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傭兵‧SURVIVOR‧惡神 正文

第7章 - #007. 無賴與惡

這一天、十二月初,並非假期,然而,我還是得回家一趟…原因嘛~異界的玻力塔亞在新中國的殖民地的政府,其對地區的重建來到我家那一區了,而、家裡偏偏剛好沒人—老爸外出公幹、老媽舊同學聚會、老妹去男方家見人—就是只好由我回家盡公民的義務啦﹗
算了,反正只是簡單的回答官員幾道題,而且不用去班上、郭圓同學搞出來的什麼兩地學生交流會聚餐,好事情啊~﹗

從招待所走去學校動車車站的路上,望見學校裡的廢墟…心裡想:要是中國政府肯放下面子,讓人幫忙一下,至少這些垃圾亦也早都清走了~真的是,比起什麼鬼尊嚴,人民的生活才是重要吧﹗
坐上學校的動車、前往大西門的十幾分鐘,自然又是用新聞來打發時間…
剛好是我最喜歡的女主播,更加要看哪~!!
現在的女主播都要靠臉的,雖說我本人不記得住人的樣子,但,也是愛看美女的~再說,這名女主播還擁有令人難忘的巨乳﹗
此奶是梁婭娜也~
梁婭娜報導內容為:以下…
我國新聞,過去不少民間機構與自由工作者,都曾蒐證指出,我國現任主席—毛愛黨同志,不旦並非已故領袖、毛澤東的後人,更非原共產黨員,而今晨、國際會議前夕,毛愛黨主席一改以往否認或避而不談的態度,大方承認事實,算是還人民一個真相…
只見毛愛黨趕走了我的梁婭娜、出現鏡頭前,說些我毫不在意的事…什麼中國人在敵人面前能夠團結、什麼有決心有能力消滅入侵者、什麼需要有人站出來帶領大家…簡單來說就是認栽了~﹗
之後,我的梁婭娜總算回來了~
我聽她甜美聲音…
國際新聞,因應異世界的出現和入侵,由殘存國家組成的地球對宇宙外交平衡最高峰會,於今晨國際會議上宣佈,即時立國,地球國際聯邦維和眾合國。
又一國際新聞,隨著各國軍隊正式組成,洲際軍隊已經名存實亡,本質性的解散,然而,各洲際聯盟仍舊運作,並加入新建的地球國際聯邦維和眾合國,成為該國內組織。
再一國際新聞,第一批登月的武裝組織—月球軍,於國際會議上表明,將繼續維持其獨立、自主,不隸屬任何國家或組織,以其一貫的理念在月球上保護地球。
接著就到一些盡放屁話的評論員出場,解述着一些笨蛋都知道的事情,什麼意見出現分歧、什麼分散原本就弱小的戰力之類的…反正我下車了~

走出大西門,離開學校,坐上167大巴到紅色大地,赤壁,用電梯、升降機來到大學城上方的長江車站,乘上單軌列車到香取車站,下車,過關出國,來到玻力塔亞殖民地…終於到家。

門一開,是一片狼藉,害我以為是小偷光顧…旦見我妹死魚般陳屍沙發上、凸出肚腩見人,就知道,一切正常。
這死妹丁張眼見我回來,沒哼半聲,眼皮就蓋回去,反倒是她強佔到手的兩個男同學向我揮手打招呼,還叫了聲:「哥,你回來啦。」
見二人正在打掃,我只點頭「嗯」了聲,心裡慨嘆:被我妹吃掉了,只能算你倆不幸喇~!!慢慢撿吧。

老妹自小便不愛整潔、東西亂丟,當時異界軍未入侵、還有鄰居的時候,是全村都知道,算是出了名—全因家裡人,母教、父鬧、我打,所致,偏偏她是死性不改,家醜多次傳到潘嘉麗家中,要小麗的母親過來調停我家。

記得在我動手打前,我亦曾經有好好的教導,指責她性格惡劣、脾氣暴燥、全無儀態、不懂家務,還要東西亂擺亂丟,髒死了﹗誰會要啊呀!?
結果,她就開始把男人帶給我看…我閉嘴了…亦只好將責罵改成毒打。
現在,這兩個在位時間最久的男伴…已經兩個月了,亦令我家裡整潔、寧靜兩個月的時間…怪不得能向死腦筋的爸媽登記啊~死妹丁吖…
算你利害—﹗

天台上,發射台變成我的房間,門前掛有一袋子,打開一看…一盒零感避孕套,一紙條留言。
紙條曰:哥,已經十二月了,十二月有什麼日子,你不會忘吧?小麗姐生日當天被風哥拿走了、沒辦法,但妹妹我已經假裝沒用的你、約好小麗姐在生日前去見你一面,哥哥還算是男人的話,就讓妹妹見識一下你能幹的地方吧﹗所有的套套都做了手腳,保證懷孕,你就用力幹吧﹗
「幹—﹗」我怒氣衝天,點燃頭頂雲層着火,衝下去—就見他們三人正在沙發上用力幹。
管不了那麼多,我滿腦怒火、她滿臉爽快,兄妹久違的大罵一場…之後,他三人出門,去男方家。

