芊香

第15章 - 第十五章 偶遇 

芊香盤膝坐在地上,看著揭開的行李箱,她正努力地點算著箱內東西。 


 
「上衣、褲子、裙子…喔!充電器!」 


 
這晚正為旅程收拾行裝,她跑來跑去將一件又一件東西放進箱裡,衣服都整齊地排好。 


 
韻母看著她像蜜蜂般來來回回,忍不住說「那有這多東西。去多久?」 


 
「估計一個月吧。」 


 
「噢…也是應該的,那女孩是妳中學同學啊,現在辦結婚,人生大事耶!」 


 
「她很開心我能陪伴過去。」 


 
韻母想到,本來自己女兒也計劃好,現在反而是去幫人家,感覺世事弄人。 


 
「女兒!過來一下。」 


 
「媽!怎麼了?我忙得很!」說著還是坐到母親旁。 


 
韻母看著她一雙玲瓏透徹的眼睛,投影著內心深處的感受,這些也只有作為母親才能感受,是快樂還是憂傷母親都可瞭然。 


 
韻母仍是喜歡撫她的頭髮,從上至下一揉一揉。 


 
芊香含笑看著母親「媽,妳怎麼了?把我當小孩嗎。」 


 
「最近預上這許多事都難為妳,就藉著這次旅程散散心,去多久也好,不用擔心我們。」 


 
「媽,我知道了。」她深情看著母親「看樣子妳還是擔心我啊!媽,我是成人了!」 


 
「嘿,大個了口氣也大了!」 


 
「怎會?」芊香掩著口,呵了口氣又聞了聞「我每天都漱口啊!」 


 
「還作弄媽媽!養兒九十九,妳沒聽過嗎?」 


 
一對母女都嘻嘻笑起來,芊香抱著母親,將頭埋到母親胸懷「我知道,媽最關心芊香。」

 

