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蟲

第6章 - 真債主

偉成的皮膚病沒有好轉,反而變壞。身子沒日沒夜的發癢,癢得會痛。不但如此,疹子演變成蜂巢似的凸出物,遍佈全身,恐怖又嘔心。

看了幾個醫生,全都解釋不來,為甚麼他的疥瘡好不了。

怪病令偉成不能做好工作,所以廢紙回收公司把他辭退了。

「我還可以開工,幹嘛開除我!」偉成多次跑到回收廠理論。

只是,怪病確實影響了他的活動能力,他連走路也有困難,更不要說開車,回收公司的做法無可厚非。

患病後偉成相貌大變,成了畸型人,外出時必須戴上帽子、太陽眼鏡、口罩遮掩容貌。

每逢見到上了年紀的女人,他都會有很大反應。要不躲到老遠,要不破口大罵,要不聲淚俱下。

「求你放過我。究竟你要報復到甚麼時候?」

某日,偉成坐在遊樂場,看小孩玩耍,打發時間。

他不住搔癢,一看就知道有病。大部份人怕他有傳染病,盡量躲開他。

偉成流眼淚。

朦朧之中,瞧見一個意想不到的人物走過。

偉成忡怔。

她是那個升降機女郎。

「她是甚麼東西?是龍婆的化身嗎?可是鬼魂怎麼可能在大白天走動?」

偉成很亂。

身體自然而行動起來,尾隨升降機女郎。

升降機女郎前往龍婆和偉成所住的公屋。

進入升降機,上四樓。

偉成跳到升機女郎的跟前,大喝:「你到底是誰?」

升降機女郎嚇得花容失色。

「我、我是龍婆的孫女。」

「吓?」偉成怔住。

升降機女郎是龍婆的孩女,不是幽靈。

再盤問下去,發現了一件更驚人的事。

龍婆根本沒死,仍然在生。

「可是,我有一晚看到土地公包了紅紙,不是她回魂嗎?」偉成急躁問。

「你誤會了。那一晚的確是回魂夜,但是死了的是嫲嫲的相思雀。」龍婆孫女說。

事情大致如此:龍婆所養的相思雀,其中一隻死了。愛雀如命的她於是為牠舉辦喪禮,還一本正經的做了回魂等儀式。

由於公屋單位讓她想起愛雀,為免觸景傷情,她搬了去別的地方居住。孫女則搬過來住。

升降機停在四樓。

聽完龍婆孫女的話,偉成僵立不動。

龍婆孫女乘機逃出去。

龍婆仍然活着,那麼,把偉成害到慘不堪言的,是何方神聖?

偉成沒有答案,腦子一片混沌。

他沒有意識的四處遊盪,不知不覺竟走到從前工作的廢紙回收廠。

這家回收廠規模在香港數一數二,高四層樓,設有多部大型機器,包括碎紙機、壓紙機等。

每層樓安裝了自動運輸帶,通向垂直的收集槽,直達地下廢紙缸。廢紙會經運輸帶、收集槽送去廢紙缸,當達到一定重量,打包機會啟動,把廢紙缸內的紙壓成紙磚。

打包機施加的壓力高達一百公噸。

偉成癡癡呆呆的走進回收廠。

「咦,他不是被解僱了嗎?」

「對呀,怎麼回來了?」

工人一人一句。

這時偉成的皮膚又癢起來。他左抓又抓,抓到出血,可是也止不了癢。

偉成發狂,拔足狂奔。

「請你放過我,我再也受不了。」他哭叫道,跑到自動運輸帶上。

在場的工人想攔住他,可是來不及。一些人想關閉機器,但被另一些人制止了。

「隨便關機老闆會不高興啊。」

偉成在運輸帶上奔跑,其他人試圖把他抓下來,但不果。

「別抓我!」偉成驚呼。彷彿他們是邪魔鬼怪。

為了逃避其他人的追捕,偉成衝去收集槽,俯身躍進去。

「啊──!」他的叫聲在收集槽回轉。

「出事了!快關機!」有人叫道。

可惜已遲了一步。偉成跌入了廢紙缸,打包機感應到重量達到標準,對廢紙缸加壓。

轟隆轟隆轟隆……

機器一輪運動,把廢紙製成一塊紙磚。

紙磚掛了一塊內臟,血水從底部滲出來。

 


慘劇發生後,警方拆開紙磚。

依稀可以辨認偉成的屍骸,和廢紙壓成一塊。破破碎碎,不像一個人就是了。

這死法和當日飛蛾的死出奇地相似。

 

「好嘔心。」偉成蹙眉,捉住飛蛾肥大的身驅。

波的一聲,把牠捏爆。

偉成拿紙巾清理那遺骸,搓成一團,髒話連連。

 

偉成到死也搞不懂,是誰把他害成這樣。

要是他有翻閱龍婆送給他的《地獄遊記》,就不會死得不明不白。

《地獄遊記》提到,昆蟲和人類一樣,也是有靈魂。

即是說,被偉成捏死的那隻飛蛾,也是有靈魂的。

種了因,便有果。冤有頭,債有主。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