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與殺人犯

第33章 - 不羈摩托 (完)

數天後,我往監獄找阿恆聊上幾句,好奇心驅使,我也到了Jess的大學打探,和一位可人的建築系女助教閒談。她名字Emma,是該學系前學生,跟Jess曾是要好的同學。她得知我的身份後,就不畏言地細說Jess的鎖事,最後,她給我一個男生的住址。

「你可以去找找他,他應該還住在那裡吧。」 Emma跟我說。

「他是誰?」
  
「他是Jess的前男友,他兩人在大學三年級開始拍拖,有點事情。。。你找他談會比較方便。」 Emma隱晦道。

「呃,是嗎?」

「聽說,他是個只幹freelance的建築師,他應該長期都留在家中的。Jess只交過一個男友,  就是他,就是Shawn。那段時光,是她一生中最快樂的,我相信,的確,曾經是。。。」Emma似乎有弦外之音。

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到底是怎樣的?我急不可耐,得馬上揪Shawn出來問個明白。

我依照Emma給我的地址來到九龍城的一橦牙簽樓,單位處於低層,電梯門一開,一眨眼又打開。

樓層僅有兩單位,左右各一,我踏出電梯左轉,按下門鈴,迎接我的是一個滿臉鬚根,鬈髮及肩的男士,看他眼袋浮腫,似是通宵了好幾夜。他身披皺皺的鬆身背心和湖綠四角褲,應該是從酣睡中甦醒過來。

「你好呀,找誰?」

「你好,你是Shawn嗎?」

「沒錯,有何貴幹?」

Shawn的嗓音沙啞,磁性非常,是女人會喜歡的那種。

「請恕我冒昧,我來,是為了問一下劉亦倩的事兒。你現在方便嗎?」我向他展示我的記者證。

Shawn頓言,不曉得他有沒有忘記劉亦倩這個名字。

「竟然是這樣?」 Shawn用兩指撥弄一下自然倦曲的頭髮,露齒而笑,「哈哈!我有點不知所措呢,抱歉。。。」

即使是這麼簡單的一個笑容,卻是魅力非凡。 不管是聲線抑或是臉蛋,Shawn是那種能令少女神魂顛倒的男人。他具備日本明星的氣質, 樣子和體型跟平井堅差無幾,不,其實,Shawn更具吸引力。

「我不會耽誤你太多時間,我知道你是Jess的前男友,所以才。。。」

「好吧好吧,別超過半小時好嗎?」

「嗯,好。」

鐵門敞開後,他讓我坐到大廳的吹氣膠椅上。

「喝些什麼嗎?」他含笑問道,擠出兩個小酒窩,正好在鬍渣中央。

「我能要一杯水嗎?麻煩你。」

「嗯。等等。」他走進廚房。

此大廳一百尺見方,凌亂不堪,衣履滿地。大門側有一張棗紅圓桌,置有鐵尺等文具和數卷長形紙筒,相信是建築圖則。

「亂成這樣子,他是獨居的吧?哪有人受得了。」我暗忖。

Shawn把水杯遞給我,然後靠到圓桌去,對著我盤膝而坐。

「記者的工作好辛苦對吧?不時要東奔西走。」Shawn把鬈髮撥至耳背。

「嗯,會弄得身心俱疲。」我灌下大半杯水,話鋒一轉,「好了,Shawn,你是哪時認識Jess的?」

*****

Jess完成大學二年級後的暑假中期,一連幾天是大學的迎新日。各學會在校園廣場上拉攏新學生去參加迎新營,現場鑼鼓震天,水洩不通。

廣場兩旁是五層高的教學樓,右邊一座是屬於建築系的。

教學樓之間懸掛了校徽、社徽和學會的旗幟,氣氛酷似熱鬧的嘉年華會。

來到迎新日最後一天,Jess駕著黑色摩托車繞過廣場,來到教學樓後方,此乃無人地帶,只聞廣場漫來的人聲。

她下車後,將摩托車推上小斜道,再拖進教學樓下方的草叢中。

「喂!」一把低沉的男聲從後喊道。

「喔?你。。。」Jess隨之回眸,見到Shawn在斜道上,手推一輛鮮紅色的越野摩托。

「我注意你好久了,Jess。」Shawn緩緩靠攏,「從上學年開始,就見你頻頻把摩托車帶到這裡。我就在想嘛。。。你來這幹嘛呢?停車場明明在另一邊啊。哈哈!現在,我終於清楚了!」

