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傭兵‧Survivor‧惡神 外番 校園裡雪白的聖誕節之戰,就是悠閒~~

第3章 - 最後混戰

開戰前,先說明比賽模式。
時間,凌晨四點開戰;
戰場為整個學校後山山區;
由八支出線隊伍進行混戰;
不設陣、無隊長制;
群戰至剩最後唯一一隊為止。

依舊採取積分制:
以賽前累計、用剩的積分為基本;
殺敵一人+10點,殺敵隊最後一人+100點;
戰時可隨意於光明頂服務站換裝;
得勝隊伍可以賽後積分換取額外獎品。

換得初始裝備後,全世界到起始位置就位…時間一到,比賽隨即開始﹗
配合被七隊人馬包圍的形勢而兵分兩路,傭兵五人取服務台前方三隊、李維聰領野戰學會全員取服務台後方四隊…四隊都少人數,其中有勁哥、拖鞋二人。
就是作個了斷的意思嘞~

卻被某人不識相的破壞了。

比賽一開始,李維聰等人仍未分兵,一人影無聲息的從天而降,光束劍一亮,就幹掉在場所有人。
突然—戰衣重壓,在反應前已倒地陣亡…確認自己戰敗後、站起,兇手早已消失離去…眾人面面相覷,不知發生什麼狀況?
開戰未有十秒,李維聰隊,全滅。

在一片漆黑裡的黃榕萱…有點害怕~只靠手中光之劍照住自己…見、隊友回來了,急步上前:「夜視鏡都沒有,虧你真的能看得見啊~!!!」
感知到她的害怕以及責怪自己的離開、要她獨自一人,說:「還不都是你未聽清楚比賽規則就急着把積分換光光~﹗」走到她身旁邊,才說:「幸好剩下三點分數,要不然連把劍都沒有吖你~」
黃榕萱笑幾聲,低頭望來問:「那…剛才拿到幾分了?夠換夜視鏡嗎?」稍有擔憂:「該不會…還要再走一趟吧?」
「夠啦~」趁黑伸手拉住黃榕萱縮在胸前的手:「我們去服務台換裝~」
「好~」

對,一片漆黑。
學校後山山區除服務台外都沒有照明、零街燈…故而,所有人和鏡頭都得裝配夜視鏡。

要說沒有夜視鏡也能看東西的話…只有靠偶爾出現的月光,又或者…

服務中心後方、山坡上,月光正好明亮…得以讓勁哥趁之閱兵…就是把拖鞋仔當成剛入伍的新兵~
本想模仿先人來個「入伍儀式」好叫拖鞋仔感受一下自己的經歷,無奈此時已是開戰狀態,只好簡單帶過…勁哥:「聽着,我們要溫存體力、少去交戰,但同時盡量的去搶人家便宜、收尾刀,明白嗎!?」
由於剛才的休息時間瞓下去了,而~拖鞋因睡眠不足加天生愛睡覺,白天的時候就已經想睡,故~現在的拖鞋仔是睡眼惺忪、全無反應。
見其口裡含糊,勁哥後悔自己一時心軟:「混帳…剛才真的不該讓他睡的﹗」先是一巴掌拍醒拖鞋,再是重複一次此戰的基本方針,再問:「明白嗎!?」
拖鞋摸摸臉、眼瞇瞇的說:「…唔、嗯…明白…」
勁哥喝道:「大聲點,我聽不見﹗」
拖鞋稍微叫一下:「明白~明白了﹗」
「操…﹗」勁哥走到拖鞋正前方,臉頂上去厲聲喝問:「再大聲點,我還是聽不見—﹗」
拖鞋完全醒了,他扯住勁哥的耳朵、貼上去咆哮:「明、白、喇—!!!」
痛得勁哥跪倒、捂住耳罵:「你白癡呀~!?」抬頭時注意其腰掛裝備,又罵:「我操~!!有手榴彈你不要,你去拿機雷跟閃光彈!?是要幹什麼東西~!?」
拖鞋平常的癡呆狀態:「…吓、我…感覺上…機雷跟閃光彈少人用,特別點嘛。」
「要搞特殊你也給我來兩顆機雷啊﹗換這、閃光彈有個屁用﹗」
「不是吖~閃光彈能炫暈敵人,造成短暫的失明啊…」
勁哥氣道:「笨蛋—你也不看看這上面怎麼寫的﹗」搶過閃光彈續道:「這裡寫着『為免傷眼,只有照明程度。』怎樣,明白了嗎!?」
「吓…這樣子哦~」
「不然你以為咧!?我看這全場就你一顆閃光彈嘞﹗」勁哥自我苦惱:「唉,我們的積分又不多了吖…」
忽然四周環境全黑…是月亮消失。
戴上夜視鏡,勁哥:「算了,我們出發﹗」卻見拖鞋傻愣愣的望來…叫勁哥超驚惶,只問:「該不會…該不會你…沒有換夜視鏡吧?」
「唔嗯~」
勁哥怒道:「夜視鏡都沒有,你打毛啊呀!?你…比賽前的戰場情況也給我看一下啊!!!」手用力呼聲劃開去:「這烏黑麻叉的,你看得到什麼鬼!?」
拖鞋醒悟:「所以我才換這閃光彈啊~我一丟出去就什麼鬼都看見了﹗」說着同時投出,附近一帶有如白晝…
只見拖鞋仔一臉暢快的望來,一手揚出去:「看吧、多清楚~」
勁哥氣絕暈倒。

