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怪奇妙物語

第4章 - 償還

戲院內燈火通明,幾個職員陸續從不同出入口趕到放映室。

為了一齣戲而動氣非常的彥士,自影片落幕開始破口大罵不止,怒氣難下的他竟然破壞場內的設施,這就不得不驚動一眾的職員到場規勸。

「先生,先生,請你冷靜一點!」眾職員差不多都說著同一番話。

可是,彥士沒有因為勸導而冷靜下來,相反行為更加激烈。沒有辦法阻止的職員,最終只有找來警察處理。幾分鐘後警察到達,他們兵分兩路,一方面制伏彥士,另方面向戲院職員了解事件因由。最終,警員把彥士押上警車,送往最近的警署調查。

「老大,小彥剛給警察帶走!」染個滿頭金髮的康生提著電話說。

「那混蛋幹嘛!?這時候還要魯莽生事!」電話內的老大怒罵。

「老大,那現在怎辦?明天的事不能缺少他啊!」康生聲音帶點顫抖。

「嗯。。。這樣吧。你去找山哥,告訴他無論如何,今天要把那小子弄出來!」老大想了一會後回應。

「嗯。」

掛斷電話,康生硬著頭皮撥號給那位山哥。電話撥通,康生對著電話說出事由,然後他說了幾聲「知道」便掛掉電話。

中央警署的羈留室,彥士被鎖上手銬坐著。他閉目沉思,已然冷靜下來。這時,羈留室的大門打開,一個穿著制服的高級警官進來。一般而言,處理普通的擾亂公安事件並不需要勞動這麼高級的警務人員,故那刻的情況確實有點不尋常。

「嗯,怎麼會搞出這種花樣來?」

「郭長官,因為事出突然,我無法依正常程序匯報,逼不得已才出此下策!」彥士恭敬回答。

「那你有甚麼重要的事稟報嗎?」郭長官神色凝重。

「是這樣的。簫青等人改變計劃,他們會明天連環械劫旺區那一帶的金飾店。」

「嗯,那他們有多少人及鎗械?」

「最後選定五個人,鎗械方面,他們擁有非常大火力的自動步鎗,另外更有黑星很多柄,子彈的數目不太清楚,就知道很多。而且,他們不知從那裡弄來一些催淚彈。」

「這些傢伙想把那裡變成戰場嗎!?」郭長官倒抽口氣。

「對,所以我覺得要立刻匯報。」

「嗯,你做得好。那明天他們甚麼時候出手?」

「噢!我們不是現在就去把他們拿下嗎?還要等明天他們出手?」彥士大感不惑。

「現在並非最佳時機,怕打草驚蛇!」

「可一旦明天在鬧市出擊的話,我怕會傷及無辜。」

「放心!我們會佈下天羅地網,他們發難前該已被收拾。」郭長官滿有信心。

「嗯,但是。。。」彥士還是充滿懷疑。

「不要但是,上頭已同意在他們下手前才作出逮捕。現今你要做的,就是回去繼續任務!」

「甚麼?還要回去?我怕身份已暴露。」

「嗯,不用怕,我會弄得妥當點。」

郭長官說罷,就拿起椅子向彥士背上猛拍下去。忽然被打的彥士毫無防備,人就像個滾地葫蘆倒在地上。痛得要命的他,看著郭長官慢慢離開房間。

躺在地上的彥士,回想起兩年前在警察學堂的某個下午。當時,他被警察學堂的校長召見。他見校長的時候,發現多了一位高級警官在旁。校長告訴他被選作臥底,但他有權拒絕。然而,他要是成功瓦解那個目標械劫集團,將會被破格升級為見習督察。這個條件,對於當時入世未深,又滿腦英雄主義的彥士而言不單是個挑戰,更加是印證自己屬警隊精英的機會。所以,他不及細想便答應安排。

然後,沒有人知道原因的情況下,彥士離開了學堂,開始他的臥底生涯。最初,他從江湖人物最愛聚集的酒吧與夜店入手,當上一個普通的侍應。為了要盡快加入那個目標社團,他會以出位的惹火行徑,引起社團成員的注意。

終於,他在一次小爭執裡,重手傷了一個大哥,而那個大哥正好是目標社團的對頭。彥士以害怕被報復為由,要求目標社團予以保護,就這樣他成為其中的一員。

加入社團之始,他只被派予擔當一些閒角,例如代客泊車、夜店「保安」,以至打架,甚至行使家法的刀手亦有。固然,礙於身份的關係,他一般都盡量避免觸犯法律,但當中亦有例外。其中一次,他被派往伏擊一個大哥,沒法推辭之下,他只能向上級申請豁免起訴。雖然,最終申請被接納,但他亦要付出沉重的代價,原因是那趟其中一個成員於完事後走不掉,反遭仇家追斬,而當時彥士為了救人,竟然選擇回去把他救回來。亦因為這個緣故,彥士受都社團大哥們的賞識。

然而,賞識還賞識,但這並不是彥士的真正目標。故此,他一直待機會進入社團內那個械劫集團。終於,一次非法賽車的勝利,引來幸運之神對他的眷顧。狠辣的駕車技術,是械劫必須元素之一,因為不管成功與否,都要順利逃走,而當擁有穿梭鬧市的駕駛技術,成功逃脫的機會自然大增,故此每次械劫都不能缺少車手這個職位。技術非凡的彥士,正是大派用場。

