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故><打到飛起>英雄莫欺

第64章 - 第二十三章 兄弟重逢

尹蒼天不禁大怒, 喝道:「欺人太甚。」  帶有火焰的伏羲掌法擊出, 哴噹一聲把酒壺打破, 酒水濺在尹蒼天的掌上, 火焰燃燒更猛, 古無語醉眼一睜, 知道不可輕視, 施展降龍十八掌, 接下他的掌勁, 尹蒼天見他掌力驚人, 不由得心中一凜, 忖道:「丐幫的絶活, 果真不能少覷。」  當下凝神對戰, 和古無語戰了個不相上下。

莫欺和孟古雪雪逃出了十丈之外, 驀地裡放脫了孟古雪雪的手, 急道:「師叔姐姐, 你快回去葉赫部, 不要再進關了。」  隨即回身急奔, 孟古雪雪大叫道:「師侄, 你不是他的對手, 還回去作甚?」  莫欺氣喘吁吁道:「那惡道厲害, 我怕古幫主一人對付不了, 他是為了救我而出手的, 我豈能丟下他一人在此?」  孟古雪雪見狀, 心想自己也不能就此離開, 施展輕功尾隨着莫欺回去。

此時有兩人正在街角仰望屋頂上的惡戰, 其中一人背負熟銅棍, 形容頗為俊俏, 卻是京城惡名昭彰的採花賊胡記真, 他見孟古雪雪如此美貌, 早已垂涎欲滴, 向旁邊那人道:「這次奉明月大師之命, 召尹蒼天回去京城, 卻不意遇到如此絶色, 妙哉, 妙哉。」  旁邊那人也未曾見過如此美人, 也瞧得目瞪口呆, 胡記真猥瑣地道:「金老弟, 瞧尹蒼天那老道一人難以敵三, 咱兄弟倆且去幫他一幫, 我去對付那女娃兒, 你就去對付那身法快奇的小子, 可好。」  那金老弟向胡記真拱了拱手, 道:「謹從胡兄號令。」  胡記真抹了抺嘴邊的唾液, 便施展輕功躍上屋頂, 那金老弟皺一皺眉, 也跟着向上飛躍。

孟古雪雪正向前狂奔, 陡見一人從下方躍起, 雙手成爪形抓向孟古雪雪的雙乳, 此舉實在極不規矩, 孟古雪雪不由得大怒, 當即運起靈天罡氣, 額角隱現藍煙, 猛力推出雙掌, 胡記真料不到孟古雪雪的內力竟是如此驚人, 慌忙縱開五步, 孟古雪雪恨他為人卑劣, 雙手齊施十重破冰掌, 胡記真見面前有二十道氣勁分從左右攻至, 大吃一驚, 連忙從屋頂跳下, 一着地即抽出背負銅棍, 再度躍上屋頂, 孟古雪雪早料到他會再行縱上, 俟他腳步未穩, 雙掌連環打出, 胡記真雖未站穩, 但在空中已揮棍橫掃, 棍長臂短, 孟古雪雪掌未打到, 對方長棍先來, 孟古雪雪無奈只得向後躍開, 胡記真乘此時機, 在屋頂站穩身形, 擺好架式, 以應付待會和孟古雪雪之戰。

莫欺離古尹二人尚餘百步之遙, 猛地一條熟識的身形現於眼前, 莫欺一見眼前之人, 不禁又驚又喜, 幾欲流下淚來, 那人一見了他, 向他猛搖頭, 以傳音入密和他說道:「二弟, 別作聲, 一個字也不要說。」  此人非他, 正是睽別而久的秦鑽, 莫欺不明所以, 但他一向對大哥唯命是從, 當即抿嘴禁聲, 立正當場。 

秦鑽見他果真不發一聲, 當即拔劍出鞘, 劍光一吐, 數十道劍光如流星般飛灑而出, 莫欺更是迷茫, 不明何以大哥會向他出手, 當即展開天清碎步一一避開, 便像往時和他在諾言城試招一般, 秦鑽嘴角含笑, 一把劍使得越來越快, 劍光閃耀, 快疾若風, 可在莫欺天清碎步之下, 卻是一劍難中。

