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故><打到飛起>英雄莫欺

第53章 - 第十二章 再戰蒼天

塔克世怒氣沖天, 目眥欲裂, 尹蒼天感到塔克世殺意濃烈, 可他毫不畏懼, 這次雙手齊揮, 兩聲慘叫先後發出, 塔克世聞之, 心寒, 憤怒, 酸楚集於一身, 精神幾近崩潰, 便要過去和尹蒼天拼個死活。

陡然間, 急驟的馬蹄聲紛而沓至, 眾人遙望遠方, 卻見一隊人馬快步趕來, 為首三人不住價喊道:「瑪法, 阿瑪, 我來也。」  正是努爾哈赤三兄弟, 塔克世見兒子來救, 心想父親覺昌安的安危較為要緊, 便揹起了他, 拔腿朝來軍方向奔出, 尹蒼天一個閃身, 便擋在兩人之前, 雙手再揮, 又有兩名女真士兵不明不白而死。

塔克世顧念父親安危, 不想與他多作糾纏, 便想尋隙繞過, 但不論塔克世如何轉換身位, 尹蒼天就在跟前, 且他雙手不斷揮舞, 不少女真士兵在他雙手揮舞之間慘遭毒手。

這時努爾哈赤軍隊業已逼近, 陡然間分為兩隊, 右方一隊為首者強壯肩橫, 手執厚背大刀, 衝向圍着女真士兵的明軍, 但見他出刀奇快, 手起刀落, 霎時間腦袋橫飛, 血肉噴濺, 此人是努爾哈赤的近身兼好友, 名叫額亦都, 額亦都武功不弱, 騎術精湛, 明軍頓時被他殺得雞飛狗走。

另一隊自是努爾哈赤主軍, 大軍直朝李成梁陣營而來, 李成梁和尼堪外蘭上馬領軍迎戰, 努爾哈赤和李成梁交上了手, 努爾哈赤大聲喊問:「總兵大人, 我們愛新覺羅家族一向對大明唯命是從, 我更曾侍候你多年, 為何今兒竟使計對付我瑪法和阿瑪?」  李成梁自知理虧, 刀招頓緩, 嘆道:「對付你們, 我心中也不好受, 無奈皇命難違, 為臣者不得不從。」  努爾哈赤怒道:「假仁假義, 你和大明狗皇帝沒個好人。」  說話間刀招更趨嚴密, 一個救父心切, 一個於心有愧, 登時高下立見, 李成梁敵他不過, 調轉馬頭回營。

那邊廂舒爾哈齊和雅爾哈齊雙戰尼堪外蘭, 尼堪外蘭雖曾經歷不少戰事, 但近年好使權術, 養尊處優, 反之舒爾哈齊兩兄弟年少力壯, 訓練有素, 直殺得尼堪外蘭毫無還手之力, 戰了幾個回合, 尼堪外蘭心知亳無勝望, 把手中刀擲出, 便趁機逃回明軍大營。

尹蒼天見己方相繼敗陣, 忖道:「千辛萬苦, 才誘得覺昌安父子到來, 豈可就此放棄?  其他人貧道大可不理, 但這兩父子卻是放不得。」  思念及此, 雙爪逕向覺昌安父子抓去, 陡地一人飛撲而至, 雙爪連環攻向尹蒼天, 尹蒼天見爪影飄飄, 攻勢勁急, 其勢不能不避, 當即使出遠古有巢氏的獨門輕功「有巢縱樹術」連轉身位, 那人的爪法雖快猛兼備, 可卻奈何尹蒼天不得。

出爪營救者自然便是莫欺, 他隨努爾哈赤大軍而來, 早已瞧見尹蒼天的灰色身影, 他曾連續兩次敗於尹蒼天手上, 每次皆吃盡了苦頭, 心中隱隱對他心生害怕, 但眼見眾人皆拼死救人, 自己豈可因懼畏縮, 眼下見尹蒼天出手對付覺昌安父子, 也不知他所出的是否殺招, 登時出手相救, 此刻莫欺心中俠義之心一起, 害怕之心立時去了泰半。