彥士的回憶休止,因為有另外兩名警員進入房間,把他帶到警署的大廳。

「有律師到來保釋你,在這裡簽名後可離開。」一名警員遞過保釋表格予彥士。

簽過名後,彥士隨律師離開警署。在大門外,一輛客貨車早在等候。

「那些條子沒對你怎樣吧?」看著彥士面上傷痕的康生說。

「沒甚麼,不過是他們看我不順眼,送上點教訓吧了!」彥士答道。

「嗯,都怪你一點都控制不了自己!」

「算吧!不要再提!老大知道沒有?」

「都知道了!是他著山哥幫忙把你弄出來的。」

「山哥?那個在警隊內神通廣大的山哥?」

「對啊!」

「你見過他人嗎?」

「還沒有,不過就知他是我們放在警隊裡的人。」

「嗯。那老大有甚麼吩咐?」

「他說你今晚甚麼也不要想,好好休息以後明天好好地幹!」

「就是這樣?」

「嗯。」

康生送了彥士回家後,向老大報告一切正常;彥士應該沒有出賣大家。話雖如此,老大還是小心翼翼重新分析形勢,最後他決定改變地點與時間,並著親信通知僱來的外省兵團。

翌日,彥士準時回到社團。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但就遲遲未見出發,這不禁令他愈來愈緊張。

「怎麼啦?看你神色慌張似的?」盤坐著的老大發問。

「對,因為是第一次嘛!」還好彥士情急智生。

「也對!不過下次應該不會緊張。」老大輕描淡寫的說。

「嗯。」

時間慢慢流向下午,各人神經看來因為長時間的繃緊,而不得已的放鬆下來。突然,老大對彥士說:

「是時候了,你到「宿舍」把他們接去二號營地吧!」

彥士知道這是暗號,意思是說接載那些雇傭兵後動手,然而地點卻未有指示。那麼,彥士自是不知道「二號營地」所在,因為老大打算等他們集合後才說出來。

接載著五名雇傭兵的彥士,一直在鬧市裡兜圈,為的是等老大來電指示最後目的地。當過了差不多一個小時,老大來電指示行動地點。彥士把車駛往目的地,並且告訴雇傭兵目標商舖所在。

行動開始,雇傭兵以驚人速度闖進目標店舖,以熟練的手法制服護衛,然後瘋狂搜掠。同一時間,在店外把風的彥士,亦急忙找電話向所屬上司匯報。十分鐘的械劫完成,雇傭兵逃向大街即遇上趕到的第一隊警察部隊,激烈的鎗戰隨即發生。鎗林彈雨,令街上陷入一片混亂,其中一名手持贓物的雇傭兵,邊戰邊走的逃進一條橫巷,卻逃不過眼光銳利的彥士,他隨雇傭兵之後進入橫巷。

原來,那名雇傭兵被警方擊中受傷,而且甚為嚴重。奄奄一息的他倒臥在橫巷,這時他已失去意識。彥士把贓物拿起,正要離去之際,郭長官恰巧趕到。

「三三七一,你想怎樣?」郭長官向手拿贓物的彥士大喝。

「郭長官不要誤會,我跟你一樣都是剛到來。」

「地上躺著那個人是不是你殺的?」

「不是,不是!我沒有武器,你看!」彥士慌得急急澄清。

「你不要狡辯,我看你是見獵心起,想把贓款吞掉!」

「沒有,真的沒有!長官,為甚麼你會這樣說?」

「我們內部一直有監視你的日常行為,上頭看過你最近的紀錄,認為你有變節的企圖。」

「不會,怎會啊!要是你們不相信的話,我跟你回去說清楚。」

「不用了!人死了不就萬事好解釋嗎?」郭長官擎鎗指向彥士。

「長官,你想幹嗎?」彥士大驚。

「那還用問?」郭長官目露凶光準備扳機。

「嗯,我明白了,你想滅口,因為你是他們口中的山哥!」彥士恍然大悟。

「算你聰明,但知道得太遲!」

「那我命不久矣!」彥士使勁到挽著贓物的袋子,準備拼死一搏。

說時遲,那時快。彥士用力把袋子擲向郭長官,人就往前躍去,企圖奪取他手中的鎗。可惜的是,郭長官早就料到此著,他以敏捷的身手避過來襲之餘,還能騰出空檔一鎗把彥士收拾。前額開花的彥士倒在地上,身體抽搐幾下後魂歸天國。當然,他是死不瞑目。

四周忽然泛起煙霞,氣溫驟跌如霜降,原來的橫巷變成陰森的公堂,座上是閻君,牛頭馬面分站下面兩旁,中間是開鎗殺人的郭長官跪在地上,站在其旁則是死不瞑目的彥士。

「郭崇敬,你生前印在阿賴耶識的種種,都在善惡因果鏡裡如實反映,你可有異議?」閻君身旁的陸判在問。

郭長官無語,只有點頭稱是。

「既無異議,懇請閻君發落。」陸判拜請。

「因果相續,至死不休。郭崇敬殺人填命,天理使然。郭崇敬因前幾生餘下福蔭,致使上世未能還命。然此刻福盡,亦是償還之期,故判郭崇敬下十八層地獄受刀割之刑三小劫,然後投胎再世,還陳彥士一命。」

閻君判畢,牛頭馬面即時把郭崇敬押下,直入十八層地獄。

(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