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傭兵‧SURVIVOR‧惡神 正文

第5章 - #005. 以惡神之名

混沌、太虛,遵循「元」的意志,開始一切…
九重天下、冥獄土上,神州,開闢了。

當時,唯一有自主意識之物—「極」,分派爭鬥,神與魔。
神將魔打落冥獄土,搶佔了九重天以及神州大地。
神,居於九重天、掌控神州大地,並在這片大地之上追求着各種可能…製造一切,成為萬物主宰。

神,最後創造之物—「人」,是為神為了創造「神」的失敗品。

只因造物者的肆意愚弄,神州大地上的一切生靈為了爭奪那麼一點的生存可能,往往拼過死活…在物競天擇的洪流裡,有過這麼樣的事情發生… …

無論中原或是西域,第一件傳入神州中部地區的武器就是劍。
至使,許多年後,誕生了一個人人以「劍」為生的部落,且,自稱最強之劍,但,卻完敗在一個名叫法古德的劍士手中,其後,更被一位流浪者所滅絕…
終,只餘兩人。
分別喚作飛御流、飛斷魂。

二人繼續以最強之劍為目標、追尋自身的「劍」,潛心苦練…終,飛御流練就有著黃金之氣的劍心,而,飛斷魂練成閃耀著銀色光芒的劍氣。
及後,不知過去多少春秋,兩個公認劍術最強的劍族…飛御流一族、飛斷魂一族。
歷經歲月,二人後代已將「劍」鍛煉得是溶於血肉、深入骨髓、結合靈魂。

在這強者擁有一切的神州大地上,兩個家族不斷修練、精益求精…漸漸形成出一套完備的培養、訓練模式。

族中初生嬰兒會被評為一至五級,戰力為一級的最為少數…強者,難得、反之,評為五級者,數量最多…弱者、無用…戰力評為五級的嬰兒不會被視作族中的下一代,而是「下一代」的強化糧食。
他們將被如家畜般圈養起來,等到時辰則集體地完成他們一生中唯一的使命—將一切奉獻給二級,尤其一級的嬰孩,作為強化的營養劑。

這天,飛斷魂一族,正值如斯時辰…
蒼白髮色的嬰孩、悲痛欲絕的母親,她,無淚的哭臉、低聲:「亦幻,我的孩子…」
族中規定,五級嬰兒的生母須親自帶住自己的嬰孩走畢其人生最後的路程,故,每逢此刻,盡是離別的哀愁,特別是像她這樣,剛嫁入族、非本族人的女子。

一出生便即分離,至今,才剛從圈養欄中抱回手中、又將親手送上刑場赴死…她,唯一能夠做的,就是盡量多看幾眼、多抱幾下,自己臨死的孩子。
只見她不捨的輕撫着亦幻的臉蛋,她那絕望的神情,是絕得彷彿就似是她為孩子帶來死亡。
終,來到了…她注視着眼前這個將會抽掉亦幻一切力量的殺人器皿…就在將亦幻放上去的一刻,淚水,涮涮而下…她的低泣聲喚醒了剛因背上刻上劍痕痛哭、暈死過去的亦幻。
亦幻醒過來,張開圓碌碌的眼睛,望住抱着自己、一臉悲傷的陌生女子…出生至今只被待如家畜般飼養,亦幻不懂說話,第一次見到這陌生的母親也不能叫聲「媽」,但亦幻的手卻懂得替母親抹去臉上的淚。
因為亦幻感受得到,這是傷痛的產物。

就在孩子為自己抹去淚水的瞬間,她才驚覺、她才注意,自己的孩兒—亦幻,頭上的白髮既不是家族的銀白也不是自己的雪白…是白色的,單純的白…望着自己的一雙灰瞳沒有初生的無邪,卻有著一點…不閃耀的光芒…似是一種漠視感,但卻又掌握自己生命般的神采。

對.
要比喻的話... ...
好像是刻畫死亡的
刻死蝶.

那一刻,女子凝望着這樣的兒子,愣住了,隨之,一面的嘴角漸漸勾起不祥的笑。

最終,在其丈夫的協助下,夫婦倆將亦幻‧銀鎧拋了出去,跌落一深谷。
記着母親一邊逃跑一邊對住他喊:「亦幻,你要活下去﹗」這一句話,憑着飛斷魂生來的強大劍氣…
活下來了。

生存機會。
這便是父母唯一能夠給予自己的東西,在深谷裡的日子,亦幻也明白到什麼叫做生存…活着,是需要代價的,特別是他這樣的種族、特別是活在這個神州中部。
於是者,離開了深谷後的亦幻,加入了神州自由傭兵工商會,成為了一名傭兵。

深谷、三個月,傭兵、三個月。
現在,亦幻眼裡的是自由傭兵的身份。
為了生存下去…
為了力量…

傭兵者。
隨戰而生,以戰為食。
同時,亦將因戰而亡。

「戰爭」,這是神為了創造出「神」的失敗品—人形生物—我們所獨有、我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競爭模式的一個專屬名詞。
它,是扭曲的存在。

