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故><打到飛起>英雄莫欺

第49章 - 第八章 火炎焱燚

莫欺畧一定神, 便認出了馬上的人正是郭天華, 他聽說郭天華殺了不少丐幫弟子, 不禁惱怒, 他此前在總舵休養了一段時間, 深感丐幫的熱情豪氣, 眾丐幫弟子更是把他照顧得無微不至, 因此他對丐幫人眾甚有好感, 如今眼前這個郭天華便是殺人兇手, 霎時間教他熱血填胸, 心想豈能任由丐幫弟子就此枉死, 當下發足力追, 誓要把郭天華擒住。

郭天華縱馬狂奔, 本以為就此逃脫, 豈料猛一回頭, 竟見莫欺緊追不捨, 且見他的奔行速度好似不下跨下駿馬, 心頭大震, 忖頭:「今天若給他擒了去, 莊樹泓定會把事情始末抖將出來, 更為他的幫眾報仇, 那我如何還有命來?」  思念及此, 更催谷掌力, 拍打馬臀, 要牠奔行更速, 直打得牠皮開肉綻, 馬血迸流, 可此舉卻甚奏效, 那馬竟真個兒越跑越快, 和莫欺的距離漸漸拉遠, 郭天華見狀, 心頭狂喜。

郭天華見自己快將逃脫, 打得更是興起, 無意間使出十成掌力, 挾着無匹勁力拍打馬臀, 但聽得那馬慘嘶一聲, 經脈盡碎, 馬頸歪過一邊, 向旁便倒, 郭天華突感身形向右一傾, 不由得大駭, 方始驚覺自己得意忘形, 出掌不知輕重, 竟錯手殺死坐騎, 此刻前衝之勢勁急, 倘若連同那馬一同滾落地下, 不但右腳立遭斷折, 身上也定必無一塊好肉, 當此形勢, 只好飛身躍起, 在半空中不斷旋身, 以化解衝勁, 方敢落地。

郭天華暗暗舒了一口氣, 可卻忘了還有個莫欺, 莫欺輕功奇快, 郭天華稍作停歇, 他已倏忽奔至, 郭天華一見莫欺, 右腳立起, 莫欺的左爪當即自外而內抓向他的右腿, 可這回郭天華已學了乖, 前踢只是虛招, 卻見他右腿一彎, 竟以右腿腿彎反扣莫欺的左腕, 此刻莫欺的左手手腕正彎向自己, 手腕無法再廻轉向前, 眼看便要被他的右腿扣住。

好一個莫欺, 竟在一瞬間記起老況和計不從在諾言城的一招一式, 當下以當天老況破計不從無堅不催神爪之法, 以左爪拇指指節骨頂住郭天華的小腿, 教他攻勢為之一窒, 再收爪退出他的腿圏, 左爪一退即再行伸出, 只一眨眼間的時間, 便又抓住他的右腳小腿, 可這一縮一伸, 在郭天華眼中只是幌了一幌, 登教他感到錯愕不已, 想他縱橫江湖二十載, 幾曾見過如此快疾的爪功?

經過前兩回的敗績, 郭天華知道他快要把自己向外拋出, 當下不敢怠慢, 雙手十指直取莫欺的雙目, 望他能收爪後退, 但莫欺只是向左移了一個身位, 便輕輕鬆鬆的把郭天華的雙爪全數避過, 左爪卻仍舊抓緊了郭天華的右腿不放, 郭天華不由得大驚, 心想自己出手已是快疾無倫, 卻不料莫欺竟可避得如此輕描淡寫, 情知再鬥下去也是鬥不過他, 當即急沖沖地道:「莫兄弟, 我知道你是他的傳人, 我郭天華和天山派其實關係非淺, 看在我和天山派的淵源分上, 今兒你便放我走路, 可好?」

莫欺聽他胡言亂語說了一大堆, 也聽不出一個理由要放他走路, 雖說他曾聽過老況和錢致說過他的武功實是來自天山派, 但他畢竟不知道天山派為何物, 此刻焉能因為郭天華的三言兩語而就此放過了他?  當下也不管他再說甚麼, 左手運勁向外一揮, 直把郭天華抛飛向丈許之外, 摔落在一角茶寮之旁。

