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故><打到飛起>英雄莫欺

第50章 - 第九章 遠赴建州

只見十五人一同抽出木棒, 內外圈同向左轉, 莫欺見十五人一同推動這蓮花打狗陣, 登感眼花撩亂, 蔣世龍待他們轉了五圈, 大叫道:「外圈出棒。」  即見外圈每兩人以木棒同戳前方內圈一人背部, 但卻仍是保持轉動之勢, 待他們保持如此姿勢再轉十圈後, 蔣世龍又大叫道:「內圈出棒。」  內圈五人立時挺木棒各點向莫欺左右兩胸, 左右兩肩和背門中心, 由於十五人兀自轉動, 莫欺身不由主的跟着那五人自轉, 這回蔣世龍等他們轉了十五個圈後, 大喝道:「一同貫功。」  十五人在轉動之間, 一同提起內力貫功, 霎時之間, 莫欺突感五股外來內力源源不住的注入, 直入丹田, 教他舒暢無比, 好生受用。

陳宏信見此陣如此複雜, 暗暗稱奇, 問莊樹泓道:「莊長老, 何不直接貫功於莫欺?  卻要這般麻煩, 動用蓮花打狗大陣?」  莊長老肅然道:「倘若直接貫功, 怕十五人的功力相加起來, 也未必及得上功力精純的尹蒼天, 但這個蓮花打狗大陣的最後一式「六神打狗」, 會於瞬間倍增內力, 可令六人內力暴升, 如此便可和尹蒼天的功力看齊了。」  陳宏信奇道:「六人?  目下內圈只有五人, 卻何來第六人了?」  話聲一了, 陡聽得蔣世龍在牆頭大喝一聲, 身子拔空而起, 但見他在半空中倒轉身子, 頭下腳上的抽出木棒, 戳向莫欺頭上的百會穴, 隨即身子自我的向左急轉, 同時運氣貫功, 莫欺又感到有一股內勁注入, 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感遍走全身, 說不出的愜意。

陳宏信幾曾見過如斯場面, 不由得手心冒汗, 為場中的人緊張, 猛然間, 竟見莫欺滿面藍氣, 氣勢增強, 更是嘖嘖稱奇, 原來莫欺得眾丐之助, 竟突破了自身界限, 到達靈天罡氣的第九重境界, 他那料得到這次中了尹蒼天的火炎焱燚神功, 竟是塞翁失馬, 焉知非福?

再過一盞茶時間, 行陣完畢, 眾丐頽然坐倒, 莫欺提起右手一瞧, 見那紅線已消弭無形, 登時感動不已, 跪下向眾丐拜倒, 眾丐那敢接受長輩的跪拜, 急忙翻身回拜, 擾攘了一陣方止。

 
次日清早, 莫欺已收拾好行裝, 準備遠赴建州女真, 昨日眾丐虛耗過度, 均在陳家休養, 雖惹來了陳老三的不滿, 但他見眾丐面目猙獰, 惡形惡相,那敢再多說甚麼?  只好自個兒把自己關在房裡, 不敢出來。

莫欺與陳宏信和一眾丐幫兄弟道別, 莫欺道:「倘若這回我到建州女真那邊請得救兵, 便會回來京城再碰一下運氣, 瞧瞧是否能遇上古幫主, 帶他一同回諾言城。」  陳宏信握着莫欺雙手道:「莫兄弟務必歸來, 其時我陳宏信和我鏢局所有鏢師趟子手, 定和你一道去諾言城助陣。」  莊樹泓也上前道:「小師叔, 你回來之日, 即令古幫主尚未回來, 我也會召集附近丐幫各分舵的弟子, 和你一道前去諾言城, 雖說我等目下失去功力, 但勝在人多勢眾, 定教雪山寨那班賊匪和邪地雙煞吃不了兜着走。」  莫欺見眾人如此熱心, 便又跪下拜倒, 眾丐馬上又跪下回拜。

眾人直送莫欺到北門, 再逐一和莫欺握手作別, 又擾攘了一番後, 莫欺便逕自步出城門, 此時正有一輛馬車迎面而來, 揚起了好大的灰塵, 飛入了莫欺的雙眼, 登教莫欺眼淚直流, 但不知怎的, 莫欺突感心中酸楚, 淚水竟是不住流下, 一發不可收拾, 他睜眼一瞧, 但見驅車之人是一名白衣公子, 此公子帥氣不凡, 氣勢強勁, 可卻不認識, 雖奇怪自己不知何故突然淚流滿面, 但也沒放在心上, 調頭直往東北方向而去。
 

昨兒尹蒼天捉住了郭天華, 便帶他到了一片四野無人的草原, 把他重重的扔在地下, 雙手背負在後道:「貧道已把你的仇家打倒了, 這當兒該是你兌現承諾的時候, 快快道來, 天山派靈天門的人, 現下躲在何處?」 