尹蒼天一瞧清來人, 當即大喝道:「原來又是你這個登徒浪子, 好色之徒, 當是嫌貧道上兩回教訓得你不夠, 此刻又來討打。」  使出伏羲掌法, 掌風呼呼而至, 莫欺上回使出擒龍爪法對戰尹蒼天時, 着了他的道兒, 這回毅然棄用擒龍爪法, 更模仿當日諾言城大戰中計不從所用的無堅不催神爪出招, 雖說只得其形而不得其實, 但他有擒龍爪法為基礎, 且功力已比上回對戰尹蒼天高出不知凡幾, 但見莫欺出招攻守進退, 兼而有之, 霎時間砰砰嘭嘭的已和尹蒼天交了不知多少招了。

尹蒼天心頭大震, 心想前兩回這小子壓根兒無法抵住自己的掌力, 怎地此刻竟能接得住自己如此多招?  卻不知莫欺這時氣血翻滾, 內息不順, 極不好受, 只是一心為救覺昌安兩父子, 強自支撐, 硬接尹蒼天那無匹掌勁罷了。

再鬥幾個回合, 莫欺出招漸緩, 爪勁轉弱, 尹蒼天的伏義掌勁卻毫無衰弱之象, 當下莫欺連遇險招, 然心中卻不得不暗暗佩服尹蒼天的了得。

莫欺被尹蒼天逼得連連後退, 可亦把尹蒼天引開一旁, 舒爾哈齊和雅爾哈齊覷準時機, 一人一個, 把他們的瑪法和阿瑪拉將上馬, 努爾哈赤亦拍馬奔向尹蒼天, 舉刀向他背心便劈, 尹蒼天瞧也不瞧努爾哈赤一眼, 反手一彈, 努爾哈赤如遭電擊, 手中刀登時脫手, 尹蒼天正想回身給予努爾哈赤致命一擊, 莫欺見刻不容緩, 運起九重靈天罡氣, 霎時間滿面藍氣, 氣勢逼人, 雙爪向前一推, 爪風強勁, 風勢吹得尹蒼天的衣衫毛髮獵獵作響, 尹蒼天本可硬接, 但他不想為了這小子無故受傷, 當即施展有巢縱樹術, 閃身避開, 莫欺這雷霆雙爪登時打了個空, 努爾哈赤見尹蒼天避退, 俯身抓住莫欺的後領, 用力一拉, 把他拉將上馬, 隨即策馬急奔, 這時額亦都已救回不少女真士兵回來, 努爾哈赤三兄弟救人成功, 歸入大隊, 合兵向北逃遁。

塔克世急道:「現下阿瑪傷勢嚴重, 須得就近找個地方讓他養傷, 否則性命堪憂。」  努爾哈赤道:「咱們先去古勒寨, 一來可讓瑪法安頓養傷, 二來我們兵力不足, 必得和姑丈合兵, 方可抵抗明軍。」  塔克世深感有理, 大軍便直向古勒寨而去。

 
尹蒼天, 李成梁和尼堪外蘭回入主帳, 尹蒼天指着李成梁罵道:「你李成梁的軍隊不是戰績彪炳, 攻無不克麽?  怎地今兒一支女真小隊, 便可在明軍之中予取予奪?  是否因為你有心放人, 抗旨不遵?」  李成梁半跪在地, 道:「尹掌門, 剛才敵軍巧施奇襲, 殺我軍一個猝不及防, 且他們目的只為救人, 目的一達, 便即退走, 倏來倏去, 致令我軍無法反擊, 至於甚麼抗旨放人, 更無此事, 下官對大明忠心耿耿, 可昭日月, 望掌門爺明鑑。」  尹蒼天拍桌怒道:「此事你責無旁貸, 貧道定必上報此事, 瞧萬歲爺如何懲治於你。」  尼堪外蘭奸笑道:「掌門爺何須動怒?  目下覺昌安身受重傷, 塔克世定必想法醫治, 依我所料不差, 他們定會投奔古勒寨, 何不趁此時機, 給總兵大人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  倘若他帶兵拔了古勒寨, 擒得覺昌安父子, 那自然相安無事, 反之, 便証明他有心叛國, 到時再上報他抗旨叛國之罪不遲。」  李成梁直聽得冷汗直冒, 要知抗旨叛國等同抄家滅族, 其時已非他一人之事, 而是九族的存亡, 這個尼堪外蘭明幫暗害, 權術之精, 用心之毒, 李成梁難及萬一。