那茶寮的老闆早已驚覺莫郭二人在不遠處打鬥, 登時嚇得逃之夭夭, 只剩下一名茶客兀自坐在茶寮之內自斟自飲, 但見那人一身灰衣灰袍, 眉如鍾馗, 鷹鼻獅口, 此刻見郭天華摔在他的身旁, 便放下茶杯, 長身而起, 雙目上上下下的在打量着郭天華。

但聽得那灰衣人開口問道:「剛才聽你和那邊的傢伙所言, 你便是龍吟會郭天華了, 是也不是?」  郭天華並不認識眼前此人, 也不知是敵是友, 但他情知若給莫欺擒了回去, 交給莊樹泓, 自己誓必要成為活祭品, 以祭奠被他所殺的丐幫弟子, 因此只好賭上一把, 匆匆地道:「在下正是, 這位道兄, 求你設法救我一救, 你想要甚麼, 我都可以給你。」  那灰衣人笑道:「好, 一言為定, 貧道今天幫你打退你的對頭, 你便要告訴貧道一件秘事, 可好?」  郭天華聽得這灰衣人所開出的條件, 竟是那件秘事, 心中一凜, 但此刻見莫欺正朝着自己奔來, 心中忖道:「他未必便能打退莫欺, 只消他沒有把莫欺打退, 那也不算完了承諾, 我大可抵賴不說, 再者我乘他們兩人打鬥之時, 悄悄離去, 他卻能到那兒尋我去?」  心中主意打定, 便答應道:「好, 就依你所說的。」

那灰衣人滿意的笑了一笑, 便轉身面對莫欺, 兩人打了個照面, 俱各心中一凜, 莫欺更本能地撫着自己的小腹, 雙腳不知怎的竟自顫抖起來, 那灰衣人見郭天華的對頭竟是莫欺, 仰天大笑, 道:「原來是你這個登徒浪子, 上回領教了貧道的伏羲掌法, 還嫌吃不夠苦頭麽?  好, 今兒教你碰上了貧道, 算是你倒足了霉, 貧道便再教訓你一下, 好教你街頭見着貧道, 街尾便要繞道走?」

郭天華聽得這個灰衣人懂得伏羲掌法, 顫聲道:「你, 明月幾時有, 無語問蒼天, 你便是崑崙派掌門尹蒼天?」  尹蒼天哈哈笑道:「正是貧道。」

莫欺喃喃自語:「尹蒼天, 尹蒼天, 這名字好熟, 不知在那兒聽過?」  尹蒼天冷笑一聲, 身形一幌, 便已到莫欺跟前, 憑莫欺心眼之能, 竟是無法捕捉他的身影, 莫欺登時大駭, 當即後躍, 豈料尹蒼天如影隨形, 還是在他身前一寸之距, 莫欺更是大驚, 想他習得天清碎步以來, 幾曾試過有人跟得上他的身法?  當下連轉幾個身位, 可尹蒼天便如他的影子一般, 莫欺去到東, 他便跟到東, 莫欺移去西, 他便移去西, 竟是怎也擺之不脫。

莫欺不由得大急, 心中害怕他再使出伏羲掌法, 當即運起八重靈天罡氣, 尹蒼天陡見他額現藍氣, 雙目一亮, 叫道:「這是甚麽奇怪的心法?  好, 瞧你這怪內功是否敵得過我的伏羲掌法。」   原來他長居崑崙, 醉心修練, 對別派武功所知不多, 此刻莫欺真氣滿盈, 一掌翻滾打出, 尹蒼天也不怠慢,出掌迎擊, 兩掌相交, 發出啪的一聲巨響, 尹蒼天退了一步, 但莫欺卻登登登的退了七步之多。

