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傭兵‧SURVIVOR‧惡神 正文

第2章 - #002. 女朋友的男朋友

異界尚未入侵,我…仍未是羅倫亞的時候… …
中國華南東部地區,某一幼稚園裡,曾經有着這麼一件微不足道的事發生過。
一個活潑的小女孩雙手抓住床邊說道:「大家都出去操場做體操啦~怎麼你還在睡午覺呢?」
仍未睡醒的:「… …」糊裡糊塗連自己說什麼都不知道。
小女孩帶點教訓的口吻:「不行﹗不行﹗怎可以老是待在睡房睡午覺啊?午睡時間早就過啦~快起來﹗」
含糊的話:「… …」女孩卻又聽得明白。她:「你怎麼可以這樣說呢?而且,是老師~讓我來叫你的,怎麼說我也是班長嘛~」
小女孩那時候自信又得意的模樣我到現在還記得,記憶猶新…嘻。
被硬拖下床。「放開我啦﹗」
小女孩簡單的答:「不行。」
不耐煩的:「我根本沒帶褲子,怎麼去啊?」
小女孩微笑說:「我帶了兩條,可以借你啊~」
一副厭煩的嘴臉:「吓啊…你的借我?你不是女生嗎?怎麼會穿褲子呀?」心想:想騙我穿裙!?沒門﹗
小女孩責罵:「做體操當然是穿運動服啊,我看你是睡得糊塗了。」就扯出去。
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鏡頭已經是體操之後了… …
小女孩驚訝說:「什麼!?你連老師的名字都不知道啊﹗」
一氣呵成的說:「不是不知道只是沒記住這~誰去記這麼壞的人的名字呀?」
小女孩問:「壞?老師哪裡壞啦~?」
「老是要人做這麼多的功課,上堂又抓人睡覺,還不壞啊!?」
小女孩聽得笑呵呵的,然後有一個女人走進來,我知道,她是小女孩的媽媽。小女孩:「啊﹗我媽媽來接我回家了,下次再一起玩吧~」拖住母親溫暖的手走了,又忽然的回頭說:「呀~要記得我的名字啊﹗我叫… …」
潘嘉麗
小女孩笑着說:「你叫就我『Lina』吧~」
「…Lina…」
小女孩輕快的答:「嗯唔~Lina,美少女歌姬的Lina。」
小女孩和她的媽媽隨我閉眼再張開,一下一下的縮小,淡淡的消失在一片白矇矇的那一邊。
當我用力睜開眼,看到的…是灰白的天花。
什麼啊…原來是夢啊…真是個夠久遠的夢啊…
幼稚的聲音在我腦中:
「除了Lina之外我不會和其他人玩的﹗」
「啊姨,Lina在哪裡?」
「嘻嘻,Lina~功課借我參考一下嘛。」
「Lina~Lina~快來、快來﹗」
哦…是呢,那時候不是潘嘉麗的話,我都不知道怎麼融入幼稚園的生活呢。咦,怎麼突然的老是想起小時候的事呢?唉…起床起床﹗

今日是週末,雖然只是在學校待了兩個星期但仍是想回家一趟,因為有事不放心。我本身就沒有什麼特別的東西帶來學校,所以兩手空空的回家。
我對尚且躺在床上的二人說:「我走啦,你們…別…別太激烈,小心搞出人命。」
葉天俊一聽就罵:「幹﹗你這死小子還算我死黨嗎!?吓呀!?」
粘在他身上的蔡麗芳笑綿綿的說:「你放心去吧~拜拜~」
「吓…啊…」我敷衍的應一聲然後照他們要求的鎖住門。心想:買了足足兩天的食物… …他們不會打算一搞就搞足兩天吧?
應該不會吧~