Jess脫下頭盔和皮革手套,迅速地撥弄披面的短髮,臉龐熱得像紅燈籠。

「停車場太遠了,所以我才偷偷地泊在這裡,而且,這草叢夠高,剛好擋得住我的車子。」

「你的詭計被我識破囉,所以我跟隨你囉。呃。。。你這輛是CB1100嗎?!我超喜歡的!很有懷舊的感覺!」

「對!我也覺得棒極了,我才買不久呢。」Jess欣然笑道。

「我就知道!你上年駕駛的不是這一輛。如果有機會的話,我能試玩一下嗎?」

「隨時也可以呀!」

「今晚?」

「好!」

晚上,他倆相約草叢,分別登上對方的摩托車,在校園的公路馳聘一番。最後,Shawn陪伴KK回去她家樓下。

「我應該更早跟你混熟才對,你知道嗎?女騎士很有吸引力!」Shawn脫掉頭盔,輕撥鬈髮。

Jess語塞,不自覺地臉紅,是羞澀,亦是天氣炎熱。

「今天是我在大學裡最開心的一天,找到志同道合的人,感覺真棒!」Shawn說罷便把頭盔戴上。

「對,對,好棒。」

「明天見囉!」他放下頭盔的玻璃罩。

「嗯,拜拜。」

「拜拜美少女!」Shawn笑道,策騎愛驅遠去。

美少女?是戲謔或是真心話?Jess心如鹿撞,滿懷初戀的感覺。

Jess回家後把這件事兒告訴她的好同學Emma,兩人就此徹夜暢談。

「他是全校最有性格的學生,臉蛋又好看。」 Emma也替Jess感到驚喜。

「對,他有無數的狂風浪蝶。」Jess說,「不過,Emma,我跟你說,他那對酒窩真的會令人溶化。」

「喔,你發情啦?Jess,春心動嗎?!」

「又怎樣?嘻嘻,你羨慕嗎?」

「我又妒嫉又羨慕呀,來來來,介紹給我,介紹給我,別獨食,介紹他給我吧。」

「不呢!」

僅僅數天,Jess和Shawn燃起戀火。之後每夜,他們會駕著摩托車四處狂飆,放縱追風。

暑假過後,某天凌晨,Shawn領Jess到沙田遊走。二人來到城門河畔,挑了一個杳無人煙的位置,坐到背靠樹叢的石凳上。

「我是在沙田長大的。」Shawn憶述他的童年事兒,「晚上,我喜歡呆在這裡欣賞河景,河岸的飾燈倒影在河面上,很美。」

Jess靜靜地依偎在Shawn懷裡,細聽他的話。

片刻過去,Shawn親吻Jess臉頰,右手忽地鑽進她上衣中,輕撫她胸部。

這實在來得突兀,Jess還來不及反應,Shawn已跟她濕吻起來。Shawn的手掌在Jess兩邊乳房交替擠弄,令她瞬間發燙。

「停。。。停。。。」Jess挪開Shawn,「在這裡嗎?這麼肆無忌憚?」

Shawn放眼四周,點點頭,繼續吻下去。

「呃。。。」Jess仰後,「你是認真的嗎?你對我是認真的嗎?這麼快就。。。」
 
「我只對你認真。」Shawn拍拍胸膛,笑容迷人,「來吧,解放你的枷鎖,別緊張。」

Jess先是不情願,但神差鬼使之下,她身體卻在搖曳附和,二人激烈喘息,纏綿在樹蔭深處。

*****

大廳中,Shawn對我笑一笑,不曉得是啥用意。

「就這樣,我奪走了她的初夜,我想不到她還是處女。」

「你還真焦急,換著我是Jess的話,一定被你嚇死了!」我對他的猴急倒抽一口涼氣。

「她的確是嚇怕了,之後兩天她一直精神彷彿。不過,經我慢慢呵護後,她很快就沒事了。」Shawn流露懷緬之色,「她相當好動,但不會在陌生人面前表現出來,同時,她又是多麼清純,這跟她一身古銅肌膚成了強烈對比。。。外表剛強的她,內裡卻柔情似水,像隻小鳥楚楚動人。」