郭天華明知他們為何要找靈天門的人, 卻裝作不知, 顫聲道:「你們找我恩師有何作為?  我已收到蘭州分舵那邊兄弟的消息, 我那兩個師兄孫諾言和秦木定已分別被人擒去, 敢情生擒他們的, 便是你們了, 難道你們還問不出任何下落麽?」

尹蒼天笑道:「他們是被明月那老和尚所擒, 至於他們有否洩秘?  貧道也不甚知曉, 但前些日子醜臉雙怪帶了計不從到我崑崙山醫治, 聽他口氣, 應是問不出個所以言來, 所以明月正趕赴四川龍吟會總舵找你去了, 數算日子, 他們應已到達, 估計你的龍吟會也被他們滅了, 嘿嘿, 倘若貧道通知他們, 你已在貧道手上, 你猜猜你會有何下場?」

郭天華聽得甚麼明月, 醜臉雙怪, 計不從等等難纏人物, 已是毛管倒豎, 冷汗直冒, 如今還聽得明月去了他的總舵, 更是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 顫聲道:「我知道恩師是為了避開朝廷和江湖人仕, 可我一直想不明白, 靈天門都已經散了, 他們都不再理會江湖之事, 已過了這麼多過年頭, 朝廷應已把那件事淡忘了吧, 為何你們一直咬着恩師不放?」

尹蒼天冷笑道:「靈天門的飄香掌門葉掌門縱然遠遁, 可我主子言大爺言明, 秘事雖與主子無關, 但他必得報當年一掌之仇, 好了, 貧道捉你來, 是要問你的話, 怎地現下卻是倒過來了?  快說葉掌門和他的女兒, 現下在那?」  郭天華聽得要找靈天門的人, 竟真的是邪地門的言大爺, 不禁大為驚懼, 心念電轉:「倘若我告訴他們實話, 恩師一家定要惹上麻煩, 可那言大爺為何牽扯其中?  自恩師一家隱居後, 天山派已給邪地門把持, 照理說葉掌門已對言大爺無任何威脅, 那還找他們出來作甚?  但倘今兒不把實話告訴這個尹蒼天, 恐怕他會向我施展那甚麼火炎焱燚神功, 那可是比死還難受的折磨, 當此情勢, 我該當如何辦才好?」

尹蒼天等了半晌, 見他默然不語, 當即雙掌朝下平放胸前, 郭天華見他此等架式, 知道他要使出火炎焱燚神功, 登時嚇得心膽俱裂, 衝口而出道:「女真, 他就在女真族裡頭。」  話已出口, 登感後悔不已, 想當年恩師待他親如兄弟, 如今竟是如此出賣於他, 實是不仁不義之極。

尹蒼天見他面色煞白, 繼而轉青, 估計他多半在說實話, 登時心頭狂喜, 溢於面上, 他笑嘻嘻地問:「但女真族群甚多, 單是建州女真, 便有八大部, 有蘇克素護部, 董鄂部……。」  郭天華連忙接口道:「就是在蘇克素護部。」   尹蒼天哈哈大笑, 道:「是蘇克素護部的那個族呢?」  郭天華那知道蘇克素護部有那些族群?  不由得大急, 驀地想起曾聽說四大高手之中, 有個放屁幫主和一個名叫愛新覺羅塔克世的女真人是結義兄弟, 便馬上道:「是那個愛新覺羅塔克世的家族。」  尹蒼天好生滿意, 道:「好, 郭舵主, 此刻貧道便派人通知主子, 但在我們找到葉掌門和他的女兒前, 只好委屈你一下, 在貧道的牢房內小住數月, 倘若此事屬實, 自當放你回去, 否則, 嘿嘿, 說不得, 我只好施展我的火炎焱燚神功了。」  郭天華大吃一驚, 這個蘇克素護部只是他隨口胡謅, 他們此行定然撲空, 那幾個月後他豈不是必死無疑?  但轉念一想, 何不先拖他個一頭半月, 之後再想法逃走不遲?  當下主意打定, 便閉口不語, 隨尹蒼天離去。

 
過了半個月, 莫欺到了撫順市, 只消再過了撫順關, 便能到達建州女真的地界, 當下不由得精神一振, 但這時腹中饑餓, 又和上回一樣, 他掏出了錢包瞧了一瞧, 雖有錢致所贈的路費, 但卻不敢動輒使用, 而陳宏信也給了他好些銀両, 但陳宏信又怕他說無功不受祿, 便說這是救了陳家的賞錢, 然而莫欺認為自己已住在陳家好些日子, 已享了不少陳家的好處, 因此不敢多收, 把大半的賞錢退回給他, 教陳宏信好生無奈, 莫欺雖一路上節約用錢, 但畢竟長程路遠, 來到此處時銀両已是用了個七七八八, 卻是如何夠用?

