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故><打到飛起>英雄莫欺

第63章 - 第二十二章 酗酒怪丐

孟古雪雪面上略現紅暈, 結結巴巴地道:「本, 本格格好多年沒回京城了, 心想, 心想回去瞧上一瞧, 也是好的。」  莫欺點了點頭, 卻猛然省起一事, 不住價的搖頭, 孟古雪雪見他如此憨態, 笑得前合後仰, 花枝亂顫。

莫欺緊張地道:「師叔姐姐, 你忘了你是不可入關的麽?  你一踏步關內, 皇帝便會派人來捉你的, 你怎可以身犯險?  還是快些兒回去, 好生待在葉赫部吧。」  孟古雪雪低下頭來, 雙手弄着自己的衣角, 幽幽地道:「有你在本格格的身邊, 我又何須害怕?」

莫欺似是聽不出這話的真義, 只一味搖頭道:「師叔姐姐, 這你就不知道了, 關內有很多高手的功力皆是不容小覷, 不說別的, 單說崑崙派的掌門尹蒼天, 我便三番四次敗在他的手上, 而他也是要捉你和師公的人, 萬一我倆遇上了他, 我可沒自信能保你周全。」  孟古雪雪見莫欺聽不出自己話中之意, 微嗔道:「我倆師叔侄聯手, 你還怕打不過他麽?」  莫欺還是搖頭道:「不行, 不行, 朝廷人多勢眾……. 」

正當兩人爭辯之際, 一名蓬頭垢面, 形容腌臢的叫化緩緩走近, 在兩人騎前道:「這位相公和這位姑娘, 且先莫爭吵, 聽小弟一言。」 兩人隨即向那叫化瞧去, 見他約莫三十多歲年紀, 身上掛着個酒葫蘆, 此刻正雙手抖震, 鼻水直流, 狀甚痛苦, 孟古雪雪不由得秀眉緊蹙, 莫欺則動了惻隱之心, 忖道:「瞧他的樣子怪可憐的, 看在大家皆是叫化的份上, 如他有何急難, 能幫則幫, 也是好的。」  便拱手道:「這位兄台, 有何事能用得着在下麽?」

那叫化顫聲道:「這位相公, 小弟已一整天沒酒下肚了, 此刻肚內酒蟲正在我腸管裡鑽來鑽去, 教我好不難受, 求相公行行好, 施捨個酒錢, 好救一救我的性命。」  莫欺不由得啼笑皆非, 想他自小以乞討為生, 對他來說, 沒有比填飽肚腹更為重要之事, 但這叫化卻竟一上來便自問酒錢, 如此好酒成性之人, 他生平中從所未見。

莫欺打開錢袋一瞧, 發現裡頭滿滿的都是錢致所贈的銀両, 而自己的工錢和陳宏信所贈的銀錢已所餘無幾, 只得向那叫化莞爾一笑道:「對不住, 在下欠缺銀錢, 請見諒。」  那叫化斜眼瞧向莫欺那錢袋, 抱怨道:「這位相公, 瞧你錢袋如此鼓脹, 分明滿滿的都是碎錢, 怎可這般吝嗇?  難不成你竟見死不救, 任由我給酒蟲咬死麽?」  莫欺不尷不尬的道:「實在抱歉, 這裡頭雖滿是銀錢, 可卻是他人之物, 在下不敢動輒動用, 敬請尊兄原諒則個。」

那叫化雙手越抖越是厲害, 顫聲道:「相公, 這酒蟲咬得我實在難受, 這銀錢先借我一下, 我往後定當歸還。」  說罷那發抖的手突然伸出, 幌了一幌, 竟快速無比地抓向莫欺的錢袋, 這出手實在快得出奇, 孟古雪雪一直注視這無賴叫化, 可竟瞧不出他是如何出手, 孟古雪雪自少曾接受其父無數鍛鍊目力的訓練, 可說一條頭毛在他身邊飄過她也能馬上察知, 然而此刻他連那叫化的爪影也是瞧不清楚, 可見那叫化出手是何等快疾。