「我印象中的Jess也是個乖巧的少女,所以你說她愛騎摩托車時,我已感到詫異。」

「對,有點不相襯似的。」

「她跟你提起過家庭的事兒嗎?譬如,她父母的離婚。」

「離婚嗎?呃。。。有,她有說過,就在當年九月十八日,我生日那天。。。」

*****

「生日快樂!」Jess緊挽Shawn的臂膀,「趕快跑,渡輪到了!」

「古古怪怪,到底你想去哪裡跟我慶祝啊?」Shawn笑道。

日落的金光籠罩都市,二人喘著往中環的渡輪碼頭奔跑。

「什麼?去梅窩嗎?」Shawn一瞥碼頭外的掛牌,搞不懂Jess有啥安排。

然後,他們踏著甲板,伴隨浪花,談笑之間,轉眼便抵達梅窩。

「來!來!來!」下船後,Jess拖著Shawn急步衝出梅窩碼頭,「快開始啦!」

「呃?!」

夜幕逐漸低垂,天空染紫,梅窩海邊的小路被路燈照得泛黃,沙灘傳來澎湃的搖滾樂聲,令人心臟也跟隨節拍咚咚地鼓動。

「那是。。。沙灘上的是什麼?!」Shawn眺望沙灘上的巨型舞台,數柱激光般的紅射燈從台頂冒出,在上空交錯相織。

「是音樂會啊!」Jess邊走邊說,「那隊很會模仿彼頭四的樂團也大駕光臨!」

「真的嗎?真的嗎?!太好啦!」

然後,Shawn加快步速,馬上超過Jess,朝沙灘狂奔。他雙手懸空,像獲勝的運動員歡呼起來。

此音樂會邀集各國鬼才,撇除語言隔閡,歌曲旋律牽動情緒,令大家投入地搖擺四小時,而捧場客幾乎清一色年輕人,他們揮灑青春的汗水,濡濕沙地。

精彩過後,眾人四散,只餘Jess和Shawn留在沙灘看海。

未幾,Jess掏出深褐色皮製手錶,把它戴到Shawn手腕上。縱然環境漆黑,仍能看見錶帶像被塗蠟一樣,被皎潔月色照得反光。Shawn對此稱心厚禮會心一笑,跟Jess欣然道謝。

