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傭兵‧SURVIVOR‧惡神 正文

第4章 - #004. 被託付的黑色羽翼

好久好久以前,神環仍處於轉動狀態,神州的軍隊常借此入侵其他地區。

當時的尼斯尼亞,正是由異姓王族—貝勒海‧維恩負責抵抗外敵。
在一場稱為最後戰爭裡,貝勒海戰死,而其戰死的當天,亦剛好是尼斯尼亞實現貴族、平民對等化的開始。
尼斯尼亞最強戰力的皇家騎士團,出現第一位平民出生的騎士,她,亦是唯一一個沒被歷史留名的騎士。
沒有得到守護神—奧力尼亞的祝福之力,她,向惡魔祈求力量,衝破敵人的障氣,來到她同伴的身旁,再親眼望着他們一個個倒地身亡。

手持古籍的羅倫亞繼續讀出歷史,而坐在一旁的塔麗莎一邊聽、一邊擦淚啜泣:「嗚…好悲傷的一個故事啊,先是自己的部下全部死掉、自己又不得不變成惡魔,好不容易回到同伴的身邊卻又只能眼睜睜的望着他們死去…嗚…!!」
「不,這不是故事書啦,是你們國家的歷史…而且什麼變成惡魔啦~唉…算了。」
另一邊的萊利:「有你在還真方便不少啊,翻譯就省了不少時間。」
「啊,這…剛好接觸過這種文字…說起來…」望向塔麗莎說:「原來…塔麗莎你居然是王族之後啊。」
塔麗莎一聽就還原模樣、不哭了,說:「嗯,我也聽過長輩說過,聽說好久好久以前,不知是到了哪一代,因為交不出貢獻,就被廢了。」
「吓…這樣子啊…」
「嗯…」塔麗莎笑道:「還是找一下對你們工作有幫助的資料吧,這一本好像沒什麼用處呢~」
「唔,好。」
望住羅倫亞木訥的表情和他「真實」的樣貌,塔麗莎忽然開心笑了:「嘻…﹗原來,你長這個樣子啊,為什麼要藏起來呢?」
「嗚…??我、我長什麼樣子,有什麼關係嘛?都一樣啊。」卻見塔麗莎望住自己笑得甚是歡喜,不禁問:「塔麗莎…你、你怎麼開心成這個樣子啊?」心裡自問:我的樣子長得很奇怪嗎?明明你自己也是紫色的說…
剎那間,有拿面鏡子照照自己模樣的衝動。
萊利笑呵呵的說:「你倆不都是紫色頭髮嗎,塔麗莎啊~有個關係很好的妹妹。」
塔麗莎高興的說:「對、對~我妹妹啊~跟你一樣也是這種長頭髮,而且啊~」只盯着羅倫亞、掩住嘴笑呵呵的,停不了。
羅倫亞滿臉困惑,望着塔麗莎笑成這個模樣,卻又因她散發出來的氣息,生氣不起來…卻是開始賭氣…
「我們不是同年嗎,怎麼說我都不可能會是你妹妹喇﹗」
見狀,塔麗莎更是笑得高興,眼角冒淚、跑過去兩手拉住羅倫亞笑道:「嘻嘻…很像咧,就連這耍脾氣的性格和神情都一模一樣~」
「唔、嗚…!?」羅倫亞連忙將臉轉去一邊,急道:「什、什麼話啊?這…哼,塔麗莎呢~與其說是姐姐,更像是妹妹咧﹗」
塔麗莎:「誒—怎麼這樣~」

萊利只一面聽着這「姐妹」爭吵,一面愉快工作。
卻是不知,自己命不久矣。

10月1號,從舊時承接下來的所謂黃金週假期,以往作為華南地區的人,我,就只有一天的假期享受,現在,總算公平了。
被異界入侵什麼的,也是有好處的嘛~

從尼斯尼亞那邊回來已經好些日子了,本是打算趁這次假期好好用功學習,但,誰知道我竟完全的沉迷了尼斯尼亞那邊的事,從萊利老伯手中帶來的資料都看完、也處理好了。

是那個峽谷的原因?又抑或是別的什麼?我自己也不知道,反正…明明第一次見面,萊利兩老、塔麗莎、還有那邊幾個胡鬧的小鬼,給我一種說不出的親切感,而且比我真正的家人來得強烈…為什麼呢?
真的搞不懂啊。