左右兩邊的敵人見光而來。

由於沒陣要守,這次馬上就逃。
逃亡幾秒鐘…拖鞋:「我們…要逃到什麼時候?」
「夾在兩隊中間肯定吃虧﹗至少形成三面對峙。」
拖鞋嘆息:「唉…真悲哀呢~我們…無論去到哪裡都得受人排擠嗎?」
「還不都是你害的—﹗」隨之,勁哥碎唸模式…然後,就沒氣了。
見狀,拖鞋:「勁哥,好心你胖成這樣就省點氣嘛~」
「胖什麼胖!?誰胖啦!?老子這叫豐滿,你說胖!?你是眼睛有問題啊!?」
「就是眼睛沒問題才看出你胖吧…」
「操…你小子…出社會後,嘴巴會說話了吖,吓~!!」
「誰嘴巴不會說話啊?你傻了?」
兩人邊跑邊幹話…
「你小子,打電動的時候又那麼厲害﹗」
「打電動我又不用一直逃…再說你自己還不都一樣。」
「操、操…﹗老子我是狙擊手,主要就在幾點上移動。」
「那根本就不是你在走吖~」
終於,實在沒氣了,只好乖乖閉嘴老老實實用走的。

後面:「神奇二人組在那﹗」
轉頭去望,只見兩隊人馬都在…右邊一隊的說:「哦,胖子近我們這邊…」左邊一隊:「那、瘦子歸我們咯~」
「!?」詫異後,勁哥罵:「太卑鄙了﹗你們,聯合軍呀!?現在—」
「又沒說不可以﹗」
勁哥本想繼續罵,卻注意到拖鞋轉身逃了,隨之,是數挻重機槍掃射,打得勁哥四腳朝天,用爬帶滾的逃亡。
雪地上,勁哥抬頭探路,竟見拖鞋已逃之夭夭,現正全力衝下坡﹗
勁哥心道:媽的,這隻死拖鞋,居然自己逃了!?明明路都看不見還跑那麼快呀﹗

原來拖鞋看不見敵人,知道無法反擊,只有逃了,靠住剛才看得見時、對四周環境的記憶,全力衝刺﹗

勁哥自知跑不過人,而敵將至,乾脆善用地利,以球形的身軀滾下去﹗
就這麼一滾,勢不可收拾也—不旦滾贏拖鞋、爬頭超車,更是停不下來!!!
勁哥處變不驚,用腳一伸,想要定住自己,但卻整個人球彈起落地又彈起~﹗
其敵人趕至坡上,亂打、瞄準都有,就是打不到又滾又彈的勁哥﹗
「嗚…﹗這傢伙是人嗎!?」
一人喊道:「用手榴彈炸死這胖子﹗」
正要爬進旁邊草堆的勁哥一聽…低聲吼、猛彈起,轉身同時左手拔出手槍,一立住腳就立馬左右開弓、從外至內,四下槍聲,全爆頭,秒了這一隊。

