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傭兵‧SURVIVOR‧惡神 正文

第3章 - #003. 天使之谷

遠離城市的小鎮,在經過那異界軍入侵的洗禮後幾乎成為廢墟,只餘數戶幸存下來;重建亦未顧及到這偏遠的地方,因而在漆黑的夜裡,只有那剩餘的數家燈火。
這顯得月光特別明亮。
今夜,一不顯眼的小子偷偷的潛入一少女的房裡。他走前幾步,來到床邊,月光照處,只見到他小眼睛、小鼻子、小耳朵、小咀巴、小個子的。
小子抬頭望月,輕聲道:「今晚的月光…是銀白的。」
床上少女熟睡已久,她轉動婀娜有緻的身姿,被單滑落,纖細的手、修長的腳,在銀白月色下,散發晶瑩的膚色。
小子只對住這尤物痴痴發呆,也不知愣了多個小時?漸漸的,東邊群山泛起天藍,溶化星光…小子再次抬頭望住那將要消失的銀月,手抹去瞳孔,凝望着…
其深沉的紫色眼睛,隱約呈現一輪圓月。
清風吹起,捲走了一身偽裝,走到少女身旁彎下腰。
化妝桌上的鏡子映出,一紫色長髮者,那冰冷的手在少女的臉上輕撫,喃喃自語。
「Lina…現在,你究竟是…誰呢?」
注意到鏡子裡的人,他又問:「這個…又究竟是誰呢?」
他心想:說起來我連自己真正的模樣也認不了咧~
是的,對於這小子來說,披上那虛假的人皮後,在614這裡,就是「真正」的自己了,即便是過去,人皮下的那個真實亦是為黑暗所遮蔽,或是披上各樣的虛偽。
忽然,父親的氣息傳來,他正打開房門。由於自己應該是睡在父母房外的梳化上的,為免被發現行蹤,立時來個東流的轉身術,瞬間回到房外躺回自己的「床」上,手一招來,黑暗往其身上一堆,化為他的偽裝。
父親走來,坐在他的床上,即沙發,說道:「醒了吧,來。」
小子眨幾下黑色眼睛,心想:搞什麼?我老爸平常幾乎不跟我說話的啊~
跟著父親的步伐,走上天台的發射台,這發射台自從父親沒有在國家的開發局工作後就一直丟空到現在,裡頭還留有一些前中國的機密檔案和設施,不過現在都已經成了廢品。
這父親對兒子說道:「這發射台已經沒有用了,給你吧,把裡頭的東西整理一下還算是間不錯的房子。」
小子一臉驚訝,看着父親,心想:老爸自從昨晚回家見到那個叫什麼風的傢伙之後就變得很奇怪﹗
父親將一大串鎖匙交給小子,小子保持吃驚的雙眼接過,心道:真的是很奇怪…
父親緩緩的轉身,垂下頭離去,方才走得幾步,頭轉後,說:「小麗她…你…」輕輕嘆口氣,道:「來日方長嘛,有很多事仍是未知數,唉,慢慢來吧…待會我要到異界出差,你也來吧。」
小子一怔,瞪大眼:「咦…」
看着父親的背影聽他說道:「學校方面你媽會聯絡的了。」
小子心說道:果然很奇怪,十分奇怪﹗
父母的想法根本不是當時這小子能夠想像得到的。

小子的父親是一民用重工的研發部的科長,公司是外資的,股東方面更是以異界為主,而公司的管理則盡數是614的,半數為地球人,其餘為紅星以及無國籍人士。
這小子出門很早,因而還未見到屋內的其他人,早飯也是在列車上完事的。
洲際級的環球單軌單車是連接各國家級的以及星際級的獨立系統,除了國與國、地球對宇宙外,還連接到異世界去。
大西洋科學館,建於地球上兩個之一的天空之城上,用於與異界的科技交流,因而,這裡有個異界的出入站。
父親的這次出差除了所屬的研發部外,還有市場部的人,一行幾十人,浩浩蕩蕩的出發,來到了異界的一個國家,尼斯尼亞。