我步出宿舍門口,天色灰沉沉的…是要下雨嗎?明明已經九月中了,還能有這麼多的雨天啊…
由於這招待處是建在學校的新起區,因而在我一旁的就是廢墟…這是異世界入侵614的證明。我從架起的道路望下去,是一遍頹垣敗瓦,而我這邊…已經是機械化的城市了。
…重建的速度還真不是一般的快啊。
我終於走到學校的動車車站。由於我是學生,所以只需用學生證就可以免費乘坐。這動車是無人駕駛的,由學校的中央電腦控制,用的是由異界引入的生物能源。
長長的動車車箱內沒有什麼人,我抬頭看一下有什麼報導或是廣告之類的,想打發一下時間,事關要到大西門的車站也要個十多分鐘。
動車報導:「另一國際新聞報導。由於現時出生率偏低,再加上現時地球的人口就只有二十億,我國專家指出,按照目前地球的出生率和死亡率以及移動人口計算,在50年後,估計全球的人口將會大減一半,只餘十億,那到底是什麼原因呢?我們的特派記者陳景升前去了解過。」
陳景升:「按照目前的出生率不足百分之零點一和死亡率維持在百分之三以及移民數據計算,地球的人口估計在50年後只會剩下十億左右,究竟為什麼會這樣呢?我們和專家談過…」
專家:「為什麼我們的年死亡率會維持在百分之三這麼高呢?其實主要是因為地球各國社會的不安所引起,而這也是導致人口向外移動量隨年上升的主要原因。這份不安極大部份是由異界帶來的,死亡率中,自殺與他殺就佔了百分之七十以上,這是個極之高的水平,再者,戰事亦不斷的發生在太陽系之中,仍未打消侵略念頭的異界國家,其軍隊在火星及木星已經有相當的部處…另一方面,暴力的騷亂亦是主要原因之一,尤其是在殖民地,武力鎮壓不時發生…其他的還有新型的疾病,亦都是異界帶的細菌、病毒…」
我雖然耳是在聽,但有一半是處於發呆的狀態,左進右出。
動車報導:「為了鼓勵生育,地球對宇宙外交平衡最高峰會決定增加出生率,務請各國配合而作為成員國的我國主席—毛愛黨亦於今晨八時提出一系列的促進生育計劃,三優政策… …」
毛愛黨!?是那個毛澤東不知道第幾代的龜孫子嗎?什麼三優政策了…?肯定又是些什麼口號之類的吧。
只見毛愛黨出現在螢幕上,不快不慢,逐個字的說道:「…一定要做到優化質量、優化產量、優化人口結構的…」
這時,一人說:「哈,居然說要促進生育﹗不久前還說着『一孩政策』咧﹗」
另一人:「哈哈,沒辦法啦~再這樣下去人類就快絕種啦﹗」
有人大笑:「啊哈哈,優化產量!?要大規模造人嗎?嘿嘻嘻…」
「到時可能會叫雞合法化﹗」
「可能嗎?不只是產量,還有質量啊,質量。」
「你放心,我的有品質保證﹗」
只聽到他們哄笑起來。
說起來…妓女會讓自己懷孕嗎?
動車報導:「又一則國際新聞。地球對宇宙外交平衡最高峰會表示,將允許洲以下的國家軍隊以防衛性質的存在,也就是說,武裝軍隊不再只是以『洲』為最細級別,有軍事評論員指出,按照目前的形勢,好快就可以回復到過往的狀況,一個國家,一個獨立的軍事組織。」