再之後,我心懷妒忌與不忿,回答到訪的幾個皇家佬、盡了公民義務…天也黑了。

自中午看了我妹留言,滿腦子的火焰…退不去﹗從她找到男友起,立場就比我高了,再加上她人也高過我半個頭…就是立場、身高,我都比不過死妹丁啦~!!更要不止一次在我面前搞起來、還3P—﹗混帳…叫我嫉火中隱隱有著不甘。
官人走後,我洗完澡,先去餵猫餵狗,再隨便冰箱裡熱些東西來吃…吃沒多少,吃不下了…
氣、難、消!!!

我最後確認一下球球和狗狗狀況,一切正常…睡覺算了~﹗
就躺床上。
床上的我望到地上的那盒受孕用的避孕套,心裡很不是滋味的想:想我幼稚園開始跟Lina在一起,每天上學幾乎可說是形影不離,平日也一起在雙方的家裡玩耍、過夜,我和Lina還常常一起洗澡、直到小學五、六年級,見她乳房開始發育為止,但仍舊經常同床共枕、直到高中住宿,這般親密的我們,可能、萬一,我真的強行將Lina…令她懷孕了,或許她會離開那個什麼瘋的、跟我在一起,可是,換了惑思歌爾的血,性事上、我只能被動式,連打手槍射出來都辦不到啊呀—我!!!雖然,現在的我完全有能力抹去體內的血、變回去,然而,這可是修女犧牲所有、拚了一切,只為救我…我不想否認它、不能變回去。

床上的我胡思亂想好長時間,妄想着和Lina結合、生娃、之後幸福的日子…樂得我眼耳口鼻,全歪了~﹗
夢,終歸要醒,我以一句:「如果,真的是這樣子就好了。」作結;隨之,嘈吵聲入耳。

與視覺不同,聽覺這東西完全被動…聽得出來:有十幾人在燒烤,為友人慶生。
從他們的對話中,可知已經進行了好一段時間了…咦?我記得,上床前明明還很安靜的吖~這個聲浪,居然完全沒注意到﹗
想來是我腦補得太過厲害了。
我望下鐘,九點幾,算不上太晚,就忍耐多會吧。
然後,時間來到凌晨時分,四顆蛋,他們卻是愈鬧愈歡,毫無收檔意思,算了,老子我本着以和為貴,又忍了一段時間,只聽到那群混帳還在吵﹗他媽的,我再看一眼時間,已經一點多了,是叫我忍不住想要知道是哪些傢伙一直在吵!?
我順著聲源方向打開窗望去,就見到對面街的廢墟竟然全清掉了,還建滿了房子﹗並且燈火不少,我隔着人皮去感受眾人氣息,發現,上千人搬來此區住下了…唉,明明之前死了一大堆人、這一區變得很好住的說~
在我感嘆玻力塔亞的辦事能力的同時,我也看見那群吵住人睡覺的社會敗類,就在街邊的房子花園裡。
有男有女,十幾人,全都三、四十歲的中年人士了;望見他們一臉傻樣,飲酒吃肉,大叫大笑,就是氣死人的表情—完全沒想過煩到別人!!!

正當我忍不住,想要大聲罵過去,卻被人搶先一步。
只見其鄰居打開窗、探出上半身,對住下面的他們就破口大罵起來…從聲音估計,初中生吧~
一隻肥頭耷耳的大叔,一臉不屑欠打的嘴臉譏笑道:「才幾點鐘啊!?很晚嗎?小子—」
面對樓下一堆成年人士的髒話亂飇、叫囂不斷,這小孩氣得要哭了:「都一點幾了!!!這都不晚,要幾點鐘才算晚啊呀!?我明天還要上課的﹗」反倒是其母親跑來制止,想要息事寧人。
卻被利用來說,「你老母都叫你閉嘴啊﹗臭小子,就聽話收聲喇~!!」「你媽的說話都不聽吖?知不知道什麼叫做孝敬父母啊!?要我代替你老爸老媽教你嗎!?」
上下兩邊互罵幾句,是叫其餘鄰居都看不下去了,幾人同時推開窗戶幫忙叫罵…就是更吵的結果。
兩幫人噴了很多很多口水後,終,住口,而~這群混蛋們態度依舊,很是得意,似是吵架贏了,叫聲、笑聲,變本加厲…至於其鄰居們亦是無可奈何,我從其氣息感知,有些轉移陣地,到家中沒那麼「應聲」靜一點的地方試着睡,有些報警了。
然而,叫來的警察擺明的不想麻煩,只說了幾句、勸籲一下下,就走人了~
眼見全世界亦沒辦法、奈何不了他們,混帳們更是囂張﹗