至於拖鞋…由於他拐彎入林,而勁哥直滾到底,故,二人走散。
走散就走散,反正去約好的集合點、服務中心的飯堂就好,問題是後面死追的敵人,擺脫不了﹗
拖鞋不是個會運動的人…最多就是玩些會消耗體力的電玩…一直在逃,亦是沒氣了。
然而,身旁白光不斷,忽有一種槍林彈雨中奔跑的感覺,就是酷~引得拖鞋仰天叫聲:「爽~!!」跑得飛快﹗
漆黑的叢林裡,只憑藉身旁「引路」的光束照亮前方…跳過草叢、躍下矮壁、穿透荊棘…拖鞋,雖已跑到斷氣,但,這樣沿途跌撞、多處劃傷,更有叢林槍戰的逃亡味道﹗愈是起勁!!
「靠~這傢伙,怎麼愈跑愈快!?」
「人都快看不見了﹗」
「別廢話,快追﹗」

雖說來勁,但卻的確累了,再者,背後中了幾槍,戰衣不輕呀。
碰巧,天時到,見地利…月光明亮幾秒,就見不遠處一矮崖下是大片白雪地。
再次被黑暗包圍的拖鞋心想:是時候決一勝負了。
敵見其捨棄前面的遮掩處、竟跑往空地,亦不及多想,只管去追。
拖鞋躍下斷崖,啟動機雷、拋前,然後背靠崖壁等待。
斷崖不過兩、三米的高度,敵人毫不猶疑的,先跳下兩個跑前面的,一跳下來見不着拖鞋,心正問:人呢?
機雷「嘟嘟」聲響幹掉兩個,令後面正打算跟住跳下來的三個卻步,就此時,忽有一把光束劍從天而降…「!!?…」三人疑惑之際,崖下的拖鞋掌握他們確實位置,手中剩下唯一武器、輕機槍掃射,確實的幹掉三人。
搞定﹗
之後,往服務台前進。

拖鞋來到會合點,服務站飯堂前,就見勁哥與他人開幹中,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勁哥換新裝備了—新型的狙槍不只能連射,更附有榴彈發射器,身披有可騙過偵察器的多功能偽裝衣,就是瞧得拖鞋心裡妒忌﹗
卻見勁哥正因手持新兵器虐殺得起勁~沒注意到一敵人偷到其側面來…十拿九穩的距離、彈出—勁哥臉轉來、旦見槍口指住自己…心叫道:糟糕!!完蛋了…
旦夕之間,忽見拖鞋站在那人身旁,一劍解決了危機…拖鞋笑道:「戴住夜視鏡…看不到敵人從身旁靠近吧~?」
「… …」勁哥:「你這傢伙…是在諷刺他還是我呀!?」

時間退回比賽開始前,在服務台前方,三隊人馬中、人數最少的一隊…成員包括:「我」之妹、潘嘉麗與其父、秦楚風,共4人。
未曾開戰、當然由秦楚風先作本戰方略說明…顯示各隊分布之地圖指示。
利用附近兩隊人數較多的隊伍擋住中央麻煩的職業傭兵;
回服務台內,以飯堂作根據點,善用其接近換領處及擁有多個出入口的便利。
這便是此戰最主要兩點。秦楚風:「幸運的話,能趁其兩邊亂戰時偷襲解決那最難應付的5名職業傭兵就好了。」手指向服務台後方、山坡上:「依照分佈來看,這4隊人數都不多,而且看來是八隊中比較好解決的,等開戰後,你們留守根據地,我獨自一人前去看能夠多打幾分回來…」