尹蒼天道:「你這小子年紀輕輕, 竟受得住我的伏羲掌法?  好, 那貧道便換套功夫和你玩玩。」  瞥眼間見郭天華正施展輕功逃走, 右掌隨手一揮, 一個掌印深印在郭天華跟前的青磚地板上, 教郭天華嚇得一跤坐倒。

莫欺這時亦是心念電轉, 忖道:「這個叫尹蒼天的怎地如斯了得?  我天清碎步不及他快疾, 靈天罡氣不及他洪勁, 如此看來, 我只能試試以擒龍爪法和他對戰, 好教他出招時綁手綁腳, 不能隨心所欲的使出重招。」  心意打定, 當即雙手成爪, 擺好架式, 準備接招。

尹蒼天見莫欺擺出架式, 連聲冷笑, 隨即雙掌朝下平放胸前, 緩緩下移至丹田, 口中呼了一口紅氣, 陡然間, 全身通紅, 如遭火燒, 這時候尹蒼天右手一翻一推, 熾熱的掌風以雷霆萬鈞之勢湧向莫欺, 莫欺登時大駭, 他見來掌隱含火焰, 力道奇猛, 當即後躍, 可尹蒼天緊跟着莫欺的步伐, 手掌始終在莫欺之前不過兩寸, 教莫欺怵目驚心。

莫欺知道這一掌無法閃避, 只得迎戰, 當下伸出右爪, 自外而內的抓向來掌, 他知道以尹蒼天的功力和速度, 此爪定必無功而還, 豈料世事往往難料, 這爪竟是抓個正著, 可說是毫不費力, 手到拿來。

這一下登教莫欺暗暗納罕, 情知以尹蒼天的速度, 定能及時縮掌或變招, 豈會如此輕易給他抓中?  猛見尹蒼天面露奸容, 即知其中有詐, 果見一條紅線沿自己右手經關衝, 液門, 中渚, 陽池, 外關, 支溝, 會宗, 一直往上爬, 莫欺大驚失色, 慌忙縮爪, 向後連退幾步, 此刻但覺這道紅氣炙熱如火, 當即運勁相抗, 以免那道紅線再往上移。

尹蒼天見莫欺縮爪, 忙於運功之際, 一掌打出, 正中莫欺右胸, 莫欺登時向後飛出, 在丈許外仰天而倒, 受傷甚重。

尹蒼天磔磔奸笑, 道:「貧道這門功夫名為火炎焱燚神功, 乃遠古燧人王的神技, 此刻這道紅熱之氣將會經由你的手少陽三焦經沿路爬上, 最終直貫腦門, 目下你是否感到右手前臂如遭火燒, 炙熱難當?」  莫欺這時已勉力坐起, 正自運勁對抗右手紅氣, 頭上冒出裊裊白煙, 尹蒼天所言他聽得清清楚楚, 確如他所說的, 這時右手確是紅腫炙熱, 極其難受。

尹蒼天轉頭向郭天華道:「倘若此刻殺了這廝, 只會便宜了他, 待他好生受一受這火刑之苦, 經歷百般痛楚而死, 這才痛快。」  郭天華怕有後患, 正要開口叫尹蒼天立馬殺了莫欺, 豈料尚未開口, 尹蒼天已一手抓住他的後頸, 接著幾個起落, 兩人已飛身去了十丈之外, 這當兒郭天華後頸被他抓住, 怕他使出那甚麼火炎焱燚神功, 因此不敢再開口說話。

莫欺運足十成功力, 只見他額角藍氣狂颷, 汗如雨下, 但那道紅線卻竟是排之不去, 心底的焦急實是無以復加, 再擾攘了一陣, 終究是無功而還, 心想再運功也是徒勞, 便點了右手三陽絡, 四瀆, 天井, 清冷淵等穴, 先暫時阻截那紅線上移, 再奮力站起, 左手抱着右手, 急步向陳家奔回。

