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傭兵‧SURVIVOR‧惡神 正文

第6章 - #006. 亦幻‧銀鎧

神州大地,某處資源稀少的地區,一條滿目瘡痍的村落。
血洗過後,在垂死於西山之巔的夕陽映照下,顯得比鮮血更加鮮紅…
在寂靜、昏暗的村子裡任一角落,總感受到一雙又一雙血紅的眼睛,扯緊眼皮、縮尖瞳孔,直勾勾的盯着看—殺人者,是如何對待自己的屍體…

這是一支傭兵團。
不論男女老幼,統統殺光。
村長、村委等,代表性的屍體,要給委託人確認,放進馬車,至於其他村民的屍體,則會即時處理掉;從中選些鮮嫩的拿去當飼料,剩餘就丟進坑裡,埋起。

由火把砌成的道路,隱約見到一輛堆滿死屍的木頭車,緩緩運來坑邊。
疊起的屍體裡,兩具老抱幼的屍身引起負責挖坑埋土的注意,問:「喂,這小娃的肉應該運去當飼料吖~怎麼送來我這裡嘞?」
這個負責運送屍體的,沒答話,只默默的將兩條老抱幼的屍身按樣、好好的安置在坑裡;他爬上來,身靠木頭車,喃喃自語:「我說呢,我們…還真的有夠不知所謂啊…」
見他神情恍惚,挖坑埋泥的沒說話,只冷眼看他,看他同樣冷眼看來:「今日中午回來…這婆婆將屋子裡所有吃的喝的,全都端出來給我了…」聽着火把竭力抵抗狂風的聲音,靜候片刻…接著說:「剛剛的潛殺任務…我潛進房間就見這婆婆抱住自己的孫子、兩個縮起身體、躺在木板上…真的動也不動,就睡在那塊木板上面…」這時,他低下頭、繼續痴痴呆呆的說:「就好似…就好似已經…」繼而用上點激動:「其實我…原本我是打算…﹗」
寒風中,火焰霍霍,這負責挖坑埋土的一直橫眼望着這個開始壞掉的同袍…忽然,見他抬頭看來,眼中閃過一抹青光,用嘶啞的聲線:「但、結果…我卻用刺槍串起他們的心臟!!!」
這才是你該做的。
想是這樣想,但,同處於刺骨的寒風中,這位負責挖坑埋土的傢伙,終於開口說了句:「你,在說什麼話?」

拿了村子的錢,今早把危害的山賊殺光,中午還在村中大吃大喝,然而,太陽也未下山,就收到這國家的委託,將這條村,自己的國民,殺個精光。

嘿﹗的確,真的有夠不知所謂的了﹗
世事無常,更不知所謂的事亦有其合理之處…

這支由金容帶領、名叫「赤式血蛭」的傭兵團,與組織裡其它的傭兵團有點不同。
光是從軍旗和團名就已可知,非常規部隊、亦不是旗‧傭兵團,即為一般的正規傭兵團;至於其不同之處就是這是一支少數由商會出資成立的傭兵團。
然而,神州自由傭兵工商會這個組織是工會凌駕商會的,故,工會發下的任務是絕對。

這日夜裡,一名直屬組織的擁有者、工商會會長—王‧拜奴,暗戰部隊的成員帶來了工會的一個任務,一個通知…
正當這支傭兵團各忙各,休息的休息、放哨的放哨、收屍的收屍…諸如此類的時候,忽有一老東西、這傭兵團的團長,金容,他爬上屋頂召集大伙。
全員聽金容無奈說:「唉,這次是又做白工了…」來一杯,朗聲道:「工會命令啊—滅了這國家!!」腳下一片嘩然的聽他說:「我們赤式血蛭的任務是打通由護城門一直到宮殿的道路…」下面議論紛紛,都沒幾個有心情聽他說下去了。
「什麼—滅了這國家!?那~委託金呢?」
「肯定是沒有了啦~」
「混帳﹗真的白幹了。」
「錢還算小事,問題是這一帶本來就資源稀少,人也不多的了,這國家都被我們滅了…唉,我看啊,老大又得找新地盤囉~」
「哼,等下攻進皇宮裡頭,能拿多少就拿多少﹗反正我們又不屬工會的,金銀珠寶什麼的,他們也懶得計較~」
「又來滅國戰啊…說回來上一次我們參與的是什麼時候?啊…忘了。」
一直都沒誰聽金容講話,全都等他講解作戰方略才入耳的說,豈知金容:「這次的作戰方針由亦幻‧銀鎧負責。」
所有人:「吓啊—!?」