戰略說畢,「我」之妹手拍落秦楚風肩膀上,讚道:「厲害吖~﹗風哥,不光是分配我們每個人的位置、裝備,而且還故意先讓目標隊伍選擇起點,再去收拾他們﹗」
秦楚風:「這、小意思而已~」
「!!!?…」潘嘉麗驚訝的望住「我」之妹,心想道:她竟然看得出來!?
實在不能相信這是水哥的妹妹會有的智商。
旦見「我」之妹試探着…
「我」之妹:「看來風哥對比賽的獎品是勢在必得啊﹗你說對嗎?世伯~」手拉一下潘嘉麗之父的臂彎。
潘嘉麗之父笑道:「啊風的目標是兩個月後的情人節、二人旅行套票吧~」
秦楚風笑而不語。
潘嘉麗之父轉向自己女兒,說:「有啊風幫忙的話,這次農曆新年,小麗不會再待在學校不回家了吧~?」
潘嘉麗臉羞叫聲:「爸~」
潘嘉麗之父拉住秦楚風讚道:「唔嗯,小麗這個男朋友、真的交得過,豈碼過年回家了﹗」

觀其三人樂融融,「我」之妹內心輕嘆:唉~!!我這個大嫂啊、難呀—人家風哥不單樣樣事情比我哥優秀,而且就連人家老爸也出面幫住…老哥啊,你太可憐了吖~

然而比賽開始後,李維聰隊全滅,根本不用利用另兩隊作盾…故而,服務台前方的這三隊人馬本是合謀對抗主辦方的,現變成三方混戰。

時間再次回來,勁哥、拖鞋二人於會合點重逢,這邊正值三隊混戰的狀態,其兩人加入變成四隊混在一起…
亂戰好些時候…拖鞋目光羨慕的說:「喂~我說、勁哥,這次總該我換裝了吧?」
勁哥:「你要換可以,但一定要換夜視鏡﹗」
「啊呀…戴着夜視鏡多難看哪~!!這造型…」拖鞋笑道:「嘿嘿…我想換…」
未說完勁哥打斷:「不行﹗你想換的東西太貴啦﹗」
拖鞋轉個邊去、自個說:「小氣鬼﹗明明自己都換了兩次了…」
「那就給我先換上夜視鏡。」
拖鞋轉回來,平淡說:「我不要。」
勁哥忍住怒火:「!?…嗚…我看全場就你一個人不帶夜視鏡的了﹗」

說沒幾句後,又遇敵,這次人數較多,兩人決定跑帶打、不硬碰。

由於拖鞋沒夜視鏡,故而活動範圍局限在有光的服務台左右…逃去四通八達的飯堂了又~
兩人邊跑邊打邊囉嗦…
拖鞋:「這邊跑邊打收尾刀的玩法又是你提議的,也給我跑快點啊~敵人追上來嘞﹗」
「我中了幾槍,這身衣服重得要命﹗」
「就你一個中槍,別人沒中?我還HP值過半見紅咧~﹗」
勁哥氣了:「你全是後背中槍,加重都加在背後,揹住跑當然輕鬆啊﹗老子我可是後背加兩隻手都受傷了、害我這狙槍都快拿不穩了﹗」
「你又不是用手來跑的~怎麼了?又要狂暴化嗎?」

被追上…之後又加入了幾個第三隊的…三方混戰了一下,各自打着打着又散開…拖鞋、勁哥兩個又走散了,自然得去會合點,四通八達一下。
拖鞋走到飯堂門前,就見勁哥又與人交火,不過這次是在飯堂內,只見碰巧以此地為根據地的秦楚風四人圍着勁哥。
然而拖鞋眼裡面,只有勁哥連備用的手槍都換新品…雖說只需4點積分…卻望得拖鞋妒火中燒、完全沒看到其危險,只顧去換新裝備。
旁邊有門不用,拖鞋飛身衝破玻璃、撲入,躺在飯桌上,就往第一個反應過來的秦楚風開槍,叫他暫避一下,之後就一個翻身落地,跑幾步就又一飛身跳到收銀櫃台後面去。
「!!!?…拖鞋那小子,身手有這麼好的!?」驚嘆完,勁哥喊:「喂,拖鞋,我們先幹掉這4個人,他們剛好是這三隊中人數最少,而且全都在這﹗」
不知道拖鞋直接走人,正打算追擊退開的秦楚風之際,身邊的沙發後站出個水哥妹,雙手槍直指勁哥的「後防重鎮」,痛得勁哥大罵:「好不要臉的小三八﹗」往前一撲插入桌子下。

