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倫戰國戰隊

第7章 - 第四章: 明日

「太多了、大多了!」
雷聖宥在夏旭輪的蒜香雜菜意粉上,灑著芝士粉。夏旭輪吸啜著熱情果薄荷蘆薈汁,玩弄著她金銅的髪色。
「吶、奴隸,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啊,抱歉。」
雷聖宥在恍神。
他接過來自父親雷杏宏的電話,父親強迫他要跟一個素未謀面的女性結婚。那位女性是英國人,擁有著黑色頭髮,常繫著雙馬尾,是位吸血鬼獵人。
為了增加商業上的收益,雷杏宏提出讓兒子跟那位女性結婚的計策。雷聖宥完全不知道他的父親、到底正在思考些什麼事情。
「就像是封國時代的候爵一樣。」
「⋯⋯發生什麼事了?」
「那個呢、父親想要我成家立室。」
「什麼?」
「但是你看、我不是只有十九歲麼?」
「會不會時間太早了點?」
「我也同意你的說法哦,公主殿下。」
「會不會其實所有的東西、都只是一場誤會而己?」
「不會的,我爸爸可是個老實的男人來著。」
「嗚呀、這不是大麻煩麼?」
「沒有錯誤,完全正確。」
「那我們兩人一起來拒絕他吧!」
夏旭輪從椅子上站起來,拍打著桌面。
「我同意。」
「但我們還是先吃完飯餐吧。」
「嗯、當然!」
吃過飯後,雷聖宥跟夏旭輪在海邊吹著涼風,夏旭輪整個人都趴在扶手鐵欄上,胸部承托在欄杆,阻止了那令人血脈賁張的搖晃。
有些市民在維多利亞港釣魚,他們大多都是已經退休的老伯伯。當然有些老阿婆倚坐在石柱上,扇著廣告的宣傳單張,靜看孫子們在空地廣場上玩耍。
「那你打算今天就聯絡你的父親麼、奴隸?」
「說實話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有些奇怪吧。不過我僅僅只是一介普通人而已,不䁱得什麼科技魔法,亦沒有一身技藝,有的就只有身邊所認識的朋友與家人。因此我想要好好珍惜那些人,而且我也不渴望去傷害他們。」
夏旭輪搭著雷聖宥的肩膀,深深嘆了一口氣。
「原來如此,我能理解你的狀況了。」
「答應了父親的話,我怕自己會傷害到你的感情。」
「不要緊,若是你無法拒絕的權利,你也是可以聽父親的志願。」
「聽父親的話?」
「聽父親的話,那些通常是正確的。我認為是這樣沒錯,因為我的親生父親將我和哥哥、拋棄在孤兒院了。」
「⋯⋯那不是強行所難嗎?夏旭輪,為什麼你會扭曲自己的性格?」
「我無從解釋,也沒有任何的選擇。在你告訴我這些事情的一刻,我們彼此生命方向的道路已經改變了。」
「為什麼、為什麼?」
「這是我們的人生分岔路。」
「⋯⋯?!」
「我跟你可以拍拖,但是絕對無法結婚。」
「⋯⋯為什麼?」
「你現在還是無法理解麼?你的父親已經發現我們在交往了。」
「所以又怎麼樣了?」
「你看看你的身世,再看看我的?」
「我⋯⋯根本沒在意你曾經被長輩拋棄過的事情。」
「但是、但是我⋯⋯介意啊。」
「夏旭輪,其實我⋯⋯」
「我們打從一開始就門不戶對。」
夏旭輪遠離了鐵欄,動身離開雷聖宥的身邊。
