芊香

第22章 - 夢幻紐約42街(二)

芊香一雙迷惘眼睛已看不透自己的心,模糊的視野同樣看不清西特莉,過往果斷明智的思維已失效,她只想牢牢攬緊對方。 


 
西特莉感到芊香的激情,她輕輕在她背上揉著讓她放鬆下來。 


 
「芊香,妳讓我差點不能演出,怎地不預早告訴我。」西特莉說 


 
「我…突然想來…便來了…請原諒我的任性。」芊香像個小女孩說著。 


 
「…」西特莉搔搔她的長髮「怎會。」 


 
「妳剛才的演出實在很動人…多謝妳,多謝妳為我奏出那曲。」芊香感動說著。

 


 
西特莉輕按著她唇瓣「沒有妳的出現也不會寫出那曲,是我多謝妳才是。妳讓我重拾戀愛的初匆,那份初戀感覺。」

 
 
芊香垂下頭,長長睫毛把秀目遮擋著,正就像個初嘗戀愛少女,含羞答答的不知所措。 


 
西特莉托著她下巴,看著她那雙迷糊閃動的眼睛「妳能跟我出去走走嗎?」 


 
芊香着迷般點頭,她讓西特莉牽著自己的手,一起走出劇院大門。 


 
後面有工作人員喊著「西特莉!妳往那裡?今天還有一場演出!」 


 
西特莉回答他「西特莉今天病了!休息一天!請買了票的人留待下星期補演,要不退票就是了!」 


 
那工作人員攤起兩隻手「What?!」 


 
西特莉不理會他,她也任性地決定,拉著芊香一同跑出這大樓,上了架黃色計程車。 


 
計程車駛進一個廣場停下,芊香和西特莉跳下車走入廣場。 


 
這地方站滿了人就像嘉年華會,每個人手上都拿著大大小小的彩虹旗幟揮動著,男男女女都雀躍地跳舞,還看到有兩架巡游花車,上面也站滿悉心打扮的人,車上都寫有幾隻大字LGBT。 


 
芊香好奇問「這是什麼慶祝活動?」 


 
西特莉「每到六月這日都是這樣,別問了!來吧!我們去跳舞!」 


 
西特莉拉著芊香走進人群中,有人遞了支彩虹旗給她們,西特莉拿著它舉高,熱情地擺動身軀,與身邊各人投入音樂勁舞中。 


 
芊香也給這裡熱情紛圍帶動著,心情也開心起來,旁邊的人不論男女都會熱情地握住她的手做她臨時舞伴,起初還是靦腆的芊香,給幾個女郎帶了兩圈舞, 繃緊感覺也放鬆了,跟隨著她們扭動纖腰擺動雙手,大家有著同樣姿跳著,甩甩頭搖搖手,學了兩下,還能與大家同步跳著,甚有氣勢。 


 
轉著轉著,再次轉回西特莉作舞伴,她們從前沒配搭過,但一拍即合,只要芊香遞出手,西特莉會有默契地牽著,還帶領芊香自轉旋開,芊香提腿跳躍,整個人像要展翅高飛,然後回旋又摟住對方,飛躍般轉了兩圈,兩人配合得天衣無縫,旁邊的人看得呼喊叫好,為她們拍手喝采。 


 
芊香二人都玩得投入盡興,挽著手退到場邊,芊香仍喘著氣,她看著廣場中慶祝著的人,發現她們都是女的一對,男的一雙,才明白這是一個平權慶典。 


 
芊香呆呆看得出神,她一瞬間感到非常滿足,隨即又有點猶豫。 


 
忽然西特莉摟著芊香,深情地透視著她,芊香喜悅地為她微笑,好一刻西特莉慢慢將臉移向她的紅唇,要藉著親吻感動她。 


 
時空像變得慢了,芊香看著西特莉親切可人面孔,她想要為她獻上這吻,她覺得自己迷濛,又害怕自己情緒會決堤,腦裡空洞洞____就一剎那的空白,芊香微微遲疑,就這渺小的顫動,西特莉稍頓,這吻落在芊香額上。 


 
芊香一雙睫毛顫動著,她明白和自責,她輕咬著唇無目的地環視周邊。 


 
西特莉挽著她手「我們到那邊找些吃的。」 


 
芊香憨笑「好的。」 


 
城市都開始迎接黑夜,街燈一顆顆亮起來,一道長長的海港走廊,掛著串長長五顏六色的燈泡照片全條道路,燈影照到木地板上,氣氛柔和浪漫。這海港是分隔著紐約和新澤西,遠眺對岸住宅萬家燈火,就像夜空繁星。 


 
一架快餐車停泊著,西特莉和芊香走了過去,快餐車的老闆向她們打招呼「Hi!西特莉!」 


 
「Hi!喬治!她是我朋友芊香。」 


 
「Hi!芊香!」 


 
「Hi!幸會呵,喬治!」 


 
芊香注意到喬治造的是一般漢堡飽,但這香氣在街角已聞到,這令她想起往處那家麵包店,也是烤香飄楊整條街道。 


 
芊香觀賞著他造漢堡包的手藝,她問西特莉「要漢堡包嗎?」 


 
西特莉微笑點頭。 


 
芊香忽發奇想,她走到喬治面前問他「喬治,可讓我自己來造兩個漢堡包給我的好朋友西特莉嗎?」 


 
喬治看了看芊香再看看西特莉,他咧嘴大笑「我正等待一個幫手來打救我!妳來得合時!哈哈!」 


 
喬治將一條米白色圍裙幫芊香穿上,再給她戴上一頂帽子,便像極一個女廚子。她一上場便甚有功架,夾起漢堡扒放到熱烘烘鐵板上,“咱”的一聲也毫不生畏,拿住鏟子搧著,一手將麵包烘熱,又一手準備生菜,等漢堡扒熟透,手揮目送把食材都夾到一起加上醬汁,兩個漢堡便完成。 