二人汗流挾背,但他們擁抱,接吻,相互撫摸。

其實,Shawn注意到,Jess有點不對勁,她眼中隱藏鬱結,卻一直強裝好心情。

「真悶熱啊,這天氣的確難熬。」Jess說。

聽罷,Shawn瞬間屈膝,將Jess抱起來。

「呃。。。幹什麼?!」Jess慌張道。

「去涼快一下吧!哈哈哈!」 Shawn把她向大海抱去。

「你。。。你。。。別玩了!呀~~!」

「告訴我,這新手錶是防水的。」

「我不知道!放下我啊!壞蛋!」

Shawn一步一步邁進海水中,涼快的感覺傳透全身。陣陣海浪蕩起,一下一下落在Jess背上。

「哇呀呀呀~~~!你別瘋了Shawn, Shawn!快把我放下來!」Jess尖叫。

「嘻嘻,好吧。」Shawn雙手鬆開,Jess就撲通地掉進水中,久久沒有浮上來。

「Jess。。。」Shawn撥弄四周的海水,「Jess,你在哪裡?!上來啊!」

Shawn焦急地四下移動,四肢在海底亂掏一番。

「撲隆!」

Jess在Shawn身後躍出水面。

「嚇到了沒?嚇到你了沒?」Jess哈哈大笑。

「你。。。」Shawn捏一把汗,「過來!你過來!得教訓你一下才好,竟敢戲弄我。」

他倆就在海上追逐,很快,Shawn把Jess一抱入懷,隨著海浪的幅度上下蕩漾。

「我愛你,Jess。」

「嗯,我也愛你。」Jess全身發軟。

二人同把頭髮梳至腦後,肩膀以下浸泡海中,他們再次接吻,戀火熊熊燃起。汪洋無垠,卻降不了二人的溫度。

Shawn把Jess的右腿抬到他腰間,下身在互相摩擦。他們亢奮不已,情不自禁,隨著波浪放肆糾纏。

過後,二人重返沙灘上。

Shawn試著把濕淋淋的衣服扭乾。

「Jess,我覺得你這兩天有點不同,我意思是,我覺得你心事重重。還是,我多疑了?」

「。。。」

「我能幫上什麼嗎?」

「Shawn,其實也沒什麼,只是。。。」

「呃?」

「我爸爸在外面好像。。。」

「外面?有外遇嗎?」

「嗯。」

Shawn沒有即時安慰,只是溫柔地幫她打理頭髮。

「其實,」Jess續說,「我老早就察覺到了。這兩個月以來,老爸對我媽總是不瞅不睬。而且,他回家的時候都在深宵,我們連見面的機會都沒有。」

「嗯嗯。」Shawn用心傾聽。

「我見過那狐狸精,我在家樓下見過她和老爸黏在一起。我還說服自己,他倆只是朋友。」Jess嗚咽訴說,「更甚的是,上星期,我看見我爸。。。他打我媽。」

「天啊。」

「我爸竟有如此的火氣,我好怕,我很懦弱, 只敢藏在房間,聽著媽媽在外面哭鬧,我,我,真是。。。」

「親愛的,別怪責自己。」

「他們會離婚,我媽說,會離婚。Shawn,你別離開我好嗎?告訴我,你是真心喜歡我。我好害怕,我好害怕。我不敢回家了,我爸好可怕,那皮帶的鞭打聲。。。聽得我心驚膽顫。」

「我不會離開你。」Shawn蹲下來,啜掉她的眼淚。

 *****

「很可憐,但那段時間,她至少有你,她才沒那麼痛苦吧?」我問。

Shawn瞇縫著眼,笑而不語。

「你知道他有吸毒的習慣嗎?」

「。。。」Shawn似乎不懂應對,「這個嘛。。。」

「呃?」

「我,我當知道的,但那時候,我們己經沒在一起了。」

*****

「隆隆隆~~呼~!」

深夜,兩束明燈放射在公路上,高速地飄移,不時交替領先位置。

「哇~~~!」Shawn和Jess各自駕著摩托車狂吼,他們沒有戴上頭盔,就讓空氣直打臉龐,將頭髮吹散。

二人飆上山坡,向深山公路奔馳。左拐右轉,一路上,鮮有車輛穿梭,世界就像剩下他倆在路上一樣。

其後,Shawn在公路的一處斜坡旁停下來,慢步到斜坡上的叢林中,找了個位置,躺下去,仰目上空集結的烏雲,月光全給遮蔽。而叢林中大樹的影子倒在馬路之上,隨風招展。

「累了嗎?」Jess把車泊妥後,便姗姗來到他身邊。

「平常,這條路會有很多人飆車的,但今晚卻異常安靜,」Shawn喃喃說,「你也躺下來吧,這個位置不但能瞭望山下那璀璨的萬家燈火,更能看到被它們映射著的雲朵。這景致就像會發亮的圖畫,幾許夢幻幾許真。」

「喔?」Jess和他併肩臥下,「東方之珠就是這個意思,香港是顆夜明珠。」

「好舒服,可以遠離繁囂。」

「我一直想問,你為什麼會玩越野摩托車?香港很少人會玩這一類的吧?」

「嘿嘿,你聽了千萬別恥笑我喔!其實,原因只為了解開一個情意結。小時候,我在美國唸書時,生活相當苦悶。除了上學和拉小提琴,就只有幾張Uncle送我的Masked Rider VCD,我就是樂此不疲地看,一遍又一遍,看得我連對白都背得滾瓜爛熟!我好記得,影片中的超人策騎越野摩托車出場時那一種震撼,帥得可怕!。」

