芊香【完】

第33章 - 後記

33

後記

加洲接壤墨西哥的邊界,十多人浩浩蕩蕩準備上山往北出發,各人都背著隻大背包,一身都是行山裝備。其中一對白皙皮膚女郎互搭著肩,一個棕髮另一個金髮,她們架著太陽鏡、紫色緊身小背心披件外套、黑色暗紋熱褲, 苗條高挑的身材,可人兒面孔,在人群中特別養眼。

棕髮女「準備了這麼久終要出發!」她興奮地說。

金髮女「為這也預備了好幾個月啊!又要自我訓練,每天只能步行,附重運動練得青筋暴現呢!」她有點抱怨。

棕髮女捏著她小臉「西特莉,是妳提出這壯舉,現在埋怨了。」

西特莉瞪大眼睛「不!我也興奮啊!芊香,我要和妳戰勝“太平洋屋脊步道”呢!妳知我們要走多少天!只是詫異行山也如此大陣容的人。不能給我們靜靜嗎!?」

芊香安慰她「這山徑要走140天以上,點與點之間全是荒野,走上幾天幾晚才到一個補給點,只兩個女子走恐怕我們成喪命雙嬌。」

西特莉舉起雙手,食指交叉到中指。

芊香笑著續說「一群人走安全嘛,這也是Trail Angel(山徑義工)所希望的。」

西特莉摟著芊香的頭,輕輕抵到自己的額上「妳就是樣樣細心。」

「他們都起步了!」

芊香和西特莉跟著大隊沿小徑出發,起步點都已是半山,走了不久已是荒涼山野,遍山黃土夾雜著一團一團的灌木林,岩石到處奇特的伸展開來,景色淒美別有一番味道,這足已叫她們贊歎。

首天的扎營大家興奮高漲,不認識的都互相介紹著,圍著營火無所不談。在這種原始生活裡他們都懂得平等,每個人都是歸於最基本的人,氣氛讓人和諧。

芊香和西特莉毫不忌諱表示她們情侶關系,這群年青人也沒感詫異,還稱贊她們天作之盒,芊香慨歎不同社會有著的價值觀可真大差異。

夜深大多數人都睡了,個別的仍在聊著,芊香和西特莉是其一伙,她們凝視著那萬億星海,宇宙是多奇妙偉大。

西特莉把玩著芊香一小束頭髮「看那星海多壯麗,妳猜一顆星有多大。」

芊香側起頭想「這距離也能看到,想也不會小吧。」

「總比我們大!」西特莉說著憨笑看她「相對我們來說,我兩只是微塵。」

芊香有感而發「兩點微塵在此相遇___多難。」說著舉起右手拱著手掌,母指朝下。

西特莉合拍的舉起左手做著同一手勢,然後與芊香結合起來,這手語象徵著她們心意。

剛開始日子的確是高興,走了好幾星期後,她們開始為事情辯論。

「我想說是,我們應為補給計劃考慮週詳。」芊香堅持說。

西特莉悠然說「路徑已有前人行過,補給站都計算好,妳會否太擔憂了!」

芊香氣憤「有時候補給站會缺貨!有些地方偏僻,連補給站也欠奉,妳知嗎?我們要做好安排,備多份物資寄去缺補給站的地方郵局!到時候到那兒取!」

西特莉「真不懂妳想太多幹嗎!」

芊香「我也不懂妳隨遇而安!」

就這樣她們冷戰開始。

這幾天芊香只自顧自做自己事,西特莉也不理睬她自有自行。

冷戰中某天,芊香要去路徑外解手,她走進林中找了個無人蹟的地方完事…

那邊廂西特莉悶悶的與其他伙伴閑談,忽然林中傳來芊香尖叫聲,西特莉和幾個高大男生迅速跑去了解。

跑到去見芊香軟倒坐在地上,面無血色,不敢移動身體每部份,只因有隻黑熊在她幾米外臭著鼻子。

眾人都一驚,西特利更是擔心得失去理智,走前幾步,嗚嗚聲喊著、拍著手,希望引開這黑熊。可是那黑熊毫不理會,還向芊香多走兩步,芊香嚇得閉起眼,淚也擠出來。

西特莉慌亂下,在身上到處亂摸,希望帶著刀子什麼與牠拼命,那知摸出一條巧克力,看著那巧克力真快要哭出來。突然靈機一觸將巧克力包裝剝掉,在黑熊前揚著,那糖果的香氣確厲害,引得牠掉過了頭,西特莉揚著猛力將巧克力擲得老遠,黑熊也同時追著去了。

西特莉趁機抱著芊香與一班人跑回小徑,回到營地芊香只喘息,好久才回過神,忽然就抱著西特莉放聲大哭,西特莉為這也安撫著他。

這樣冷戰便結束了。

幾天後芊香問「那次妳不怕死嗎?」
西特莉答她「幾年前妳打那個帶刀流氓,不怕死嗎?」

兩人只笑不語,勾著尾指站起來繼續起行。

三個多月後,去到個叫惠特尼山極凍的高海拔路段,這段到處積雪,補給站也少,西特莉正計算糧食物資,發現不足夠到下個補給站,她靦腆的對芊香說了,芊香得意地看牢她「現在相信了嗎?」

「好芊香!未雨綢繆!」

這種種徬徨無助的情況,幾乎每天也發生,遭遇艱難,磨練彼此信任,這使她們茁壯成長。

很快也到了尾段,這是較北的華盛頓州,這裡風景迷人,高山戴點積雪又有綠草環野,霧雲到處飄揚,有時還會飄到身邊,她兩並肩站在塊凸出的岩層, 俯視著遠處深谷的湖泊,這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美景,再過幾十年不知還存在沒有。
芊香說「我們人類是多渺小,能活在這裡,有一知己陪著,其他的都不值一文。」
西特莉說「我們走了一百四十五日, 從聖地牙哥、加州、內華達州山脈、俄勒岡州、華盛頓州,快要到加拿大邊境,用腳走了由南至北一整個美國,這路像極我們人生。」

芊香說「嗯!有高,有低,有開心,有傷心,有成功,也失敗,重要是___」

「我們都沒放棄。」她們同心說著。

「芊香___妳很有勇氣,背負著很大的重擔,仍選擇和我同行這路。」西特莉深深凝視芊香。

芊香一笑「這幾年妳為我做的難度我又不知嗎?那年妳母親病情剛穩定,便立即從英國跑回來!劇院重聚那日就是妳剛下機。對嗎!」她捉緊她手「這次行程我也預感到妳會有什麼話要說。對嗎?」

西特莉眼珠子閃亮轉動「芊香,妳知華盛頓州是個 "平權地"___結束這旅程後,我們走一趟華盛頓州!」說著她將一片圓環狀的灌木葉套進芊香中指。

「親愛的,那明天到終點後,我們便去華盛頓州完成那平權的事, Let's continue our trail!」芊香牽起她手,聞著西特莉的手背,柔情說著。

兩人笑對著夕陽斜照,笑看著世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