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傭兵‧SURVIVOR‧惡神 羅倫亞傳 西域‧我的朋友

第4章 - 利菲斯的名字

神州西部雖比不上中部的混亂、黑暗,但亦不會好到哪裡去…
像依塔曼麗這樣在妓院出生或是被賣到妓院的女孩到處皆是,因而見她對付長紫髮者的技倆也自然猜得到她出處了。
至於利菲斯…他也並非一出世就是個小偷。
在利菲斯尚未叫利菲斯、無名無姓的時候… …

迎面而來的涼風,喚醒累壞的我…黃昏時分出現的第一輪四輪月投射其獨特的月色,我緩緩張眼,看到系在我項圈上的鎖鏈…一個抬頭,第一輪月高高的掛在那半邊昏暗的天空。
我身處的鐵籠移動,高牆分離月光與我。眼前一人:「呵,這小鬼還沒死啊,不簡單哪。」
推着我棲身之所的人應道:「什麼啊,快死啦,這死小鬼餓得把目標的臉也吃了~」
「哦,首領不是用了毒嗎?」
「所以才這樣半死不活的啊。」
「毒也不死嘛,哼,就這麼怕死啊,臭小子﹗」腳往我的鐵籠踢來,「噹﹗」的一下巨響。
我盯住他:「混帳,小心我一劍插進你這雜碎的屁眼。」
那人拔劍喝罵:「誰讓你亂吠的了!?要我現在就把你宰了!?」劈來幾劍,噹、噹作響。
「住手吧,現在這小鬼可是首領的利刃啊,哪會這麼輕易的弄死他?」
「哼—」收了劍,一臉不忿的盯住我:「死小鬼,識相的就早點死吧,不然可有你受的。」進到牢房。
我鐵籠被推到一旁的鐵牢去,連接好,扣上鎖,中間的兩道鐵柵齊開,再解下我項上的鐵鏈,系到鐵牢前的大釘去。
「進去。」
我又回到這熟悉的地方…
慣性動作,回躺在之前靠斬殺他人奪到手的位置,是這昏暗的鐵牢裡唯一一處有月光照射的地方…唯一一個有光明的地方。
這鐵牢雖闊,可是與剛才那鐵籠同樣,得一米高,因而躺在這有從裂縫照進月光的角落是最舒適的。
抬頭望去,天幾全黑,第二輪月出現,兩道月光照落我臉上…我心想:再不用多久那第三輪月也將出現了吧。
隨那兩個「看門狗」的離開,門關上,世界再次回到特有的黑暗中,身體的感觀自行戒備起四周…只有冰冷的鐵牢,死亡的味道…血,鏽了鐵;環境、氣味,一切如舊,唯一不同的是這原本擠擁的鐵牢又再次只餘下我一人了。
黑暗使人壓抑,從而追尋光明,而黑暗更會使人熟悉害怕、驚惶、死亡,從而習慣了戒備…一種又驚又怕、提心吊膽的戒備。
在這裡,感受着微弱月光的溫柔,我的心才得以安穩下來。

迷糊間,睡了…不知過了多久,已是升起第三輪月的時間;忽然,牢房的門打開,一陣叫喊大哭聲,幾條看門犬帶來了一堆小鬼進來。
我知道,是進「新貨」的時候。
一條狗說道:「這批關在對面的鐵牢吧。」
這堆新貨被帶到對面大型的鐵牢,解開鎖在一起的腳鏈,全關在裡頭。
我也猜得到這群小鬼關在對面的原因,我只不甘心、帶着飢渴的神情盯住看。
這牢房的鐵牢有兩種,一種是像我身處的,只得一米高的鐵牢,上、中、下,三層打豎排下,分在這牢房的左右兩邊,共六個;另一種的是大型的鐵牢,長和寬與我的這個一樣,但高度就跳也沒問題,有兩個,一左一右,各自與兩邊矮身的縱排鐵牢相連,連接處有兩道鐵柵。
上一批能留下來的,都被我吃掉了,結果這次居然用對面新建的,哼﹗
不過也好,豈碼清靜那麼一點…

關在牢裡的小鬼繼續又哭又鬧。
「嗚…!!我想回家—﹗」
「媽媽—爸爸—!!嗚呀…!!」
還有年紀稍長的安慰。
「乖,別哭,很快就會有人來救我們的,堅持多一會,絕對能回家。」
幾天過去,這批新貨能賣出去的都賣掉了,至於他們的哭喊聲與照料聲也已經結束。
來到下一個階段。
一連餓了幾天,靠的只有牆處滲進來的水維持生命…餓得傻掉、餓得狂哭、餓得瘋,竭斯底里的絕叫,精神崩潰﹗
一句安慰的說話都沒有,叫家人、叫朋友、叫餓﹗
終於,一條看門狗丟了塊半壞、發臭的爛肉進去,幾個立時撲上去,你爭我奪。
就這樣重複好些日子,不難想像,一些小鬼,撐不住,死掉。
這段時間的叫喊、咆哮、打鬧是最吵的,最令我厭煩…多次都要我從這邊喝止他們。
在最後,求生的意志強烈得無視我殺意的時候,來到第三階段。

首領養的幾條看門狗又將那又被餓了好些日子的一條狼拖來,放進那群小子的鐵牢去。
餓狼立即撲去其中一具屍體猛吃起來,小鬼們那驚慌的臉孔再度浮現臉上,害怕得瘋狂尖叫。
「從今天起不會有肉給你們,一個月後還活着的話就放你們出來﹗聽懂了嗎﹗」爭到肉塊沒死去的小鬼每人都接到了一把匕首。
這些小鬼剛從餓死的驚嚇中走出去,又立即陷入死亡威脅的恐懼裡…看着這頭狼咬噬死去的小鬼屍身,扯下肉、吞下肚…這觸目驚心的畫面就像是自己正被吃着一樣。
對,他們都清楚,這些都吃完了,就輪到他們自己了…而且,一個月沒有東西吃,也必然餓死…
又過幾天…這次捱餓沒有半點的叫喊聲了,因為他們已明白那是多餘的、無謂的浪費體力…這幾天,幾個小鬼就只縮在牆角處,極度害怕的望着那頭狼一口一口將死掉的小鬼一個個吃掉…那邊鐵牢有盞燈,亮度雖然不足,但那「吃」的動作、細節,卻是清晰不過…會被吃掉,這麼一個想法時刻提醒在腦中…終於,生命的本性告訴他們。
衣冠禽獸在這裡根本不是什麼貶義,餓,就得吃,吃掉別人,自己就存在了。
學着那頭狼,吃爬着屍蟲的死屍…在都吃完的時候,他們就跟那頭狼一樣,都清楚知道該做的是什麼。
活着,比什麼都重要。
有這種意志的就能活下來。

渾身是傷,全身沐浴在血泊裡,我那就只死剩一張嘴的首領…記得他的那張臉就是在享受死亡降臨般,笑着對我說:「嘿嘿…臭小子,想不到你居然能厲害到這個地步啊。」
他的那雙眼就跟往時一樣,沒什麼區別,散發住駭人的凶光,死盯住獵物一樣的眼神。
我:「什麼臭小子呀,從現在起我就叫『利菲斯』啊,知道了嗎﹗畜生—」
首領只笑得更是厲害,說道:「嘿哈哈…!!利菲斯、利菲斯!!好名呀﹗」
「閉口吧,快快合上眼睛去死啊,混帳…」我轉身就走。
「哼,我就在地獄裡看清楚你,利菲斯究竟能夠為所欲為到什麼地步吧。」

嘿~當然是永無休止的快活嘞﹗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