莫欺突感一股強勁氣流猛衝自己, 自然而然地順着那股氣流自外而內出爪, 眼看便要抓住來爪, 那叫化「噫」了一聲, 發抖的手又幌了一幌, 莫欺這一抓竟爾抓了個空, 這次換莫欺「噫」了一聲, 再瞧那叫化時, 但見他兀自雙手顫抖, 手抺鼻涕, 好似剛才甚麼事也未曾發生過一般, 莫欺暗忖道:「剛才這叫化明明抓勢已老, 新力未生, 卻怎地可這般快收爪?  且他收爪的流勢比出爪的流勢快上不知多少倍, 連我也不及順着他收爪的流向再行出爪, 這是何等驚人的速度?  這叫化到底是誰?  何以有這麼大的本領?  莫非……。」

這時孟古雪雪已掏出碎錢, 放在手心伸出, 撅着嘴道:「這兒有些銀錢, 夠你買酒有餘了, 你便拿去吧。」  孟古雪雪這撅嘴表情實是極盡嬌美之能事, 莫欺雖心有所屬, 也不禁為之怦然心動, 然而那叫化卻恍如不見, 只管拿走他手上銀錢, 大嚷道:「多謝姑娘施捨買酒錢, 願你和你丈夫諸事平順, 逢凶化吉。」  孟古雪雪面上一紅, 心中暗喜, 但嘴裡還是呸了一聲, 道:「叫化子拿了酒錢便快買酒去, 別在這兒說話不乾不淨。」

那叫化向他們打了個揖, 轉頭而走, 一邊走着醉步一邊唱歌, 唱的卻是唐朝王維的少年行:「新豐美酒鬥十千, 咸陽游俠多少年。  相逢意氣為君飲, 繫馬高樓垂柳邊。」 

莫欺聽得他唱得豪邁奔放, 豪意頓生, 心中忖道:「瞧這兄台武功氣慨, 決非尋常人物, 難道碰巧遇上了老伯伯的徒弟古無語古幫主?」  此念頭一起, 便想叫住那叫化, 可縱眼望去, 那叫化已倏然消失, 影踪不見, 莫欺不由得納罕:「好快的輕功。」

孟古雪雪也為之瞠目結舌, 訝道:「瞧不出這步搖手抖的叫化子竟是個高人, 本格格這回重返江湖, 便得見一位高人了, 師侄, 江湖上真有這麼多強人麽?」  莫欺想起自己在陳氏鏢局惡鬥崆峒派石尊道和倭人田長信, 又想起三番四次在崑崙派尹蒼天手上大栽筋斗, 更想起在葉赫部和阿凡的大戰, 點頭道:「江湖上能人真的多如恒河沙數, 因此你還是快些兒回去吧, 別讓師公擔心了。」  孟古雪雪撅嘴道:「本格格才不回去哩, 江湖上有如許多的強人, 關內想必精彩得緊, 本格格如何能不闖他一闖?」  說罷拍馬急行, 莫欺從後追趕, 心想務必要勸她回去, 否則若出了甚麼岔子, 卻是如何向師公交待?  兩人一先一後快馬前行, 倏忽間進入了撫順馬市, 到得馬市, 孟古雪雪終究肯勒停了馬,  靜等莫欺前來, 莫欺追上來後, 孟古雪雪似笑非笑地道:「料不到你武功這麼強, 馬術卻是如此不濟, 有空的話定要訓練你一下。」  莫欺沒好氣地道:「還說這些幹麽?  你現下處境危險得緊, 快回去葉赫部才是正經。」  孟古雪雪輕聲道:「師侄, 你就別再嚕唆了, 你不說, 本格格又不說, 有誰會知道咱們是天山派的, 反正都進關了, 那就先在此玩一忽兒吧, 這當兒本格格的肚子餓得要命, 還是快些找家客店打尖醫肚吧。」  莫欺猛搖其頭, 道:「我沒錢打尖。」  孟古雪雪吃吃笑道:「本格格還道是甚麼回事, 你還怕本格格會沒錢麽?」  瞥眼間見前方有家客店, 也不等莫欺接口, 便拍馬前去, 莫欺拿她沒法, 只好從後跟隨。

