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傭兵‧SURVIVOR‧惡神 羅倫亞傳 西域‧我的朋友

第1章 - 我的名字是利菲斯

我的名字是利菲斯,意思是快活﹗
今年我…我也不記得我已經多大了,反正…大概是十三、四歲吧~我唯一能夠肯定的是我是個小偷,是這條漁村裡的一個居民…嘿﹗其實我是個不速之客﹗
這條漁村是我在十日前發現的,是距離香取鎮不遠的一條小漁村,由於太窮了,窮得連海賊也不會來,我來到後走完了整條村也找不到任何有半點價值的東西﹗
村民…嘻~只不過是些在擺着等死的人,沒半點的生存欲望,什麼也不做,就連我這樣一個小偷出出入入也不理﹗嘿,太有趣了~我在其中的一間小屋中發現一個死去多時的老伯,他躺在床上,臭死人了﹗他身旁還有個小女孩,兩眼混濁,沒有半點的光芒…多半是那老頭的孫女之類吧~我走進去,她完全沒有理我,我連日把這裡當成我的窩﹗偷完東西,吃飽了~也玩夠了~就回這裡睡。
後來…我厭那屍體太臭,就將它用床舖一包~丟出去,那女孩終於動了,她雙手緊緊抱住那東西,哼~我就乾脆連她都丟出去;只見她愈來愈瘦,一直坐在那死屍一旁。

我知道,她很快也會死的… …
對,真的很快…
這日晚回來,她,終於躺下去了。
之後,「守着」二人身旁的…是烏鴉…

我可不會像這村裡的人一樣,你們要死就死吧﹗但給我死遠點﹗礙眼死了﹗我有目的,我有理想,我有我的野心﹗我不能像你們這些垃圾一樣死在這裡,不能﹗絕對不能!!!!
在這個時代,什麼國家、團體、組織統統都靠不住﹗我利菲斯要成立一個只屬於我的王國,對,就像我的名字一樣﹗
對,就是這樣。

在不遠的一個城鎮…
一個與利菲斯年齡相若的「人」。
長髮披臉,完全的遮蔽了他的面目,抱着一把比他人還要高的東流刀具—浪斷。
陽光仿佛刻意逃避他,在他身旁的是一股陰暗。
他稍微抬頭看去前方,在身一側是一賣麵包的手推車。
賣家見到他,一個衣衫襤褸的小鬼,也想得到他不可能有錢買的了。
賣家:「喂﹗小子,滾遠點﹗沒錢學什麼人吃麵包呀!?」
賣家根本沒有想過,他眼前這個人,開口的第一句竟不是乞求。
黑布蒙面,根本看不到模樣,肅殺的黑瞳突的轉來﹗一句平靜得能讓聽者內心完全肅寂的話:「賣麵包的,你有見過一長髮…頸上掛有一個勾玉,擁有無敵刀法的人嗎?」
賣家只聽得全身冰冷,一股莫名的恐懼感侵佔全身。賣家連眼睛也眨不動,只能緩緩的說出一句:「沒…沒有。」
「這樣呀…」然後伸手摸起一麵包,離去。
賣家仍是呆住,但他身旁的妻子卻是即時的叫道:「喂﹗死小鬼居然敢搶麵包!!吓呀~﹗」
那人緩緩的轉過頭,兩眼45度望去地面,淡淡的道:「這個世界力量就是一切。」浪斷向前傾,兩白光閃出,落下兩顆頭…街道高叫:「殺人呀﹗」四散。

