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故><打到飛起>英雄莫欺之明月幾時有

第41章 - 第四十一章. 動身闖江湖

喫過早飯後, 秦鑽便收拾好行裝和收好師父交給他的兩封信箋, 與莫欺小天兩人同去南門, 秦鑽和兩人擁抱了一陣, 便道:「此番闖蕩江湖, 沒半載不能歸來, 想到此後半年不能和兩位義弟朝夕相見, 便感帳然。」  說罷不勝唏噓感慨。

小天拍了拍秦鑽的肩頭, 道:「幸好大哥現下武藝超群, 此行只為送信, 實無兇險, 半年之後, 我三兄弟重聚於此, 把酒痛飲。」  秦鑽大笑道:「好, 其時自當和你痛飯三百杯。」 但莫欺聽得又要喫酒, 立時搖手不已。

秦鑽大笑了一陣, 隨即又皺起眉頭道:「可昨晚師父召我相見, 說我武藝雖然有成, 但要是遇上頂尖高手, 還是必敗無疑。」  說罷伸手入包袱, 取出兩本書來, 莫欺和小天定睛一瞧, 見一本是道家寶典『道德經』, 而另一本竟是佛門經書『六祖壇經』。  秦鑽續道:「師父昨晚把此兩本經書交了給我, 我初時還道是武功秘笈, 卻不意竟是佛學和道學經書, 心中不免大為失望, 可師父卻說道德經於我太極拳劍幫助甚大, 而那六祖壇經則說是現任少林掌門明日大師授予, 明日大師曾對師父言道, 這經書對我師父大有禆益, 叫我師父仔細參詳。」

莫欺和小天不禁大抓其頭, 不明白這兩本和武學風馬牛不相及的經書和練武有何關係, 秦鑽搖了搖頭, 把兩本經書塞回包袱, 道:「但師父既是如此說, 我只好每日硬着頭皮, 細閱經書, 說不定或能從中有所啓發。」

三人又閒談了一會, 見午時已到, 不能不走, 秦鑽伸頸遙望, 始終不見佘綺綺身影, 不禁帳然若失。  只好抱拳和兩位義弟告別:「半年後見。」  莫欺和小天也抱拳道:「大哥, 半年後見。」  這時莫欺那會知道, 兩人重見之日, 竟會發展出一段波濤洶湧, 可歌可泣的故事來。

秦鑽沿着南方官道而行, 心中大是惆悵, 陡然間, 草叢中閃出一人, 秦鑽機警至極, 立時向後一蹬, 右掌護胸, 擺定好架式才瞧瞧來人是誰, 這一瞧直教他興奮異常, 精神大振, 此人非她, 正是秦鑽的情人佘綺綺。

但見佘綺綺挽着紫紅色包袱, 分明要和他一同遠行, 秦鑽見她面現紅暈, 小咀微抿, 動人至極。  要知當時一個尋常女子若非經家中長輩同意, 和一個男子一同離開家鄉, 等同自毁貞節, 形同私奔, 秦鑽知他瞞着眾人與己同行, 實是為己作出了極大犠牲, 霎時間感動不已, 上前緊緊擁抱佘綺綺, 兩人喜極而泣, 把對方樓得越來越緊。

 

莫欺送別秦鑽後, 小天亦要返回都司, 便和小天分道而行, 莫欺邊走邊尋思破解老況棍招之法, 忖道:「老況此棍招一開始守得密不透風, 之後出招又快如閃電, 因此破解之法只有在他的守招和攻招之間, 但他出招如此快疾, 連我的心眼也難以捕捉, 卻是如何知道他在何時出招?」 

正思忖間, 忽聞天上巨鷹鳴叫, 莫欺抬頭一瞧, 但見那頭巨鷹雙目如炬,  巨翅一展, 竟有丈餘來長, 甚為雄壯, 那巨鷹在空中盤旋, 似是在等待時機。  莫欺隨即遙望鷹的下方, 但見一條大蠎蛇正在蜷曲昂首, 凝望天上巨鷹, 蛇舌吞吐, 氣勢逼人, 竟是毫不畏縮。

莫欺心知這條蛇要糟, 要知鷹乃蛇的天敵, 鷹的喙如鈎, 雙爪如鋼鐵, 他曾不知幾次見過多少毒蛇死於鷹爪之下, 此蠎蛇雖則形容剽悍, 卻絶無生理, 眼看此蛇便要葬身蛇腹, 成為巨鷹的美點。