兩人在客店前繫好了馬, 雙雙進入客店, 在靠門口的一張桌子坐下, 兩人叫了店伴過來, 孟古雪雪隨即點了不少名菜, 莫欺則只點了碗麵條, 未幾, 店伴端上熱騰騰的飯菜, 孟古雪雪當即大嚼起來, 莫欺卻只顧喫自己的那碗麵條, 孟古雪雪嗔道:「本格格點的飯菜是臭的麽?  你怎麼一點都不喫?」  莫欺道:「無功不受祿, 我在葉赫部已受了師公的熱情款待, 此刻怎可又無故受你的恩惠?」  孟古雪雪微愠道:「你和本格格是同一派的,  本格格又是你的師叔, 有必要分得這麼清楚麽?」

莫欺正想答話, 忽聽得外頭的馬蹄聲和腳步聲如雷響起, 莫欺暗叫不好, 馬上站起身來, 孟古雪雪登感驚訝, 畢竟她離開京城已久, 雖也曾在女真經歷無數戰役, 但終究是在葉赫部的護庇之下, 因此危機意識遠比莫欺薄弱, 莫欺忙不迭抓住她的手腕, 急叫:「有軍隊正朝這兒過來, 快走。」  拉着孟古雪雪朝客店門口走去, 可終是遲了一步, 門外已出現幾十匹快騎, 莫欺瞥眼間認得其中兩騎正是李成梁和尹蒼天, 心中暗暗叫苦, 他曾三度敗在尹蒼天之手, 心中對此人實是又敬又畏, 實不想和他硬碰, 當下拉着孟古雪雪施展輕功, 一口氣躍上了客店的頂層。

兩人一到頂層, 耳邊猛然響起一把熟悉的聲音在唱道:「舉世混濁我獨清, 眾人皆醉我獨醒。」  卻是剛才在關外遇到的酗酒怪丐, 估計他是拿了孟古雪雪的酒錢, 在此享受杯中之物, 只見他頭腦伏在桌上, 面紅眼瞇, 嘴邊有一樽傾倒了的酒壺, 分明已喝得酩酊大醉, 只是在此唱着醉歌而已, 此刻形勢凶險, 莫欺也無暇理他, 和孟古雪雪飛身跳出窗外, 再在空中一個翻身, 雙雙翻上屋頂, 莫欺不敢久留, 連忙展開輕功, 拉着孟古雪雪朝南方沒命價狂奔。

孟古雪雪見莫欺一直牽着自己的手, 一陣陣暖意直衝心頭, 教她心中甜蜜無限, 忖道:「她一見有軍隊前來, 便怕我給明帝捉去, 他如此緊張於我, 我這一生是跟定了他了。」

驀地裡旁邊一條灰影掠起, 瞬即擋在兩人之前, 莫欺和孟古雪雪立時剎住腳步, 定眼一瞧, 眼前的人非他, 正是崑崙派掌門尹蒼天, 莫欺和他相距不過二十步, 雙目一接觸他的眼神, 不由自主渾身發抖, 手心冒汗。

孟古雪雪也感到莫欺對敵人的害怕, 對莫欺道:「師侄, 何用如此害怕這道士?  咱倆以二敵一, 還怕打不過他麽?」  莫欺顫聲道:「你不知道他的可怕, 這兒由我擋住, 你快走, 回去找師公。」  孟古雪雪心頭有氣:「本格格豈是臨陣退縮, 貪生怕死之人, 我們聯手全力對敵, 管教他敗陣而逃。」  尹蒼天見莫欺身邊多了一個國色天香的美女, 也不由得一怔, 但聽得孟古雪雪之言, 卻不禁冷笑道:「想貧道敗陣而逃, 即令合你二人之力, 恐怕也沒有這個本事。」