 
喬治贊揚芊香有一流手藝,生鬼鬧笑地要她留下來多造幾個漢堡。碰巧就有幾個客人要買漢堡,芊香笑往點頭,笑得嘴巴也合不上,她瞄著喬治,喬治放心的叫她繼續,西特莉嘻嘻哈哈,拍著掌過去幫忙,兩個人相互補助下,很快便幫了十來個客人。 


 
喬治幽默地說「妳們真是好拍檔,若妳們一個是男,一個是女,那必定是一對夫妻!」 


 
她們都含羞笑了笑,西特莉百感交集凝視著她,相反芊香閃過一瞬蕭索神情,西特莉轉過了頭默然半晌。 


 
芊香說「喬治這兩個漢堡我們拿了!」 


 
喬治「拿去!免費的!」 


 
「什麼?」二人都說。 


 
「是妳們的薪金!哈哈!」 


 
芊香她們取過漢堡包,一同在海岸長廊一邊踱著邊咬漢堡。船隻氣笛聲在黑夜裡鳴響,船上微細燈光閃爍得像群熒火虫一樣,在海面上一群群緩緩溜過。 


 
她們停下來看著船隻,芊香放下包子,不再逃避鼓起勇氣問「西特莉今天是開心一天。對嗎?」 


 
西特莉通情說「…這是妳與我共同造出的感受,只屬我們的化學作用。」 


 
芊香「西特莉…我很混亂…和妳一起我是真的開心…只是心裡…」 


 
西特莉打斷她說話「仍鬱結煩憂,若得若失,或對或錯,對嗎?」 


 
芊香淒楚點點頭。 


 
西特莉半晌「像初嘗戀愛的味道…但像又違背了自己…的確,要突破這種態度改變需要多大決心…」她看著那無邊黑暗的海洋。 


 
她們又靜了下來,曖昧氣氛散發著。 


 
突然有個人從黑暗處閃出來,是個神情猥瑣衣衫襤褸的流氓「小姐!天都黑了!還在這等哥兒嗎!」 


 
芊香二人都被嚇一跳,接著西特莉二話不說擋在芊香前面「你想做什麼!?」 


 
流氓「妳們都漂亮啊…嘿!要不要服待一下本大爺啊!嘻嘻!把身上的錢拿出來給我!」 


 
那個流氓趨前一手便捉住西特莉,她反抗著,那個人毫不流情地給她重重一下耳光,西特莉整個人跌倒在地上。 


 
芊香驚訝此人如此重手,看到西特莉痛得眼淚直流滿面,悲憤激動由心爆發出來,兩股靈火快要從雙眼噴出。那人舉起手伸去芊香臂膀,她迅速的不留餘地緊緊扣住他前臂,用盡全身力氣往外扭動他,敏捷的腿隨即提起,用勁踩裂他膝蓋,那人頓時面容扭曲痛得大叫,慌忙從身上撫出把小刀亂舞。芊香忘卻了恐懼,她在刀光霍霍中閃避,乘著空隙猛力出拳打在他鼻子上,他慘叫一聲刀子也掉了下來。 


 
流氓終停了下來,退後幾步,用手掩著面,再看看手掌印有血跡,一對鼻孔已流住兩行血。他臭罵著芊香憤恨地 一拐一拐跑走了。 


 
芊香一頭亂髮,呼吸沉重呆呆站住。西特莉走過來,拿出手帕按在她手背上,疼痛讓她回過神來。 


 
西特莉關切問「妳還好嗎?手在流血了,讓我幫妳包紮。」她用手帕包好她手。 


 
芊香才發覺自己被畫了道血痕。抬頭看著西特莉本來秀美的面孔,現在嘴角多了片瘀青,她憐憫地撫了撫傷痕。 


 
西特莉抱住芊香脖子,將她按到自己胸懷,芊香在她懷裡耐不住抽泣起來。 


 
芊香哽咽說「是我不好…事情都是我猶疑不決而起…」 


 
西特莉「妳沒做錯,今晚妳做得很好!」她揉著她背「就像喬治說,可能我們是一對好拍檔多於其他…」西特莉也忍不住熱淚盈眸。 


 
西特莉捧著芊香的腮頰,用手指為她拭淚,凝視著她半晌才說「妳知到嗎,要作一個重大改變和決定是多麼的難,要付出多大的勇氣,換作我也會難取舍,妳已做得很好。」她將芊香亂墜的頭髮撥好「我的天使,今晚之後,妳的心已知道需要什麼,勇敢的去抓緊它吧!不要再為我難過。」 鬱鬱的卻是西特莉。


 
芊香悲喜交集;我要勇敢去面對自己的心,今天”我的心”就像個撒嬌少女般要被愛著,這就是我自己的心嗎… 


 
這對曖昧的女孩,在長廊坐了一晚,被此談著往事,臨別前西特莉幽默說「 妳是女性的Bruce Lee! 」 


 
芊香回酒店的道上,雯雯來電「芊香妳在那裡?!心婷和高晶吵大架!」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