「或許你根本就不是我的真命天子。」
「夏旭輪,你到底在做什麼,你知道嗎?」
「分手對吧?我明白了,永別了、雷聖宥。」
「⋯⋯我又沒有打算分手哦。」
「我、不、管!」
「果然我的青春戀愛物語有問題。」
「奴隸,你已經不再是我的奴隸了。」
「公主殿下⋯⋯?!」
「別搞笑了,你不太喜歡我的事情,我還是有點清楚的。」
「才不是,我們可一直都是朋友啊!」
「朋友、朋友、朋友?為什麼不提及戀愛關係呢?」
「我們最近才交往⋯⋯」
「不是這樣吧,雷聖宥、你是男人對吧?應該如何對待女性你不懂嗎?」
「哼、我的初戀情人安柏貓才不會這樣,她可是超級~無敵直腸子的一個女人,有話就說、有屁就放!」
「你別以為搭上初戀情人的名字,我就能夠原諒你。」
「不妙,夏旭輪她真的是生氣了。」
雷聖宥雙手捂著頭部,呀呀大叫。
夏旭輪頭也不回地走了。
只剩下雷聖宥在頭痕。
結果他只好答應父親的約定,跟跟那位有婚約的年輕女性見面。
父親不懷好意、偏偏挑上雷聖宥剛被夏旭輪甩的這一天。
雷聖宥失魂落魄地換好了嶄新的西裝,來到父親雷杏宏公司的會議室。他在皮制沙發上靜坐待候那位婚約者的登場。
一名身穿金色閃片刺繡晚裝的年輕女子跟隨著雷杏宏的腳步,來到雷聖宥的面前。
「洛絲· 比伯?!」
一見到女性的身姿,雷聖宥便嚇得馬上從座椅上站起來。洛絲· 比伯正是雷聖宥初戀情人的雙胞胎妹妹,且是一名不簡單的吸血鬼獵人。
「沒錯,洛絲· 比伯正是我所決定的婚約對象。」
雷聖宥的父親、雷杏宏介紹著旁邊的英國女子,也坐在飯桌的梳發之上。
侍從端來了三份忌廉黑松露蘑菇意大利麵,安置於桌上。
「我呢、並不需要父母親為我決定自己未來的婚姻。」
雷聖宥攪絆著意大利麵,表示自己已經有女朋友了。
「你知道我跟你的前途都必須成為全職的吸血鬼獵人嗎?」
雷聖宥沒有反駁洛絲· 比伯。
「我仍需要再次考慮自己大學畢業之後的出路前程。」
「說起來我真的感到很抱歉,其實一開始不清楚團隊合作的是我自己。一直獨自戰鬥是很危險的。」
雷聖宥發現洛絲· 比伯的手上有傷疤,大概最近的確在吸血鬼的戰鬥之中,遭遇了什麼大事件。她的性格才如此般地有著極大的改變。
雷聖宥嘗試將洛絲· 比伯視為女性對待。
「那個⋯⋯洛絲· 比伯,你有什麼興趣嗎?」
「我?旅行與對付吸血鬼。」
「那還真是相當男孩子氣的興趣呢。」
「很多人也是這樣說的。」
洛絲· 比伯甩著她的純黑卷髮,一如既往的雙馬尾很引人注目。
「雷聖宥、你呢?」
「烹飪和電腦遊戲。」
「原來如此,你的興趣真的很多元化呢。」
「我還以為你會打算加入英倫戰國戰隊。」
「我才沒如此的想法,雷聖宥。」
氣氛隨即凝結的,兩人陷入了漫長的沈默。
「不如我安排你們兩個人進行海灘的打工約會吧。」
雷杏宏雙手合十,給出一個有趣的建議。
於是洛絲· 比伯穿上了店員制服裙子,在海洋對出的餐館工作。被迫跟上去的雷聖宥,在沙灘上用雙手蓋了一個城堡,然後踏爛沙制的堡壘。
「天氣真熱,好想下水玩。」
雷聖宥無聊地坐在餐桌之上,搖晃著雙腳,張開雙臂。
「待會兒會有不少客人過來,工作時就忍耐一下玩心吧,我也是這樣的。」