就這樣子,我一回到家裡,什麼也沒管,抱起球球,再用意念物造個分身,然後開個異空洞,去尼斯尼亞了。
村莊旁、軍營的一角,那幾輛的軍用運輸車就是了。
對,區區幾人的「銀騎」部隊連似樣一點的基地都沒有。

在我走進這運輸車的同時,我用綠風捲走身上偽裝,變回羅倫亞。
我打聲招呼:「嗨~」
萊利高興應道:「哦~終於來了。」
「哦,老伯,精神很好嘛。」
他笑呵呵:「當然、當然。」然後問:「那,資料你都看成怎樣?」
我將東西放好,再找個地方讓球球繼續睡覺,答:「唔~早看完了,給~」將整理好的資料遞去。
萊利接過資料,望住球球,說:「小猫咪吖~」
我:「對,我家裡的人幾乎都不替我餵牠,所以就抱來了。」
「名字呢?」
「叫球球。」
萊利摸摸球球的頭,說:「還真貼切呢~瞧牠將身體縮成圓圓的…」
「對哦,所以我才取這個名字…」我口裡雖是跟萊利老伯說話,但眼睛目光就轉去低着頭盯住螢幕一直嘆息的塔麗莎身上。
往時明明活潑得要命吖~

不知怎的,我走過去將她當成球球,不自覺的摸摸她的頭。
背住我坐的塔麗莎一轉過來,望見我就伸手攬住我腰哭訴:「嗚~﹗怎麼辦啊?羅倫亞~」
貼住我肚皮要抱抱的塔麗莎眼睛水汪汪的,怕是真的要哭了。
望住塔麗莎這表情,我的心都慌了。
老實說,我根本不懂得應付這情況,而且這種情況也從未出現…誒…或者應該說…
記得我還小的時候、每次都是潘嘉麗或是她母親安慰我。
我老媽說她根本拿我沒辦法,這下見有人治得了我,而且還同時出現兩個,似是有救了,就慣性將我丟過去,久而久之,索性放我在潘嘉麗家了。

沒想到,居然會有倒過來、我變成安撫的人的一天吖~

我乾脆將塔麗莎當成是球球,一邊撫摸她的頭、一邊柔聲說:「乖~乖~不用怕,有我在,呀啊~」
終於,了解事情始末了,原來是塔麗莎與她的專用機其同步率一直上不去,為此發愁。
「安心咯~你們部隊又沒有人管理,而且隊員就這麼幾個,誰會趕走你吖~?」
被我抱着的塔麗莎這麼一聽,恍然大悟:「啊~!!」抬頭望我,眨眨兩眼,笑說:「嘻嘻~也是喔,一時忘了。」

平復了塔麗莎的心情後,我:「就有這麼困難嗎?只不過是同步率不高而已,這機體還是能動的啊。」
正查閱我整理好的資料的萊利:「那…要不要試試?直接坐上去。」
「咦,可以嗎?」
「可以、可以,反正什麼都被你看過了,還有什麼機密不機密可言,反而多個人就多套獨立的數據,更加好呢~」
我:「唔…那,好吧。」
塔麗莎立馬就問:「呢~呢~羅倫亞,我、我可以跟你一齊上去嗎?」
我望住她、想都沒想:「行呀、有什麼問題?反正這機體是你的。」
塔麗莎歡喜:「多謝你﹗」就拉着我上去了,笑道:「嘻~你人真好。」

原本呢,我對塔麗莎的喜歡是很單純的,就是對女孩子的喜歡,但,現在,有點不一樣了…似是…寵物!?
迷糊了,我。

先將自己登錄,再導入自己過去的操作記錄,然後,進行了些自己慣常的測試動作。
也大致了解了…這機體。
我:「這相性值還是手動調一下比較好呢,動起來有點不太協調。」
塔麗莎:「咦,這…不是自動調節的嗎?」
「啊,是自動調節的啦,不過呢,終歸是電腦自行計算,實際上、很多時候都要駕駛員自己更改、微調一下才有最好效果。」
「這樣子啊…」
「塔麗莎不也是戰員嗎,這種事軍校有教的呀~」
「其實…我,不太喜歡呢,戰爭什麼的,這些機動戰士也一樣,不都是為了殺戮才存在的東西嗎。」
「對,都是因為戰爭…殺…才有存在的意義啊。」
「… …?」塔麗莎:「怎麼了?」
「也沒什麼啦~」