這時李成梁的軍隊已搬來不少爬梯, 李成梁馬上着軍兵把梯子搭在屋旁, 爬上屋頂助尹蒼天擒下有關人等, 眾軍兵馬上依言為之, 霎時間, 六人身處屋頂的四方八面, 皆陸續有軍兵爬將上來。

胡記真見有幫手, 磔磔奸笑, 道:「小美人兒, 我的幫手到了, 須臾便會把你擒住, 其時老子先和你樂一下子, 讓你嘗嘗何為欲仙欲死, 嘻嘻。」  孟古雪雪見他滿口淫語, 更添惱怒, 苦於手中無劍, 難以抵敵對方的長棍, 一時間處於劣勢, 正當她不知如何是好之際, 瞥眼間見有一名士兵提着單刀走近, 心中喜道:「來得正好。」  翩然轉身欺近那士兵, 那士兵和她打了個照面, 見她如此美貌, 登時一愣, 孟古雪雪正好趁此時機, 夾手奪過他手中單刀, 她久經戰場, 深明對敵人仁慈即對自己殘忍的道理, 當下不作細想, 手中刀向士兵橫頸一抺, 可憐那士兵並未知道發生了何事, 脖子已多了一道口子, 鮮血四濺, 死狀甚慘。

胡記真見他手中多了柄單刀, 也不知她刀法如何, 便索性來個先發制人, 熟銅棍向前挑, 彈, 點, 撥, 不絶發動猛攻, 胡記真的棍法畢竟厲害, 孟古雪雪雖說手中多了兵器, 但也只能堅守, 無隙進攻。

這邊廂古無語和尹蒼天已鬥了將近五百招, 兩人功力悉敵, 竟是戰了個難分難解, 尹蒼天暗忖道:「自我藝成以來, 除了主子之外, 只有他能和我接上如此多招, 看來此人並非浪得虛名, 得想個法子把他擊退才行。」

這時古無語瞥眼間見莫欺和孟古雪雪皆為人所制, 心中也在盤算如何可救出二人, 猛然間見尹蒼天一掌轟來, 登時翻身避開, 這次又再次把無數瓦片轟飛, 古無語覷準時機, 雙腳踏着瓦片如走階梯般向上攀升, 尹蒼天也跟着踏瓦片追上, 古無語似早料到他有此一着, 立時向下打出一掌飛龍在天, 尹蒼天登時大吃一驚, 立即舉起伏羲掌擋招, 但聽得一聲震天價巨響, 尹蒼天苦於位處下方, 腳下又無處借力, 兼之於倉卒間出掌, 這一招便抵受不住, 向下急墮, 但尹蒼天畢竟是一派掌門, 雖敗不亂, 危急中雙腿張開, 腰腹下沉, 紮穩馬步, 滿擬能平平穩穩的落在地面, 可他卻忘了腳下並非堅實的平地, 而是脆弱的瓦面, 想瓦片那能承受得了古無語的掌勁加上尹蒼天下墮之勢, 但聽得嘩啦嘩啦之聲不絶響起, 瓦面登時下陷, 尹蒼天亦隨之下墜於屋內。

古無語借着尹蒼天這一掌之力, 向前急翻, 倏忽便翻到了胡記真背後, 胡記真剛以棍招逼開了孟古雪雪, 突然聽得背後勁風颯然, 危亂間轉身橫棍一擋, 然而古無語的降龍掌力何等強橫, 以胡記真的功力, 那裡禁受得起, 當即向後連退二十步, 口中噴出一口鮮血, 分明受傷不輕。