到得陳家, 便見眾丐幫弟子出出入入, 忙過不停, 原來陳宏信早已派人通知總舵此間之事, 總舵的弟子聽得九袋長老莊樹泓身受重傷, 自然又驚又憂, 眾人二話不說, 空群而出, 直撲陳家, 陳宏信早在門外等候, 引眾弟子到安置莊樹泓的客房, 幾個畧懂醫理的弟子連忙走到床邊探視他的傷勢, 再和陳宏信聯手運功護住莊樹泓的心脈, 忙了好一陣子, 莊樹泓的命總算是救回來了, 但受創畢竟太深, 一身武功竟是廢了。

莫欺這時也來探視莊樹泓, 這當兒莊樹泓知道自己已成廢人, 悲慟不已, 把受傷始末原原本本的全數告知陳莫二人和眾丐幫弟子, 登教眾丐悲憤墳胸, 咬牙切齒, 各人不絶拍枱拍凳, 破口大罵, 霎時間整個陳家如同市集, 嘈吵不堪, 但出奇地平常最多話的陳老三回到家後卻是一言未發, 原來是被剛才的情景嚇傻了, 自個兒躲在被窩中慄慄顫抖。

在一片罵聲中, 有一個八袋長老名叫蔣世龍的, 着眾丐安靜, 這個蔣世龍頗有威望, 他一聲大喝, 眾丐果真不敢做聲, 蔣世龍走到莫欺跟前, 探問那郭天華下落, 莫欺如實說了, 眾人又再鼓譟起來, 這次卻是把罵的對象換成了尹蒼天。

陳宏信和幾個八袋長老聽得莫欺中了一招怪異內勁, 一同出手封住他所有手少陽三焦經的穴道, 蔣世龍細心探看了一回, 道:「這道紅氣依附力極強, 依我之見, 必得要一名和尹蒼天同等實力的高手, 耗盡自身真元貫功方能將其排出體外, 然這樣為之實對那人損耗極大, 恐半年之內, 功力難以恢復。」

莊樹泓道:「明月幾時有, 無語問蒼天, 當今之世, 能和尹蒼天有同等功力者, 除四大高手和邪地雙煞外, 便只有明月大師和古幫主了, 可此刻這些武林前輩名宿皆不知到那兒尋去?  各長老需說已封了莫欺的穴道, 阻截那紅線往上爬行, 然以我估計, 頂多只能維持七日, 七日之後, 這道紅線定能爬上頭部, 燃燒腦門。」

蔣世龍皺眉道:「辦法倒也不是沒有。」  莊樹泓急道:「蔣長老, 莫少俠是為了我丐幫受的傷, 有辦法便爽快說出來, 別在這節骨眼上賣關子。」  蔣世龍面色凝重, 向陳莫二人拱手道:「陳少鏢頭, 莫少俠, 可否先請兩位離開此間一忽兒?  我們丐幫有密事商議。」  莊樹泓立即揮手喝道:「陳少鏢頭和莫少俠皆是自家人, 不用忌諱, 有事快說, 別再吞吞吐吐了。」

蔣世龍詑道:「莊長老, 話可不能如此說, 雖說陳少鏢頭和莫少俠救了你的性命, 於我幫有恩, 我幫原當盡力相救, 但此法關乎眾丐幫兄弟的安危, 我必得先徵求各弟子的同意, 方能進行。 莫少俠畢竟非我幫中人, 我想他該當先迴避一下, 待我等商議停當, 再詳細告訴他不遲。」

莫欺聽得救他之法和丐幫兄弟安危有關, 便道:「既是此法會危害到丐幫幫眾, 那便就此作罷, 我待會回房再試試運功把它逼將出來, 或能成功也未可知。」  說罷便要離開, 莊樹泓當此情勢, 知道再難隱瞞, 便朗聲道:「誰說莫少俠不是我幫中人了, 我認得他的擒龍爪法正是前丐幫幫主的絶活, 況幫主是我們師公, 莫少俠便是我們的師叔了, 你們還不快點跪下, 拜見小師叔。」  話聲甫畢, 也不管自己身上的傷勢, 便先自跪下, 眾弟子見莊樹泓向他拜倒, 知他不會隨便亂說亂拜, 登時同向莫欺拜倒, 齊呼小師叔。