勁哥、拖鞋二人曾到水哥家中作客…就是算得上認識啦…水哥妹分別將兩人喚作豬朋、狗友。

老媽不在此,水哥妹放肆了﹗罵回去:「誰不要臉了!?這世界還有誰能比你這隻猪更不要臉的!?吓—大庭廣眾的亂叫亂罵!?聽到我都為你害羞了﹗」兩手槍刻意打去勁哥月光的中央,說:「我媽不在,沒人照你﹗」
手一撐,勁哥用背頂翻桌子擋下來,同時,口中不忘髒話連連…勁哥一站起來、其正面就是潘嘉麗;她聽他滿嘴下流,生氣了:「這麼大的一個人了,還跟一個小女生過不去,你害不害羞哪~!?」順手開槍,正中他前面的「私人地方」、更痛—﹗
「操、操﹗」勁哥連忙去閃…雖說這根部沒有感應器、不扣HP,卻是最痛的地方啊呀﹗
正要發作之際,勁哥抬起頭一望,見、是正妹耶… …就不懂說話了,口吃的說:「小…小姐…你好…好…」不知是「你好。」或是「好什麼?」反正勁哥好了之後是猛吞口水就是了。
再來,勁哥只懂傻笑~
看得潘嘉麗亦不知是好笑還是好氣,又想起剛剛自己手誤、不小心打下面了點…思考有點困惑…然後,雙手叉腰、鎖眉啐道:「唔—!?你想說些什麼吖~?我…不要亂罵人嘛,不就是玩個遊戲,開心就好~」
勁哥點頭哈氣:「係、係、係…」
見其一臉挫樣,不禁好笑,潘嘉麗用她那幾根修長的手指擋在嘴前,笑了。
更叫勁哥看呆…輕聲:「好…好美喔。」

潘嘉麗之父與男友見之,是一個喜、一個氣,而~兩人動作一致—同時開槍收拾勁哥這看傻眼的敵人﹗
子彈,要打中肉才知痛…回過神的勁哥見這兩人左右開火,子彈全打在自己身上…理性的想:死定了﹗
可是—現在有一樣東西在他眼前,又或是說他在其眼前。
勁哥、在HP為零的前一剎那,往後輕跳、背抵桌底、右腳踏住桌腳、左手抓其對角的桌腳,左腳就往前一伸,整個180度轉圈、桌子就擋住後面,自己就猛一躍起,同時空中轉體加還火…雖打不中人…再落在水哥妹前面一張打側放的單人沙發上;面對水哥妹的攻擊,勁哥先雙腳撐地,沙發往後倒、避之,隨他一個後滾翻、左手拔出手槍還擊,就用不費吹灰之力的裝逼神情,冷酷的說道:「回去吧,小妞。」兩發子彈打落水哥妹雙手雙槍。
水哥妹連個反應都未出來,勁哥立馬來個自己從未試過、而且正常也絕對不會去試的—空翻轉體三圈半落地﹗一跳,落到包圍圈外。
這、腳一落地直痛得足以讓他用叫聲向月球軍求救﹗但、是、勁哥就憑着其死要臉的個性、不屈的精神、堅毅的意志,終於、終於—把慘叫「咕嚕」的吞下了…