暗戰部隊的人帶來工會任務是命令赤式血蛭參與滅國戰,而工會通知是亦幻下級自由傭兵的考核、第一次測試過了,第二次測試是統率赤式血蛭完成這次工會發下的任務。

清晨時分,鄉間小路…
一旁是綠油油的田園、一旁是一排大大小小的水塘,遠處山坡、叢林裡傳來隱約的鳥聲。

晨曦驅散得了大地的昏暗,卻亦驅散不了走在這悠閒的鄉間小路上、途人的睡意…卧在馬車上,閉目感受微風帶來青綠的氣息…實在愜意,再者,徹夜趕路,原本無奈又無謂的心情,現在,只是慵懶狀態。
盡管此行是滅國戰,但,帶幾條屍去領委託金亦不能多帶人馬,故,亦幻只領赤式血蛭的老手先行,其餘後發;再講,神州自由傭兵工商會雖說是工會和商會組成,但,實際上不過是傭兵組成的武裝組織,無時無刻都參與戰爭,每一刻,都有不知多少個世界被組織的成員毀滅,區區一兩個國家,根本不在話下。
總之一句,這行人是睡的睡、醉的醉,就只得駕車的有三分清醒。

至於亦幻的通關方略亦是簡單,裝做領取委託金,每道閘口都留下數人,然後時辰一到就逐一發難,放入我軍。
搞定﹗

世間上有著許多編制完美的運作系統,理想、卻與現實差之毫厘…尤其在意外面前,更顯不堪一擊。
慶幸亦幻的通關方略簡單,不怕出狀況…

幾名負責最後一道門的老骨頭本應一如過往,在宮殿門外附近等待領委託金的,但,這次竟被帶進宮殿,還破例的一身戎裝進入,改於皇宮深處、一間隱蔽密室裡,等候。

這、就是意外﹗然而老傢伙就是夠淡定,淡定到沒人去作種種猜想…現在,出什麼狀況?
眼見時間一秒一秒的過,老傭兵們你我望了眼,有共識:時間一到就直接衝出去搶佔大門。
這些老東西清楚,戰場千變萬化,任你安排再好,亦敵不過意料之外,與其不知變通、一味死幹,只有死路一條﹗既然目標明確,倒不如他們自行決定。
安然坐穩。

屍體核實後,委託金送來,一句「委託人要見你們。」人,被留下。
走出一臉滿是經歷的老者,從其衣著可知,這國王室成員。
雙方打量對面的一眼後,老者說話,其聲線威嚴:「已經不是第一次僱用你們了,可是,直接見面卻是第一次,而且…還特意讓你們帶着武器走進皇宮裡面…」望見一雙雙老練的眼睛都在等待,以為是在等其把話說明白…老者:「不知道,現在目前的狀況,你們能理解多少?」

想來就是又有委託了,而且目標就在皇城裡,幾乎就是、作為掌政之一的委託人、其敵對王族成員了~
只是對於赤式血蛭這一行來說,你皇城裡所有人都可以是目標。

老者開始說明委託內容…
聽他說着說着,忽見其目光凶狠,說:「…就好比昨日你們殺的山賊、賤民…雖然都是我國的國民,卻是我國難以清除的瘀血哪﹗」

山區的人民窮成賊,國家管不了,那條村落請來赤式血蛭滅賊。
那條村落將村中獨有產物自行賣到國外維生,不經國家,委託人不許,卻不能動用國軍…請來赤式血蛭滅村。

老者續道:「居然愚昧到教會那些村民將穀物賣到外地賺錢!?還自以為聰明的對陛下說這是讓國民自力更生的好方法,也是兩國互相信任的有力證明﹗哼,蠢死了!!」

那條村落的獨有產物,能長期保存不變質、易於遠征攜帶,就是作為軍糧的良好穀物…在這片資源稀少的土地,其價值可不光只是食物、填肚子~

「這個國家才不能落入那些天真的人手裡…絕對不能呀。」
最後,老者對傭兵們說:「屬下都進言用你們傭兵團…我見你們攻打山賊時戰力非凡、潛殺村民時亦行動迅速,故而,心裡亦決意你們…」轉身離去:「這次的行刺,亦要不愧公認最強傭兵組織的名號啊。」
帶頭傭兵:「啊…閣下會看到的,我亦希望閣下能看到最後。」
老者手下與傭兵安排實際行動…

