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靈體

第7章 - FB審判

人氣旺盛的酒吧。浩然的酒肉朋友興高采烈地猜拳喝酒。

「浩然回覆了你沒有?」朋友甲問朋友乙。

「還沒有。我傳了幾條訊息,都『未讀』。」朋友乙又寫一條訊息:「你在幹嘛?」

終於有反應。Whatsapp顯示浩然在輸入文字。

「睡着了。」他回道,冷冷地。

「你去死吧,睡了哪能回答我?」朋友乙搶白他。

又一次音訊全無。

「喂,你們上Facebook,浩然貼了一樣奇怪的東西。」朋友丙拿着手機叫嚷。

幾分鐘前,浩然的Facebook上載了一條短片,給所有朋友看。片子沒有甚麼實質的內容,只拍着一具時裝店人偶,地點是浩然的睡房。然後說明文字寫道:這個人叫浩然,是個負心漢,你們認為應該懲戒他嗎?想懲罰他的給「讚」,想放過他的給「愛心」。

這個舉動引起了酒肉朋友的討論。

「他在搞甚麼?」

「投票呀,很明顯吧。」

「我知道。但投來幹嘛?」

「我怎麼知道?」

酒肉朋友紛紛投票。雖然搞不懂浩然想做甚麼,為甚麼這樣開自己玩笑,不過事情好像滿有趣。

Facebook投票結果,給「讚」的,即是想懲罰人偶浩然的,佔大多數。

於是浩然的帳戶問:那,先給他打毒針,好不好?認為好的給「讚」,不好的給「愛心」。

再一次,「讚」大比數拋離「愛心」。

浩然的帳戶從善如流,上載一條短片,拍攝一隻手抓着針筒,替人偶浩然打針。

酒肉朋友反應不一。

「好無聊。」

「會嗎?我倒覺得挺好笑。」

之後,浩然的帳戶問:接下來,兩個選擇:鋸掉他的手臂(讚),抑或挖掉眼睛?(愛心)

好些酒肉朋友對這件事失去興趣,但仍有很多人參與投票。

這一次,兩個選擇不相上下,但鋸手臂的多一點點。

浩然的帳戶旋即放新的短片,拍攝一副電鋸,把人偶浩然兩條手臂鋸斷。

整個過程很吵,電鋸運作的隆隆聲很聒耳,鋸齒和塑膠拉鋸的聲音尤其令人不安。

一開始,浩然的朋友,包括酒肉朋友,很熱衷的參與其事。但,看完這情景,大部份人都喪失去了興致。

酒肉朋友交談。

「這件事已經變得有點變態了。」

「你們有沒有注意那把電鋸?」

「沒有。怎麼了?」

「我也不是很確定,但我看到鋸子上有血。」

「不會吧?你看錯了吧?……」

隨後浩然又發問:刺耳朵(讚)?割下體?(愛心)

「……」酒肉朋友啞然。

浩然的行動不斷升級,漸走偏鋒。參與投票的人隨之大量流失。

並且,開始有人關心,浩然是不是出了甚麼狀況,但人數不多就是了。

浩然不停更新人偶浩然的情況:砍掉手腳,挖去眼睛,刺穿耳朵,弄破喉嚨,割掉下體……慘不忍睹。

即使這是假人,也教人看了想吐。

沒有人明白,這場公開處刑似的表演,有甚麼意義。

最後,在Facebook上,浩然問:把他殺了?(讚)讓他活下來?(愛心)

問題超出了正常人的界綫,沒有一個人願意投票。

過了很久,有個人給「愛心」

投票的人是她。

 

在時鐘酒店。

「我的男朋友好像有別的女人……」豐滿女伴說。

「你說過你們之間有不少問題,找天好好坐下來談一談吧。」浩然給意見道。

 

豐滿女伴剛剛上Facebook,看到了投票。她禁不住把人偶浩然看成是浩然,不忍他被殺。

在她心目中,浩然是個有情的人。

「處罰完畢。」浩然的帳戶宣佈。

一場怪異無倫的演出結束。人偶浩然幸運地保住了性命。

酒肉朋友閒聊。

「它都成了人棍,留住了性命又有甚麼意思?還不如痛痛快快的死掉。」

「對。如果它不是人偶,而是真人,那就慘了。」

酒巴沸沸揚揚,熱鬧如常。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