此刻形格勢禁, 李成梁向尹蒼天拱手道:「尼堪外蘭所言甚是, 請掌門爺給我一個將功抵過的機會, 我此刻便去整頓大軍, 移平古勒寨。」  尹蒼天道:「既是總兵大人求貧道賜予機會, 貧道亦非無情之人, 此刻便准你立功補過, 快出去準備出兵, 貧道亦會隨軍出戰, 明兒這個時候, 我要覺昌安父子重現在貧道的跟前, 知道麽?」  李成梁應諾, 出帳而去。

 
塔克世等人到了古勒寨, 阿臺見是岳父覺昌安來了, 連忙出寨相迎, 卻見覺昌安傷勢嚴重, 頓感憂心, 慌忙引他們入寨, 找寨中醫術最精湛的大夫為其診治, 塔克世亦將事發經過說與給阿臺和阿海兩兄弟知曉, 兩兄弟本就和李成梁有不共載天之仇, 此刻更是煽風點火, 火上加油, 登教他們怒髮沖天, 拍桌狂罵。

努爾哈赤對阿臺道:「姑丈, 李成梁那廝曾向我透露, 此番對付我等乃是出於皇命, 依我估算, 他不會就此干休, 恐怕須臾便至, 咱們必得先作準備, 以免被他們殺了個措手不及。」  阿臺點頭稱是, 和其弟阿海出外調兵遣將, 加強防衛, 準備和李成梁大幹一場。

不覺暮色四起, 覺昌安兀自未醒, 莫欺為他貫功推拿護住心脈, 幸虧尹蒼天為套消息, 只用了三分功力, 饒是如此, 覺昌安亦是受傷不輕, 塔克世憤然道:「那個天殺的阿其那尹蒼天是何許人也?  那個甚麽靈天門又是啥玩意兒? 怎地和我父子倆扯上關係?」  莫欺當下便告訴他有關天山派靈天門和邪地門之事, 也告訴他攻打諾言城的計不從正是邪地門的人, 又將此前兩度和尹蒼天交手等情說了, 塔克世聽罷, 還是摸不着頭腦, 無法將所有事情串連起來。  莫欺嘆道:「倘若我大哥秦鑽在此的話, 那可有多好?  以他的聰明才智, 或能推斷出事情的大概也未可知。」 

整夜無話, 次晨眾人探視覺昌安狀況, 見他面色漸見紅潤, 各人心中稍慰, 但他畢竟未曾醒轉, 因此眾人未能完全寛心, 努爾哈赤向塔克世道:「阿瑪, 看來瑪法性命該當無礙, 咱們在這再耽過兩三天, 待瑪法休息充足了, 咱們便得先回赫圖阿拉, 畢竟這兒不是久留之地。」  塔克世皺眉道:「我明白你的意思, 可我們走了, 阿臺和阿海勢孤力弱, 卻如何和李成梁那廝戰鬥?」  努爾哈赤道:「即算我們留此, 也不見得能和李成梁一戰, 況且他們的目標是要從瑪法和阿瑪的口中得知那甚麼葉掌門的下落, 並非真個兒要對付阿臺姑丈, 咱們走後, 李成梁會視姑丈為引出我等的誘餌, 不會輕易殺之, 總而言之, 咱們離開此地方為上策。」  塔克世思前想後, 覺得努爾哈赤所說的不無道理, 便點頭依他所言, 只待兩三天, 三天之後, 說甚麽也要離開。