金容:「讓亦幻進宮。」
「!!?」身旁都是長久而來的老伙伴了,驚訝同時,亦已知道金容的真正打算…
只能說,一切都是迫不得己呀﹗

盡管是只有野性的神州中部地區,但,邊緣位置普遍有著「小孩子是弱勢群體」的固有共識;表明飛斷魂種族的身份後,戰力得到肯定…亦幻,就是最合適執行刺殺任務的人選。
亦幻進宮,金容解釋…
作戰時辰未到,為免多生支節,像這種沒有道理拒絕的大生意,只好接了。
金容對換了一身平民服裝的亦幻說道:「為了增加接近目標的可能,不要帶武器了,小鬼~直接用你飛斷魂的能力吧。」
極度的安靜,亦幻少有沉默不語。
「??…」金容的臉上亦不帶半點感情,問:「怎麼了?」
「不,沒什麼。」
「臭小子,你只要走近目標,然後將你族的劍氣盡情釋放就好了,基本是沒有失敗的可能。」
對,就像初加入之時,亦幻就是這樣被教導參戰的…這打法理應熟悉到不會再從金容口裡說出才是…
有什麼東西…不一樣了。
隨著灰色眼睛閃過一抹毫不耀眼的光芒,亦幻轉身離去:「啊,我懂了。」

皇宮內守備森嚴,但,身高半米餘的亦幻走到哪都無阻…只招怪異目光—怎會有小孩子自己一個在宮殿裡?
刺殺目標更大堆私兵保護,國庫旁的財政辦公處被圍成鐵桶。
見亦幻走來,門衛感到奇怪、同時喝止:「喂,小孩,這裡不是你能進去的地方﹗」一腳掃去。
喝聲驚動裡頭的私兵,其頭目看到亦幻竟能全無孩童應有的外表特徵、心裡正是奇怪之際,就見門衛那本想掃開亦幻的一腳,被亦幻身上冒起的銀白之氣將整截小腿削沒了—當場解惑﹗
現場喊聲:「有刺客—﹗」
亦幻已瞬即衝至場中央,隨之是白光閃耀閃滿場…過後,遍地血水與肉塊…至於行刺目標、身體全削掉,只一顆頭顱被刻意留下確認用。

遠處暗中窺視的委託人親眼目睹、核實過後,對身旁人說:「果然不同凡響哪~那之後就交你們處理了。」離去。
之後不久,被報告,赤式血蛭佔領了皇宮大門,卻被傭兵騙到一時…在其疑惑前…國已滅。

幾名赤式血蛭的老傭兵,手持兵器:「啊,之後就交給我們吧。」衝去白光剛退的場中央。
場中央的亦幻完成了多餘的工作後,正要回自己崗位,旦見身周劍氣一散,正面就是一掌拍落自己頭頂…鮮血直流…亦幻:「… …」倒下去了。

