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傭兵‧SURVIVOR‧惡神 正文

第1章 - #001. 「我」的開學日

我的名字叫… …
唔,也沒什麼特別的,另外,我有另一個名字,羅倫亞。

我睡醒也有些許時間,正躺在床上望着漫天的雨水,雨如針線,無聲無色,幾乎看不見、聽不到…靜靜的落下來;我這竹搭的屋子濕了,我的竹林也濕了,唯一不變的是我竹屋外的那個翠湖,平靜如鏡。
凝望屋外的雨水,我腦袋整只一片空白,什麼也沒有。這時候,一個我撿回來養的孩子端着茶走來。
「雨川老師,茶好了。」
我轉頭過去看他那天真無邪的笑臉,凝視着… …他將盤子放下,坐在一旁。我應聲:「…啊。」
喝着茶,望住雨,感覺…
悠閒啊~
「老師,您什麼時候回去?」
那邊有我意念物的分身在,我想…晚上回去好了。
我答:「晚上吧。」
「晚上啊~」
我問:「就得你自己一個囉,憶雪,你有什麼打算?」
千戶憶雪,這孩子名字是我給的。
憶雪答道:「不知道耶,應該,留在這裡等老師您吧。」
「這樣啊…」
我又望住雨天出神。

異界 編號614 我原來的世界
我的意念物分身,也算是我吧。我的家在新中國,玻力塔亞的殖民地區,那邊時值皇歷205年9月9日,剛好是我的開學日。我媽在昨夜已收拾好細軟,且檢查不下百次,今晨清早天未亮就扯我起床。
我睡眼惺忪,背上行李感覺就是重﹗
我道:「媽,這行李豈碼是我兩倍重。」
我媽從廚房出來放下早餐答:「你的錯覺,來,快吃,吃完了出發。」
我望下鐘,只見剛好五時,我道:「才五點鐘,哪來車啊?」
我媽:「你吃得慢,等吃完也就天亮了。」又去檢查行李。
我閉上眼動口吃那一貫只有一種叫「熟」的味道的早餐,耳聽我媽的吩咐。
「盼了這麼久也總算等到你上大學了,雖然不是什麼名校,但也總比沒書讀好…」
「唉,你個子又小,不讀書將來能做什麼呢?」
「錢,別亂花…」想到我18年來未用過錢,改說:「錢,應用則用,別老是藏在錢包裡。」
「平時多打電話回家,別再給我看到你電話的餘額愈來愈多。」
我望下鐘,六點,又說了一個小時,媽啊,你說的我都能倒過來且隔個字背回去﹗
七時正,太陽出來了~
我還未背上行李,就…
我對着袋子說道:「袋啊,袋啊,你昨晚吃的仍未消化掉早上你又吃。」
七聲鐘響送我和我媽出門。
「噹~噹~噹~」低沉,清澈。

環球單軌列車車站 交匯站 長江車站
一對打扮入流的俊男美女。
男的叫葉天俊,女的叫蔡麗芳,甫一見到我和我媽,二人齊聲:「啊姨你好。」
我媽:「乖~」
葉天俊彎下身來用手遮擋,對我說:「喂,你還要你媽送你上學啊。」
我黑漆漆的小眼睛斜過去,說道:「我不認路嘛,下一次就不會了。」
我媽問:「咦?小景景呢?」
蔡麗芳答:「他在學校等我們。」
我道:「呀景又不是住在殖民地,他本來就住在華南。」我心想:又叫他小景景,只怕他在的話會將我殺了﹗

回憶中…
我媽單手掩嘴笑道:「啊哈哈~小景景真是可愛喔~」
只見我對面的梁一景由下而上的打個冷顫,一臉表情超驚嚇﹗
梁一景震驚:「小…小景景!!!?」
之後,我終於知道我媽的一個道理,她說:「小孩子就是要吃得肥肥白白的才逗人喜歡。」
再之後,我解釋給梁一景聽,他雖雙眼流淚,但卻又噴火似的抓住我頸,猛搖:「混帳!!這是個什麼爛道理啊!?」接著怒髮衝冠,兩爪向天大叫:「我的第一次—!!!」
靠,當時我真的以為他要變身﹗
我托頭道:「什麼第一次呀?別說得這麼難聽好不好。」
他低下頭,冷靜的說:「第一次有人讚我可愛。」
我無言以對。

