芊香

第26章 - 友情告急

新澤西的大屋裡,芊香這朝早天仍黑著已醒來,梳理後,在化妝桌前薄施脂粉,靈眉秀目,一張動人美艷的臉孔反映在鏡裡。走到櫃前揭開門板,裡面掛著件淡粉紅絲光 絹的禮服長裙。 


 
芊香把身上衣服都脫去,取過那件禮服輕輕套上自己身軀,禮服寸無偏差包緊著胸腰,一雙纖細肩鎖、一對修長臂膀都暴露在光線中,窈窕玲瓏的線條投射在燈影下。她把卷在頭頂的長髮鬆下來撥弄著,此刻芊香女性韻味盡散滿全身。 


 
她穿上對白絹高跟鞋步出房間,走去雯雯處,輕敲門板「雯雯,我能進來?」 


 
「芊香進來。」 


 
房裡除雯雯外她的父母亦同在,芊香禮貌的對雯雯父母招呼,他們都嚴肅,對芊香點點頭說了句「早安」便離開了房間。 


 
雯雯對著芊香淒然一笑。 


 
芊香見她仍是穿著睡衣,面容仍是憔悴,便問她「妳怎麼啊?對今天婚禮顯得緊張?」 


 
雯雯擰擰頭嘆了聲「唉…我父母說,完了婚禮晚上便要走,多倫多有客人急切要見他們。」 


 
「噢…」 


 
「才剛到,晚上就要走…他們都熱愛工作,不想得失客人,徹底地是工作狂。」雯雯苦笑。 


 
「總算他們都來了,別想得悲觀,今天就寬容點。」 


 
「都不知他們有重視過我這個快嫁人的女兒…」雯雯不快,但又表現得習以為常。 


 
「雯雯,他們怎也關心才會來啊…來吧!去換上婚紗,我來幫妳。」 


 
芊香為她抹上脂粉、口紅、眼彩,取過那配有妮絲雪白婚紗助她穿上,再戴上片白絲絹的沙網頭飾,身上每分每寸都悉心妝扮著,新娘子就這樣明艷動人的在眼前出現。 
 


「看妳多漂亮!到鏡子前看看。」芊香說著。 


 
雯雯走到鏡前看著,那…秀麗娥眉、晶亮眼睛、嬌豔櫻唇,一身脫俗超然的艷麗自己也看呆了,這是我嗎?她牽芊香的手「芊香,這段時間真多謝妳,不知妳們走了以後,還會有這歡樂日子否。」 


 
芊香想了想「那預告妳,我正考慮留下修讀烹飪。若成事妳就不用愁悶了。」 


 
雯雯驚喜「是真的嗎?!」 


 
「還得等父母批准。嘻!」 


 
「世伯、伯母都通情達理!」 


 
「那妳要開心啊!別愁緒了!」 


 
「還有一事呢…」 


 
「還有!妳真多愁善!」芊香抿起嘴。 


 
「不!其實是心婷和高晶她們會來嗎?」 


 
「唔…現在別想這了!能做的已做,隨緣。」芊香說得輕鬆實對此仍耿耿於懷。 


 
過不多時詠桐也過來了,她看著雯雯就傻了眼「妳是李信雯嗎?」 


 
「難道今天有另一個新娘嗎?」雯雯淘氣說。 


 
「不得了!我怕Tony今後都要給妳迷住了!」 


 
「哼!我早就迷倒他了!」 


 
三個女子又笑了起來。 


 
芊香吩咐雯雯別出房間,直至婚禮開始。還要詠桐整天照顧她。芊香這便去外處安排其他。 


 
晨曦滲透暗黑天空漸現晨彩,在後園旁芊香見到Tony,他對她眼前一亮。而段家和李家父母也在聊著,她便過去與他們問好。 


 
「芊香!過來過來。」段母喊著。 


 
「早安段世伯、段伯母。」 


 
「妳都認識了李世伯、李伯母嗎?」段母問。 

 

「都見過。」芊香又向李氏夫婦點頭。 


 
段世伯說「芊香這次為我們婚禮出了不少力,要不是有她恐怕這趟婚禮錯亂百出!」說罷瞪著Tony。 


 
Tony忙說「就是吧!我真辦事不力,要不是有芊香這位天使出現,後果可真大。」 


 
芊香謙虛的擺擺手「見笑了。」 


 
「噢,妳就是信雯說的同學。」李世伯點點頭帶著威嚴說「也多謝妳了。這是我們一點心意。」他把一隻紅封包遞給芊香。 


 
「別客氣!世伯!」 


 
「傳統是這樣。」李世伯還是嚴肅說。 


 
芊香不好意思接過。她感到這紅封包厚實沈重,知道裡面份量是非同小可。這令她更覺尷尬。

 
 
段氏明眼,陪笑說「芊香要煩妳去打點後園周圍。Tony你跟芊香去幫忙。」

 
 
Tony:「要的!芊香我們去吧!」 


 
他們便雙雙走去後園,一邊走Tony一邊看牢芊香「妳今天實在漂亮!一會讓我介紹男孩給妳認識!」 


 
「哈哈!一會你有空再算吧!」 


 
「別小看我耶!」 


 
「只怕你見到雯雯後什麼都忘卻!」 


 
Tony想著妻子,笑著沒說話。 


 
芊香衷心說「恭喜你啊!」 


 
「多謝!總算等到這天了!」Tony有點飽歷風霜。 


 
「幹嘛突然感慨?」 


 
「真是波折重重,千山萬水。…其實…本來岳父最初是反對我們婚事,他是個老一輩生意人,做事嚴肅固執又傳統,他說嫁到外國太遠,將來要見孫子也麻煩,後來我們費盡心力,還試過以私奔迫脅。最終雯雯的堅持下,他們還是應許了。」