所謂戰爭,不過是一小攝人發起,他們互相對立,為各自、各式各樣的利益,動員大堆頭展開場場廝殺。
戰爭是血淋淋的,一場又一場、不斷上演的廝殺…重複再重複…彷彿是永無休止…
活着,本身就是痛苦的地獄。

異界編號、614的世界,曾經有個傻瓜好似這般說法:人類的歷史就是戰爭的歷史…
打開人類的歷史書,不難發現,它,是用鮮血寫成的。

古時候,百姓是愚昧的,容易頭腦發熱,易於控制。
什麼是戰爭?
將士答曰:「一馬當先、馳騁沙場、殺敵立功﹗」
不怕死嗎?
答之:「忠勇報國、有前無後、裹甲屍還﹗」
為什麼?值得嗎?
「為國家—為人民—服務﹗」

什麼是戰爭?
君主答曰:「爭取或保衛國家利益的最硬手段。」
不怕犧牲嗎?
答之:「怕…但那是逼不得已的。」
值得嗎?有意義嗎?
「若然所得大於付出,這血就沒白流了…那會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存亡的一戰,或是尊嚴的一戰。」

可能,每一個君主都這樣子理解戰爭吧…但,每一個上戰場的將士都是這般想法?真的每一個都把自己的國家、民族,看得比自己生命重要?

不,相反的多吧。
特別是在人民開始擁有了以前不能擁有的「智慧」之後…
沒有經歷過戰爭、沒有殺過敵人的人,是不能真正的明白何為戰爭的,然而,多了這一份「智」,亦能從歷史知道,戰爭是殘酷的、痛苦的…更為現實的是,許多戰爭,即便我方戰勝了…好似…「我」,沒有半點好處。
是的,現在的人多了一份「智」。

現代人比古人有常識、有文化…智力,明顯提高了。
在付出前,懂得計算,那~之後我能得到什麼?
憑什麼要我犧牲?為什麼要我付出?這個社會、這個國家給了我什麼?
什麼是戰爭?
現今仍要奔赴戰場的士兵答:「走到戰場上,在自己被干掉之前先把敵人殺掉…就是這樣。」

我們的智力提升了,戰爭,也昇華到新的境界。
那是比起原始的戰爭更為之扭曲,更為之恐怖、令人死活不得。

物種與物種、同類與同類,雙方的競爭那怕是扯上第三者,亦皆是與所有人自身利益有關的…這是最基層、最簡單的競爭。
競爭,是生命進行繁衍、延續的過程中,不可或缺的。

就一個個體,「人」,問之:「什麼是戰爭?」
「人」答之:「戰爭,是會死人的,再者,要是能死得乾乾淨淨倒還好,至怕是弄得愛死不死、要活不活的,活受罪不說,還累人累物﹗」
最要緊的一點是,戰爭…誰搞出來的吖~?以為個個都想打啊?
所以說,戰爭,扭曲了。

在已發展國家,大都倡導和平。
雖然軍事發展最猛、出兵殺人最多,就是這些國家。
可「剛好」,世界上會喊會叫的人,都活在這些國家裡。
別的地方打仗、死人?…沒聲音啊~

的確,這些國家的國民免受戰火之害…然而,由於人們「智」的提升,競爭隨之昇華了…扭曲得難以想像。
勝者不光得到一切,更要輸家在只分到僅夠吊命的資源下,一直勞役、貢獻至死方休。
荒唐的體制,混帳的社會。
無一不令人感到狗屁不通,然,兩者共存,這卻理所當然的合理得叫人難以形容﹗
只因,此乃人之「智」提升後的產物。
依仗智力,「人」沒有天敵、立於食物鏈之巔,與之競爭者,皆為同類。

我仍為修身之時,有個專門搞訓導的傢伙,叫主任,這混帳太有政見,又滿嘴哲學的胡說八道,記得他一句:「記住。人,活在人群裡。」
那老屁股想要表達什麼,用意何在?
老實說,老子我到現在這一刻,也沒有理會。
我之所以記得這句話,只因那傢伙他媽的討厭,而且這句話又短、他又常說。
我只知道,大自然的生存之道…

生物可分獨行與群居。
群體可使其中每個個體獲得更強之力,生存之力。
故此,強壯如獅,亦結成獅群。
人,亦乃群居生物。

人群中的個人能為他人所容,乃基於他為群體作出了貢獻。
各樣貢獻即各樣分工,分工合作,是群居生物的行為模式。
分工,使群體中的每一個體精於單一的生存技巧,從而強化之,再共享開去,整個群體得以存活,每個個體分得到比獨居時更多。
這是最初之時,人的分工只為最基本的生存所需的時候…
保護群體是一工,收集資源是一工。