原來我亦怕麻煩,只是白天的不甘不忿,加上現在長時間的噪音滋擾,就是火上加油,受不了了﹗
我吸口氣,從這邊罵過去:「都幾歲的人了!?一點自覺都沒有,這麼晚還吵着別人睡覺—」再深吸口氣:「要人家小孩子來責備你們,都該懂得羞愧啊﹗難道你們不知道什麼是廉恥嗎!?」
由於我幾乎就是從未與人吵架鬥嘴,故而只罵了一句話之後,就節節敗退,耳聽他們幾人同時辱罵、句句頂心頂肺,叫我當真怒了!!!!

我腳下吹起綠風,捲走包覆全身的人皮和穿着衣物,同時,風亦化做慣常裝束,變回羅倫亞。
施然走出房間,從天台跳落地,走往那些該死的混球們…
由於我一身黑衣,在黑暗中難以發現,要等我走到他們花園旁、路邊街燈照明,方可看見。
一直都只他們在罵,見我沒罵回去、以為我同是那種只會張嘴吠幾句就沒了之後的人,我卻突然出現、又加獨自一人找上門來,就是叫他們意想不到,亦再次凶神惡煞起來,一張張剛罵完的嘴又再次叫囂…
「幹什麼、幹什麼!?想打架嗎!?」
「我警告你,別走進我花園啊呀﹗小心我告你非法闖入—報警抓你﹗」
「穿一身黑麻麻的,又蒙住臉…你是做賊的!?吓呀—還是以為蒙住臉好打一點呀!?」
肥頭耷耳的大叔更是囂張,超欠揍的面容,扭動一身臭汗的脂肪,向我謾罵、同時走來我面前,再隔住花園的矮欄,手指指的叫我滾,見我一直沉默不語、全身微微發抖不止,神情更是不屑,嘲笑:「怎麼嘞!?怕啊—!?怕、你就不要走過來呀!!怕死又要扮勁…」大聲吼道:「你以為你好能打嗎—!?」
殊不知這是我抑制殺掉他們的戰慄而已。

叫囂聲中,我亦決定好了…
在肥大叔一手伸來、想要推撞我之際,我已運起內勁,抓住他的天靈蓋、真氣輸送,充斥其全身…大量灼熱的內力從這肥大叔的身軀、任意噴發,將他整個人浮起、扯直成一大字型,似是一顆將要爆破的氣球。
全身都承受火燒般的熱與痛,卻無法反抗,就連用力慘叫出來都不能,只有喉間低聲的痛苦悲鳴,以及隱約的求饒活命…我回話:「什麼~?怕死嗎?惡就不要怕死啊~」
只露出一雙肅殺目光的我接著再對其餘的混帳東西說道:「別拿你們的什麼法律跟我講,法律這東西規限不了我,更制裁不了我…」
被境況驚呆的混帳們傻愣幾秒…終於反應過來,在其尖叫或救人前,全被我瞬間殺光了,就用眼睛施放東流學到的古老法術—心水一方,直接將他們的靈魂抽離肉體。
算是死得較為痛快的了~
至於我手中的肥大叔已經變成一條人肉毛蟲,遠看似是一堆肉團。
這是我當兵時,從老對手、鐵血那兒得到的烙血功心法、之~自我改造版…中招者身體會像昆蟲般進行變態,肉身分解再自癒,終變成一條蟲的外型,擁有高度自癒能力和養分的肉塊…再配以我的靈魂蟲化道陣,完美~
我將他丟在地上,輕視又帶點淡然地說道:「你就用這醜陋的身軀度過餘下幾百年的生活吧。」
走前,我亦好心解釋…

由於輸送真氣需時,所以這招不能用於實戰,只能對付弱者,就是嚇人用的;再來,由於只是改造肉體,稍有本事都能變回來,故而,我幾乎都會用上道術,以五行外道令中招者的靈魂同樣蟲化…我的五行道陣,光靠區區神力、魔力是沒用的了,更別說其他那些世界上各種亂七八糟、數不清的法術了,硬要救的話…叫我師父來~
中招者感官提升,更怕熱怕凍,但視力卻減弱,只能目視近物,而且失去活動能力、沒法移動;
因烙血功的關係,幾乎虐不死的,而且全身都是養分,雖不能飲食,卻長命…大約是:安照每公斤的體重有十年的壽命,其身體會隨時間而自我消化縮小,最終以小毛蟲的大小逝去。

最後,我對住這群混帳幽魂說:「惡人我見過不少,卻沒見過有誰比我惡的…」

這就是羅倫亞‧修羅‧惑思歌爾,生命中唯一的信條:我向來都只為所欲為的啊。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