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價交換,一種思想、表面上的狀態

第1章 - 天頂百文塔 第65層 等價交換. 等價交換,一種思想、表面上的狀態

中美貿易,有看新聞的都知道,中美貿易順逆差情況是:將雙方的買賣扣除、淨下的是中國的物品流入美國,美國的金錢流入中國。簡單來說就是中國人在美國人身上賺錢了﹗然而一個要買、一個要賣,哪~又有什麼問題呢?中國賣給美國的商品就是值那些錢啊,等價交換嘛~中國錢是賺了,但自己的物資亦是明明白白的送出去啊。
別的就不說,要是哪一天換了一個真正狂的人上去,美國說不承認現在的美元了,要發行新的,之前的所有鈔票通通成了廢紙﹗就連放在銀行裡的也要重新來過… …那…事情就大條了﹗中國手裡抱住的隨時可能是一大堆垃圾,但物資卻是的的確確到了美國手上。
當然,這狀況是非常極端,且幾乎不可能發生…要是發生的話﹗哈哈…我想說的是,兩者的貿易順逆差,在本質上,是沒有問題的,只是市場的行為,自由買賣、雙方願意,都是用自己多餘額外的去換取自己更需要的東西,就是說這不是等價交換,是一種雙贏的結局,在整體上看,這是全球化、人類社會的分工合作、資源有效配置。
那麼問題是在哪裡呢?問題自然是在發聲的美國政府上;自由買賣、雙方你情我願,我想也沒誰會做虧本生意吧?但,這事對美國政府、當權的,不一定就是好事。

再說說我電視見到的美國總統Donald John Trump這個人吧~
我覺得,他就是一個非常真實的真小人,擺明的「搵着數」,他嘴巴說了什麼、基本可以不理,只看他行動就可以了。他只會向利益靠近~
他常說要讓美國再次強大起來,在中美貿易戰中,他犧牲了一部份美國人的利益去換他想要的東西,而這東西與被犧牲掉的,是否價值相同?有賺?被犧牲掉的是否在事後能補回來、有利息收?或許等事情結束了,也沒有明確答案啊~反正他目標明確,並想一步一步的向利益靠近準沒錯﹗先不說是否能再次強大什麼的,向前走了,而且大踏步…雖說他在國會上有不少的阻力…相反,中國就沒這問題了。

中國不是一個民主的國家,一黨專政,當然,共產黨不會承認~盡管他們心裡比誰都要清楚…自由限制相對其他國家明顯,但,也是有它的好處的,而且中國本身也需要~人的問題,看看台灣和香港的政治環境就知道了,要是中國內地有了民主、多黨論政~哇啊—那可不得了!!!我想…全世界的「亂」也比不上﹗
中國的自由民主是被犧牲掉,但,換來了行動力。至於它們等不等價…我量不出來~

在全球化之下,新一代的中國人,在思想上或多或少,總會有些改變吧…祈求他日有個自由民主的同時、內部願意容忍退讓,為他人着想的國家。


「大」事講得有點多,再說我只是一個小小人,社會真正的最底層,還是實際一點好啊~老實說,中國美國世界什麼的,關我屁事啊~!!
打工!!!!為的就是錢—﹗難道我是為了工作而工作?我不是義工、公司不是善堂—所以我與老闆對立、與食夾棍的中介公司對立,就是必然、無可否定的事實。

昨天打電話來跟我說,有新一份的工作,成功爭取到—日薪漲了~
我心裡就是:媽的﹗智障啊—最低工資漲了,它能不跟着漲嗎!?
「漲了多少?」
「漲了$50。」
我:「呵、哦…」
「怎麼了?不開心嘛?」
「唔…嗯…好啊~」
就不說一個小時最低$37.5的工資了,要是我基本生活的錢夠了,老子我還想用$37.5去買多一個小時來做自己想做的事咧﹗只可惜現實裡沒有這項操作…

說起這個最低工資,記得在幾年前立法時,對於我這種首當其衝的人…有好有壞吧~現在來看的話,算是利多於弊?可能吧,我也無法好好去衡量其中的得失。
仍記得立法當時,是$28一小時,我當其時的公司就立馬跟基層員工從僱傭關係改成合作關係;簡單來說就是我們那些人都被解僱了,改為合作形式繼續工作。
我就直接走人了﹗隨後,我憤憤的在討論區上說出來、想要發發脾氣,誰知道愈搞愈氣﹗
除了同類的支持外,當然少不了對立、做老闆的反擊,也有中高層的人士聲援他們的公司、老闆,來向我噴口水…媽的咧~!!
對於當時的我來說,現在的我可說是個「死人」,回頭再看,都無所謂了;而且近這幾年,最低工資開始往上燒,中高層的人多多少少也受了影響,我偶爾回頭、看看那些討論區,同為打工的,已經不如以前那樣撐住自己的老闆了,做老闆的,也沒有以前的「聲大夾惡」。
記得那個時候,有個中高層的人士吧~應該、可能…他留言譏笑我,說:我是受惠於最低工資的人,叫其他人不要跟我一般見識了。
現在想… …我受惠於最低工資,而現在最低工資怕是燒傷他了。不知道,我的得益跟他的受傷同等嗎?其實,更重要的是:最低工資給我的收益與我的付出,對等嗎?

沒錯…對等嗎?
你的工資與你的工作,等價嗎?
明眼人都知道,那~是從來不可能的事情﹗就如供求曲線一樣,供應、供應量、需求、需求量,一直在變,那平衡出來的價格一直在找尋它的平衡點(十幾年前學的了,沒記錯的話,好像是這樣子…唔嗯~)。
同樣的,人在工作上的付出與公司發下來的工資,也永遠在靠近同等的價值。

不過,這一切都只是理想、表面上的狀態,或說,只是一種思想形式。

實際上,公司不會聘請一個只付出等同其工資的員工,同樣,對於打工的,心目中也有一個價,就是這一份工、這個薪水,值得我多少的付出?再加上這是一個極致荒謬的社會,最低工資出現了~
公司期望員工的付出,可以無上限,而給予的工資,則必然是少於其付出的﹗
員工期望公司給予的工資,也是可以無上限,而付出給公司的,也必然是少於到手的人工﹗
就是說,雙方都有一個期望值,而這個期望值兩者多數不相等,也只有在兩者不相等且出現了交集區域的時候,僱傭關係才會出現;而~當這個交集區域的面積愈接近零的時候,可以看成是等價交換了。
重要的一點是,當這個等價交換出現的時候,公司、員工,雙方都很難熬啊!!!

聽說以前,大家都好好的~想來就是這個交集區域的面積很大。
現在的社會改變了,其中一點就是這個交集區域的面積愈來愈小了,所以人人水深火熱… …就是不知道它換來了什麼?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