這時候,進來了一人,一個認識我但我不認識的人。她一見我就說:「啊~你好像是…我們班華南的同學吧,你打算去哪裡啊?」
我望住她:「…你…?」
她說:「我是郭圓啊,你不認得我喔,呵呵~不過也是嘛,我是華北的。」
我心只說:鬼認得你啊…我當然知道你是華北的啦,說普通話的嘛~~
郭圓個性爽朗,我倒感覺自在,老實說…不會討厭。
她說:「已經開學兩個星期了,我們班華北跟華南的同學好像沒有什麼交流呢~這樣不行的,一定要改善一下才行。」
怎麼突然就和我說起這些來喇?
郭圓問:「這位同學你有什麼好方法嗎?」
我想也沒想,只是遲個幾秒說:「我想不到。」
郭圓好像受到打擊,頓了下:「…這樣呀…」然後又回復原來的模樣:「不如就來一個聚餐之類的…」
聚餐嗎…那要好幾個小時呢﹗大姐。
「呀~找天辦個旅遊的活動好像也不錯﹗」
我倒—那~一天的時間都沒了﹗至起碼…
就這樣,她喋喋不休的一路說下去。
郭圓:「啊呀,你還習慣嗎?華北這邊的生活。」
「嗯,還好,我經常到華北這邊。」
接著她又繼續說,我從她的氣息能感受到,她是個小胖妞,而且還是個很有活力和幹勁的小胖妹…
我看穿蓋在眼上的黑鏡片總算看到她模樣,的確,是個充滿陽光氣息的少女,圓圓的臉蛋總是四萬形的嘴,健康的膚色、清爽的神情。
這時,動車:「西門到了。」
我稍稍轉過頭,又再面向她,她知道我要下車了。
郭圓:「啊,看來你到喇,拜拜。」對我揮手。
「啊,拜拜。」
正當我轉身走人,她問:「說起來你是要去哪啊?」
「回家。」
郭圓點點頭說:「啊,這樣呀…我正要去開班幹例會呢~那,拜拜啦。」又揮手。
「…好。」
終於下車了,唉…還真是個有活力的人。

來到大西門,坐上167路大巴就來到三國時期的赤壁,落車後走在紅色大地上往單軌列車車站去,長江站。
唔嗯,我總算把這回家的路給記住了。
單軌列車的路軌是由光造成的,是一位有新光學之父稱號,叫柏圖式‧斯林的天才科學家發明。空中的路軌分成各個區,每個區的路軌由該區的車站發射名為斯林式固態光子所形成,每日都是新造的路軌不怕年月的侵蝕,也無懼溫差或是環境造成的影響。
我從車中望下去,透過半透明的路軌欣賞長江的景色。
一個鐘頭後,我到達香取車站。香取車站是中國的國境車站,也是最南面的車站、中國國家級單軌列車的終點站。
若要再坐下去的話就必須要護照了。
我走出車站就往邊境去,在亞洲聯軍的防衛軍事基地辦理出境手續再到玻力塔亞的入境處辦理入境手續。這裡原是廣州市,原中國的廣州。自這亞洲聯邦的圍牆後面起、南面開始都是玻力塔亞的殖民地。
我除了是新中國的國民之外還是玻力塔亞的三等居民。