莫欺登感手足無措, 結結巴巴地道:「我, 我確是在老伯伯那兒習得了擒龍爪法, 可我卻不是他的徒兒, 不能算是你們的師叔。」  這時眾丐幫幫眾業已站起, 蔣世龍恭敬地道:「況前幫主既已授你擒龍爪法, 不論是否已行師徒之禮, 便是我們的長輩了, 既是如此, 此辦法勢在必行, 眾六袋以上的弟子聽令。」  眾丐重又跪倒。  蔣世龍大叫道:「快為小師叔準備蓮花打狗大陣。」  莊樹泓喜道:「對了, 原來還有此法, 我怎地想不起來?」  眾丐轟然應諾, 其中的六, 七, 八袋弟子紛紛搶出大門。  蔣世龍向莫欺拱手道:「有請小師叔稍移玉步。」 

莫欺也不知發生何事, 糊裡糊塗的便跟着蔣世龍步出房間, 進入後園, 陳宏信和其餘六袋以下弟子則在後緊隨。

眾人到得後園, 已見十五名六袋以上弟子在後園按陣法站定, 只見十五人排成了兩個圓圈, 一個內圈和一個外圈, 內圈由五名八袋弟子組成, 而外圈則由其餘十名六袋和七袋弟子排好, 莫欺和陳宏信眼見如此陣勢, 不禁納罕。

蔣世龍攤開右掌前伸, 請莫欺入陣, 並道:「小師叔請在內圈中心站好。」  莫欺搖頭道:「剛才你曾言道, 此法關乎丐幫弟子安危, 倘若如此, 豈可為了我一人性命而犧牲眾多兄弟? 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 我現下便回房自行運功, 少陪了。」  莊樹泓立時張開雙臂擋着他的去路, 道:「小師叔, 倘若你今兒不肯接受醫治而亡, 你叫我等如何向況前幫主和古幫主交代?」

蔣世龍也拱手道:「小師叔, 其實此法對我幫弟子也無甚大害, 如我之前所說, 貫功者大耗真元, 半年內武功難復, 一人貫功, 則一人半年內失去武功, 十六人貫功, 則十六人半年之內同失功力, 然半年之間, 只須按時服藥, 好生調養, 半年之後, 功力如昔, 但小師叔若不接受醫治, 則必會死於非命, 我等兄弟亦會背負對長輩見死不救, 不仁不義之名, 嚴重犯了幫規, 倘若給況老幫主或古幫主知曉, 輕則廢去武功, 重則立時處死, 小師叔該知熟輕熟重, 敬請馬上接受治療, 以保我等性命。」  說罷便即跪倒, 莊樹泓和眾丐幫弟子見狀, 亦同時跪下。

莫欺但感好生為難, 囁嚅道:「但要你們半年內失去功力, 卻叫我如何過意得去?」  蔣世龍道:「憑我丐幫的威名, 根本無人敢動輒來犯, 我幫人多勢眾, 即算我等失去功力, 亦與平素無異, 即算有個甚麼萬一, 頂多我多召些分舵弟子過來, 當可解決, 小師叔無須擔憂。」  莊樹泓也道:「小師叔, 我看古幫主快將歸來, 我等就算失去武功, 但古幫主武功高強, 一可敵百, 半年之內可保無事, 小師叔, 別耽誤時間了, 恭請入陣。」  眾丐當即異口同聲道:「小師叔,恭請入陣。」

陳宏信也上前搭着莫欺的肩頭道:「莫兄弟, 勿要辜負了丐幫兄弟的好意, 快快入陣吧, 我向你保證, 這半年之內, 我陳家定必盡心照看丐幫兄弟, 不使他們受到一點傷害, 這樣你大可放心了吧。」

莫欺見此刻實是無由推搪, 只好乖乖入陣, 在內圈的中心站定, 蔣世龍一見他站入陣心, 當即施展輕功, 躍上牆頭, 大喝道:「起陣。」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