正午時分,有不少沙灘上的泳客湧到食肆去享受午餐。這段時間雷聖宥和洛絲· 比伯工作非常忙碌,完全沒有偷懶的藉口。
洛絲· 比伯負責在收銀處替客人找零碎,雷聖宥則做著侍應的工作,他從廚房端出一大碗的蕃茄湯雞翼烏冬,然後馬上又搬出串燒、燒賣、魚蛋之類的小食於另一飯桌上。
顧客吃過正餐後,品嘗著新鮮的黑豆豆腐花。他們都食得津津有味,雷聖宥與洛絲· 比伯亦從勞動之中獲得了快樂。
「今天的兼職真是很有意思呢。」
「嗯、雷聖宥,可以看到人生百態。」
雷聖宥凝視著西邊天空落下的太陽,朝旁邊的洛絲· 比伯說道。
「如果我不認識現在的女朋友,我或許會考慮我與你、洛絲· 比伯之間的關係。」
洛絲· 比伯羞紅了臉,她不像夏旭輪那樣會在這個時候賞雷聖宥一巴掌。她什麼都沒有回應,也就是靜靜地看著海浪拍打沙灘的起伏。
雷杏宏駕駛著單車,泊在街道上的一頭。
「我們三人一起去吃點東西吧。我想兒子你也應該認識了洛絲的性格。」
傍晚,洛絲· 比伯和雷聖宥親自吃著父親雷杏宏、所製作的日式料理。
前菜是麪豉湯,頭盆是芥辣雞翼,主菜是吉列豬扒拉麫,飲料是烏龍茶。
「配料真是相當豐富。」
雷聖宥用筷子夾起一塊雞肉,放在父親的飯碗之內。
「如果我的妻子有自己的兒子如此的顧家就好了。」
雷聖宥的母親是一個好勇鬥狠、自尊心強的事業型女強人,做著四處狩獵吸血鬼的工作,不常回家。
「母親是在守護世界的和平。」
「我明白,但是我果然想要和自己的老婆相親相愛。」
洛絲· 比伯有儀態地細細咀嚼著食物,抬頭看看雷聖宥和他的父親。
「洛絲,如果是你的話,會不會拋棄你的丈夫?」
雷杏宏提出了一個問題。
「⋯⋯放心吧,我不會像自己的父母一樣,傷害到子女及其家屬,還有身邊的人的。」
洛絲· 比伯翹起了嘴角,若有所思地回應著雷聖宥的父親。
並不是渴望跟雷聖宥結婚的意思。
而是來自破碎家庭的孩子的真心想法。
事實的真相真的令人感到難受與痛苦。
洛絲· 比伯的雙親曾經因為金錢紛爭而分居離婚,直到最近他們兩人才和好如初,重新登記為夫婦關係。
這個世界的愛情可是一點都不浪漫。
所以雷杏宏很喜歡踏實的洛絲· 比伯,比起幼稚的夏旭輪要好得多了。
「兒子,如果我要你跟洛絲· 比伯結婚,你能夠做得到麼?」
「我辦不到,因為我最近才跟女朋友吵架分手了。暫時我還不想談戀愛。」
「是麼,我明白了。」
之後雷杏宏反常地保持沈默,但雷聖宥並沒有發現到任何不妥之處。
翌日,大事件發生了。
雷聖宥收到了來自身為吸血鬼獵人小隊、英倫戰國戰隊的成員之一:溫滿河的結婚喜帖。
「我要跟三日月· 蓮閃婚了、請在結婚典禮當日出席,當然勿忘了夏旭輪。」
雷聖宥為了自己表哥的著想,還是來到了他結婚的場所。
只是那卻是父親雷杏宏、為兒子雷聖宥所舉辦的婚禮。
原來溫滿河和三日月· 蓮都不在現場。
夏旭輪則因為分手而擅自決定搬出雷聖宥的住宅單位。兩人再也沒有聯絡,雷聖宥亦沒有強求復合的意思。他們的關係就那樣終止了。
雷聖宥過份信任同伴的人格,導致他沒有確證,就相信溫滿河真的成婚。而那份喜帖更是父親製造出來的偽造文書。