孟古雪雪掙脫莫欺的手, 左手前抺, 右手拔劍, 隨即有一道霜氣自她左手冒出, 尹蒼天見前方霜氣敝目, 雖驚不亂, 虎目圓睜, 大喝一聲, 那道霜氣登時隨着那聲大喝飄散, 但見孟古雪雪已身隨劍起, 一道匹練般的劍勁從斜刺裡刺來, 尹蒼天冷笑道:「花招百出, 華而不實。」  一記伏羲掌打出, 孟古雪雪的劍立時片片斷裂, 她亦受不住尹蒼天強橫的內力, 向後踉蹌後退, 幸有莫欺從後抱住, 原地裡轉了一圈, 化去了大部分掌力, 孟古雪雪方保無事。

尹蒼天嘿嘿笑道:「果然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好色之徒, 好不風流啊。」  莫欺恨他出手狠辣, 一聲呼嘯, 藍氣綻現, 雙爪連環打出, 尹蒼天不禁眉頭一皺, 忖道:「怎地不見他一陣子, 功力又有進境了?  看來此人必成我心腹大患, 今兒必得除之。」

眼看莫欺雙爪快將攻至, 連忙施展有巢縱樹術, 向後縱退, 孟古雪雪見他後退, 把手中斷劍運勁擲出, 尹蒼天不虞她有此一着, 慌忙扭身避過, 可避過了孟古雪雪的飛劍, 莫欺的雙爪又至, 尹蒼天大為憤怒, 大喝一聲, 雙掌齊出, 莫欺知他伏羲掌厲害, 不敢硬接, 連轉身位, 堪堪避過了他強勁無儔的伏羲掌勁。

孟古雪雪見莫欺似對尹蒼天甚為忌憚, 心中大是不以為然, 所謂初生之犢, 豈會畏虎?  但聽她嬌叱一聲, 額角隱現藍氣, 雙掌呼呼打出, 竟也甚為沉洪, 尹蒼天怵然一驚, 忖道:「料不到這美人兒也不是易與之輩, 且瞧她武功家數分明與這淫賊同屬一路, 哼哼, 以為多了個幫手便能勝我?  可太少瞧了崑崙派的武功了。」

尹蒼天猛喝一聲, 以伏羲掌逼退了二人, 再雙掌朝下平胸而放, 下移丹田, 莫欺一見他此架式, 心中叫糟, 一手拉住孟古雪雪, 急道:「快走。」  孟古雪雪那裡肯聽, 甩開莫欺的手, 向前展開破冰掌法。

但聽得蓬的一聲, 尹蒼天舞着兩團火焰迎向孟古雪雪破冰掌, 孟古雪雪幾曾見過如斯詭異的掌法?  心中先自怯了, 且尹蒼天掌力何等驚人?  孟古雪雪如何抵敵?  戰不了幾個回合, 孟古雪雪已是左支右絀, 後退連連。

莫欺見孟古雪雪根本難敵, 連忙上前接去尹蒼天大部分掌力, 饒是如此, 孟古雪雪還是感到胸口鬱悶, 好生難受, 心道:「怪不得師侄不想我和這惡道交手, 料不到他竟是如此厲害, 合我們二人之力, 卻還是處於下風, 這卻是如何是好?  如何才能救得了師侄?」  在此危難之中, 她心中只記掛着莫欺的安危, 對自己的性命卻是毫不在乎。

三人騰拿來去, 躍高竄低, 轉眼間已交了百來招, 尹蒼天內力似是綿長不絶, 掌力和一開始時並無兩樣, 反之莫欺和孟古雪雪一上手便全力施為, 此刻已是氣勁不繼, 只是在苦苦支撐。

莫欺和孟古雪雪情知戰敗只是早晚的事情, 心中不由得大急, 莫欺忖道:「師公待我這麽好, 我豈能讓師叔姐姐命喪此間, 拼了這條小命也必得和這惡道同歸於盡, 好教師叔姐姐毫髮無損回到師公身邊。」

一念及此, 便閃身到孟古雪雪之前, 更催谷爪力, 抵擋尹蒼天那混合了火炎焱燚的伏羲掌力, 孟古雪雪見莫欺在自己身前, 教她無法出招, 便閃身向左, 然而莫欺如有後眼, 也跟着左移, 孟古雪雪心中焦急, 向右虛幌, 再向左移, 可在莫欺心眼之下, 又如何騙得了他?  莫欺再向左移出一步, 又再擋在孟古雪雪之前。  