忽然,塔麗莎轉向一旁的顯示器嘆息:「說回來呢…明明是第一次坐上尖兵,為什麼羅倫亞你的同步率會這麼高的呀?好羨慕喔~」
「啊…哈哈哈…」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她了,事關同步率這東西跟相性值又或別的什麼的沒半點毛關係,純粹就是駕駛員跟尖兵所代表的、天使之石像,其默契;像塔麗莎這種討厭戰爭、討厭打鬥的人,自然就…

我轉頭望她,只見塔麗莎也望着我、雙手托頭、靠住扶手,兩只眼睛亮晶晶的…跟我…好近。

她紫藍色的眼睛映進我深紫色的雙眼,我癡癡的望着她這動人的眼眸說:「真的…好漂亮…」
塔麗莎一聽,霎時間臉蛋發燙,害羞說:「什!?什麼啊~!?突然間的…」身體往後挪動、手捧臉蛋。
仍沉溺於塔麗莎眼中,我續道:「…你的眼睛…」
終於,塔麗莎發覺誤會了些什麼,又羞又惱:「好、好過分喔~羅倫亞,欺負人…真是的,哼~」轉向一邊。
剛從她雙眼逃出就見到她這欲哭惹憐模樣,教我真的要欺負一番。
我笑道:「嘿嘿,『漂亮』呢,是形容女人的,塔麗莎呢~最多就是可愛而已。」
「嗚…﹗」塔麗莎紅着臉的在碎唸:「… …」
我伸手摸摸塔麗莎的頭,笑說:「塔麗莎呢,光是可愛就已經足夠了。」
塔麗莎聽後,一怔,接住用她那不知是生氣或是害羞的神情:「氣死我了,哼~羅倫亞自己長得漂亮就欺負人…」
摸着她的手改成拍一下:「喂~」

接下來…
通訊器傳來一把毫無感情的女聲:「我們回來了。」
望去,就見三架SK向這邊飛來。
同時,我感到還有一股明顯的敵意、從其後方遠處跟來。
以其發放的死者之息可知,是沖着這支銀騎部隊的。
萊利:「哦,終於回來啦,辛苦了。」
塔麗莎:「歡迎回來,珈愛娜~演練進行成如何?順利嗎?」
卻是一中年男子回話:「唔,還過得去吧,不過科洛特只是跟過來轉一圈而已,什麼都沒做嘞,萊利。」
萊利:「呵呵…還是老樣子啊,這小孩…嘛~沒關係啦,總之…麻煩你了,基沙。」其實科洛特是第一個SK機體系列的駕駛者,因而數據採集已經完備了。
一把討厭的聲音,自然是那叫做科洛特的傢伙了,他:「哼,搞什麼演練啊,乾脆直接實戰算了﹗」
基沙:「這次演練最主要目的是提升我隊在軍中的地位…」
卻被我插嘴:「嘿,實戰呢~那、機會來了,臭小子~」
科洛特喝問:「誰是臭小子啊!?臭小子—」
「當然是你小子啦﹗臭小子—」
科洛特怒氣:「有種﹗來—跟老子我決一勝負﹗」
基沙:「咦,在尖兵裡的不只塔麗莎嗎?」
珈愛娜冷靜問:「誰?」
「啊,我羅倫亞啦,萊利老伯的…」
基沙:「哦,是萊利先前提過的…」
我應道:「對啦。」同時,塔麗莎不知腦袋出什麼毛病,她舉手笑道:「係~係~我姐姐啦~姐姐。」
「喂—」我:「嗚…﹗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啦,到底、你們三個帶了什麼鬼回來吖?」
就迎來炮擊﹗

雖沒搞清楚回事,但科洛特已是興奮的衝去:「嘿嘻嘻…﹗全部干掉—!!」
基沙隨之跟上。
珈愛娜依舊冷靜:「塔麗莎保護好運輸車。」亦跟上去。

本想來個戰力分析,但敵人太弱了,光科洛特一人就搞掂大部份。
而且我也懶得… …留下次。

仗着SK的最大優點,防值特高,科洛特駕SK001皇者吃彈直衝﹗
皇者那刺劍槍開火射擊、亂砍,斬得敵機粉碎…最後,槍尖聚光、放遠程炮擊毀敵方遠處的母艦。
基本完事了。

由於這SK系列的機體有著一個很嚴重的問題,亦是萊利目前要克服的難處之一…那就是靈活、敏捷欠佳。
導致放跑了幾台敵機過來我處。
我當然得擋在運輸車前面了。
豈知科洛特竟火速衝了回來,刺劍槍亂砍、斬出藍色劍氣,擊落全部敵機的同時,還向我飛擊過來﹗