雖然洛絲· 比伯是半強迫性地成為雷聖宥的新娘子,但見自己的新郎哥相貌端正、衣著光鮮、性格正常,也沒有過多的異議。
婚姻對女孩子來說,是一段新生活和生命方向的改變。
洛絲· 比伯穿上米色喱士露背婚紗,頸戴著米白色珍珠頸鏈。她踩著一雙嶄新的銀色矮踭鞋,耳朵上的金色鏤空耳環正反著亮光。
她手捧著一束漂亮的花球,閉上眼睛,在禮堂裏靜待著雷聖宥更上新郎服。
四周空無一人,除了禮堂的牧師,以及雷聖宥的父親、雷杏宏。
「為什麼你總是為我作決定、父親?」
「你知道嗎?洛絲· 比伯作為你初戀情人安柏· 比柏的雙胞胎妹妹,能理解你的缺陷,且不懼怕你過往曾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哦。」
「⋯⋯!!!」
雷聖宥嚇了一大跳,原來這個世界仍有包容力如此般強的女人、供他所有,簡直就像是人生的奇蹟一樣。
他選擇抓緊機會與時間,接受了自己的婚約者、洛絲· 比伯。
雷聖宥。
洛絲· 比伯。
兩人在牧師的見證下、交換了結婚戒指。
完成了婚禮的儀式。
成為正式的夫婦關係。
告別只拍拖的生活。
晚上、婚禮結束。
雷聖宥身穿新郎服到處尋找夏旭輪的存在,怎料夏旭輪已經離開了香港。
一周後,洛絲· 比伯與雷聖宥搬到雙方父母所決定的新住處。
三日月· 蓮與溫滿河都很吃驚雷聖宥突然結婚了,雷聖宥表示洛絲· 比伯是父母決定的婚約對象,為了父母的利益出發,他只好按照父親的志願、結婚成家立室。
溫滿河作為表哥、安慰了雷聖宥,誰不知他其實對洛絲· 比伯也有不少的好感。
三日月· 蓮也有盡力搜索夏旭輪的下落,但她跟溫滿河並沒有任何最新的發現。
對話後雷聖宥醒起夏旭輪是被家人所拋棄的孩子,大概她會在過去的收容所裏留下什麼信息。
雷聖宥趕到現場,但路上卻有重重波折。
五頭B級吸血鬼包圍了雷聖宥,就在他準備取出精靈鏡像的時候,二名英倫戰國戰隊的成員出現了,及時打救了獨自一人的雷聖宥。
是女裝正太、尤朔越,與魔王大人、井瓏瑂。
尤朔越身穿米色喱士運動外套與長褲,圍著粉紅色壓紋腰包,頭戴著閃石logo頭箍,腳踏著黑色綴窩釘皮鞋。
井瓏瑂上身的是紅拼白色格紋西裝褸,下身則是白色綴鈕扣連身裙,耳邊戴著銀色鏈條耳環,雙手中指穿著水晶戒指。
他們兩人即時成為了拍擋,攻擊著突如其來的吸血鬼。
「宥宥、你就先行一步吧。」
「雜魚,這裏由我們來應付已經足夠了。我知道你想要做什麼事情的。」
雷聖宥繼續往孤兒院所在的方向奔跑,尤朔越回望了一下雷聖宥的背影,從齒輪之中拉出自己所屬的武器。
尤朔越踩在滑板上、避開著吸血鬼的攻擊。而井瓏瑂則高舉斧頭的武器,朝著其中的一隻吸血鬼砍去⋯⋯
孤兒院。
院長。
相談。
發現夏旭輪前幾日曾經來過孤兒院。
夏旭輪獲取一筆來自收養人的遺產後,便到外國留學深造吸血鬼獵人的技術去了。
雷聖宥嘗試在國際飛機場尋找夏旭輪的身影,也致電了她,但雷聖宥仍舊找不到夏旭輪的存在。
雷聖宥在機場的禁區前放聲大哭,跪坐於地面上。
因為夏旭輪是雷聖宥的心靈支柱,或許現在想起來,比起愛情、雷聖宥對待夏旭輪的模式,其實比較貼近於無堅不摧的友情。
雷聖宥終於在心裏正式與夏旭輪分手、吿別。