雖偽裝守兵,但,亦幻仍能一眼認出幾人…只問:「沒想到…你們這麼快就動手殺我…任務呢?」
「!!?…」驚訝過後,幾名赤式血蛭的老傢伙脫去面甲、軍服…
「果然認得我們呢…該說,沒白養嗎。」
一老東西:「任務方面無需擔心,畢竟是工會發下來的、非完成不可…如果,還想舉着神州自由傭兵工商會的旗幟的話哪~」
一老骨頭:「我們已經佔領了所有目標閘門,組織的正規軍正消滅這國家…我想,很快就能聽到喊殺聲了。」
一老鬼:「小鬼,聽你的口氣…似是知道我們打算殺你了…什麼時候知道的?」
亦幻的一雙灰瞳回望上方…緩緩說道:「…赤沙血蛭,群居生物,無論何時,同伴之間都緊靠着,共同獵食、禦敵,分享一切…的確是很團結的生物啊…」
「… …」
「可是,群體卻會消滅族群中明顯太弱或太強的個體…」亦幻望來,笑說:「嘿、真的,很有趣哪~」
「啊,你沒說錯,赤沙血蛭就是這樣子生存的吖~我們…」
老傭兵嘆服:「哼,死小鬼…才加入我們三個月的時間,居然比那些已經許多年的同伴們都要清楚呀…你有多明瞭『我們自己』呢?小鬼~」
這戴拳套的老傭兵:「本想趁你沒有劍氣護體的瞬間、一掌了結你的…明明大家都可以好過一點呢。」正要上前補招好引渡亦幻上路,竟見他突然爬起,取下頭巾、拿掉被震碎的頭盔。
「!?…呿、也不奇怪呀,都知道我們要殺你了,自然會有所準備嘛。」
亦幻問道:「金容那老頭呢?不來戰嗎?」
「團長去領兵了…」老傭兵:「雖說只有短短的三個月…多少,還是會有感情的。」
亦幻:「…這樣子啊…」
眾、齊聲:「來—﹗」

習武之人修練武術得到的能量—生者之氣,俗稱之為「氣」。
累積的氣愈多,即功力愈深厚。
至於氣的性質方面,在絕大多數情況下,每個人擁有的氣、其性質差異不大,只會因各人的本質以及所習的武功、產生些許不同。
若要將氣轉成劍般,得經過相當過程…其中,最簡單直接的方式是:將體內的氣送至手中劍、並充斥劍身,化作劍氣。
能不經劍身、直接將內力變成劍氣,已是相當入流的武功技巧了﹗
然而身為飛斷魂的亦幻根本就無需做任何轉換…

以身為劍,就如呼吸般、無時無刻,都在製造戰鬥用的劍氣…脫離族群的亦幻沒有特製的生活用品,平日需一直控制身體排出的劍氣,否則連衣服都穿不了~

亦幻撕去身上多餘衣物…偷塞的幾塊護心鏡自行落地…隨之,銀光閃耀,一雙灰瞳添上銀色、一頭銀髮亦因劍氣而豎起,裸露的上身、背住的「原罪」劍痕湧出大量劍氣,全身有如披上銀色鎧甲。
不提亦幻通過下級自由傭兵第一輪測試,光是天生擁有的鎧甲、其防禦力就已難以突破﹗
飛斷魂的劍氣攻守一體、且能防禦一切戰技與法術,比獸人強悍的肉體持久耐戰、且幾乎能無視所有毒害…就是非要突破其天生擁有的鎧甲不可…雖然亦幻是族中最下等、作為強化糧食的五級嬰兒,但,神州中部的邊緣地區戰力最弱,這亦是金容不顧後果讓亦幻入團的原因…故,4名赤式血蛭的元老只圍住亦幻、喊他來攻,好從中找尋破綻。

在神州中部,只有熟練並稱兩大法的魔法與道術方能成為法師…4名老傭兵是各自各的會一點點,法師是稱不上了,而作為戰士,亦全為近戰型,且4人都使魚骨割作主兵器,分別是:拳套類1人、手戟類1人、刀劍類2人。就是只有單調的攻勢~
作為曾經的一員,亦幻清楚不過,而脫離族群的他,其飛斷魂的攻擊手段就只有單純地將身體產生的劍氣轟出體外而已~