莫欺當下好生苦惱, 便到處逛上一逛, 瞧瞧有沒有地方人手短缺, 可讓他打工賺錢, 逛了大半天, 終究是來到了最近撫順關的市集, 這是近關最後一個市集, 倘若連這兒也沒有地方請人打工, 莫欺今兒便只得捱餓, 因此便在這個市集上到處流連, 四下探問, 望能有打工的機會。

猛聽得一人粗聲粗氣的道:「兀你這些女真人, 把價錢定得這麽高, 你莫道我不知道, 這些人參皆是你們從關外的地上挖出來, 壓根兒便是無本生利, 南邊市集有一檔也是賣參的, 價錢只有你們的三成, 你們根本就是在此謀取暴利。」  莫欺遁聲瞧去, 見說話的人作蒙古人打扮, 正在和三個留着辮子的女真人在市集上理論, 四人中間有一箱放滿人參的擔子, 想來四人便是為了這擔人參的定價爭論了。

其中二人心生不忿, 指責他胡說八道, 和那蒙古人互相指罵, 但其中一名女真人顯得甚為冷靜, 張臂攔住另二名女真人, 耐心地向那蒙古人解釋道:「這位客人, 南方市集那檔賣人參的販子, 我也曉得, 可他賣的實為人手種植的園參, 而我三兄弟賣的是我們辛辛苦苦在山上採掘的百年野生老參, 可說是極為罕有, 亦採掘不易, 且功效和那些園參更是差天共地, 因些價格上定得比他們貴, 確是實情, 倘閣下真個兒認為我們的人參定價過高, 可往南方那家購買, 然而我們三兄弟的人參, 鐵價不二, 保證正貨, 還請客人明白。」

那蒙古人見這個女真人口舌便給, 竟是一時間說不出話來,無法之下竟耍無賴起來, 道:「我不管你們甚麼園參野參, 總之我只出一両銀, 你們便得把擔子內所有的人參都賣給我, 否則你們休想再在這兒做生意。」

那兩名比較沉不住氣的女真人登時虎吼, 戟指罵道:「就憑你就可以斷我們生意, 恐怕你沒這個本事。」「我們三兄弟啥惡人沒見過, 要打便來吧。」  那蒙古人哈哈大笑, 道:「你們三個草包如此鼓譟, 想必不知道老子是誰了。」  其中一個女真人道:「自然曉得, 你是塞思黑。」  那蒙古人略懂女真語, 聞言大怒, 踏前便是一拳, 可那女真人並非庸手, 但見他左手向來拳一搭一拉, 已把那蒙古人扯近身來, 隨即右肩迎向那蒙古人的頭一撞, 那蒙古人的額頭登時鮮血迸流, 向後登登登的後退, 那女真人並未因此停手, 雙掌向前一推, 把那蒙古人推得更後, 然後向前跑出兩步, 飛腿一踢, 那蒙古人立時便被踢得向後翻了個筋斗, 蓬的一聲巨響摔在地下, 好不狼狽。

這女真人出手如此流暢, 旁觀路人連莫欺在內無不拍手叫好, 那蒙古人但感面目無光, 在地上發出如野獸般的聲音, 道:「你們這些女真狗竟敢打傷老子, 今兒便教你們不能活着出關。」  好容易爬起身來, 一聲呼嘯, 便見兩邊街角各轉出一隊十來人的人馬來, 但見東首轉出的皆是蒙古士兵, 每個都是高頭大馬, 賤肉橫生, 西首轉出的卻是大明軍兵, 各人瞧來皆是精明幹練, 下盤沉穩, 一望而知是會家子, 原來竟是早有埋伏。

那蒙古人露齒奸笑, 兩邊人馬步伐齊整, 轉眼已到, 把三名女真人團團圍在中心, 那蒙古人嘿嘿笑道:「你們三個女真狗端的是有眼不識泰山, 老子是大明的寧夏衛都指揮使, 名叫哱拜, 這次來撫順是有公事辦理, 你們三人竟敢在這兒阻礙本官執行公務, 更意圖刺殺本官?  謀害朝廷命官, 大可當場處決, 給我拿下。」  這行刺阻礙公務, 謀害朝廷命官的罪名, 自是欲加之罪, 生安白造的了。

那比較冷靜的女真人瞿然道:「咱們三兄弟背靠着背, 形成鼎足之勢, 如此既可無後顧之憂, 亦可互相幫忙, 互補不足, 咱仨拿出女真人的豪氣來, 和這班強搶人參的強盜惡賊周旋到底。」  其餘二人依言為之, 三人猶如鼎足, 互相照應, 且三個女真人的拳腳功夫竟是有板有眼, 和那班人戰了一輪, 卻打了個不相上下。