但這一切對雷聖宥來講、就像是沒有明日似的。
*****
妖怪差使美人魚。
是雷聖宥最喜歡的一部日本劇集。
他洗過澡,躺在沙發上,打開了電視機。
旁邊的洛絲· 比伯好奇地湊了過去。
「今天是最後一集哦。」
「是麼,內容講的是什麼?」
「關於人類變成了妖怪的故事,主人公化成一條美人魚,被政府通輯中。」
「感覺蠻有意思。」
雷聖宥頷首,吸啜著桌面上的熱珍珠奶茶,沒有加任何糖份的奶茶,喝上去有些苦澀。
洛絲· 比伯扶著沙發的手柄,站著觀看電視台所播放的廣告。
兩人雖然是新婚夫妻,但他們並沒有多聊天,僅各自顧各自的事情。立場不一樣的地方,兩人也甚至懶得爭辯。
或許這就是真正的夫妻關係。
雷聖宥、以及洛絲· 比伯現在身處日本。
所在的酒店離最近的鐵路站、只有五分鐘的路程之遙。
附近還有商店街,和不少的食肆。
兩人正無所事事地進行著新婚旅行。
「你小時候跟安柏貓的關係好嗎?」
「普通。」
「為什麼?」
「我跟安柏的性格不一樣。」
「真的嗎?」
「你到現在還不清楚麼?」
「⋯⋯不是的。」
「你和前女朋友的關係如何?」
「已經沒有再聯繫了。」
「失蹤了?」
「也可以這樣說。」
「那英倫戰國戰隊怎麼辦?」
「當她暫時停止履行所有公職的活動。」
「這樣可以嗎?」
「英倫戰國戰隊的隊長允許了。」
雷聖宥轉而趴在沙發之上,來回滾動著身軀。
清潔身體後的洛絲· 比伯沒有再束起雙馬尾,僅簡單地披散著頭髮。
她注視著雷聖宥的背影,然後坐在沙發上,隔了雷聖宥一些位置。
洛絲· 比伯沒有講話,只有保持沈默。但也已經為雷聖宥不少的舒適感。
他們兩人就那樣倚坐於酒店套房的沙發上,直到劇集的大結局完結為止。
「⋯⋯洛絲,你覺得吸血鬼獵人的工作辛苦嗎?」
「不辛苦,為什麼你會這樣問?」
「⋯⋯沒什麼。」
洛絲· 比伯斜視著雷聖宥,拉了一下睡衣的上衣下擺。
「你想要當全職的吸血鬼獵人?」
「那個⋯⋯坦白說、的確有一點。」
「我能理解你的原因。」
「畢竟我們都曾經是安柏· 比伯身邊的人。」
「大家都渴望過要守護她。」
兩人四目相對,勾起了嘴角。
「這裏附近有一個溫泉,要不要一起去看看、洛絲?」
洛絲· 比伯搭住了雷聖宥所伸出的手,一同離開了酒店的房間。
他們沿著走廊走到盡頭,看見了一個乒乓球桌,洛絲· 比伯建議兩人玩點運動。於是雷聖宥在自動販賣機買了兩杯熱牛奶,放置在椅子上,並準備好打乒乓球的姿勢。
「我放手了哦。」
雷聖宥鬆開了球,揮動著乒乓球拍,球拍正中球的紅心,將輕巧的乒乓球送到網的另一端。
洛絲· 比伯回擊著雷聖宥,球敲打乒乓球拍,便旋轉出去。越過了網的邊界,降落在雷聖宥一端的桌子上。
「嗚啊,我輸了。」
雷聖宥雙手撐在桌面上,凝視著對面的洛絲· 比伯。他歡樂地笑著。
「我得了一分呢。」
洛絲· 比伯在腦海中記下比賽的分數,看來是勝負在即的樣子。
比賽過後,雷聖宥依偎在洛絲· 比伯的肩膀上,且說著夢話。
「⋯⋯安柏貓,原來⋯⋯你還活著麼?」
多麼的令人感到痛心的夢境。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