孟古雪雪乘着這空檔, 先飛快的殺了幾名較靠近的士兵, 再掄刀追擊胡記真, 胡記真尚未回過氣來, 便見孟古雪雪向己撲來, 只得舞起熟銅棍招架, 然而每接孟古雪雪一招, 便牽動內傷, 好生難受, 當即無法抵擋孟古雪雪的刀招, 霎時間被她殺得踉蹌後退。
古無語擊退胡記真後, 又借着胡記真一擋之力, 向後一翻, 朝秦鑽的方向翻去, 隨即又是一招飛龍在天向下擊出, 秦鑽見古無語一掌攻來, 左肩一沉, 左掌向前一抺, 竟把古無語的掌力盡卸一旁, 古無語噫了一聲, 強行在空中再來一個翻身, 在屋頂上站穩身形, 雙手向前不住左右搖幌, 秦鑽本想再度施展太極柔掌, 把對方摔落大街, 但古無語雙手的移動速度實在太快, 秦鑽根本連他雙掌在何處也未能瞧清, 卻是如何卸勁?

這一招其實是古無語的自創招式, 名喚「打狗無影手」, 既可擾敵, 亦可作快速攻擊, 乃是古無語出道以後所創出的一式得意奇招, 真可謂妙用無窮, 百戰百勝。 

古無語見秦鑽出招已顯慌亂, 當即一記亢龍有悔打出, 秦鑽此刻根本不知古無語已然出掌, 更遑論能出招相抵, 眼看此掌便要把他打至重傷, 豈料莫欺陡然出手, 抓着秦鑽的背心向後拉落大街, 教他逃過了中掌之危。

古無語不由得一怔, 不明白何以莫欺會出手救出敵人, 突地嘩啦嘩啦之聲再次響起, 尹蒼天已自大坑中躍出, 一個箭步奔向古無語, 帶有火焰的伏羲掌翻滾拍出, 勁力排山倒海, 古無語不敢怠慢, 大喝一聲, 一記亢龍有悔勢挾奔雷般打出, 莫欺見尹蒼天此掌掌力驚人, 也踏步上前, 打出九重靈天氣抗敵, 尹蒼天的功力和古無語只在伯仲之間, 但古無語有了莫欺之助, 兩道掌力勢如浪湧, 尹蒼天的掌力那能抵禦, 登遭擊潰, 整個人亦向後彈飛, 重又跌落大坑之內。 

古無語醉目一掃, 見爬上屋頂的軍兵越來越多, 不敢戀戰, 向莫欺道:「師弟, 快隨我離開此地。」  莫欺見古無語稱他為師弟, 不禁愕然, 但此刻無容他多想, 兩人當即搶步撲向胡孟二人, 胡記真和孟古雪雪已戰了五十來招, 漸感不支, 斜眼間見古無語快將殺到, 登時嚇得心膽俱裂, 這一分神便給了孟古雪雪可乘之機, 孟古雪雪當即以快刀向他當胸砍去, 眼看便要砍中, 豈料秦鑽復又掠上屋頂, 一劍搭在孟古雪雪的刀上, 向右一圏, 孟古雪雪但感有一股巨大吸力自刀身傳來, 登時拿捏不穩, 手中刀向外飛脫, 秦鑽見古無語和莫欺倏忽便至, 在胡記真的胳下一托, 兩人一起向後躍到對街屋頂, 莫欺見秦鑽出手救敵, 一時如墮五里霧中, 此時孟古雪雪也發現敵軍人數越來越多, 又見莫欺忽然在這當兒呆若木雞, 當即一把抓住他的手腕, 大叫道:「師侄, 愣着作甚?  快走。」  拉着他向前躍出, 古無語雙掌打出, 把幾個較為靠近的士兵轟飛, 也隨着二人離開, 三人幾個起落, 已自逃得遠了, 眾士兵輕功不濟, 在屋頂之上如何還能追趕?