哱拜見那些人倒有些本領, 雖説己方人多勢眾, 畢竟怕他們真個兒會輸給那三個女真人, 若是如此, 自己定必遭那三個女真人飽打一餐, 當下便想悄悄離開, 好召多些人馬過來對付那三個女真人, 心意打定後, 便躡手躡腳的朝南方緩緩移身。

哱拜移了若十多步後, 卻見一個少年走了過來, 把他攔住, 笑嘻嘻的對他道:「蒙古大叔, 刧人家人參不成, 想到那兒去了?」  哱拜不禁一愣, 心想自己既已亮出官位, 照理說平常人定必嚇得渾身顫抖, 決計不敢動輒招惹於他, 那知今兒除了那三個女真人毫不怕他以外, 卻尚有一個少年對他毫不驚懼, 不由得甚為納罕。

哱拜大喝道:「誰說老子打刧人參了?  老子是明買明賣, 是那三個女真人不知好歹, 想多收我銀両, 實情是他們想打刧老子才對, 如今你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傢伙竟敢在此攔截老子, 老子我可是有公務在身, 老子是寧夏衛都指揮使……. 」  哱拜生怕別人不知道他身居官位, 便再次強調, 以此嚇唬他人。  這時其他途人聽得這個哱拜是做官的, 早已逃得一乾二淨了。

這少年自然便是莫欺了, 聽哱拜抖出官位, 便打了個呵欠, 哱拜見他滿身破綻, 不想錯過良機, 朝莫欺的面門便是一拳, 也不見莫欺有何動作, 便已後移了半步, 哱拜這一拳自然是打了個空, 哱拜不知就裡, 以為自己估算錯了距離, 便踏前一步, 橫肘揮出, 滿擬此招必中, 可是肘到半途, 不知怎的, 右手已給莫欺抓住, 可哱拜一直留意他四肢動作, 卻分明動也沒有動過, 怎地倏忽間便把他的右手抓住了?

莫欺笑了一笑, 道:「蒙古大叔, 快叫你的人收手, 否則當場脫你褲子。」  哱拜那會就此聽從, 右手用力回扯, 再一個轉身, 以右肩頂住莫欺的左肘, 再以左足掃他雙腿, 以此毁他下盤, 正是過頭摔的招數, 想把莫欺重重扔在地下, 莫欺陡然被他抛上半空, 大叫道:「蒙古大叔, 你把我抛得這麼高, 想殺人麽?  你這個當官的怎可老想着打刧殺人的?」 說着一個翻身便穩穩站在地上, 可哱拜也同時向後滑倒, 卻見莫欺手中已無端多了一條褲子。

哱拜見他手中拿的正是自己所穿的褲子, 連忙朝下一看, 果見自己下半身並無遮蔽, 那話兒迎風飄揚, 登時以右手掩住, 另一隻手則向莫欺伸出, 哀求道:「你這小…. 小英雄, 快把褲子還我, 不然教我的下屬見了我這般模樣, 我往後威嚴何在?」  莫欺掩嘴忍笑, 道:「還你褲子可以, 但你必須叫你們的人停手, 速速離去, 否則我會再脫你褲子。」  哱拜當此形勢, 那敢說不, 連聲道:「使得, 使得, 快把褲子還我。」  莫欺見他答應, 便把褲子還他。

哱拜接過後連忙穿回褲子, 還把褲帶勒得緊緊的, 自是生怕莫欺再以不知甚麼手法脫他褲子了。  他忙了一輪, 總算穿褲完畢, 舒了一口氣後, 便向莫欺道:「我此刻便過去叫他們停手不鬥。」  說罷便跑向自己的人馬, 大叫道:「眾兵勇, 那邊也有人想殺我, 快過去對付他。」  卻猛聽得耳畔有一把聲音響起:「你果然騙我。」  再來便是霍的一聲, 哱拜向前仆倒, 隨即感到下身一涼, 莫欺跟着大叫道:「各位, 這兒有好東西瞧, 不瞧走寶了。」  那三個女真人和哱拜的手下循聲瞧去, 哱拜毛茸茸的下體登時呈現眼前, 這時眾人那還管得了打鬥, 齊指着他捧腹大笑起來。

哱拜登感羞愧難當, 便想上前奪回褲子, 卻那裡搶得了, 眾人見他光着屁股追着一個少年, 皆笑得滾地流淚, 不能自已, 三個女真人更是笑得面部和腹部肌肉生疼, 眼淚直流, 瞧得好不過癮。

這時已有一名下屬在旁邊攤擋拿了一條褲子給哱拜, 哱拜慌忙穿上, 又忙了一陣後, 但感這口氣不能就此嚥下, 大吼道:「把他們四個都殺了。」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