森被肢解案在一夜之間轟動全城。翌日全城新聞都將此案列作頭條。樂園小築保安部為了挽回聲譽立刻設立了專責小組與警方共同合作撤查事件。但事件發生後第三天,眾人仍然毫無頭緒。這當然是因為高言已經將線索徹底消滅。大眾一方面高度關注事件的進展,另一方面亦對遺孤的高氏兄妹表示關懷。

事件發生後,有很多的家庭表示願意領養二人,但高氏兄妹拒絕接受領養並希望留在家中居住。政府考慮到高言已年屆十七,便決定將父母遺產暫由政府保管,而兄妹二人則被送進孤兒院居住一年,繼續於原學校上學。一年後當高言十八歲的那天,便將遺產交還給高言,並由高言作妹妹的監護人,重返樂園小築生活。對此高言表示接受。這天便是高言與高美兒送進孤兒院前的一天。

 

「呼,太多東西了!」 這是我第一次出遠門,也不知從何收拾起。都已經大半個月了,來打擾我和美兒的人也太多了吧。好想好想跟美兒「玩」。去到孤兒院應該就有這個閒暇吧﹗ 

 

「噗!」 

 

我被這聲音嚇了一跳,原來媽媽的相片跌下來了。我撿起來,仔細地看著。 

 

「這張照片拍得媽媽真美。」 

 

那是我與媽媽少有的合照,是我小學畢業時穿著畢業袍拍的照片,照片裡媽媽笑得很高興,因為那天我以全級第一名的成績畢業,那時候她說了一句話,

 

「你只能第一,因為你是我唯一的兒子。」

 

現在回想起來,媽媽從來也不將美兒當是一回事,愛的只是我。最少我是這樣認為。

 

這是我最不滿媽媽的一點,美兒這麼好,為什麼你不愛她?我知道的,你看著美兒的眼神帶著不屑,就像看從街邊撿回來的流浪貓一樣。 

 

「媽,我會好好照顧美兒的。」 

 

這將照片我一直妥善地放在桌上,那個位置我怎樣想也不會跌下來,是媽媽的鬼魂作崇?還是我已經將它遺忘已久,它早已在一個岌岌可危的位置上? 

 

「來,你也跟我走吧。」 

 

我將照片放進行李箱,媽的照片帶過去也是應該,但當其他孤兒看見照片,知道我有一個媽媽,不知道有何感想? 

 

「呼,還有兩個箱。」

 看著散亂的房間,我很想停下來透過「秘密洞口」跟美兒聊一會。但時間已經不夠了,若只收拾自己的東西還好,美兒的房間一直也安安靜靜,看來她又伏在床上不動了吧。

 

    沒有了爸爸和媽媽,世界好像只剩下我和美兒。或者說,我的世界就是美兒了。渡過了十多年沒有自由的生活,此刻我終於知何為自由,以後,我也想這樣生活下去。

 

    媽,我以後也不會再學小提琴及鋼琴了,這根本沒任何意義。游泳其實我一早已會,再精進也是沒什麼意義,反正美兒也不會游泳,而我也不可能掉下美兒去游泳。拉丁文課會唸下去,法文也是,因為這對學習醫學很有幫助。至於功夫,跟美兒商量後,我還是會好好學習。但我讀下去不再是因為你的要求,而是我自己的意志及為了美兒,你活著,你的意志會令我絕望,我根本沒可能滿足你的要求。但你現在死了,便活在我的心裡,不用需要滿足你的要求。我才能愛你而不會再恨你怕你。

 

     我會証明,沒有了你及爸爸,我跟美兒也能好好生活下去……不,是比過去生活得更好。不然殺你根本沒意義。你教導我別做沒意義的事,我十分認同,所以我殺了你,然後選擇我認為有意義的事情去做,而不再是你認為有意義的事。

     

    可惜你的手術房被警察用封條封鎖起來,我完全無法進去。不然生意便可運營下去。你死後很多陌生人在這房間裡進進出出,將房子弄得骯骯髒髒,特別是第一個衝進去手術室的警察,我幾乎便想將他幹掉。那裡充滿著我與你的幸福回憶,怎麼能隨便讓那些骯髒的警察進進出出,若我穿著普通鞋子進去,你一定會狠狠的懲罰我,所以我殺你的時候也是光著身子的。媽媽,我很乖吧。

 

 「噹噹噹」 電話傳來訊息聲 

 

 「又來了嗎?」 

 

    我終於知道爸爸為什麼在家裡只顧看電話而不理媽媽了。真想不到活體器官的買賣需求竟如此大。看來這房子也不知用了多少內臟堆砌出來。但一切也要等待媽媽的手術室解封。

 

 「銀行傳摺,身份證,出世紙」 

 

    第一次靠自己能力賺錢真好,政府從爸媽的遺產中,給我跟美兒每月一筆頗為可觀的零用錢,但畢竟不是自己賺來,我也不打算花。十八歲便將所有錢捐給孤兒院,遺產剩下房子便夠。那時候手術房應該已經解封,可以安心工作……對了﹗ 忘記了一樣十分重要的東西!我離開了自己的房間,走到書房內。房子有很多東西也被警察帶走,空蕩蕩的書房內令我產生一份莫名的奇異感。

    

    我走到書桌下,打開其中隱藏的暗格。這裡藏著一本重要的筆記本。 

 

「幸好他們沒發現你!」 

 

    我打開了筆記本,內裡佈滿一堆名字和數字。 「讓我看看……找到了﹗」 呼,如果不見便麻煩了!這些日子一直也想找機會回來書房看看,卻突然出現一班自顧自走來慰問的人,接著不經不覺便忘記了!幸好那班警察看來是一班庸貨,搜了這麼多天,也搜不出這本筆記。有了這個,自立門戶便不成問題,反正賣家本來便不知道爸爸真正的身份,就讓我子承父業將這趟買賣做下去吧。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