可世事豈有如此完美, 李成梁行軍甚速, 這日下午已到古勒寨外, 把古勒寨圍了個水洩不通, 古勒寨士兵高呼酣戰, 拼死頑抗, 戰況甚為激烈。

李成梁陣前指揮, 調兵遣將, 進退合擊, 如兒使臂, 當年王杲智勇雙全, 亦敗在李成梁手上, 如今他的兩個兒子不論謀畧武功, 皆與其父相去甚遠, 如何會是李成梁對手?  只戰了一會, 古勒寨士兵死的死, 傷的傷, 屍積如山, 血流成河。  塔克世見古勒寨士兵無法抵抗, 便想出去和李成梁拼個生死, 努爾哈赤站在牆頭觀察, 見李成梁自南方攻來, 軍容完整, 毫無破綻, 因此力勸其父不要和他硬碰, 更建議以錐形之陣從北邊突圍, 可阿臺和阿海卻不贊同, 呼喝着要和李成梁拼死一戰, 經過多番力勸之下, 兩兄弟方肯聽從努爾哈赤所言, 先留下有用之身, 遲些再報那十年未晚之仇, 當下各人穿好甲冑, 拿好兵器, 準備就緒, 便齊聲呼喊, 直向北面衝去。

這個錐形大陣, 以努爾哈赤三兄弟領軍為尖頭, 塔克世和莫欺則護着覺昌安隨之, 阿臺兩兄弟居陣心, 而額亦都則領軍殿後, 眾人為求逃生, 振臂高呼, 殺聲震天, 李成梁北面大軍見對方如此聲勢, 心中先自怯了, 這時努爾哈赤三兄弟當先衝出, 刀刃過處, 便如斬瓜切菜, 霎時間血花飛濺, 慘叫不斷, 這時李成梁的東軍和西軍也見北軍吃緊, 連忙合攏來援, 阿臺正好迎上東軍, 而阿海則碰上西軍, 兩面各自廝殺, 直殺得天昏地暗, 日月無光。

李成梁忙引着南軍從後掩上, 額亦都命己軍弧形散開, 以此將李軍慢慢引入陣心, 其時便可圍兵攻之, 李成梁行軍多年, 豈會不知此陣之意?  當即左手連揮, 做出不同手勢, 李軍驀地裡一分為二, 左右兩邊從外圍迂迴直取額亦都主軍, 額亦都料不到他竟能於彈指間變陣, 此刻己軍要變陣式已然不及, 只好先避其鋒, 領軍且戰且退, 好為前軍和中軍爭取多些時間突圍。

李成梁見這個額亦都顧全大局, 不衝動上前廝拼, 知道此人是個人才, 心中嘆道:「努爾哈赤和額亦都皆是人才, 本可為我大明所用, 可是時勢所逼, 非殺之不可, 實在可惜可嘆。」  心中雖是婉惜, 可手中刀卻是不停, 刀光過處, 把對方大軍殺得人仰馬翻。

這時北軍已是無力抵禦, 陣形略見鬆散, 努爾哈赤漸見曙光, 殺得更形兇狠, 努爾哈赤三兄弟有如一輛急行馬車般把前方物事一個個撞開衝散, 不一會, 敵軍出現好大的一道隙縫, 正可朝之突圍, 三兄弟精神抖擻, 逕向這隙縫處直奔而去。

突有一名士兵輕飄飄的擋在三兄弟之前, 伸出食中兩指向前連點, 努爾哈赤三兄弟如遭電擊, 手中兵刃登時脫手, 三兄弟尚未弄清發生何事, 那士兵已是橫腿一掃, 三兄弟的坐騎登時歪倒, 三兄弟臨危躍開, 在地上翻滾。

塔克世和莫欺一見來人, 齊聲叫道:「尹蒼天?」  原來李成梁早已料到他們會於北面突圍, 於是便請尹蒼天喬裝士兵, 混入北軍, 以此瞞過塔克世和努爾哈赤, 努爾哈赤猝不及防, 中了李成梁的計, 不禁暗罵自己輕率行事。