唔…厲害,不愧勁哥之名也。

靈活的胖子就是令人難以置信﹗
潘嘉麗一臉表情超驚訝…讚嘆:「好…真的好厲害呀…﹗」
「!?」勁哥用眼角偷瞄…看不到…雖看不見美人兒因自己而驚嘆的表情、實在可惜,但亦是代表她現在也看不到自己啊呀~!!
勁哥痛到倒下去,捂住腳的「典來典去」。
然而,跟勁哥同一邊牆的秦楚風卻看得到,見他吃痛倒地,就即拋去身上剩下的全部三顆手榴彈…勁哥、毫不害怕,只瞥一眼,右手繼續摸摸腳腳~左手手槍是一發一顆、打掉。
「!!!?」
雖說不甘心,但秦楚風亦禁不住讚嘆的說:「的確…很厲害…」
潘嘉麗之父亦說:「唔,真的是人不可貌相啊,光看外表,誰看得出這肥仔有如此敏捷的身手和又快又準的射術啊?」
「吓啊呀~!!嗚嗚…﹗」勁哥腦裡閃過二人面貌…就是心生不忿,隨即使盡吃奶的力撐起壓死人的戰衣,將埋藏已久的心底話喊出:「不要以為自己帥就可以肆無忌憚﹗不要以為我比較豐滿就特別好欺負﹗」面對兩人的齊射,勁哥竟以光束攔截光束!!!恨恨的說道:「這世間還未至於簡單到由你們這種人來為所欲為…﹗」

這種故事才有的誇大情節,竟真實的上演給你看—就是要你目瞪口呆!!!而非裝逼、發自內心的話語,才是真的型到二人徹底無言。

只有水哥妹不以為然,手似旋風、將數之不盡的手榴彈雨般丟來…她叫囂:「這又如何!?」
這一瞬間,勁哥只能定格的抬頭問天…心惱道:這死八妹…真的是無論走到哪,都要搞到滿天神佛不可﹗

就一巨炮打來,掃空一切﹗
光柱過後,順勢望去,見到櫃檯上的拖鞋手持新兵器—100mm火武神光波炮,其溫吞的說:「遲‧來‧的‧英‧雄!!」
旦見潘嘉麗雙眼閃亮,兩隻小手捧住臉蛋,完全痴呆的望住拖鞋擺姿勢…
勁哥血淚—「可惡…把美女的目光還來!!!!」

拖鞋拿着新兵器掃蕩,就是一副「全部我搞定﹗」的模樣,給予勁哥太刺激、失去冷靜,不顧彈發數、榴彈猛炸—二人猛轟﹗
「快走,他們火力太猛喇﹗」
「再講,他倆根本瘋子﹗」
四人竄出門,門上熟悉聲音:「出來的是你們呀~」不等四人回過頭,一手榴彈已落、炸開…收拾四人。
飯堂內,見四人逃了,同時倒地…累翻啦~
拖鞋在比賽剛開就HP見紅,一直打到現在;勁哥在HP幾乎為零的狀態下,做出體操選手的動作…兩人極限。
拖鞋、勁哥,二人大聲喘氣…你我相望一眼,只傻笑不止~
一把女聲:「看來你們兩個很累了嘛…」手已拋來手榴彈,接道:「不過對不起咯~」
神奇二人組,陣亡。
由於戴有面罩,二人還不知收拾他們的竟是黃榕萱。

終,比賽由收起美貌的黃榕萱與一直不起眼的羅倫亞勝出。

結果後,大會是怎樣收攤的,我沒想…反正呢,由於李維聰的計劃失敗,這野戰學會在成立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後,散了。
至於梁玉菁不知道是發了什麼瘋?她竟找來葉天俊那幾個小混混作舞伴﹗
而~葉天俊等大堆小混群,在酒吧喝了幾乎一晚…然後…因為喝太爽,全醉倒酒吧裡面。
小胖子之間的決鬥沒了,約定亦不了了之…當日天亮後,勁哥硬拖拖鞋回宿舍…繼續打電動~
這幾天的聖誕節,拖鞋幾乎沒睡覺…但,他卻亦不甘讓勁哥打贏一場、好讓他放過自己﹗
看來,這兩人未來的日子是怎樣的,也已經…唔嗯~

最後,我們的黃榕萱當然是高興地拿着獎品去找心上人了~
至於她給我的回報…由於太害羞了,我就不在此寫出來了。

簡單地說…她給我一個能感覺到她體溫的擁抱和一瓶裝滿她奶水的保溫瓶與我… …
若有那個心情,小插曲吧~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