陡見巨鷹大叫一聲, 俯衝而下, 目標便是蛇的七寸, 那蛇毫無退避之意, 蛇頭圏轉, 尋隙進攻。  那巨鷹受到蛇頭干擾, 雙爪抓空, 失了先手, 當即振翅高飛, 免受毒蛇偷襲, 果不其然, 那蛇身子一弓, 向上彈起, 饒是它上衝之勢其快, 卻還是咬了個空, 無功而還。

莫欺見蛇頭圏轉, 想起了趙炯章的陰柔羅刹掌, 突然間, 無數想法紛而沓至, 守招, 出招, 後著, 如泉般湧入他的腦海, 然而此招尚欠一個先決條件, 當下也不再管那鷹蛇大戰, 一股勁兒的跑回客棧。

到得客棧, 莫欺便找上了錢致, 二話不說, 跪在錢前跟前, 磕頭連連, 登教錢致不知所措, 只好慌忙把他扶起。

 

是日黃昏, 莫欺和老況對面而立, 兩人均持木棍, 老況呵呵笑道:「欺兒, 你把我叫來天井, 想必你已有了破解之法, 對吧?」  莫欺點了點頭, 神情凝重, 專心一志, 老況說了聲好, 倏地舞起木棍, 但見棍影綿密, 棍聲呼呼。  莫欺也不怠慢, 棍頭直指老況, 向前圏轉。 老況登時大奇, 心想他不趁勢攻擊, 卻把棍轉個甚麼勁兒?  但天下招式成千上萬, 深恐莫欺有甚麼怪招也未可知, 當即加倍小心, 凝神以待。

只見莫欺木棍轉勢由徐至疾, 由慢而快, 老況正於此時瞧見莫欺右肩一個破綻, 二話不說, 猛然出招, 此招勢度凌厲, 快若疾風, 眼看快要點中, 陡見莫欺棍圏中生出旋渦, 牽引老況的棍招, 登教老況的棍勢為之一窒。  想莫欺心眼何等厲害, 老況的棍勢一慢, 當即瞧清棍招, 立時便以棍頭撥開老況的木棍, 再以棍尾挑向老況, 老況不驚反笑, 後躍避招。

但聽得拍手聲響起, 錢致拍着手走進天井, 微笑着道:「這招『吸』字訣用得不錯, 欺兒, 我只道你資質平庸, 料不到你短短一天, 便能掌握純熟, 可真教我走漏了眼。」  錢致原本和天山派邪地門有過嫌隙, 因此當初知道莫欺身負天山派武功, 說甚麼也不肯收他為徒, 但見他多番救了諾言城, 為人忠勇俠義, 因此當他求自己授予牽引敵招之法時, 更無疑慮, 馬上答應。

老況呵呵笑道:「原來是太極的吸字訣, 這當兒算是我的棍招敗給了武當的功夫了。」  錢致立即正容道:「前輩快別這樣說, 倘若是我遇上了你的敗者棍法, 以我之能, 必無法破解, 只不知欺兒為何有此奇想, 以圏轉之勢引發強大引勁, 來破你這雷霆萬鈞的棍招?」  莫欺當下便把鷹蛇大戰和陰柔羅剎掌的事說了,  兩人見莫欺對武學頗有慧根, 皆面露滿意神色。

老況呵呵笑道:「欺兒, 破得好, 破得好, 進我房來, 我有話要和你說。」  說罷便挽着莫欺的手, 進房而去。

進房後, 莫欺便瞧見桌上有兩件的物事, 一件是塊綠色的破玉, 另一件則是塊染血的油布, 油布上歪歪斜斜的有些又似蛇形又似蝌蚪的血字, 卻怎也看不懂是何意思。

老況找到了卷地圖, 指着中心偏東北位置, 呵呵笑道:「這是京城, 丐幫近年盤踞於此。」  說着把破玉塞在莫欺手中, 續道:「你到京城便找些乞丐詢間幫主行蹤, 一見丐幫幫主古無語, 便給他瞧瞧這塊破玉, 他見後便知端的, 你再把此間之事告知於他, 他定必趕來。」  莫欺點了點頭。

老況隨即左手拿起油布,右手食指則指向極東北之地, 笑道:「這兒是蘇克素護部的赫圖阿拉城, 切記認清位置, 到了那兒便尋訪愛新覺羅﹒塔克世, 把這油布交給他, 務必求他出兵協助。」  莫欺大聲應諾, 他知道此事事關重大, 不容有失, 當下面現緊張之色, 汗出如漿。