尼斯尼亞的土地保留了過去幾百年前的模樣,古時候的生活,農業、漁業等…木板、石頭所建的小屋,木欄、水井、小石路,家禽四處遊走…平凡、和諧的田園生活。
而天上,卻是先進過頭的文明科技。
這小子一行人站在移動走廊上,聽着接頭的公司派來的人說的介紹,一路向商業城市進發。
小子隔着輸送管的玻璃望出:「哇啊,還真的是兩個世界吖~」
這時,一個公司職員說:「是科長的兒子吧?」
小子答道:「唔,是啊。」
「這次跟來是打算將來入我們公司跟著你父親工作嗎?」
小子搖頭:「不是的,你們這些什麼重工之類的我都不會,我最多就是會個三維導動產生器的,別的我都不會。」
「啊,那你是學什麼專業的?」
「我是學企業戰略管理的。」
「這根本和科長的工作無關啊。」
其一邊的另一人:「科長帶你來是為什麼呢?」看似有點不滿。
小子說道:「我才想知道~像這樣來旅行我還是第一次。」
前面一個較年長的一臉不滿意,回頭說道:「不見別人正在說話嗎?給我好好閉上咀聽着﹗」
那兩個職員嚇了一驚,趕忙應道:「是—真是十分抱歉。」
那老傢伙續道:「最近的年青人真的是不知所謂…」眼掃到小子臉上,說:「不管你父親是什麼目的也好,機會難得,給我好好認真學習﹗知道了嗎?」
小子傻傻的答:「…哦喔~」
老傢伙沒好氣的轉回頭去,深深嘆息,自個說:「也不想一下來一趟異界花費了多少個錢﹗」
小子心想道:走次異界很貴嗎?平時我可是自出自入的說~

中午,父親要去開會,小子就自個去遊樂一下。
向父親報告一聲就離開了,他雙手置於腦後,心道:幸好老爸不像媽般麻煩,老是打電話催人回家。
尼斯尼亞的城市基本都建於半空架起的,那些仍在地面上的都是保留下來的城鎮、村落等。
小子把久未使用的氣息張開,探索着…
小子心道:啊,原來我來了神環的一個國家呀…沒想到我居然會是以這種方式回到這個世界。
接著就抱着閒逛的心態亂走起來。

尼斯尼亞最為接近神州西部地區西域的地方,這處仍舊保存着過去的景色。
一個身穿尼斯尼亞軍校制服的少女今天正式成為軍人。
及肩的粉紫色長髮、紫藍色的雙眼,眼珠正圓滾滾的在細看自己的崗位詳細的資料,她,是塔麗莎‧貝勒海。
由於已經畢業,馬上由五等兵升為二等兵;另外在其友人的邀請及作用之下,加入了尼斯尼亞新開的特殊部隊,這支部隊正式名為「銀騎士」,目前隊員三人,塔麗莎是第四個。銀騎士特殊部隊聽上去好像比一般的正規軍強,其實並非如此,這隊銀騎士處處受到不公平的對待。
對此毫不知情的塔麗莎還在為能夠與好友珈愛娜‧努加斯共事而高興着…
我仍能清晰記得與這個善解人意、心底善良的可愛女孩的遇見…為她那像似是憶雪的一種純潔氣息所吸引,我一路走,就一路的注視着迎面走來的塔麗莎;遇有些少小問題的我罕有的主動接觸像她這樣外表亮麗的女生。
我走去向她問道:「… …」
由於我說的是神環的通用語,塔麗莎顯得有點驚惶失措,我內心被她這可愛的反應而向她走近。
因能夠與珈愛娜見面而高興的塔麗莎笑盈盈的幫助了我。那半熟練的神環通用語、尚帶有稚氣的笑臉,不知為何使我有種想親近她的想法。這除了潘嘉麗外,她是第二個。

令我回想起當初遇到憶雪的情境。

張開氣息的我雖然知道她這甜美笑容的原因…但在走過她背後我仍是不經意的回過頭來看着她的倩影走遠。
那時候還以為再也沒機會再遇見這女孩了…殊不知日後我竟從塔麗莎身上感受到不一樣名為「妹妹」的感覺,而且…居然還是作為姐姐的身份~
有時候不禁會想…與我妹是作為兄妹,與塔麗莎是作為姐妹,老實說…那種奇怪的感覺咧~是因為當妹的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人,還是我在一邊是兄另一邊是姐,或是一邊是「我」而另一邊是羅倫亞呢?