終於到家。
「我回來啦。」… …沒人理我。啊,原來老媽正在煮吃的,她那半聾的耳又怎可能聽得到?
又走了幾步。
咦?我的鏡片到期了,已經看得到東西喇~只好去換了…唉…麻煩呀。還是先去看一下球球好了。
球球是我撿回家養的一只猫,當時的雨天,我走在回家的路上,見到牠…球球之所以是球球這是因為我發現牠的時候牠縮得圓圓的。
我走進廚房拿猫糧,順道跟我媽打聲招呼:「媽,我回來了。」
我媽:「啊,回來啦仔,小麗來了喔,她在你房間等你…」
我未等她說完就應聲:「啊。」去了。
我一面照料球球、一面想:是啊,小麗來了呀…
我不自覺的打開我以前房間的門才想起這房間早給我妹攻佔了,同時一個震撼的畫面出現眼前—我妹光着身子被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裸男用胯下的雄根一前一後的吊起﹗
雙腳離地的我妹見到我的到訪先是一個大驚,然後叫道:「別…別看啊﹗快出去﹗」
我眨了一眼,機械式的退後,反手抓住門鎖身體隨着門一起轉動。房外、背着門的我想:幸好白痴妹被夾着,前後都沒看到,不然這雙眼…﹗
這左眼沒什麼問題,但右眼就麻煩些許,因為我的道靈眼是右邊的。
這時,我妹說:「喂,進來一下,有話跟你說。」
我:「有什麼事啊?我可沒什麼想跟你說的。」
我妹氣急敗壞:「!?什…什麼呀!?我…很重要的啊﹗」
「白痴才進去﹗」我心想:不用說我都知道你想說什麼,你的事我才不管咧~
我妹叫道:「喂~﹗」我見她叫得這麼急切,就進去。果然,我一進去就聽到她說:「哥,你可別跟其他人說啊。」
我傻眼呆住看她,說道:「死妹丁…你這樣就叫好了?」他們三人只不過是用大被包住罷了。我又說:「得啦~我不會跟其他人說的。」
我妹又說:「還有不能用這件事要脅我﹗啊,出了這門就給我忘得乾乾淨淨﹗」
哼﹗死妹丁吖,這算是求人的態度嗎!?
我見那兩個男的既是無奈又是害羞的站着,半紅的臉,我黑起臉壞笑道:「嘿嘻嘻…喂,你倆個…」手向他們招兩下。他二人一怔,看住我。我陰險的笑道:「在這種狀況之下…」
我妹罵道:「什麼叫這種狀況之下!?這種狀況有什麼問題的!?」
我不屑的轉過頭:「啊,你就當然爽啦,但可就難為他們了,可不要斷啊,斷了就沒戲喇。」
我妹立即反駁:「斷什麼啊!?他們的小弟弟都不知道有多麼的強壯﹗」我妹這樣一說,他二人半軟的又直了起來,把我妹舉起,快感令我妹不禁的叫出來。
媽的,我的血又…得走人喇。
「你們兩個別當真啊,我這個妹可是出名的貪新忘舊的。」
我妹反駁道:「他們是孖生的,都是我的同學,將來會一起成為我的丈夫﹗」
我有點驚訝:「…一起?」
我妹自豪的說:「唔嗯,他們什麼都兩人分享、一起用的,那麼同侍一妻有什麼問題?再說將來嫁入我家就是我的東西嘞﹗」
我惶恐:「…唔…!!你這個變態妹到底能夠做到什麼地步!?」
我妹說道:「誰變態啊!?現在一妻多夫又不是不可以﹗」隨即兩腳撓住前面的一個收緊,同時兩手抱住後面的一個往前一推,三個人的距離之負值就更是負得厲害,示意二人動起來。我妹忍住痛快:「總比你這個失敗到極的男人有用…嗯﹗將小麗姐送人…唔﹗」
我猛一關門,心想:可惡﹗死妹丁,居然在你哥我面前就開始搞起來﹗幹—﹗才幾歲呀?3P!?還前後一起來這麼刺激的~

我一面氣一面自個走上樓,我的房間,其實是客廳,我一開門就見一男一女在我的床上﹗其實那是沙發。
我心罵道:又來!!
我喝問:「你們在我的床上幹什麼呀!?」
二人平常的轉過頭來,女的正是我幼時的玩伴—潘嘉麗,她說:「啊,你回來嘞~」
男的問:「你的床?這…不是沙發嗎?」
我頓了一下:「…囉嗦。」說起來…你小子是什麼人啊?為什麼出現在我家裡?看來…跟小麗好像很熟絡嘛~
潘嘉麗親切的走來拉我的手過去:「來~跟你介紹一下。」臉蛋稍紅:「這是…我的男朋友。」然後終於忍不住害羞的感覺,臉轉向男的那邊,男的自然的摸着潘嘉麗的頭安慰她。
男的對我說:「你好,我是秦楚風…」雖然潘嘉麗告訴過他我的名字,但他已經忘掉了,所以就說:「是Gloria的朋友吧,她不時提起你呢。」
我錯愕:「Gloria?」小麗…什麼時候改了個名字的?
這時,潘嘉麗從秦楚風背後探過頭來:「你啊,一直都不和人連絡,我的事當然什麼也不知道啦~真是…」嘟起嘴。

也是呢…我真的…什麼也不知道…就連你什麼時候多了個男朋友也…還真是…有點…失敗嗎?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