「所以,你就想學學那種帥氣嗎?」

「對,你覺得我學到嗎?」

縱然已是愛侶,但Shawn的眼神仍令Jess感到一絲尷尬。

「學到了,學到了。。。Shawn。。。其實,你這麼可愛,有時候,我會沒有安全感。」

「怎麼啦?長得好看也是一種罪過?」Shawn笑說。

「不,只是,我真的很需要安全感,我是個很黏人的女孩子。以前我會黏家,現在沒了,但上天讓你在我在最無助時出現,使我不至於那麼徬徨。」

「我隨時隨地都讓你黏,別怕。」Shawn用額頭輕輕抵在她臉上。

「謝謝你。」Jess鑽進他懷內。

兩人呼吸青草散發出的清新氣味,樹冠傳來吱吱蟬聲,好像在提醒著他們什麼。

數分鐘過去,Shawn用手指搔弄她下體。Jess有點難為情,但不抗拒,不吭一聲。

草皮帶點濕氣,兩人的衣服玷上一點草穗與泥濘。然後,他們閉起眼,在樹蔭底下釋放慾火。

「滴答。。。滴答。。。」

雨點逐漸落在他們身上,亦令泥土越見濕潤。Shawn在上,Jess在下,黑夜似乎不怎麼喜歡他倆此等放蕩,故令雨勢跟隨他們的呼吸聲變猛。

Shawn雙掌抵在地面,牢牢地抓實草皮,玷污了指甲。Shawn每下抽送,Jess隨之嬌柔呻吟,雨點不時滴進Jess口中深處,濕潤她乾涸的喉嚨。

「隆。。。」雷聲出現,風雨急勁,卻嚇不掉二人的激情。

親密過後,Shawn不忘替她打理一下。然後,二人相互扶持,小心步下濕滑的山坡。

「你有試過嗎?在雨中駕駛摩托車奔馳的感覺?」Shawn問。

「當然有,香港常常下雨,怎麼會沒試過。」Jess拭掉屁股上的泥沙。

「脫去上衣,脫去手套,在雨中奔馳的感覺有多爽。。。你試過嗎?」

「脫光上身嗎?」

「對啊。」

「你是男的當然可以!」

「反正今晚沒人,你就試一下嘛,就讓雨點打在你赤裸的身體,那一種感覺,你一定喜歡!因為,會有自由的味道!」一語方休,Shawn就索性把Jess的汗衫強行脫下。

「你別亂來!哇呀呀~~!你瘋了!」

「別擔心!沒有騙你的,試一試解除束縛的感覺!不羈一點!只在今晚!」

「我不要~~!」

「別害羞!」片刻功夫,Shawn已成功除下她的汗衫。

「你。。。」

「來吧,就試一次!很刺激的!」

「你,你要掩護我啊,如果有人的話。」Jess拿他沒輒。

「都下暴雨了,山路不會有人的,放心吧!而且你騎著車一迅即過,哪有人會注意到你,對吧?」Shawn輕吻她一口,遂抱她到他自己的越野摩托車去,Shawn則坐上Jess的復古摩托車,「我這次要玩玩你的車子!而你就體驗一下Masked Rider的威風吧!」

接著,兩人就此光著身子,在深山公路上忘我地穿梭。

Jess一直緊貼Shawn後面。車頭燈於雨簾中左右搖擺。車子看似穩定,又是危險,好像隨時會滑下山坡,車毀人亡。

「感覺如何?」Shawn大喊道。

「喜歡!我喜歡,有點刺痛!但我喜歡!我的乳頭都給雨水拍打得翹起來!哈哈!還是雨水太冷了?哈哈!」

「你說什麼?我聽不清楚!」

聲音在高速移動之下,似乎都扭曲且飄遠。

「我說。。。算了,算了!我要好好享受!的確其樂無窮!」

「我早說你會喜歡的!」

在他們眼中,兩旁的風景就像走馬燈。而雨點踫上摩托車的氣喉後即化成白煙,飄揚公路。

Jess的車子已不知不覺得跑到Shawn旁邊。

「想帶上你私奔,奔向最遙遠城鎮!」Shawn高興地唱起歌兒,「想帶上你私奔,去做最幸福的人!」

歌聲響亮澎湃,一句句傳進Jess的耳朵去。

「把愛情留給我身邊,最真心的姑娘。」Shawn唱得起勁。

「天啊,怎麼歌詞這麼土氣的?!」Jess付諸一笑,接而扭動手柄,將摩托加速,把Shawn瞬間甩到身後,「嗚呼呼~!」

*****

我無聊地摸摸水杯底,對Shawn猖獗的舉止感到意外。

「年青人都這樣不羈的嗎?你們真任意妄為,竟然在公路邊幹起來。」我假笑道。

「這不是年青人的專利啊。」

此時,一名高挑的女人從臥室走出大廳。她下身僅穿一條雷絲三角褲,上身搭配貼身的雪白色背心,其骨感之美表露無遺。

她手腳的指甲都塗黑了,有一種叛逆的感覺。她披頭散髮,嘴唇乾燥,一定是剛睡醒了。

不曉得是否被我吵醒的關係,她的眼神不屑,令我無法正視她,只好偷偷斜看。

她在大門前處俯下身子,翻弄地面那一堆衣物,從中挑出一條洗水牛仔褲,繼而屁股一翹,兩腿先後一蹬,就把褲子穿好。豈料這整套動作竟充滿美感,褲子凸顯出她修長的雙腿,性感得令我不禁吞口水。