塔麗莎終於來到尼斯尼亞最西面的城鎮,在剛過橋不久的分叉處,直走便是城鎮,也是塔麗莎的家鄉。
站在分叉路上的塔麗莎遠遠的瞭望着自己出生及長大的地方…她嘴角微微勾起,似笑非笑的說:「看來,一點變化也沒有呢…這個城鎮。」不自覺的回憶起童年時代在這城裡生活的片段。
呆站了好一會兒的塔麗莎這才向左走西行至邊境軍營。
由於神環已經停止轉動,這個過往一直用於防範由神州西部以來的入侵的軍營也就失去了作用,再者幾百年後的過去,這軍營雖仍保留下來,但比起所謂的軍事基地更像是個歷史建築。
新型與舊式的設備皆有,也許是相處太久,兩者沒有半點的違和感。
塔麗莎在裡面轉來轉去走了半個小時,問了不知道幾個人也汲問到有關銀騎部隊的事,這不禁令她自問是否自己弄錯了。
又過了好一段時間,天也快黑了,自己所屬的部隊還未找到,問其他同僚不但得不出個所以,還遭受白眼、厭煩的咀臉,這使柔弱的塔麗莎眼睛含淚…獨個兒走着。
她一臉無辜、委屈的想:究竟出了什麼狀況啊?珈愛娜~你在哪裡?為什麼每個人都不知道銀騎士部隊的?
被悲傷充斥腦袋的塔麗莎也開始亂走起來,不知不覺的走出了軍營也沒注意。
當她回過神來眼前已是城鎮,塔麗莎見已是黃昏,就打算去舊居住一晚。

一幢殘舊的大宅。穿過已經關不上的大閘,走過一段長了野草的石路,再用力推開那壞掉門鎖的正門。
塔麗莎走到一旁的巨大木櫃,打開,說:「我記得…」搜索中。終於摸出柴、蠟燭,她先點燃手上燭台上的一根白蠟燭,然後走回大門點着兩旁掛牆燭台上的,再伸手去燭台下發動機關,兩支蠟燭的火光各有一小火苗被一鋼線扯入牆裡,接著「霍霍…」的十多聲,大宅內的走廊、各常用室,大廳的掛牆燭都亮了,除了部份壞了或是蠟燭用完的燭台外。
塔麗莎自這大宅出生到十二歲離開,對這故居的記憶只有很少,斷斷續續的片段,再者父母分離,與妹妹又分居,也就再也沒有回來了。
即便如此,感性的她還是到處遊走,懷緬過去那細小的回憶,純真的生活。
夜已深,塔麗莎雖然想到自己的房間睡覺,可是那沒有用的鎖匙根本就打不開房門。
雖然害得可憐的塔麗莎又冒出眼淚,但我仍是要說聲:「非常好﹗」因為這使我又再見到她了。
極度想找人依賴的塔麗莎想起了村口的一對老人家,兒時常常和妹妹二人一起去的地方之一。
拭去淚水後就來了。
正當塔麗莎在想:這麼晚了,會不會太打擾公公婆婆呢~?
但卻見小屋內的火光仍是亮着的。塔麗莎會心一笑,立即走來把木門推開說道:「公公婆婆,我回來啦~」卻見我一人坐着,對住她。塔麗莎錯愕:「咦~!?」
我:「那對老夫婦已經睡了啊。」
「這…這樣啊。」塔麗莎仍是進來了,轉身把門關好,走來靜靜的坐在我對面。見我正在吃東西,就說:「這…?你…好像是…」
「你還記得我啊~」我笑道。她「嗯~」的應了一聲,我接着說:「哈啊~雖然是問過幾個人了可是我仍是找不到回去商業城的路呢~」
塔麗莎聽後無奈笑聲:「哈…」
由於回到神州這邊我慣常的把氣息回調到以往的程度,這時又只有我和她倆個,再加上她毫無掩飾的在想,我就接收到了,她剛在想:商業城和這裡可是逆方向啊~
同時我也知道她沒吃晚飯,就問:「餓嗎?」把東西推過去:「是那個婆婆拿給我的。」
「啊,多謝。」
我接着說:「我迷路之後就來到這村,又餓又累的,天也黑了,後來見到一個小鬼,他就擅自的把我帶來這裡了,那對老人家說天都這麼黑了,說什麼也要我留宿一晚明天才走。」
塔麗莎開心的笑道:「這樣啊,那孩子是青色頭髮的吧~」
「嗯唔。」
「那孩子是約珐啊,雖然有點頑皮又常常自以為事的,不過他可是個好孩子啊~」塔麗莎笑得漫爛,紫藍色的雙眼亮晶晶的…
紫色,也不是這麼討厭的嘛。