老況知他身負重任, 倍感壓力, 便呵呵笑道:「別如此繃緊, 你既破了我的棍法, 我也該實踐我的諾言, 你那朝思暮想, 魂牽夢縈的小月, 現下正往京城而去。」  莫欺登時大喜, 整個人歡呼躍起, 老況呵呵笑道:「你既要去京城尋找我徒兒古無語, 或能與她碰面也未可知。」  莫欺見和小月重逢有望, 喜上眉梢, 捉住老況的雙臂問道:「那地埗呢? 在何街何巷?」  老況便寫了個地址交給莫欺,  莫欺珍而重之, 小心收好。

老況做了個怪臉, 忍不住哈哈大笑:「到時你見了小月, 也不知你認不認得她?」  莫欺正容道:「小月的容貌, 我深印腦海, 怎會忘記?」  老況聽罷, 笑得更形厲害, 氣得莫欺一佛出世, 二佛湼槃。

 

第二天各人用了早飯後, 老況便送莫欺出城, 老況沿途道:「江湖險惡, 人心難測, 你此番闖蕩江湖, 切莫輕信他人, 知道麽?」  莫欺點頭稱是。

兩人不覺便到南門, 老況突然想起一事, 對莫欺道:「欺兒, 目下諾言城的居民對你甚為尊敬, 你心裡是否感到好生受用?」  莫欺登時一片茫然, 不知為何老況會有此一問。  老況面色凝重地道:「那天我們殺退雪山寨之時, 居民都對你讚不絶口, 你是否有種飄飄然的感覺, 覺得自己是一個大英雄, 對麽?」  

莫欺想了一想, 誠如老況所說的, 便道:「我確有這種感覺, 但這又有甚麼不對的?」老況嘆了口氣道:「欺兒, 你這種想法非常危險, 在你臨走之時, 我必得勸你一勸, 即令你成了一個萬人景仰的英雄後, 千萬別因此而沾沾自喜, 以為自己高人一等。」  莫欺還是不明這樣子有何問題, 露出不解的神情, 老況瞧出他並不明白箇中真義, 便續道:「欺兒, 你我皆為普通人, 和旁人並無不同, 莫道武功比旁人高出一點, 便自我膨脹, 把自己看得太重, 自以為能掌控一切事情, 我曾遇過不少人, 成了英雄後, 被人吹捧上天, 漸漸忘記初衷, 失去自我, 最後反倒成了一個想掌握天下的大魔頭, 教人不勝唏噓。」

莫欺瞪大了眼, 始終不明所以, 他不竟初出茅廬, 見識不多, 焉會明白老況所說的道理, 老況拍了拍莫欺的肩頭, 嘆道:「這回你闖蕩江湖, 自有歷練, 或會明白我所說的話也未可知。」

老況遙望長空, 慘然道:「多少年來, 到底有多少人為了「英雄」這兩個字, 被江湖所吞噬, 哈哈哈哈。」

莫欺不知為何老況突然如此淒涼寂寞, 挺胸道:「老伯伯, 雖則我不太明白你說些甚麼, 但我敢保證, 我不會成為大魔頭的。」

老況苦笑道:「這又有誰能說得準?」  旋即嚴肅地道:「欺兒, 你娘親把你的名字改為莫欺, 便是要你心中切記, 別要欺負老弱, 如今我這個老伯伯要為你的名字加上新的定義, 好教你銘記於心, 別要走上歪路。」 

莫欺一直對老況有種莫名的親切感, 好似自己的爺爺一般, 如今聽得他再詮釋自己的名字, 頓感欣喜, 向他一揖到地, 由衷地道:「自當洗耳恭聽。」

老況道:「莫欺莫欺, 莫要自欺欺人, 當你在江湖上有一番經歷後, 或會回想一下我今天勸戒你的這一段說話, 別以為成了英雄後, 便妄想改變天下, 自欺欺人。」  莫欺現下雖不明白老況話中的意思, 但還是恭敬的道:「謹遵教誨。」

莫欺邁步踏出南門, 再回望諾言城, 一切在此間發生的事情湧上心頭, 和娘親相依為命, 和秦鑽相識結拜, 和小月相知相戀, 還有認識了老況, 錢致, 錢夫人和小天這些亦師亦友的伙伴, 實叫他大是不捨, 這一生最快樂的時光皆在此城發生, 如今別去, 不免心酸, 但想到自己有要務在身, 小月又在京城處等他, 即算如何不捨, 也非走不可,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 大概便是這般景況。

 

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強說愁。
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
                   〈醜奴兒〉~ 辛棄疾.

 

(第一部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