亦幻沒學過任何身法步法,但,孩童的身軀與遠超老傭兵的速度、反應、敏捷等,加上其一擊斃命的劍氣霸道地罩住整個攻擊面亂飛…老傭兵們難以擊中亦幻和抗衡其劍氣。
多打幾個回合,忽見亦幻轟來的劍氣頓然愈加凶猛,似是想要分個勝負,然而身上護體的劍氣卻不減分毫。
耗光其內力。
這個想法未過,手中魚骨割打落迎面飛來的劍氣竟是一下子強勁得無法阻擋﹗幸得長期廝殺,本能地側身閃過…一滴冷汗滑下…只知道自己身體剛穿過了看不見的空隙,連驚惶的餘地都沒有,已見亦幻接連幾道劍氣全打在自己的退路,顯然走位什麼的,都被吃透了﹗
持久戰的念頭瞬即變成速戰速決﹗
在下一個瞬間,一使刀劍類的老傢伙避無可避,只能去擋,當場武器粉碎、真氣潰散,自胸部以下全被削掉…就剩一對靴子立在原地…
望著自己血花綻放,殘軀墜落、仰臥…手伸向空空如也的腹部,只摸到地面的血泊、以及露出的肺部和剩半塊的橫隔膜…驚呆的臉上,瞳孔放大,老傢伙咽氣。
即時讓其餘三人堅定了速戰速決的決心—靠老傢伙身體接下正面劍氣換來的空隙,三人已繞過來、在同伴未落地前,踏過其血肉,向前攻進半米,得以向亦幻發起總攻﹗
另一同使刀劍類的老東西以魚骨割壓制亦幻將要出招的手臂,好讓緊隨其後的兩人分別以手戟類與拳套類,各自擊中亦幻的後頸與前胸。

戰場上,短兵相接,若然硬碰硬,拼的、多是力氣、內功、武器等等;魚骨割這多種武器型態的兵器能在與敵方相抗衡、形成均勢時,仗住魚骨割上無數細牙刃口橫拉去割、破壞兵器防具。

對,形成均勢的話…面對亦幻的劍氣,骨齒沒能咬進去。
可、這全都在老傭兵們的計數之內—亦幻想要還擊、三人退開,使手戟和戴拳套的已在武器上系有長繩類的魚骨割、並纏住亦幻,叫他動彈不得﹗

作為能量產的武器,比起其他尋常兵器,魚骨割更耐生者之氣,現加兩名老傭兵熟練使用、內力配合輸送,不旦使長繩類的魚骨割如活物一般牢牢咬住亦幻不放,更是無法扯斷脫離﹗

亦幻心裡明白,唯一有可能掙脫的方法就是鼓盡體內劍氣,但,同時亦是老傭兵能殺死自己的最大機會。
這亦是老傭兵的戰術目標﹗

遲疑兩秒,亦幻驚覺身上魚骨咬進半寸之深,把其劍氣纏得更緊﹗
「!?」亦幻心想:拼了!!!
亦幻低聲吼叫,體內劍氣轉回常人運功時所用真氣型態、聚於丹田,下沉,身體重壓地面、雙腳陷入石磚;光憑身體肌肉,亦幻急步衝、拉住兩個老傭兵闖到使刀劍類的腹地而來。
這老東西吃驚同時亦刀劍橫來、斬向亦幻門面,卻見亦幻身上劍氣忽然掉了大半,伸手指前,劍指上劍氣聚集化作劍身,這一指去就劃斷刀劍類的魚骨割、緊接直沒入老東西的腹部;隨老東西吐大口鮮血,亦幻將手抽出,扯得大堆腸臟…老東西陣亡。

「混帳—﹗」兩名老傭兵趁機將長繩類的魚骨割收緊,骨齒已咬進亦幻如常人的肌膚。
亦幻亦隨即將一身的劍氣一下子轟出體外,強行扯斷纏身的魚骨割…頓時,滿場銀白之光。

這單純全身噴發的劍氣就只有貼身的距離具威力,而劍氣回復約為半秒;兩名死剩的老傭兵當即一手武器開路、另一手武器奪命殺去﹗
衝破銀霧的瞬間,是劍氣未恢復的亦幻、以道術天地門造出的分身,或稱東流的上古忍術裡面的分身之術,一對一;亦幻手腕抖動、手心處彈出袖劍,刺死二人。

痛楚…除了讓兩老傭兵意識到自己被刺將死外,亦得知中伏部位…心只想道:!?我這處有厚甲啊,怎會被他這沒半點真氣的一劍給…?
倒地死前,見到亦幻偷藏的細小兵器—袖劍,正是魚骨割,只以骨刺魚的一條橫骨所製。

亦幻‧銀鎧,用所學不久的道術與魔術,將4人的頭顱割下、3人的靈魂抽出,帶走了。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