 
 
芊香才恍然大悟「噢,怪不得他們總是愁…喔…對不起…」

 
 
「總事嚴肅繃緊愁容滿面!唉…也難怪他們。」 


 
「看不出你兩真有膽色。」芊香憨笑「你要愛惜雯雯,她犧牲很多啊!」 


 
「嗯!她總愛說:幸福要自己爭取!」Tony簡單肯定地回答。 


 
後園有幾個工人忙著最後佈置。一個小舞台,上面有個插滿鮮花拱門,還寫著一對新人名字,四周都是彩色氫氣球,還有幾塊大屏幕樹立著。一排排整齊的座椅,座排中間分開讓出條廊道,舞台前有張白絲絨卓布的小方卓,上面還放著盆藍色的玫瑰花。

 
 
芊香拿著清單把每個事項都檢查,若有瑕疵便對工人提出建議修改,確保事情妥當。 


 
Tony不往搖著頭「妳真能幹,一個人便指揮著整個婚禮。」 


 
芊香笑說「職業病態,永遠醫不好!」 


 
不知何時座位的後排坐了個少女,芊香看清楚是Emma,走過去,搭著她膀臂說「Emma這麼早便出來,不多睡一會。」 


 
Emma一雙眼珠子冷冷的瞪著她,好一會才輕輕甩開芊香的手說「關妳什麼事!」轉身便離開。 


 
芊香和Tony都感錯愕。Tony急急向芊香道歉,他追著Emma出去了。 


 
芊香摸不著頭腦,只覺得剛才Emma的眼神裡充滿敵意,只有女性之間才看得明的敵意,疑惑為何會與她擦出這感覺。眨眨眼然後含著嘴唇…暫不管她,轉身去安排別的事。  

 


中午,天色清爽,牧師和賓客都紛紛到賀,兩家人也招待著親友,每排座椅都滿是人,儀式也差不多要開始,屏幕開始播放著雯雯和Tony的各式照片,兒時的、成長的、拍拖的。 


 
西特莉此時出現在門前。芊香跑出去高興地擁抱她說「西特莉,我欠妳這人情!」 


 
「這高興的日子有什麼欠不欠!」西特莉和芊香又緊緊一抱。 


 
西特莉的出現是芊香的安排,她會為他們的婚禮伴奏。 


                 
芊香左顧右盼還是見不到心婷和高晶。 


 
事原是前天芊香傳了訊息給她們;…無論發生何事都能跨越,珍惜友誼。來參與婚禮…云云… 


 
芊香坐在前排看著屏幕終靜止了,西特莉在舞台旁提著琴奏起柔和樂曲,牧師踏上舞台,說出了序幕詞朗讀聖經金句,Tony站在台前聆聽。 


 
芊香再一次環視四周,仍是看不見心婷和高晶,她開始感到失望,她擔心這段友誼快將要瓦解。 


 
牧師讀完序詞靜了下來,剎那間顯得小提琴聲響亮。不一會牧師說「請新娘子進場。」 


 
後園出口處,見到詠桐拉開玻璃門。

 
 
雯雯全身白得閃亮站在門下,流光煥彩的眼神,嬌豔欲滴的櫻唇,飄逸靈巧絲絹,仿佛天仙下凡站到這裡。 


 
眾人都”嘩”一聲喊出來,Tony興奮高興得把四隻指頭放進口中。 


 
西特莉奏出“仲夏夜之夢” 


 
雯雯慢慢地通過廊道, 賓客投以艷羨目光,她走到Tony前,嬌豔的,羞羞的站著。 


 
她偷偷的放眼四周,父母親人全都注視在自己身上,就是不見了兩位好友,心裡感慨可惜。 


 
牧師要他們上前讀出誓詞,雯雯盼望著,再望一次四周,無奈渴望再次落空,愁悶感,仍是要上前取過誓詞準備讀出。 
 


Tony說過誓詞後,正等待雯雯讀出,他凝視著雯雯… 


 
芊香此刻也急得揉搓著手掌,那股無可挽回的感覺在心內越積擴大。


 
雯雯望著Tony… 


 
忽然芊香左右兩旁都各坐下個人,她瞄過兩人____眼窩已控制不住地釀滿了淚水。 


 
雯雯突然似感應到什麼,望了眼舞台下____她欣喜感觸 了!含淚說著誓詞「我懇請在座各位見證,我李信雯願意嫁你段逸分為我合法丈夫,我願對你承諾,從今天開始,無論是順境或是逆境,富有或貧窮,健康或疾病,我將永遠愛你、珍惜你直到地老天長。我承諾我將對你永遠忠誠,今生今世永不分離。」 


 
感人的一刻沒有人再錯過…

 

他們為對方戴上結婚指環,簽好婚書,雯雯已滿面淚痕,Tony也為她拭去。


 
“結婚進行曲Bridal Chorus”響起,西特莉的琴聲都能撼動別人,就連芊香身旁本是對立的兩人,此刻鼻子也酸楚起來。 


 
芊香張開雙臂把她們摟到自己額角。 
「余心婷、高慧晶!」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