 「哈!傻孩子!」


 
這時韻父從房間出來,看到兩人又抱又笑「有什麼笑話,說來聽聽。」 


 
芊香「秘密!」 


 
「得意忘形!」韻父看著行李箱「都執拾好?」 


 
「差不多。」 


 
「小芊,什麼時候帶帶我去看世界?」 


 
「老竇,上次與你去日本時你不是說自己家最好。」 


 
「我有這樣說過嗎?!」 


 
韻母附和著「你當然有!還說日本麵包買不到一個好吃,只像玩具一樣,不及街頭老楊的麵包好吃!」 


 
芊香聽到頓然醒覺「那麵包師姓楊!?」 


 
韻父「對!就可惜租金太高,交了租又請不到員工,兒子寧願去外國發展,也不願回來接手,沒幫手做不了,他說退休好了。唉…手藝也要失傳。」 


 
芊香重新點算箱內物品「老竇,你和他好像很熟!」 


 
「有兩句吧!」 


 
「可惜一班街坊再沒口福。」芊香失望說。 


 
「小芊!不若妳頂替這店!反正妳又沒工作,又能烤得美味好麵包!」 


 
「別開玩笑了老竇,開店有那麼容易!」 


 
「就是嗎!老竇你不要阻礙小芊執拾。」 


 
「喔!還欠化妝品!…兩位請別阻我,讓路!讓路!」芊香又開始蜜蜂式 收拾行裝。 


 
翌日,陽光普照,清爽的高氣壓,讓視野可一望無際,蔚藍色的天空遼闊清新。 


 
一輪七座私家車駛到芊香的住處停下,開車的是萬清,他旁邊坐著詠桐,除芊香未到外,其餘三個女郎都在後座竊竊細語,不時還聽到笑聲。 
 


萬清在前座傻氣呆呆不敢發言,詠桐漲紅臉蛋顯然更是尷尬。 


 
心婷「詠桐怎麼妳老是坐到前面像主人家般!」 


 
詠桐「只因…我…我…萬清他第一個來接我…所以坐到前座吧…」 


 
萬清牢牢辯解「對!車道順向先接她而已…」 


 
高晶「說得真奇怪,最近的不是妳妹妹家嗎!」 


 
萬清「那…那…因為她經常遲到…」 


車門突然打開,門外的人「誰遲到?」 


 
心婷、雯雯、高晶齊聲說「就是妳耶!」 


 
三個女郎笑聲回響在車廂內。 


 
芊香「我很守時耶!」 


 
雯雯「那要問問妳哥哥了。」 


 
「大頭菜,你在說我壞話?」 


 
「沒有!只是有點誤會,好了人齊了,我要開車到機場,別打擾司機。」 


 
芊香狐疑的看著萬清又看看眾女,她們都擺出一副狡猾的樣子,嘴巴向詠桐和萬清背後蹙了幾下。 


芊香瞬間便意會到她的意思,含笑點著頭,她把頭伸到前座中間,左看看詠桐,右看看萬清,忽然說「妳們在拍拖!」 


 
萬清嚇得剎停車子,芊香不留神一頭撞到車上軟席。 


 
「大頭菜!小心開車!」 


 
「叫妳別騷擾司機,快坐好!」 


 
芊香抿起嘴坐下,但後面眾女都拍手歡呼,心婷還吹起口哨。 


 
芊香「妳們別嚇怕大頭菜和詠桐,對於這方面___他們都很膽小…」 


 
「喂…芊香啊!」萬清尷尬說。 


 
「知道!」芊香用手語在嘴前橫拉一下。 


 
詠桐此時全身燒得快出煙來。她只低頭靜靜坐著,一雙秀麗眼睛凝視車窗外飛快景物。 


 
到達飛機場,詠桐去取行李車時不慎刮傷手臂,萬清非常緊張,從私家車上取出藥箱,小心翼翼為她包紮。 


 
萬清「還好嗎?」 


 
詠桐靦腆點點。 


 
萬清將詠桐那隻大包包搶過來「手傷了不適宜挽這大袋,我幫妳拿好了。」 


 
眾女都瞪目结舌。 


 
芊香更瞄了萬清一眼,萬清就將眼睛移向天花上。 


 
「我必需告訴媽媽。」芊香在萬清耳邊說。 


 
「你不要說!…我自己會說!」同樣在她耳邊回答。 


 
「喂!你兩兄妹還說什麼!要辦登機了!」 


 
飛機場人流暢旺,辦理登機也等了半小時,終於輪到芊香和雯雯,萬清為她們將沈重的行李箱放上輸送帶,櫃台職員忙於將位置編排好。 


 
那職員說「兩位小姐,因為今天乘客爆滿,妳們也是不同時段訂位,所以座位未能分配在一起,真不好意思。」 


 
芊香和雯雯都有點失望「也沒辦法…」 


 
職員繼續說「其實妳們在機上,可詢問旁邊乘客能否幫妳們調位。」 


 
芊香和雯雯點點頭 


 
職員再說「真麻煩到妳們了,這是兩位護照,妳們目的地是美國新澤西洲,請核對一下資料。」 


 
萬清因為有事要先離開了,走前仍叮囑詠桐小心傷口。 


 
辦妥登機,一眾女郎浩浩蕩蕩找了一間餐廳坐下。 


 
「妳父母今天不來?」有人問雯雯。 


 
「她們是生意人,很忙,過兩天自己會去。」 


 
詠桐捨不得「雯雯妳要照顧好自己了,芊香妳要照顧好她。」 


 
芊香「雯雯不是小孩,我不擔心。」 


 
五個同學都約好了要在婚禮前瘋狂一週,玩轉美國熱鬧地方,難得各人仍有少女般開懷心境。 


 
心婷回想起往事「記得高中時來了個俊俏男老師嗎?」 


芊香「那位老師令全班女同學突然愛上數學科。」 


 
雯雯「還搞得高晶寫上情書來!」 


 
高晶毫不介意「當時我迷上了那電視劇 “吾妻十八歲”,以為現實也存有這浪漫。」

 
 
詠桐「我佩服妳有此膽量。」 


 
芊香「我還不知高晶那次的結局如何?」 


 
高晶「當然是情若無花不結果呢!給訓導主任捉了去痛罵一場,叫我專心學業。」 


 
心婷突然說「媽的!當時我也寫了封情書給他!___可能都算在妳身上!」 


 
「嘩!我們今天才知!」 


 
說著往事時間也是過得快,是時候登機,一眾都離愁別緒。 


 
「一路順風,兩星期後見!」 


 
相擁揮手道別,芊香、雯雯瀟灑的穿過離境大樓, 昂然闊步跑到停機坪等候。 


 
芊香正準備登上飛機時,忽然有個男人在她眼前閃過,她沒特別注意他,越過一刻一陣熟悉的香氣傳入鼻中,她回首看看那人,見他背影高大身材矯健,穿了件淺藍襯衣和卡其褲,瞬間他已轉入人群中消失了。 


 
二人在機艙裡分別確認好座位,芊香座旁未有乘客,正閑著,後邊有把男聲說「對不起小姐,能讓我進去這座位?」 


 
芊香看了他一眼「好。」 


 
芊香便站起來讓他進去,那男人點頭道謝曉進座椅。 


 
她突然又再次聞到那熟悉香氣,說不出是什麼香氣,但肯定是從這男人身上發出來。 


 
芊香轉回座椅時偷看了那人一眼,她確定衣著是剛才路過那人,再瞄他樣子,神采奕奕儀表堂堂。 


 
她正在想這是什麼香氣,怎也說不出,只覺這氣息是她經常聞到的。___反正想不出索性取出雜誌來看。 


 
那男子忽然仰起頭吸了幾道氣,又微側側頭看了芊香一眼。 


 
這動作引起芊香注意,她也抬起頭看看對方。 


 
四目交接,他們靜止了半秒,互相微笑點頭又做回自己的事。 


 
相遇只是巧合,每天擦身而過的人比比皆是,那會去為路過的費神。

天上繁星數憶,能在這小小星球遇見你是緣份,再過一天你可能已去了另一個銀河,發掘其他星際。

這一天讓我們彼此捉住,用僅存一天互相認識,那怕這天短暫,那怕只是偶然,那怕仍是陌生,讓平凡一天變成一生中回憶。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