光是如此,足以引發戰爭。
此一時期,分工為工蜂、兵蟻的人,勇於為群體付出、犧牲…隨日子過去,人智增長,人們將之稱為無私奉獻、偉大精神,是一種高尚的情操。
為群體而死,是光榮。

時光流逝,人智累積。
人的需求不再只限於生命存活的基礎所需。
生命得到保障,並開始全面,日常用品陸續出現,並愈加便利,更生出高檔貨,乃至享受用的奢侈之物,還有與生死存活毫無關係、精神層面上的糧食。
有多少種類的需求,就有多少種類的分工。
時至今日,人群中的個體難以離脫群眾,全因分工太細,個人能力難以滿足個人所需;然而,大多數人生活都遠離生死、現實,常因個人喜好,偏向於人群裡的獨行,甚至脫出、獨離。
這些離群獨處,甚至與眾為敵的行為,會是其精神、志向、品性、利益等,與眾不合…反正我想說的只是最簡單的,利益。
錢作怪﹗
為了錢,一般付出的是勞力、腦力,甚至有人會犧牲…出賣…利用…作出種種不可挽回的事。

錢是什麼?
可能答:錢就是錢啊~不然還能是什麼?
改問:錢有什麼用?
易答多了:買東西啊~
有錢了,可以買車—買房子—買老婆—﹗
科技發達的今天,錢還可以買外表、買健康、買命﹗
人再聰明點的話,錢還能夠養小三、白臉﹗

萬能的錢,宛如等同龍珠裡面的神龍。

其實錢是作為便於交換個體分工的成果的媒介,才面世誕生的。
一個人的掙錢能力可看成一個生物的生存能力…雖不完整,但它有很好的代表性,而且它是數字,容易比較兩個個體的優劣。
錢是便利之物,自其出生起,群體中的領導就利用錢控制整個群體的人力、物力,而聰明過頭的人更能用之自肥。
錢是由人的分工行為中誕生的,太過聰明的人用錢生出新的分工、新的行業。
在無需改變產品的本質下,憑空增值,甚至乎沒有實際的生產、錢生錢﹗

在這名為社會的戰場上,有錢人不光得到一切,更要死窮鬼在只分到僅夠吊命的資源下,一直勞役、貢獻至死方休。

因為分工嘛~窮人可不能說死就死咯~

戰爭的本質為何?
對於以戰為食的傭兵來說,理應了解,但卻不一定必要。
當時,亦幻與現在同樣面臨自由傭兵的考核…

一條滿目瘡痍的村落,亦幻所屬的傭兵團正在此休整。
亦幻隨便找個地方,點根蠟燭、坐在椅子上,閱讀由工會派發給各傭兵團的書卷。
工會發的書卷當然與傭兵有關,也當然會談論戰爭…然而,不是考核的內容。

讓亦幻感興趣的,是上面記載有關羅倫亞的事。

初初就是看中了亦幻飛斷魂的力量,沒管亦幻只有兩歲,且不懂人話,就隨他所願、讓其加入…這老東西叫金容,這支傭兵團的團長。
老骨頭坐在角落一面擦拭自己的兵器—魚骨割,斜着冷眼一面盯住亦幻看,看他看那看了無數次的資料…見亦幻眼睛忽然閃亮,知道他又讀到那處了。
金容眼珠飄回已經無法再擦的魚骨割上,幽幽的說:「小鬼,不管是自由傭兵或是正規傭兵…你現在在看的東西…不會考。」
亦幻抬頭望,說:「啊,知道。」隨之,低頭繼續。
金容:「既然知道,還看它怎甚?」
這次,亦幻只嗯了一聲,就沒別的反應了,就似在說:理由什麼的,你都知道。
對,亦幻一直看、一直看這卷書的理由金容是知道的,整支傭兵團都知道。
這一卷書,亦幻讀了無數次,亦被人說了無數次,只是後來、日子久了,當亦幻再拿起這一卷書來看的時候,已經沒人再說他了,包括金容。

最後一次說他的原因…亦幻報名參加了這期的自由傭兵考核試。

金容將魚骨割橫放在自己盤起的腳上,凝視着這樣的亦幻、看得出神…他心裡嘆道:或許…一切都是注定的,記得當初教他認字,用的就是這一卷書。

擁有強烈生存欲望的亦幻‧銀鎧在深谷生活的三個月中,一直追求強大的力量、更強的力量。
及後,加入神州自由傭兵工商會,得知這一片大地上,最強的物種就是神族。
然而,書中所載、身為自由傭兵的羅倫亞卻殺滅了神州裡百分之九十九的神。
書中記有其語錄:

如果,所謂的神只不過是比人更加擁有力量的話,那麼我—羅倫亞,比起你們這些所謂的神,更有資格,稱之為神。

「惡」,神族中,解作殺絕、滅絕。
眾神稱曰「惡神」。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