孟古雪雪不禁氣憤頓足, 莫欺大叫道:「師叔姐姐, 下面還有一整隊軍兵, 你幫我下去對付他們, 這尹蒼天由我來抵擋。」  尹蒼天冷笑道:「想走, 可沒那麼容易, 除非你能說出努爾哈赤三兄弟的藏身之處, 否則你兩人皆須殞命於此。」

莫欺暗喜道:「看來他並未知曉努爾哈赤兄弟業已返回赫圖阿拉城, 如此甚好。」  口中卻道:「要我出賣兄弟?  卻是休想。」  尹蒼天獰笑道:「好, 瞧你如此護着這女娃兒, 貧道便先捉了她, 教他給明兵蹂躪一番, 再取她性命, 瞧你是說還是不說?」  伏羲掌加勁打出, 莫欺但感前方重壓如山, 終究抵擋不住, 向後彈開, 孟古雪雪在他身後, 被他一撞, 向後仰天而倒。

莫欺摔在丈許之外的屋脊上, 骨碌碌的向下而滾, 眼看便要掉落大街上, 就在這當兒, 一道身影掠起, 一把抓住了莫欺, 把他平平穩穩的放在瓦面上, 這一下登教場中三人大吃一驚, 以孟古雪雪目力之佳, 以莫欺心眼之強, 竟也瞧不清來者的身影, 只有尹蒼天能勉強瞧清, 心中不禁嘀咕:「怎麼又殺出了個程咬金?」  眾人定一定神, 卻見一名叫化正如卧佛般躺在場心, 正自顧自地拿着酒壺喫酒, 好似剛才甚麼事也未曾發生過一般, 尹蒼天仰天打了個哈哈, 道:「古幫主好有閒情逸緻啊, 喫酒喫到屋頂上來了。」  此叫化正是鼎鼎大名的現任丐幫幫主古無語, 但見他聽了尹蒼天之言, 竟爾不作理睬, 只顧拿着酒壺自個兒喫酒。  尹蒼天不禁心頭有氣, 道:「古幫主, 明月幾時有, 無語問蒼天, 貧道與你齊名於天下, 你瞧不起貧道, 也是瞧不起你自己, 也罷, 今兒請你給貧道些許臉面, 不要管上此事, 貧道此刻乃有皇命在身, 茲事體大, 否則若惹怒了朝廷, 大家也不好過。」

古無語喫了一口酒, 含糊地道:「甚麼朝廷?  甚麼皇命?  那有甚麼要緊的?  天大地大, 喫酒最大。」  說罷又喫一口。  尹蒼天感覺不出他氣勢強弱, 不知他武功深淺, 但想他是丐幫之主, 又與自己齊名, 想來不會是庸手, 正所謂敵不動我不動, 在未知敵人底蘊之前, 實不想輕率出手。

這時莫欺已爬起身來, 古無語陡然雙目一睜, 叫道:「你倆快走。」  莫欺立時握着孟古雪雪的手, 轉身急逃, 尹蒼天大喝道:「誰也不許走。」  一記伏羲掌轟向古無語, 同時施展有巢縱樹術, 急追莫孟二人, 古無語見伏羲掌快將及身, 倏然彈起, 這一掌轟在瓦面之上, 轟得瓦片片片碎裂, 古無語在空中廻身掃腿, 掃向被轟起的瓦片, 數十片瓦片登時激射向尹蒼天, 尹蒼天料不到他出手竟是如此之快, 只得轉身打出伏羲掌, 把來瓦轟成粉碎, 就這樣一慢, 古無語已如大鵬展翅般撲來, 酒壺對着尹蒼天兜頭砸下, 尹蒼天立時以有巢縱樹術向後縱開, 可古無語亦以尋狗步法如影隨形追上, 酒壺離尹蒼天的頭額不過一寸。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