芊香

第7章 - 第七章 愛吾家

生於紅塵足不禁,千里戈壁端何尋。

 

芊香意識到快要恢復上班,致電回公司了解最近情況,WENDY説「一切運作正常請韻姐放心,金先生那邊亦沒什麼意見。」

 

「那很好,我下星期應可回來。」

 

「可以嗎?有需要可多休息一會,我們應付得來。」 Wendy帶點猶疑回應。

 

「群龍無首總究不成。」

 

「是的韻姐。」

 

芊香面對工作和下屬,總會帶上冷豔、倔強和堅強。回到家又是另一個樣,島國生活難免會習以為常不自覺。

 

芊香每日都依足指示運動,四肢都恢復靈動。

 

今天她忽發興致,獨個兒走到市場去買了些麵包材料回家。

 

韻母埋怨說「市場這麼多人,妳一個人走去,發生意外怎麼辦。」

 

芊香說「媽,我恢復得很理想,你看!」說著她立刻提腿踢了兩下,最後一踼還來一下朝天腳,身材高佻的她這麼一伸,長腿筆直般懸空掛出一字馬指向天花,腳尖還高出母親半邊頭。

 

嚇得韻母驚叫「哎呀!當心!」

 

韻父在旁喝彩拍掌「踢得漂亮。腿都好了!但欠了勁度!讓我試試,看我的!」

 

韻父技癢也起來踼出兩腿,呼呼作響勁力非凡同樣指向天花。韻父得意說「芊媽!看我兩誰踢得高!」

 

韻母揚起眉頭「兩父女還像小孩!沒好氣看你們打功夫。」她走到自己角落,提起毛筆練書法去。

 

芊香微笑「老豆,當然比女兒好!」

 

韻父興致勃勃「小芊,等妳完全康復就到爸的拳館見見師弟師妹吧!」

 

芊香難堪「遲些吧…」

 

「哼,每次都推搪我!」

 

「不跟你說,我去廚房!」她急急溜走。

 

「兩母女都小看我!」韻父高聲說「噓!妳做好的麵包記得留點給我!」

 

芊香從廚房喊出來「老豆,你平常不是批評我做得不專業嗎!」

 

「嘻~那會呢!我女兒做的麵包再難吃也得比面比面!」

 

芊香探頭出來「這樣太過難為你了。還是留給陳太、張太、李太吧!」

 

「不,不,不,這樣對待人家太太不好耶,難吃!還是留給老豆吃吧!嘻嘻!」

 

看得出韻父甜在心頭。

 

「老豆,總愛逞強!」

 

韻母一邊寫字一邊說「小芊也是。兩個都是餅印!」

 

芊香做個鬼臉縮回廚房。

 

韻父又再插嘴「餅印不是很好嗎!武藝了得!品學兼優…嘻~這像芊媽,文武雙全!樣子漂亮!還能進廚房!登大堂!只怪那男子不識好歹!下次遇上他必幫他大修!」

 

韻母急忙放下筆皺眉說「噓!不好再說他!」

 

芊香再從廚房探頭出來「你們在說什麼?」

 

父母齊聲道「喔!麵包真香!…」

 

「還沒開始烘焙那有香味!古古怪怪的!」說罷縮回廚房。

 

韻父和韻母互相瞪了對方一眼。

 

芊香轉回廚房,拿著那沈重麵團呆呆出神,父母剛才的說話那會聽不到,充耳不聞只是不想他們擔憂。

 

不能再為這事愁眉苦臉,免得父母擔驚受怕!

 

芊香提起麵團,砰的一聲,將它重重摔在灶頭上,用力揉著。

 

父母荒忙來察看,只見她背著,勁力十足地揉著麵團。

 

韻父輕聲贊歎「應該都康復了!」

 

韻母用手臂重重撞了他一下。

 

芊香回首向父母輕輕一笑。細看下臉蛋上沾有麵粉,淡紅臉頰添上白白薄粉,這顯得芊香帶著孩童般活潑可愛,母親忍不住上前為她刷刷小臉,又掃掃她長髮,憐愛地看牢女兒。

 

芊香笑得露出雪白牙齒「你們別妨礙我。快去,快去。」

 

然後又埋頭為那麵團分割出一小份一小份。等發酵完成後便放進焗爐烘焙。

 

麵包散發千里香氣彌漫著四周。

 

韻父忍不住跑去扒了個來吃,芊香叮囑他「小心燙!」

 

「嗯…手工進步不少!芊媽也來試試!」

 

「嗯…很好,很好,能登大雅之堂!」韻母讚嘆。

 

一家三口嘻嘻哈哈圍爐吃包,不要美味珍品,也能賞心樂事。

 

我愛著這個家。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