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傭兵‧Survivor‧惡神 外番 G戰神之子 拖鞋親身上陣的RPG

第5章 - 職業俘虜

天同無為擊敗了許仙之後,便乘這水計造成的水路開往長洛關去,打算救出那些沒死乾淨的諸侯,好提升一下自己在世間的聲望;拖鞋二人則躲在水下、天同無為的旗艦船底、置身於一球形氣泡裡頭,等着救出黃榕萱、呂翔令兩女的時機。
由於光是坐着、慢慢等,實在太過無聊了﹗拖鞋就用收藏在百摺棍裡的各種器具打探船內狀況,就是試試新兵器啦~
亦好順個便找找看,兩女的所在之處和目前情況。

終於,在船艙一客房內,打探得到以下狀況…
天同無為話已到尾:「…感覺如何,招呼尚算周到?」望見只被動了些許的點心,指問:「可合姑娘口味?」注意到兩女身上衣着,又說:「抱歉,軍中只有侍女服飾合用,莫怪、莫怪…」換了個站姿,笑道:「萬一感染了風寒,可不是好事哪。」
坐在桌前的黃榕萱捧住茶杯暖暖手,尷尬的笑着:「謝…謝謝你啊…」斜眼偷望身後的呂翔令,只見她被綁在床上坐着,板著臉怒視天同無為。
天同無為隨着黃榕萱的視線望去呂翔令,笑道:「哈哈…我軍中可沒一人能抵擋得住『女』將軍啊,請勿見怪…」走前一步,笑得狡猾:「再說了,兩位姑娘畢竟是俘虜哇。」
呂翔令:「哼﹗既為俘虜,何不將我二人囚於牢中!?」
黃榕萱心裡叫道:我可不想被關在冰冷的監牢裡面啊﹗翔令—
天同無為又上前一步,笑問:「怎麼了,難道說姑娘不甲意…」
「呸﹗」呂翔令打斷罵:「要不是我淹昏了被綁,即便現在赤手空拳我亦不怕汝等﹗有種就來決一死戰,我呂翔令就是一個人也決不會輸給你們﹗」
盯着呂翔令氣紅的臉蛋,天同無為一臉可惜模樣,嘆息曰:「早聞『女』將軍身為戰神的副將,在戰場上巾幗英雄、英勇無比,原以為是如何的慓悍雄壯…嘿~誰知道…」又再上前一步,就是笑容可掬的說:「卸下甲後,也是個美人胚哪~哈哈哈哈﹗」
「!!!?」呂翔令的臉更紅了,惱道:「你—﹗」
天同無為退後一步,禮貌性的拱手說道:「呂將軍別誤會了,在下完全沒有輕薄之意。」
這卻教呂翔令氣得說不出話來。

一旁的黃榕萱望見天同無為一副色瞇瞇的神情,忽然想起來到這世界的所見所聞,還有就是拖鞋與羅倫亞的四行鼻血,心裡罵道:哼—男人個個都是死色鬼!!!!
雖說如此,黃榕萱亦是心裡好奇,偷偷望去、想要仔細看看呂翔令現在的樣子…只見卸下盔甲、穿上女裝的呂翔令確實是少了以往的勇武姿態,卻也多了幾分該有的少女嬌媚;黃榕萱亦不自覺的兩眼碌碌、盯着呂翔令看…看她那因氣憤而通紅的臉頰、因衣帶而展露的身姿…沒有任何修飾,簡單潔淨…忽然怪叔叔心態:真是挺漂亮的~不知上些許妝會如何?
呂翔令注意到黃榕萱的怪異視線了,臉蛋更紅更燙,低聲惱道:「怎麼連榕萱你也這樣!?」
「!?」黃榕萱吐下舌頭:「嘻嘻…不好意思呀~」卻忽然想到:咦咦!?那我呢?
這就想起、來到這世界第一個遇到的人—呂伐,當時呂伐可是完全當她透明、毫無反應—黃榕萱心裡不禁自問:我不美嗎?
黃榕萱細聲啐道:「臭男人﹗」卻是隨即想到:翔令既是他副將,他總會看過翔令卸甲的樣子吧~?有個這麼漂亮的女生在身邊,平時的工作又是對着一群男人打打殺殺,不可能對翔令一點意思都沒有啊﹗
再想起呂翔令曾說的「昨日是呂伐相親日子」「似乎又沒下文了」黃榕萱只忍不住問:「唉~翔令,你們家呂將軍究竟結婚了沒?」
「??…怎麼突然問起這個?」
「告訴我嘛~」
「有啦,聽說將軍年少時曾和江浬的一個女子成親,但過沒多久那女子就死了,而且連腹中的骨肉也不保。」
黃榕萱驚訝:「吓呀—!?」
呂翔令續道:「聽說是當時將軍的主子命人暗中殺害將軍夫人,所以後來將軍把當時的主公給殺了。」
黃榕萱急問:「為什麼吖!?為什麼好好的,要派人殺人家老婆喇!?」
呂翔令聽得雙眼猛眨:「這、這個我就不知道了。」
只見黃榕萱忽然一臉若有所思的模樣,低吟着:「嗯唔…」
只教呂翔令大為疑惑:「??…怎麼了嗎?」
「哼嗯~也沒什麼…」黃榕萱隨即又問:「誒~翔令…你…他平時對你怎樣?」
「他?…誰呀?」
「你家將軍喇﹗」
「很好呀。」
「喔~很好…」黃榕萱目光閃爍:「…很好…嗯唔嗯唔…」
呂翔令看着黃榕萱:「… …」黃榕萱又看回呂翔令:「… …」
呂翔令忽然急了:「我和將軍沒有其他關係啦﹗我是他義女啊。」
黃榕萱乾笑幾聲:「哈哈…這個我知道。」心裡卻想:現在才反應過來啊~﹗
呂翔令接著說:「那就別盡想些有的沒的啊﹗」
黃榕萱就只手抓着後腦「啊哈哈…」的笑,然後低聲嗔道:「呵呵…我還以為那個呂伐是那裡不行了~﹗」
「什麼?」
「!?」黃榕萱:「沒、沒什麼﹗」

這、什麼境況—!?偷窺中的拖鞋罕有大罵:「嘩靠—她們倆…還真的是有夠氣定神閒耶﹗當俘虜還能如此鎮定呀!?至少給我來點驚慌、害怕的嘛﹗」
羅倫亞驚訝一聲:「吓—!!!?」
「不是你啦~﹗」拖鞋稍為冷靜:「你說不是嗎?都被抓去了,居然一點害怕的感覺都沒有﹗當俘虜耶~她們不知道現在是打仗嗎?那些傢伙可是敵人,會殺人的﹗」
「呵呵,原來你也知道…」
拖鞋興致乏乏,無奈的說:「這叫我哪裡還有心情去救你們呀?當人質就該有個人質的樣~﹗哼,一點都不專業,還學人家當俘虜咧?真是的…﹗」
羅倫亞苦笑問:「哼哼…那你還救嗎?」
「救—為啥~不救?這麼刺激的事當然要幹啊﹗」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