暴風雨中,一個女孩乘坐小船好不容易的靠岸。她早已力盡,撐着疲勞的身體在海岸走,終於走到一人面前…倒下。她衰弱得幾乎聽不到說話的聲音:「…給點吃的,錢…我有…」手從懷中摸出數枚金幣。
她見到的人正是利菲斯,利菲斯剛回來,正打算回那漁村的窩去。
他見到女孩手上的金幣,一手搶了過來,笑道:「嘿﹗錢我是拿了,但我可沒有吃的可以給你呀~」
女孩努力支撐快要崩潰的精神:「你…拿了…那幾個金幣…滿足了嗎?我…我還有更多的…想要嗎?」
利菲斯狡猾笑道:「呵啊~還有更多?你不給我我也會自己拿,不外乎就是在你身上嘛~看我將你的衣服都脫光,那~什麼金幣都到手了。」上前一步,離女孩就更近。
女孩毫不害怕,因為她知道,要活下去就只能這樣,乾脆躺下去,躺在滿是泥濘的地上,不以為然的說:「來呀~看…看你能拿到些什麼…」
利菲斯眼見她的衣衫都因雨水緊貼着身體,憑著一直以來當小偷的眼睛,他知道,女孩身上已經什麼都沒有了。利菲斯打量一翻,女孩看來年紀應該比自己小些,注意到她剛發育的乳房,就奸狡的笑說:「哼~還裝什麼?我一看就知道你身上早就什麼都沒有啦~嘿﹗想我脫光你?好啊~」
利菲斯兩腳跨在女孩左右半跪下去,一手叉在她頸上笑道:「就讓你用身體感受一下大人的世界是怎樣的﹗」
利菲斯本是想威嚇女孩而已,誰想到她居然平靜且快沒氣的說:「可以啊,但之後要給我吃的…而且不要將那東西射在裡面。」摸住自己的陰部,然後接道:「嘴和後面就…隨你。」
利菲斯一聽只嚇了一跳,但臉上依然的保持故我。
他心想:!!?…這…這是個什麼的女的!?不過十一、二歲罷了,竟然說出這些話來﹗
利菲斯勉強笑道:「唔…﹗你這女人,才十一、二歲,原來已經不是第一次被男人搞的呀~我還以為我撿到嘞﹗」
女孩快要氣絕:「要…就快… …給我吃的…不然…你…你就得弄我的屍體…」暈過去。
利菲斯搔頭:「哈~是終於死了嗎?」手探在女孩的鼻下,有呼吸。「看來只是暈過去~嘿﹗居然這麼怕死呀~」抱走。
利菲斯回到他的窩,將女孩放在之前死掉的老頭床上,但想着想着又覺不好,像是咒這女的去死似的,於是將她放在地上。見她又濕又凍,又想到她快餓死了,剛想將她抱到自己睡的床,卻又見她一身泥濘、污穢。
利菲斯捂住鼻:「嘖嘖嘖!!都臭死人了,還想用肉體來跟我換吃的﹗這誰要呀~!?」終於還是脫光她的衣服,一面脫一面笑道:「哈呀~這麼大個仔還是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裸體呢~嘿,像是拆禮物似的~」熱水、毛巾,洗擦一翻才放在自己的床上。
不久,女孩醒過來,發現自己大被蓋住,身體又被洗乾淨,看到放在一旁的食物,就坐起來猛吃。
利菲斯感到房間有動靜,知道她醒了,進來:「就醒嘞!?還真是快呢~超強的生命力﹗就像小強一樣~」見到女孩一直吃沒理自己就說:「喂~我在跟你說話咧﹗」
女孩:「說好的,我給你上,你給我吃。」
利菲斯氣道:「喔~是喔,是這樣喔﹗」心裡想:她媽的,我可是個賊耶﹗要跟你說什麼口恥嗎!?
女孩卻就:「那麼另一件說好的呢?」
利菲斯轉頭過一面,手托腮:「呀~!?還有什麼嗎?」
女孩:「你是射在哪裡?嘴裡還是屁眼?」
利菲斯一跌、打個突,氣紅臉道:「靠﹗你一身的泥又髒又臭﹗誰要搞你!?」
女孩:「你不是已經將我洗乾淨了嗎?」
利菲斯罵道:「我是把你洗乾淨了,但那又怎樣!?呀~!!」
女孩:「我看過很多次,那些男人每次都是和我媽或是那些女人洗完澡之後才幹的。」利菲斯被這一句話塞得無話可說。
女孩正色的問:「回答我的話,是射在我嘴裡還是我屁眼!?」
利菲斯回頭過去:「懶得理你。」
女孩:「哼~不答我也能知道~」
利菲斯一聽,心想:她怎麼可能知道?
就好奇的回頭一看,竟見女孩兩指撐開陰唇,一指往裡面挖﹗利菲斯一嚇,問:「你!?…你幹什麼呀!?」
女孩:「看看有沒有你的那些東西倒流出來,我看過那些女人這樣做能將一些精液挖出來。」
利菲斯:「!?…你…到底活在什麼一個地方呀?」
女孩冷笑一聲:「嘻﹗你們男人不就只是喜歡這些嗎?女人、金錢和權力,我看得太多了,知道這些有什麼好奇怪?」
利菲斯突然覺得這女的是在譏笑自己的無知,大聲說:「你不用挖了﹗我沒射在那裡,不過屁眼跟嘴倒是都射過﹗我看能灌滿你的胃跟腸﹗哼… …不過看來腸有沒有滿是不清楚喇,但胃就一定沒有滿!!…還這麼能吃。」
女孩譏笑的眼神望住利菲斯,笑道:「呵~我看啊~你連一個女人都沒搞過。」
利菲斯一驚,心想:她怎會知道!?
口卻說:「我搞沒搞過關你屁事呀!?」
女孩笑得更是不屑和高傲:「呵~被我說中了吧?只不過是看着我的裸體那~東西就硬成這樣~不是早就將我全身搞過了嗎?哈呀~?」
利菲斯紅着臉罵道:「你白痴呀!?我穿着褲子你怎麼能看到!?」
女孩爭道:「就是看得到~」
「看不到﹗」
「我說看得到就是看得到~」
「你當我白痴呀~!?」
女孩:「好啊~不然你現在把褲子脫了大家看看,瞧你那東西是不是硬了就一清二楚啦~」
利菲斯一怔:「!!…誰理你~?」轉過去睡。
次日,利菲斯去找吃的,女孩也跟來;利菲斯本身就是個慣匪,女孩又是個狡猾的傢伙,結果偷東西的方法一下子多了許多。
利菲斯:「什麼?原來你連名字都沒有呀~」
女孩一臉自然的說:「唔嗯~我媽根本就沒打算將我生下來,名字什麼的…想都沒想過,在我還未懂事時就已經開始學當一個舞女了,長大了一些那些女人就教我讓男人舒服的技巧~好接客,所以我才逃出來。」
利菲斯大驚:「原來你差點就成了妓女呀﹗」頓了一下笑道:「好吧~從今天起,你的名字就叫『依塔曼麗』吧﹗」
「??…依塔曼麗…」
「嗯﹗依塔曼麗,在古語中是重生的意思。」
女孩微笑說:「…依塔曼麗…我有名字了。」在廣闊的青空下,女孩展露出人生第一次純真的笑臉。
就這樣,二人一起過了一段時光,漸漸的習慣對方的存在,女孩成了利菲斯的妹妹。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