十數名女真士兵見尹蒼天傷了努爾哈赤三兄弟, 便掄起兵刃, 齊攻向尹蒼天, 尹蒼天見來者人數頗多, 雙手平放胸前, 再向外一翻, 左右手各現一團火焰, 但見他陡然雙手揮舞, 迎向來兵, 眾士兵見他出此怪招, 不禁一愣, 尹蒼天身法快疾, 出手如風, 眾士兵但覺眼前一花, 隨即感到自身傳出一陣焦臭味, 瞧瞧自己時, 才發現身上正被烈火焚燒, 正想滾地撲熄火焰, 卻發現自己竟然動彈不得, 原來早已給人點了穴道, 這一下登教他們大驚慘呼, 嚇出屎尿, 可卻無法可施, 只有眼睜睜的瞧着自己被洪洪烈火活活燒死。

尹蒼天磔磔笑道:「塔克世, 貧道要殺死爾等, 原是易如反掌, 剛才對你三個兒子已是手下留情, 否則以貧道功力, 奪取他們性命絶非難事, 如今在你眼前, 只有一條活路可走, 快快說出葉掌門和他的女兒藏身之處, 只消說出, 馬上放行。」

莫欺見尹蒼天出手殘忍, 早已熱血上湧, 大叫道:「塔克世伯伯, 努爾哈赤兄弟, 我來擋住尹蒼天, 你們和覺昌安老伯伯先行逃走。」  說罷飛身離騎, 撲向尹蒼天, 尹蒼天一見莫欺, 恨得咬牙切齒, 道:「你這個好色賊子, 三番四次壞我好事, 今兒便要你死得難看。」 說話間舞起兩團火焰, 混合伏羲掌法, 向莫欺疾攻, 攻得莫欺踉蹌後退。

努爾哈赤見莫欺正和尹蒼天纏鬥, 當即拉着舒爾哈齊, 搶上莫欺的坐騎, 塔克世也把雅爾哈齊拉上自己的坐騎, 其時覺昌安也在塔克世的坐騎之上, 五人兩馬衝出重圍, 逕往北走, 眼看快要脫困, 豈料山坳處突然轉出了一支軍隊, 為首者卻是尼堪外蘭, 竟是伏兵此處已久, 俟機截殺, 塔克世四父子的心直往下沉, 努爾哈赤大叫道:「阿瑪, 這廝由我和三阿哥對付, 你與瑪法和四阿哥先走。」  一邊說話, 一邊直衝來軍, 他手中刀被尹蒼天打脫, 便在靴筒間拔出匕首, 和來軍血戰。

莫欺和尹蒼天交了十來招, 但感前方的烈火和掌風洶湧而至, 實是難以抵擋, 登感不支, 尹蒼天嘻嘻笑道:「我這下以火炎焱燚加上伏羲掌勁, 管教你命喪此間。」  隨即掌上催勁, 莫欺運起靈天罡氣九重功力, 滿面藍氣, 苦苦支撐。

尹蒼天雙掌翻飛, 火舌亂吐, 莫欺的九重靈天氣根本無法對敵, 莫欺忖道:「倘若今兒我敗給這惡道, 恐怕塔克世伯伯一家人定遭其毒手, 他們一家人義薄雲天, 二話不說, 便答應我義助諾言城, 我如何能讓他們落在這惡道手上?」  思念及此, 陡地大喝一聲, 不退反進, 不再懼怕他的火炎焱燚神功, 以擒龍爪法對敵, 莫欺此刻有九重靈天功力, 尹蒼天終究有所忌憚, 不能給他抓住, 出招威力頓減, 給莫欺着着搶攻, 饒是如此, 尹蒼天尚能守住門戶, 一步不退, 端的是好生了得。 那邊廂努爾哈赤那方雖只有二人一騎, 可尹蒼天曾有明令, 必得生擒愛新覺羅之人, 將來可以他們威逼覺昌安父子說出真相, 因此尼堪外蘭軍隊出招有所顧忌, 要知戰場殺敵, 生死往往在於一線之間, 努爾哈赤兩兄弟為求活命, 那會留情?  轉眼間已殺了不少敵軍, 還奪得敵軍的大刀, 當下刀招展開, 中者立斃, 塔克世三爺孫見努爾哈赤為了他們奮勇殺敵, 心中牽掛, 不肯就走, 尼堪外蘭見狀, 指點大隊繼續圍攻努爾哈赤兩兄弟, 自己則帶了一小隊逕向塔克世三爺孫那邊奔去。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