胡記真撿回一命, 向秦鑽跪下, 道:「金老弟, 你又救了我一命了。」  秦鑽當即扶起, 道:「胡兄, 快別這樣, 這樣子教我如何克當?  咱們同為主子辦事的, 都是自家人, 那有分你我的。」  胡記真拍着他的肩頭道:「金老弟端的是一名好漢子, 我回去定會向明月大師好好讚揚你一番, 往後你的事, 便是兄弟我的事, 咱哥兒倆兩兄弟一條命。」  秦鑽握着胡記真的手道:「那就有勞胡兄了, 對了, 我們還是快些兒找上尹掌門, 和他一道前往京城, 向主子覆命。」  胡記真道:「對, 幸得金老弟提點, 這事要緊得很。」  兩人於是縱回對街屋頂, 再從大坑躍下, 找上了尹蒼天。

古無語帶莫孟二人到丐幫在撫順的分舵, 丐幫弟子見幫主到來, 馬上齊呼幫主, 這兒少說也有百來人, 這一同呼喊, 實是震耳欲聾, 古無語用手指刮了刮耳孔, 高聲道:「各位兄弟, 平素我視你們為我出死入生的兄弟, 因此免去了對幫主的跪拜之禮, 但我身旁這小兄弟乃是老況幫主的弟子, 也是我唯一的師弟, 換言之便是你們的師叔, 如此說來, 這禮數就不可缺了, 快跪下叩見師叔吧。」  眾弟子雖見莫欺年紀甚少, 但既是幫主之令, 那敢違逆, 連忙跪下叩首, 莫欺登感忙亂, 連忙呼道:「不用多禮, 快快請起。」  

擾攘了一輪後, 古無語便帶莫孟二人進了一間房間, 丐幫分舵內並無桌椅, 古無語一屁股便坐在地上, 莫欺想也不想, 也跟着坐地, 孟古雪雪想了一回, 也在莫欺的身旁坐下。

古無語道:「師弟, 自從師父傳位於我後, 我便再沒見過他了, 不知他老人家現下如何?  身體還康健麽?」  莫欺笑道:「老伯伯他精壯得緊, 目下正在一間客棧當一名廚子。」  古無語哈哈笑道:「那間客棧的客人真個兒有口福啊, 師父的手藝我已許久沒嚐過了, 如今想起, 唾液都流滿一地哩, 哈哈哈。」 

猛然間雙手又不斷顫抖, 連忙拔開掛在腰間葫蘆的塞子, 提起葫蘆骨碌碌的喝了一大口烈酒, 待他呼出一口氣後, 雙手瞬即回復正常。

古無語驀地心念一動, 道:「剛才你稱呼師父為老伯伯, 你沒有正式和他行師徒之禮麽?」  莫欺道:「此事說來話長。」  當下便把雪山寨和諾言城交戰的事說了,  隨即把老況交給他的破玉掏出, 交給了古無語。

古無語接過那塊破玉, 往事紛至沓來, 當年老況傳了他打狗棒法後, 逼他每天和自己交手, 倘若得勝, 便傳他丐幫幫主之位, 若終不能勝, 則解散丐幫, 想丐幫已有百年歷史, 焉能隨便解散?  且他一向視幫眾如兄弟, 倘若丐幫就此解散, 兄弟們往後何去何從?  但瞧老況儼然的樣子, 並不像在說笑, 古無語思忖再三, 只好全力和老況一戰, 結果這一戰竟戰了一個多月, 這一戰老況並未用上打狗棒法, 只以乞兒棒法和其他門派的棍招應戰, 但老況棍招綿密, 滴水不漏, 古無語施展了渾身解數, 殫精力竭, 方在最後一天以打狗棒法最後一式獲勝, 由於他使力過猛, 綠玉杖重重砸在老況的肩頭, 登教綠玉杖裂了一塊出來, 老況見徒兒有如此成績, 甚感滿意, 便把那破玉放在身邊以作紀念。