「嘭~~!」她接著關門離去。

這時,我從眼角發現Shawn在看我,我才懂得回過神來。

「老實說,」Shawn忽然認真地說,「Jess的確是個好女孩,但我跟她是兩個世界的人。在對待感情方面,我們的看法截然不同。趁她還沒踏進我的世界太深時,我應及時把她趕走,那對雙方都好。」

「是你把她玩膩後的藉口而已吧?」我不恥地反唇相稽,「用風流倜儻這四字來形容你最貼切不過了。」

「哼,你硬要這樣子說,我也沒辦法。」Shawn的冷笑難掩他臉上的黑。

「你是花花公子,Shawn,雖說人不可貌相,但我比較相信相由身心。」

*****

「你告訴我,你跟Emma怎麼了?」Jess的嗓音微顫。

她和Shawn站在大學教學樓的草叢中,這個他們愛火初燃的位置,現在只餘星星之火,且徐徐熄滅。

天色漸黑,他們頭髮隨風飄逸。

「對,我該早點跟你說的,我不值得你花太多時間,我就是這種人。」

「你騙我,你騙我!」Jess強忍淚水,「怎麼會這樣。。。而且,Emma是我最好的朋友,你們是我最信任的人。。。你知不知道。。。鳴。。。」

「你打我吧,Jess,對不起。」

「我該怎麼辦?」Jess垂下臉,全身發抖。

「打我吧,就捶在我胸膛上,這會讓你好過一點的。」Shawn捉起她的手打自己。

「怎麼你不向我道歉?!打從一開始,你就沒認真過吧?分手是早晚的事,對吧?」

「。。。」

「你跟她上床了沒?除了她,還有誰嗎?有多少人,你說啊!」

「。。。」

「告訴我啊!告。。。訴。。。我啊!」Jess的淚珠掉落。

然後,Jess狠狠地將他推倒地上,她脫掉碎花裙後就坐到Shawn上腹,一邊嗚咽,一邊強吻他。她下身在蠕動,並嘗試解開Shawn的皮帶。

「我該往哪裡去,現在我該往哪處收藏自己?」 Jess淚如雨下。

「什麼?」Shawn不知所措,不敢亂動。

「嗚。。。」

Jess進而吻向他的脖子,然而,其淚水涔涔,不消數秒就將Shawn的前襟沾濕一大片。

「你別這樣子好嗎?我。。。我什麼都願意為你。」Jess哽咽地哀求著。

Shawn閉起雙眼,思索該怎麼辦。

「讓我留下來好嗎?無論怎樣。。。而Emma,你就跟她分手好了,好嗎?我不會怪責你的,只要你別丟下我。。。你說過你不會的,我記得。。。」Jess一邊親吻,一邊把他的褲子除下,「好嗎?好嗎?」

Jess將自己的底褲也脫掉,接著,兩人在草地上如飴糖般交纏著。

Jess刻意壓低哭聲,以免引人發現。

「Jess。。。對不起。」Shawn無意再糾纏下去。

「這樣你喜歡嗎?你只跟我做愛好嗎?嗚。。。」Jess哭著說。

Shawn稍微施力,想把她挪開。

「你說呀。。。你說呀~~!」Jess最終仍是破聲大叫。

接下來,Jess一拳一拳地捶在他胸口上,可是,她雙手發麻,無法渾勁,打下去跟搔癢無別。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唾棄我,你們每個人都愛作弄我。。。」Jess苦苦泣訴,哭成淚人兒。

*****

Shawn跟我說,那天過後,Jess變得異常孤癖。他倆也只多踫兩次面而已,因為Jess已鮮有回校上課。

謝別了Shawn後,我的內心百味雜陳。對於Jess的遭遇,我覺得是可悲的。

我在Shawn的樓下呆站一會兒,看著路上熙來讓往,聽著人聲囂囂。
 
這時候,一陣強勁的引擎吼聲由遠傳來,我臉一轉,只見一輛鮮紅色的越野摩托車迎面而至,轉眼間,就來到我面前停下。車上那位高挑的女騎士正正是在Shawn家中踫見的那位,她姿態不羈撩人,背部至臀部之間呈弧形,非常惹火。

她迅速將車匙拔走,長腿往地面一跨,手執一個裝著午餐的紙袋,挾著濃烈的香水味跟我擦身而過。

我在想,Jess又何曾不是那樣不羈,策騎這台摩托車追風奔馳。

(全文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