華南第一學府 招待處 302室
由於學生宿舍爆滿,所以就連招待處也用來當學生宿舍了。
我心道:也難得一次的好運。
送到宿舍,辦好入學手續,再回到宿舍,我媽再三交帶,總算離去。
一路展現笑顏的葉天俊嘆道:「唉,水,我真的是服了你媽了…」回復原貌,顯得一副有氣無力的。
我說:「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她,她的嘮叨你早就領教過啦。」我轉身出門,說:「算了,我出去四處走一下。」
葉天俊應道:「好,但千萬不要又迷路呀,我可不想再去尋你﹗」
「我就只在附近逛,怎麼可能會迷路﹗」葉天俊只回句「我先聽着。」就設置電腦,而且連我的也弄好了。

出門後的十分鐘,迷路了。
而且連下午兩點的開學典禮也沒去,因為學校的禮堂我不知道在哪。
結果我的意念物造的分身乾脆消失算了。

神州中部 翠湖旁 我的家
和憶雪一起吃完晚飯就造個異空洞回去異界614。
「我走啦。」
憶雪微笑點頭:「路上小心。」

異界614 新中國 華南第一學府
夜空中開了個異空洞,我又回來了。
浮在空中的我俯視這片大地,到處都是燈光。還真是熱鬧…大學,就是這樣的地方嗎?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遺產出現,白髮灰瞳的一個小鬼。我問:「什麼事?亦幻。」
亦幻一身的裝束,看來正在任務中。
「有任務給你。」
這就怪了,我昨天剛退役的啊。
我說道:「拿來看看。」
亦幻將一木箱給我,然後說:「還有就是今年的升格試我已經報名了。」
「… …」我應道:「啊,知道了。」
亦幻正式說:「那麼重要文件已經確實送到自由傭兵羅倫亞‧修羅手上。」
我見亦幻身上的戎裝仍是舊的,問:「喂,小鬼,不是出了新的盔甲嗎?為什麼仍穿這套?」
正要回去的亦幻轉過頭說:「前輩不是也沒有換過盔甲嗎?」
「我就喜歡原本的,你管我﹗」
亦幻笑道:「我也是呢﹗」這笑倒是符合他這6歲的小孩了。
「喔,是啊?」
我見反正也不知道宿舍的位置,乾脆看下會長有什麼任務給我好了。
我打開木箱,內有任務的文件、退役指令,還有就是商會內部的一些通告;我心想任務重要些,就先看,下達給退休的我的任務有二,1.任命為駐異界軍的軍團長。2.任命為今年考試的考官。
第二個任務最下寫着:現在殿堂最閒的就是你。
唔…這樣的話也就沒有辦法了。
那麼第一個任務算什麼?駐異界軍團?我們從來都不會在神州以外的地方派軍的啊,奇怪了。

十多分鐘後,獨個兒走在校園的道路上,一個人發脾氣中…
「我不過是問個路罷了,神氣個屁啊!?那個保安的,拿着支警棍指來指去的,拽個毛啊﹗還劈頭一句就是叫我說普通話,操你的共產黨,這可是華南地區耶﹗混帳…哼,害我像個白痴似的﹗」
這時候,我電話響起,我一接就說:「喂﹗怎麼了嗎?俊。」
葉天俊罵道:「你這只畜生—!!不是說不會迷路嗎!?居然連開學典禮也沒來﹗要是讓你媽知道還不把我給煩死~~!!」
我心想:嘩~媽,你厲害,連腦子灌水的葉天俊也怕了你。
手機那頭的葉天俊續道:「你現在在哪裡?不要亂走,我們現在過去接你。」
「哪裡…」我頓了一下,接道:「不知道。」
葉天俊氣道:「連自己在哪裡也不知道﹗你白痴啊!?」
他大聲叫罵使我耳朵吃痛,我叫回去:「就是因為不知道才會迷路嘛﹗你這個笨蛋,這個道理都不知道﹗」我總算用腦想了一下,答道:「應該在學校裡面。」
接着我聽到「啪啦」的巨響,通話中斷,想來應該是葉天俊將手機給砸了。
然後到梁一景打來…
我接道:「喂,景哥嗎?」
梁一景說道:「你看一下街牌或者問下別人啦~」
同時聽到葉天俊氣得跳舞:「那個大~路痴,去死算啦~!!!」
蔡麗芳在旁安撫:「嘛…嘛…嘛…」雙手扇風。
梁一景又說:「或者四周有些什麼特徵?特別的建築物之類的…」
我四圍望去:「特別的…」只見盡是女生,而且…還挻漂亮的說…
梁一景問:「怎樣啊?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了嗎?」
我只樂得眼睛也笑了:「嗚嘻嘻…大概,在天堂~」
碰﹗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