本來光是這樣也不算什麼,避開就好了~旦見這瘋子只繼續砍那敵機殘肢,還非斬得粉碎不可,更使之飛撞向運輸車﹗
他媽的﹗這瘋子,根本是瘟神—﹗

我立馬駕尖兵過去,拳搥地、打出環身散開的紅黃色沖擊波、將所有敵機殘骸摧毀,最最最主要的是炸飛科洛特這死瘋子﹗
科洛特喝道:「可惡~有你的塔麗莎﹗」
「咦~~!!?」塔麗莎又驚又怕:「不、不是我、不是我,是、是我姐姐啦~﹗」
科洛特與我:「誰啊~姐姐!?」

結果,變成我與科洛特的機戰。
雖說科洛特機戰的技術不錯,但怎會是由艾爾菲斯退役的我的對手?
我先彈出肩甲的四條只有射擊能力的機械臂,作近距離的火力掩護、限制科洛特的行動,再用雙頭長刀劈落他的護盾和刺劍槍,然後壓住他。
我:「混帳﹗你要將人斬得多碎~我不鳥你﹗可是別麻煩我呀﹗瘟神﹗」

隨後,當日夜裡,我與科洛特再人對人打了場…他一直打、一直打,直到火都打消了,才走人。
同時,我也知道…科洛特這瘟神有副非經鍛鍊出來的強化肉體。

之後,我到萊利家過夜。

就因王位繼承權,被牽連的萊利從國家的開發部掉下來。
之後他就回到自己的村子裡了。

至少…把村子保護好。

作為傭兵的羅倫亞,過去經常出入發生戰爭的地區,像萊利這樣的人見多了。
拼死守護自己所珍愛的。
或許能叫做人之常情吧。
對於萊利,羅倫亞心中沒有半點想法,對於他的不幸遭遇也沒半分同情;之所以協助製作SK系列的機體也不過是出於舉手之勞及報不久前的一宿之恩。
即便是…

深夜,入睡之際,村長探訪。
村長:「萊利啊,我想…你也知道我這次來找你的原因吧。」
萊利:「… …」默默喝杯酒。
村長:「昨天我已經與村裡的長老們開完會了…」
萊利:「嗯唔。」再一杯。
村長:「我們當然清楚,你的用意是想保住村子…可是…可是,村子裡最近愈來愈多來歷不明的人出現了吖…大概,你也猜得到他們是些什麼人吧。」
萊利:「… …」又是滿滿一杯。

為了村子的安全,請你離開。

羅倫亞知道,萊利並不需要同情,這也是萊利組成銀騎部隊的原因。

萊利摸着酒杯底,對羅倫亞說:「抱歉呢,讓你見到這種事情…」再苦笑一聲:「不過這麼一來你也知道我們銀騎部隊的狀況了吧。」
萊利飲滿杯,嘆息:「唉…王室的滿腦子都只有王位繼承權,貴族的人也只想着自己的利益…哼~這個國家…沒辦法咯~」又一杯,再說:「幸好﹗這村子夠窮、夠偏遠﹗哈哈…﹗沒人理~」望着自己的研究資料說:「光是這麼一條村莊,說什麼都能守得住吧?」目光閃亮:「不﹗一定守得下來的﹗」

次日晨,萊利酒醉未醒,羅倫亞獨自前去天使之谷,開發工作。
隨之,收到聯絡。
萊利遭到暗殺了。
命懸一線。
科洛特與基沙跑去追犯人,萊利則在其妻子的懷裡、聽着孩子們和塔麗莎的哭聲,等待着。
知道自己時日無多,不願送院,說什麼都挻住一口氣等羅倫亞來到。

然後,萊利血淋淋的手握緊羅倫亞…用盡最後的力量,說:「村子…﹗孩子們…﹗都交給你了…!!!!我的研究…用SK的天使之心系統…﹗」
羅倫亞只緊握住萊利的手,說:「嗯,知道了。」

羅倫亞沒有用道術救回萊利,只因知道萊利想要的是什麼…
而且…萊利已經太累了,該好好的休息一下。

就如尼斯尼亞的歷史裡、那沒被記下名號的她一樣。
身為最低級的銀騎士,沒有守護神—奧力尼亞的祝福,她,沾染魔力,遵循她唯一信任的人—貝勒海‧維恩:「同伴們…大家就…都拜託你了。」
展開黑色的翅膀,飛到同伴們的身旁。

萊利老伯啊,你的這份決心,我確實收到了。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