古無語聽罷莫欺敍述的諾言城之戰, 點頭道:「師父並非拘泥於師徒名份之人, 且當時又有雪山寨入侵的燃眉之急, 因此師父便把擒龍爪法傳將給你,  這擒龍爪法我也曾修習, 只是無論如何也學不會, 看來每個人天資迥異, 習武的路子便不盡相同, 但你既是學過了師父的功夫, 也算是我的師弟了, 對了, 你們兩人叫甚麼名字?」  孟古雪雪忖道:「以前所用的漢人名字是絶對不能再用, 既是如此, 何不就說我的真實姓名?」  當下便道:「本格格是葉赫那拉孟古雪雪。」  古無語點了點頭, 道:「原來是女真人。」  也沒有再深究下去, 只待莫欺說出姓名, 莫欺道:「我姓莫, 單名一個欺字。」  古無語拍手道:「這名字好, 寧欺白髮翁, 莫欺少年窮, 好有大志的名字。」  莫欺不由得一怔, 當年他母親為他取名莫欺, 盼他能莫教別人受到欺侮, 後來離開諾言城時, 老況又以他的名字, 勸戒他莫欺騙自己, 如今古無語又以自己的名字, 加上了另一層意思, 當下一股無比的親切感莫名湧起, 但覺古無語便和自己家人一般無異。  古無語又喝了一口酒, 隨即想起一事, 問道:「師弟, 剛才我明明可以把對方其中一人擊斃, 說起這人, 他的太極修為倒是極高, 但卻教師弟你出手救了, 不知師弟可否說出其中原委?」

莫欺道:「實不相瞞, 剛才那人是我結拜大哥, 因此我不得不出手相救。」  古無語萬料不到事實竟是如此, 不由得錯愕萬分, 失聲道:「他既是你拜了把子的兄弟, 那他為何幫尹蒼天對付你們?  你倆又何以交上了手?」  莫欺道:「箇中原因, 我也茫無頭緒, 但我堅信大哥此舉必有深意, 往後他定會向我解釋清楚的。」  古無語又仰天打了個哈哈:「好有義氣的漢子, 這才是江湖兒女, 我有你這樣子的一位師弟, 與有榮焉。」  說罷又豪飲一口, 莫欺得他讚許, 面上一紅, 孟古雪雪見古無語稱讚莫欺, 甚感得意。
古無語攤開掌中破玉一瞧, 道:「師父着你帶這破玉來找我, 想必有所示下, 師弟但請說來。」  莫欺當下便把鐵指洪那信箋之事說了, 並道:「老伯伯料想那言大爺早晚會帶同援軍攻打諾言城, 因此希望師兄能帶同丐幫弟子前去支援。」  古無語沉吟了一會, 倏地站起身來, 逕自打開房間向外頭的弟子道:「眾弟子聽令, 盡你們所能, 召集各省各縣的丐幫弟子, 前往諾言城會齊。」  莫欺和孟古雪雪也跟着站起, 古無語回身正容道:「師弟, 那言大爺是江湖第一大惡, 雖說已消聲匿跡好些年頭, 但我聽說他在消失之前在關外已是勢力龐大, 因此不能草率了事, 我想師父也是同樣的心思, 才派你來找我的, 此外, 丐幫的主力好手皆在京城, 我必得親身到那兒召集他們, 反正回去諾言城也必得先取道京城, 現下你倆先隨我去一趟, 可好?」  莫欺想起京城的丐幫弟子因為自己同失功力半年, 如今半年之期將屆, 倒也想回去京城瞧一瞧他們, 也好順便再見一見陳宏信這位朋友, 更可再回去探查小月的下落, 一舉三得, 自然一口答應, 孟古雪雪更是急欲回去一瞧多年後的京城景況, 見莫欺沒有多作阻攔, 以為他希望自己留在身邊, 才沒有再逼她回去, 心中歡喜無限, 卻不知莫欺心中既想着秦鑽之事, 又想着諾言城之事, 更掛念小月之事, 對孟古雪雪的事便沒有再放在心上了。

古無語給各兄弟三天時間處理各種事宜, 自己亦四處奔走作出各種調度, 這三天之內也不時問孟古雪雪拿酒錢去酒館買酒, 弄得孟古雪雪又好氣又好笑, 但她知道古無語是莫欺的師兄, 所謂愛屋及烏, 自是慷慨解囊, 這邊廂丐幫正四處奔波, 整裝待發, 卻不知京城那邊正發生連串大事, 丐幫於京城的總舵正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