第二天的早晨,這家的老夫婦起得很早。通過對話才知道原來這老人家的名字叫做萊利‧萊斯茨尼,是一名國家軍事兵器的研究及開發人員,並且被派到邊疆,來到與塔麗莎同屬一支部隊。本來昨天是負責接塔麗莎入營的,因為同鄉,但是卻因為忙於工作而忘掉了。
在老婆婆準備好午飯後,我們三人就帶着便當和行李出門了。
我道:「萊利老伯,我也來幫忙好了,當作是昨天的報恩。」
萊利笑呵呵的說:「可以嗎?我們部隊就得我一個人做整備的啊,可是很忙哦。」
塔麗莎則問:「咦?你不是說要回去找回你老爸晚上就要回去異界嗎?」
我答道:「放心咯,我自己一個也能回去嘞,再說你不是畫了張地圖給我了嗎~」我揚動手中的紙圖。
萊利聽後問:「原來你是異界人啊,那麼這個世界的機械你懂嗎?有些世界的機械和我們的可是相差好遠啊。」
「沒問題啦~老伯。」我右手在左手手腕上隔兩寸的距離抹下,出現了一個光製腕輪,再從其選擇的項目中獲得一張往時的證件,遞到萊利的手中,說:「看~」
萊利接到手上,着了讀卡,喜道:「嗬啊,原來你是艾爾菲斯的退伍軍人哪﹗」同時接著看其餘資料,自個道:「唔,唔,這就沒有問題啦﹗」
我在一旁說道:「吓啊,是的,由重工、輕工至半工的軍用機械,小至維修工具用的,大至戰艦的運行程式我通通都會~呀,不過半工的技工證好像過期了。」心卻在想:雖然我自己本來的世界的機械、電腦等幾乎一竅不通~
至於萊利那旁的塔麗莎則帶點吃驚的說:「吓~﹗你居然是個軍人啊!?」
「只是曾經。」
塔麗莎微笑道:「嘻嘻,看不出來嘛,不是都說軍人有一種獨特的氣勢嗎?你怎麼看都不像嘛~而且還已經退役了。」
「這個嘛…」我想:這應該說你吧~
塔麗莎一個醒悟,問:「啊,你只是負責機械等部份的?」
「哈…這個呢,很難說清楚的嘞…」我心卻想:那個時候因為死人太多了,根本沒有什麼部門的,一個人幾乎什麼都得幹~﹗這麼傻的事…不好意思說給你聽啦~
離開村後走不了多遠距離,就是一個山谷。
沿着一條緩緩向下的斜路慢慢走入谷中,這細細長長的山道雖沒有任何燈火照明,但環境卻清晰可見,深藍色的石面上偶有流水,走沒多幾步就見出處金光閃亮。
當我們一走入谷中,清晨的白光在這裡化作金黃之氣,層次分明的環狀雲層染成黃澄澄的,像是谷頂上的天畫,靜心下來能聽到不知從何處而來鐘聲敲打着…迴盪在谷中每個角落。
谷裡的石壁盡是一人物的雕刻,張開白色羽翼的天使們圍繞住谷中的古式建築。
山谷中面積不算很大,建築物也不多,除了由天使們所環繞外還有受損的古代文字,那是舊時候的尼斯尼亞文。
我們三人走進谷中,只安靜的站着,被這獨特的環境所感染着…十分的安祥、和諧,心靈的寧靜。
這麼溫柔的環境氛圍…我有一種不自在的感覺,而這種不自在是我內心所產生的。
感覺上,我會污染這個地方。
這個山谷的環境美好得簡直是完美…完美得容不下微細的污點。
這時候,我注意到谷中的一個環形的殿堂。
殿堂是由十二位身穿盔甲的天使所支撐的,而中央的一石碑上書有另一種文字。
文章中有一行字… …
我對着唸:「天使…之谷。」
萊利甚是吃驚,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你!!…懂得這文字!?」
對住他那驚訝的臉孔,我心想:啊,這是神州西域,神官所使用的文字…說回來這都拜換了惑思歌爾族的血所賜~
突然聽到塔麗莎「咦!?」的一聲,萊利問:「怎麼了?」
塔麗莎驚訝的指着前方,說:「這…」
萊利也是一驚,之後與塔麗莎望向我,又望回前方。
我心想:搞什麼了~?
雙眼透視過蓋在眼球上的黑色鏡片,只見殿堂石碑上無原故的多了一面鏡子,裡頭的三人分別是塔麗莎、萊利以及一紫紅色的長直髮…深邃的紫色瞳孔,雖然記不得自己的模樣,但也想得到這人是,羅倫亞。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